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全球化背景下云南伊斯兰文化的走势和发展

 作者:纳文汇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09-16 11:27:27


 

摘要: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到来,西方强势文化正在席卷全球,在这样的背景下,伊斯兰文化如何生存?如何与强势文化和其他文化协调发展?这是中国伊斯兰文化传承者不得不面对的问题。而作为具有地域特色和民族特色或本土化了的以云南回族文化为特征的云南伊斯兰文化,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和汉文化的语境中,面临着西方强势文化和中国以儒家文化为主流文化的多元文化系统的双重解构。如何进一步生存和发展,未来走势如何?同样是我们必须认真思考的问题。这就需要我们以历史为鉴,既坚守原则,坚定信念,保持自己的信仰和文化特色的传统,又要放眼世界,与时俱进,用更加宽容的态度,以宽广的胸怀去面对和吸收来自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地域,甚至不同意识形态、不同宗教的优秀文化,不断改革创新,提升自己,使云南的伊斯兰文化不断丰富和完善。只有这样,云南的伊斯兰文化才能在全球化背景下和汉文化的语境中求得更大的生存和发展空间。

关键词全球化  伊斯兰文化  走势和发展

 

          The trends and developments of Islamic culture in Yunnan under the globalization atmosphere

 

Institute of Religious  Studies Yunnan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Na Wenhui

 

With the advent of economic globalization, a strong culture is sweeping the Western world, in this context, the Islamic culture to survive? How strong culture and other cultural development? This is the heritage of Islamic culture, had to face. As with local characteristics and national characteristics or localized in the characteristic culture of Yunnan Yunnan Hui Islamic culture in the context of globalization and the context of Chinese culture, facing strong Western Confucian culture and Chinese culture to the mainstream culture, the dual system of multi-cultural deconstruction. How to further the survival and development, how the future trend? Also we must seriously think about. This requires that we learn the lesson of history, both principled, strong faith, maintain their traditional beliefs and cultural characteristics, but also the world, the times, with a more tolerant attitude to a broad mind to face and absorption from different countries, different nationalities, different regions, even different ideologies, different religions and cultural excellence, continuous reform and innovation, improve themselves, the Islamic culture in Yunnan constantly enriched and improved. Only in this way can the Islamic culture of Yunnan in the context of globalization and the context of Chinese culture seek greater survival and development.

Key words:  globalization   Islamic culture  trends and developments

 

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知识、科技、信息、人才等生产力要素的迅猛发展,世界经济得到了快速增长,特别是以美国和西欧为核心的发达国家经过长期的发展,其经济实力和综合国力一直领先世界,对世界经济产生了深刻影响,经济全球化日趋明显,势不可挡。发达国家在其经济、军事和综合国力占绝对优势的基础上,其文化范畴的思想意识、价值观念、伦理道德和宗教信仰等也将以前所未有的态势辐射和影响着世界,对不同意识形态、不同民族文化、不同宗教信仰的国家和民族带来威慑和冲击,影响并改变着他国的文化。有的国家甚至因其经济长期得不到发展,民族意识淡化,民族文化衰微,宗教文化变异等因素,已经丧失了自己的传统文化,完全附和于西方的强势文化和霸权文化,没有自己的话语权,成为西方强势文化的附庸。随着其文化的丧失,其主权地位、政治地位和国际地位也必将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在这样的趋势下,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和各民族的文化、本土文化、地域文化,其中包括宗教文化,如何与强势文化和其他宗教文化协调发展?未来走势如何?这是中华民族尤其是文化工作者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中华各民族在其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创造和形成了自己的文化,各民族异彩纷呈的文化又共同构成了今天中华民族光辉灿烂的文化,所以说,中华文化是各民族共同创造的文化;是多元一体的文化;是以汉民族为主体,包括回族在内的中国56个民族所创造的文化的汇聚和总和。在中华民族形成和发展的历史过程中,各民族的文化为其奠定了丰厚的人文基础,支撑和巩固了它的历史地位。

在文化大系统中,宗教文化是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中国的宗教文化丰富、深厚而多元,传统的五大宗教和民族民间宗教并存,其中伊斯兰教是世界性宗教,全球约有13亿人是它的信徒。中国有10个民族信仰伊斯兰教,信徒有2300多万,其中回族穆斯林近1000万,云南约有70万。在中华文化形成和发展的过程中,同样吸收和融合了包括伊斯兰文化在内的宗教文化,中国伊斯兰文化成为中华文化不可分割的有机部分。

