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伊斯兰教在云南和谐社会构建中的积极作用

 作者:纳文汇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09-16 11:40:17


    伊斯兰教是世界三大宗教之一。全世界信仰伊斯兰教的人有13亿左右,涉及200

多个国家,其中有50多个国家是伊斯兰教国家。我国有10个民族的2300多万人信仰伊斯兰教,其信徒称为穆斯林,其中回族穆斯林有900多万,云南约有回族穆斯林70万人。

在构建和谐社会中,民族和谐、宗教和谐及宗教与社会和谐无疑是极其重要的方面,而作为我国五大宗教之一的伊斯兰教和广大的回族穆斯林在其中必然有其重要的作用。伊斯兰教教义思想和广大回族穆斯林的积极参与为我们构建和谐的社会关系提供了理论基础和实践范例。本文试图从文本和实践的视角,也即伊斯兰教教义思想极其社会实践,并结合云南的情况来谈一谈伊斯兰教在云南和谐社会构建中重要而积极的作用。

伊斯兰教的教义思想来源于伊斯兰教的经典《古兰经》和《圣训》。伊斯兰教的教义主要由三个部分组成,即宗教信仰、宗教义务和伦理道德规范等,它实际上包含了信仰和实践两个方面,信仰属于思想理论层面,是内心的信念和追求;宗教义务和伦理道德规范属于实践层面,是外在的行为和表现。作为一个虔诚的穆斯林,就是要内心承认并虔信基本信条,在行动上履行并遵守宗教义务和伦理道德规范。具体表现为虔信“六大信仰”和遵守“五大功课”及在社会生活中符合伦理道德规范的行为要求。

伊斯兰的原意是“顺从”,穆斯林的原意是“顺从者”,伊斯兰教是一个倡导和平、顺应社会发展、两世兼顾、务实的宗教。伊斯兰教要求每个穆斯林须顺从安拉、顺从使者,所以顺从思想是伊斯兰教教义思想和伦理道德观念中第一位的。同时,伊斯兰教有明确的信条,倡导穆斯林积极进取,谋求两世吉庆,爱教爱国;主张宽容、忍让、中道和与人为善;鼓励学习、追求知识。这些为伊斯兰教在中国的传播和发展,为伊斯兰文化在汉文化语境中的存活和拓展,为广大穆斯林在中国的生存和繁衍,以及伊斯兰教适应不同社会发展阶段、不同地域、不同文化和不同民族的要求,构建和谐社会奠定了深厚的教义基础。

   

一 、伊斯兰教“两世吉庆”观是伊斯兰教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

 

《古兰经》说:“谁想获得今世的报酬,我给谁今世的报酬;谁想获得后世的报酬,我给谁后世的报酬。”(3:145)可见,回族穆斯林两世吉庆幸福的观点来自伊斯兰教两世并重的学说。穆罕默德也说:“你当为今世而奋斗,犹如你将长生不老;你当为后世而行善,犹如你明日即将谢世。”这段圣训充分说明了伊斯兰教对今世与后世的基本态度,认为今世和后世并重,既要敬主,履行功修,以求后世的幸福;又要在现实生活中努力进取,发挥积极作用,谋取今世幸福,这样才符合伊斯兰教的精神。伊斯兰教为实现两世吉庆幸福的理想,提出了一整套去恶从善的理论学说和伦理道德的行为准则,形成了自己的伦理道德观的思想体系。这种思想即回族穆斯林两世并重的信仰与务实交融的人生观和生活态度。

中国以儒学为代表的传统思想也强调天人合一、顺应自然、和合相生、中庸之道、不偏不倚等和谐理念。明末清初以来,中国的回族伊斯兰学者把这种比较重视现实物质利益、人生价值和人际关系的中国传统思想与伊斯兰教的两世观相融合,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伊斯兰教两世观。中国四大伊斯兰经学家之一王岱舆在《正教真诠》中说 “人有原始、现在、归回三世”,“归回后世,得者永得,失者永失”。认为“尘世乃古今一大戏场”。但他不教人怨世悲观、逃避现实或者游戏人生,而是强调“死时唯有善恶刻不相离”,教人“顺从浮生之前,瞬息光阴而取”,表现了对现实生活的肯定与重视。刘智在《天方典礼》中对伊斯兰教的“五功”(念、礼、斋、课、朝)与儒家“五典”(君臣、父子、夫妇、兄弟、朋友)的关系分别作了阐述。认为前者是“穷理尽性之学”,是尽“天道”;后者是“修齐治平之训”,是尽“人道”,二者不可偏废。要想有后世的永久幸福,就必须重视今世的功修,对自己的行为负责。马注在《清真指南》中也说:“清真至理,以人生为客商,以尘世为市集,以性命为资本……以心术为权衡,以善恶为货食,以死亡为归宿。”充分阐明了两世并重的观点。

