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云南伊斯兰教经堂教育的现状调查及问题研究

 作者:纳文汇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09-17 14:23:53


按:2010年7月上旬至9月初,针对云南伊斯兰教经堂教育的现状及存在的问题,我们先后在昆明、玉溪、峨山、建水、蒙自、个旧等回族地区进行调研,分别同云南省伊斯兰教协会和昆明伊斯兰教经学院和各地统战部、民宗局等职能部门的有关领导、干部,以及10余所清真寺的教长、伊玛目、管委会负责人做了访谈,并到相关的回族地区和清真寺做了实地调查。加上之前到大理、文山地区的相关调研,我们一共跑了4个地(市)州的14个县的有关部门和约20个清真寺,访谈人数约50人;访谈对象有领导、干部、农民、工人、企业家、贫困群众等;族别有回族、汉族、彝族和白族;调研形式有实地考察、座谈、入户调查、个别访谈以及收集查阅有关资料、文件和史志等。通过调研,我们对云南伊斯兰教经堂教育的现状、特点和存在的问题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和认识,并在此基础上提出我们的看法和建议,以供有关部门和领导参考。

 

经堂教育是伊斯兰教传统的教育形式,它是在清真寺内由阿訇招收学生,教授和传习伊斯兰教功课及知识,以培养宗教人才和教育广大穆斯林为目的的民间自发教育。经堂教育在回族传统文化的传承中发挥着无可替代的社会功能。云南伊斯兰教的经堂教育发端较早,几乎与穆斯林进入云南的历史同步。在回族入滇700余年的漫长历史中,全省回族聚居区凡具备一定条件的清真寺几乎都开办过经堂教育,明清时期曾形成颇具特色的中国伊斯兰教云南学派,云南由此成为中国回族伊斯兰文化教育的四大中心之一。清中后期,统治阶级对勇于反抗的回族人民进行了残酷的镇压和杀戮,回族地区的清真寺大部分被摧毁,伊斯兰教的经堂教育也遭到毁灭性的破坏。到了近现代时期,云南回族文化宗教界的先贤们与时俱进,将儒家文化和国民教育的内容在全国率先整合到经堂教育之中,独创了“中阿并授”的新式教育体制,为国家和民族培养了大批优秀人才,经堂教育才得以逐步恢复。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实行民族平等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伊斯兰教的经堂教育得到进一步恢复和发展。“文革”十年浩劫中,党的民族宗教政策遭到破坏,清真寺被强行关闭,阿訇被打成“牛鬼蛇神”,全省回族地区的经堂教育一律停办。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随着党的民族宗教政策的落实,各地清真寺经堂教育重新得到恢复和发展,而且还在国家宗教局支持下创办了面向西南五省区市招生的伊斯兰最高学府昆明伊斯兰教经学院。

 

 

一、云南伊斯兰教经堂教育的现状及特点

 

由于历史传统的原因,云南回族地区凡有条件的清真寺几乎都开办有传统的伊斯兰教经堂教育,但由于受经济条件、社会环境、宗教氛围和师资水平等因素的制约,各地经堂教育的发展很不平衡,其办学规模、生源、教学质量等也参差不齐。在办学的层次上,云南伊斯兰教传统的经堂教育分为初级、中级和高级三个层次,云南的穆斯林群众习惯上又相应称之为小学、中学和大学。总体来看,目前我省回族地区开办的经堂教育经过30年的发展,基本形成了三种类型:

(1)传统的经堂初级启蒙教育。这种教育大多分为幼儿班和老年班两种。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在全省开放的800余座清真寺的里基本都开办有幼儿和老年阿文班,基本满足了广大回族穆斯林群众学习宗教知识和传承民族文化的需要。

(2)以培养农村回族社会所需阿訇为目标的中级经堂学校(中级班)。这类学校广泛分布在滇西、滇南、滇中、滇东各大区域的经济和文化基础较好的回族聚居区,数量约在300所左右,基本采取“中阿并授”的教学模式。

(3)具备专科性质的新式阿语学校(高级班)。这类学校基本上都分布在省内回族经济文化较发达的滇南、滇中和滇西地区,办学条件、师资水平、课程设置、学籍管理、办学理念等都充分体现了与时俱进的鲜明特点。课程设置主要有:阿拉伯语、《古兰经》、圣训、认主学、古兰学、圣训学、教法、伊斯兰教史、阿拉伯语法、辞法等,另外还有法律、科技知识、计算机等,以现代阿拉伯语为主。

此外,云南回族地区清真寺自清代开始还出现了专门的“女学”,招收女哈里发(学生),聘请有一定伊斯兰教学识的“师母”担任女学教师,负责清真寺女学教学工作。因此,云南伊斯兰教经堂女学教育传统十分悠久,并且一直延续到了今天。这是云南回族伊斯兰经堂教育的又一个特点。