作为具有地域特色和民族特色或本土化了的云南伊斯兰文化,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和汉文化的语境中,面临着西方强势文化和中国以儒家文化为主流文化的多元文化系统的双重解构。如何进一步生存和发展,或者说它将以一种什么样的形态存在和发展?它的全球化意义是什么?它的走势如何?这些问题同样是云南伊斯兰文化传承者不得不认真思考的问题。

在云南,回族是伊斯兰教的信仰主体,也是伊斯兰文化的主要传承者,虽然伊斯兰文化不能完全等同于回族文化,回族文化也不能完全代表伊斯兰文化,但云南回族文化的形成、发展、内涵和本质特征等都离不开伊斯兰文化,云南回族文化和伊斯兰文化有着天然的血缘关系。所以要了解或研究云南伊斯兰文化就必须了解和研究云南回族和云南回族文化。

基于这样的认识和考虑,本文拟从伊斯兰教与回族的形成和伊斯兰文化与回族文化的关系,以及汉文化语境中的回族文化,并结合云南回族的实际来谈一谈全球化背景下云南伊斯兰文化和云南回族文化的走势和发展。


 

 

回族是中华民族的重要成员,在其形成和发展的历史过程中,它创造了极其丰富、厚重的民族文化,为中华民族的文化宝库增添了光彩,是中华民族文化不可分割的重要部分。那么,回族文化是在什么样的社会历史背景下形成和发展的,它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具有什么样的特征和表现形式?它与中华民族的主流文化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

回族的形成离不开伊斯兰教的传入,回族文化是伴随着伊斯兰文化的传播形成和发展的。从全国范围和历史进程来看,回族最早的先民是唐宋时期进入中国的信仰伊斯兰教的商人、贡使,时称“蕃客”或“胡商”。他们进入中国后并客居下来,同时也带来了伊斯兰教。因此,在中国,伊斯兰教的传播首先是从这些信仰伊斯兰教的外国侨民即“蕃客”和“胡商”中开始的。这些信仰伊斯兰教的“蕃客”和“胡商”因与通商、通使有关,所以他们大都居住在沿海的通商口岸或都市,如广州、扬州、泉州和长安,同族聚居。由于穆斯林聚居地的形成和人口的逐渐增多,于是出现了“蕃坊”这一称谓。朱彧的《萍州可谈》这样记载:“广州蕃客,海外诸国之所居信。置蕃长一人,管理蕃坊公事,专切招邀蕃商入贡,用蕃官为之,巾袍覆笏如华人。蕃人有罪,诣广州鞫实,送蕃坊行谴……徒以上罪则广州决断。”从中可以知道“蕃坊”这一词既是穆斯林聚居区的称谓,又是一种政教合一组织的机构设置和职权等情况。在蕃坊内一般都建有清真寺,蕃坊内的穆斯林按照伊斯兰教的教义和阿拉伯社会的传统习俗进行着宗教生活和日常生活。因此伊斯兰教在唐宋时期是客居中国穆斯林的信仰,它的存在范围仅限于蕃坊内的蕃客、胡商等回族先民中,没有也不可能融入中国主流文化体系,当时的中国社会对伊斯兰教并无清晰的认识和了解。伊斯兰文化作为一种外来文化直接传承和保存了阿拉伯社会的形态在蕃坊内存在和传播,其功能是直接为蕃坊内穆斯林的宗教生活和市井生活的需要服务。由于蕃坊内穆斯林的社会生活及其所传承的文化的封闭性,因而一方面伊斯兰教对中国社会及其主流文化并未产生大的冲击和影响,另一方面,中国的主流文化对伊斯兰教的渗入和影响也微不足道。[①]

元代,随着蒙古族的西征,大批西亚、中亚回回的军士、工匠、商人进入中国,他们与原居住在中国的穆斯林结合,势力逐渐壮大。由于元统治者政治和征战的需要,这些东来的穆斯林军士、工匠被派遣到全国各地,驻守在沿路交通要道、河川平坝,落籍屯垦,“上马则备战,下马则屯聚牧养”,[②]过着“屯垦”的生活。他们的身份既是士兵,又是农民,战时参加战斗,平时屯垦守边,制造兵器,自产自食。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他们与当地的汉民族和其他民族互通往来,“娶汉女而居”,结婚生子,繁衍后代,同时把伊斯兰教和伊斯兰文化传入当地,伊斯兰文化得以传播和发展。随着穆斯林民族与当地民族进一步融合,以伊斯兰教为其信仰,以伊斯兰文化为其核心的民族共同体——回族形成了。所以说,回族不是在中国原有的土著民族或原始氏族的基础上逐渐发展演化而形成的,也不是外来的民族,而是外来的信仰伊斯兰教的穆斯林与当地民族融合而成的一个新型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