伊斯兰教这种“两世吉庆”的观点,既履行了宗教功课,又致力培养了公正宽恕、坚忍敬畏、施舍救济、趋善避恶、爱教爱国、尊老爱幼等美德,把宗教伦理和社会伦理结合在一起。体现在社会生活中,在对待工作、事业、婚姻、家庭、财产等问题时都保持积极、严肃、认真的态度,合乎宗教教义与社会伦理的要求。在现实生活中,既热爱自己的民族传统,又能遵守社会公德和行为规范,服从国家的政策法令,并能与各兄弟民族团结互助、友好相处,对现实生活持积极的态度,通过辛勤劳动,创造和享受两世幸福。


二 、伊斯兰教“爱教爱国”的“二元忠诚”思想是伊斯兰教

伦理道德观念中极其重要的内容

 

在《古兰经》中,除了强调穆斯林要顺从真主和穆罕默德的旨意外,同时还应当顺从现实生活中的主事者,要求穆斯林要热爱自己的祖国,热爱自己的故土,热爱自己的家园,服从执政者的管理。如“信道的人们啊,你们当服从真主,应当服从使者和你们中的主事人......”(《古兰经》4:59)结合中国的实际,中国的穆斯林把顺从的涵义扩大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诸如家庭、婚姻、父子、夫妻、朋友,以及人与人、个人与社会、民族与国家、宗教与法律等方面。在这种思想的支配和影响下,中国的穆斯林一方面保持着自己的信仰,热爱自己的宗教,另一方面,也忠于君主,热爱自己的国家。他们把爱国视为“伊玛尼”(信仰)的一部分,把爱教爱国同视为天命,在其形成和发展的过程中,在坚守信仰的同时,始终把热爱祖国的优良品质保留在心底的民族情感之中。这种既忠于真主,又忠于君主的二元忠诚思想是伊斯兰教在儒汉思想为主流的中国封建社会求生存图发展的变通,也是回族穆斯林的明智选择,成为其民族意识和政治道德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爱教爱国是穆斯林最突出、最集中、最具特色的表现。


 三 、伊斯兰教的坚忍敬畏、公正宽恕、趋善避恶、尊老爱幼的

伦理道德是构建和谐社会的积极因素

 

“坚忍与敬畏”被穆斯林认为是极为重要的道德行为。《古兰经》说:“你们当服从真主及其使者,你们不要纷争,否则,你们必定胆怯,你们的实力必定消失;你们应当坚忍,真主确是同坚忍者同在的。”(8:47)

从宗教要求看,坚忍是对信仰的坚信,对宗教功修的坚持和为宗教事业艰苦奋斗、坚韧不拔的精神;而敬畏则是对真主、对教义信仰出自内心的虔诚、恭顺和崇敬,对离经叛道行为和信仰动摇时的悔悟与恐惧,从而坚定信仰,始终不渝。这种精神体现在社会生活中更有其深刻意义。用坚忍与敬畏的原则来处理社会生活中的各种关系,协调各种利益,对待来自自然或社会人类自身的各种压力,克服生活中的各种困难,是中国穆斯林得以生存发展的一条重要原则和处世经验。

回顾云南穆斯林走过的历史,正反两方面的经验都证明:不管是自然的或社会的环境如何恶劣,生存条件如何艰辛,也不管有多大的压力,都要用坚忍与敬畏的精神来对待生活,来指导自己的行为,切不可目光短浅、因小失大、迷失方向,更不能因身处逆境而失去信心,放纵自己。只有坚忍与敬畏,才会有坚定的目标,才会有生活的希望,也才会有民族与个人的前途。反之,人会在恶劣的环境下和遇到困难时失去信念,迷失方向,看不到希望和前途,从而要么消极颓废、自暴自弃,要么散失理智、失去约束、挺而走险,做出不利于社会、不利于民族、不利于国家、有损人格的事。小则失去自我,大则危及民族和国家。

“公正与宽恕”是穆斯林社会交往和社会生活中对人对事的一个重要原则,也是穆斯林伦理道德中的一个重要内容。《古兰经》说:“未曾为你们的宗教而对你们作战,也未曾把你们从故乡驱逐出境者,真主并不禁止你们怜悯他们,公平待遇他们。真主确是喜爱公平者的。”(60:8)“东方和西方都是真主的;无论你们转向哪方,那里就是真主的方向。真主确是宽大的,确是全知的。”(2:115)

公正即公道、公平、正直、合乎情理;宽恕即宽容、恕饶,以德报怨,与人为善。公正与宽恕,看似简单,内涵却十分丰富,它不仅表现在为人处世中看得见的形式上,更重要的是在看不见的内心世界。人要做到一时一事的公正与宽恕并不难,难的是时时事事、长期的公正与宽恕,而有时这种公正与宽恕则要用心去体现,用心去善待。这种公正与宽恕已上升为一种道德修养和精神境界。

有了公正与宽恕的道德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