在我们调研的14个县近20 所清真寺中,几乎所有的清真寺都办有初级层次的阿文班或者幼儿班和老年班。办有中级阿文班的有:玉溪大营清真寺,峨山大白邑清真寺,建水城区清真寺,巍山县回辉登清真寺、小围埂清真寺,砚山县田心清真寺、松毛坡清真寺、茂隆清真寺。同时办有中级和高级阿文班的有:个旧市沙甸特格瓦阿文职业中学、鸡街老清真寺希达教育学院,开远市城区清真寺阿拉伯语中等专业学校,通海纳家营伊斯兰文化学院,大理穆斯林文化专科学校等。              

昆明伊斯兰教经学院是国家宗教局批准开办的全国10所伊斯兰教经学院之一。它于1987年10月在昆明市顺城街清真寺内正式成立,并于1987年秋季开始招收大专和阿訇培训班。截至2007年,学院已经招收三年制大专班5届、四年制本科班4届、宗教中专班1届,共培养学生296人;在职阿訇高级研讨班5届共266人,青年阿訇培训班1届,共为西南各省区培养了具有扎实的伊斯兰知识和现代科学知识的各类学员约600人。据统计,在这批毕业生中,先后共有48人分别前往叙利亚、巴基斯坦、沙特阿拉伯和埃及等国留学。[1]有的已经学成归来,充实到昆明伊斯兰教经学院的师资队伍中,或在昆明市的主要清真寺担任了伊玛目,或在省、州、市两级伊斯兰教协会担任了一定的领导职务。

滇中玉溪市的大营村,通海县的纳古镇,峨山县的大白邑、文明村;滇南个旧市的沙甸、鸡街,开远市的大庄乡,砚山县的田心三村,以及滇西的大理、巍山,滇东、滇东北的寻甸、曲靖、会泽、昭通、鲁甸等地的许多回族村庄都是省内著名的经堂教育之乡。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这些地区的回族群众在清真寺里率先恢复了经堂教育,学生少则十数人,多则数十人。有条件的清真寺普遍实行“中阿并授”,其中涌现了一些有影响的新式的经堂教育专科学校。

玉溪46所清真寺都办有经堂教育,其中有26所办有全日制的经文学校或经学班,在校学生984人;而正式挂了牌、登记认可的经文学校有14所;登记为经文班的有10所,有20所不具备办学条件;有两所清真寺因招收省外学生超过50%而暂不予登记。

红河州建水县约有16500回族穆斯林,分别在8个乡镇,其中城区有3000多人,回龙有回族6000多人,馆译(熟曲江镇)有3000多人,全县认可的清真寺有27所。其中回龙有一个大寺,三个小寺;曲江、馆译有10所清真寺。几乎每个清真寺都有经堂教育

开远的经堂教育早就有之,其中开远市城区清真寺经堂教育经文班成立于1980年,1998年经有关部门批准更名为“开远阿拉伯语中等专业学校”,到现在已有30年,是在经堂教育的基础上发展起来办得较为成功的阿文学校之一,在云南乃至全国都有一定的影响。学校现办有从初级到高级各种层次的阿文班。

在个旧市的沙甸区和鸡街镇,有两所经堂学校值得特别关注:一所是沙甸的“特格瓦阿拉伯语学校”,另一所是鸡街镇的“希达教育学院”。因为两所学校的主要负责人都持所谓的“新观点”(在当地亦称 “三抬”),在学校也传播和推行新观点,且办学规模较大,所以在全省有一定的影响。

大理州是滇西地区经堂教育较发达的地区之一,经堂教育十分普及,几乎遍布州内各县的主要回族村寨和城镇回族聚居社区。巍山县的永建乡是大理州经堂教育的重镇,具有悠久的历史传统。初级和中级经堂学校遍及20个回族村寨。1990年起,在旅居海外的巍山籍侨商马绍周先生的努力下,成立了“惠光教育基金会”,经大理州教育局批准,在其家乡马米厂村开办了惠光试验小学,让村里的孩子在课堂里系统地学习标准的阿拉伯语。此外小围埂清真寺、大围埂清真寺和回辉登清真寺开办的经堂教育也很兴旺。

大理五里桥乡的“大理穆斯林文化专科学校”是我省办得较为成熟的阿文学校之一,它于1991年3月经有关部门批准成立。该校立足大理,面向全国回族聚居区招生。学校的宗旨是:坚持《古兰》、圣训,坚持教育的三个面向,促进伊斯兰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提高回族文化素质,培养具有较高宗教学识、信仰虔诚、热爱祖国,具有阿拉伯语听、说、读、写能力和大专文化程度的爱国爱教的伊斯兰教新型教职人员。经过近20年的探索和发展,现学校已初具规模规模。大理穆斯林专科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