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城镇化进程中宗教文化旅游资源的开发与保护 ——以昆明市

 作者:纳文汇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09-16 11:04:52

城镇化进程中宗教文化旅游资源的开发与保护

——以昆明市为重点

 

 一、民族文化建设是城镇化建设的重要内容和必要保证

 

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工业化、城镇化建设是其重要的内容和必要步骤。在党的十八大报告中,再次明确地提出了加强城镇化建设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任务之一。并且把城镇化与工业化、信息化、农业现代化同视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的“新四化”。中国是一个传统的农业大国,要实现现代化,就必须从以自然经济为主的农业国家逐步转为以商品经济为特征的现代工业化国家或以商业、服务业、金融业和旅游业等第三产业为特征的现代化国家。而城镇化建设是由农业国家逐步过渡到现代工业化国家或现代化国家的重要内容和必经之路。但同时,城镇化建设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是城镇化进程中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方面的综合性、立体性、全方位建设,它包含社会管理、经济形态、户籍制度、身份认同、城市改造、文化变迁、思想观念等方方面面的内容,是以物质建设为特征的经济建设和以精神建设为核心的文化建设等在内的有机统一体。其中,物质基础建设是文化建设的载体和基础,而文化建设是物质基础建设的灵魂和保障。

当前,在城镇化进程中,我们更多的是注重经济领域的建设,如道路、交通、通讯、绿化、公共设施和“城中村”改造等方面的硬件建设,而对文化、教育等方面的软件建设往往重视不够,轻视和忽视文化建设的重要性,甚至对损毁文化设施、破坏文物古迹的事件也屡禁不止,以至出现经济社会发展中的“短板现象”, 经济社会发展缺乏精神、智力等文化软实力的支撑,致使经济社会发展后劲不足,不能保持长期、稳定、全面的持续发展;不少人面对物欲横流的世界不知所措,精神生活空虚,信仰缺失,在社会生活中出现了许多问题,这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社会的和谐稳定和城镇化进程的步伐。

如当前全国各个城市正在进行的“城中村”改造,既是城市现代化发展的需要,也是现代城市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城中村”改造是一项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它不是简单的拆房、建房和人员安置,而是整个城市化建设和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在城中村存在的诸多复杂的社会问题中,除了历史的、社会的和经济的原因,长期以来,其文化教育基础设施薄弱、传统文化教育缺位、村民整体文化素质偏低等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对“村改居”后的居民来说,不是改变了属地,住进了新房,更改了户口,转变了身份,在户口簿上由村民改为居民就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城市居民,更为重要的是其思想观念、价值取向、文化认同、行为方式等要符合和适应城市现代文明的规范和要求。由于历史的、经济的和社会的诸多原因,居住在“城中村”的居民大多是失去土地的农民和外来务工者,他们大多数受教育程度不高,小农意识和流民意识较强,法制意识、道德意识淡漠。在相当的时间,这种状况是不会轻易地随其身份的改变而改变的。因为人们的思想、观念、意识的转变,比物质、身份、形式的转变要慢,且更难,这需要长期的教育和日积月累的文化熏陶,赋予其城市的文化内涵,其中,文化教育事业建设尤显重要。

因此,在城镇化建设中,我们既要注重经济层面的物质基础性建设,也要注重文化层面的保障性建设;既要注重物质的硬件建设,也要注重文化的软件建设。要把经济建设和文化建设有机地结合起来,以经济建设带动文化建设,以文化建设促进经济建设,充分发挥文化在推动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中的软实力作用。而民族文化建设是城镇化进程中其重要的内容和必要保证。

众所周知,云南是一个多民族的边疆省份。除汉族外,云南有55个少数民族成分,少数民族人口1415.9万人,占全省人口的33.43%;人口在5000以上的世居少数民族有25个,其中有16个少数民族跨境而居,有15个特有少数民族,是全国特有少数民族最多的省份。[①] 每个民族在长期的历史发展和社会发展中创造了自己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这些文化共同构成了云南丰富灿烂、绚丽多姿的民族文化,使云南成为我国民族文化资源最富集的地区之一。

云南省委、省政府正是从云南的实际出发,根据云南民族文化资源丰富多样的特点,确立和实施了民族文化大省向民族文化强省建设的发展战略。经过多年的实施和努力,云南民族文化强省建设空前发展,全省各文化领域均取得了显著成效,特别是文化产业发展迅速,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果。实践证明,民族文化资源是支撑云南发展的重要资源,民族文化产业是云南经济社会发展的支柱产业,民族文化强省建设完全符合云南的实际。当前,在云南民族文化强省建设中,我们又迎来了中国面向西南开放桥头堡建设战略实施的有利时机。云南桥头堡建设战略是中央从国家层面和国家高度对促进和推动云南经济文化社会全面发展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它使云南从我国对外开放的后方变成了对外开放的前沿,使云南在全国的战略地位得到空前提升,为云南的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广阔空间和重大的历史机遇,其意义深远而重大。

党的十七大六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到2020年要把我国建设成为文化强国。十八大报告第六部分“扎实推进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又对文化强国建设作了专门论述。这再次说明云南民族文化强省建设与中央的整体布局和国家发展战略是一致的,同时也更进一步为云南民族文化强省建设提供了强大的思想动力、政策保证和理论支撑。

 

二、宗教文化是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们知道,在社会文化大系统中,宗教和宗教文化是子系统。宗教和宗教文化不仅是一种特殊的社会意识形态和客观的社会存在,也是人类社会发展进程中特殊的社会文化现象,是人类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云南丰富灿烂的民族文化中,宗教和宗教文化极其重要并独具特色,是云南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云南包括汉族在内的26个世居民族都有自己的宗教信仰和宗教生活,佛教(包括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和南传上座部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基督教和天主教以及民族民间宗教等多种宗教形态和宗教文化并存,宗教形态多样而各异,宗教文化多元而丰富。全省有信教群众450多万,占全省总人口的十分之一左右;有的民族几乎全民信教(如回族、藏族和傣族);有宗教意识和宗教情结的人就更多。宗教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与各民族的社会生活密不可分,特别在边疆民族地区,对少数民族的生产及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有着重要的影响;对边疆地区的社会稳定、国防建设、民族团结、经济发展有着密切的联系并产生直接或间接的作用。加之云南地处祖国西南边陲,有25个边境县(市)与缅甸、老挝、越南三国接壤,边境线总长为4060公里;与泰国、柬埔寨、孟加拉、印度等国地缘相邻,文化相通,自古就是中国连接东南亚、南亚各国的陆路通道和文化传播的重要渠道。有16个民族与境外相同民族跨境而居,这些民族同源同宗,有其共同的宗教信仰;有的宗教与东南亚、南亚有着渊源关系,历史上宗教文化交流就很密切,对维系边疆社会稳定,发展与邻国友好关系发挥着重要作用。随着桥头堡建设战略的实施和对外开放的不断深入,云南作为中国面向西南开放的桥头堡战略地位日益凸显,云南民族文化与境外文化的交流更加频繁,其中宗教和宗教文化与境外宗教和宗教文化的接触交融更为直接,宗教界的对外联系和友好往来也会日渐增多。在对外拓展文化交流的渠道上,作为相对特殊的文化体系的宗教文化具有重要作用。中国传统宗教和世界性宗教在东南亚、南亚和 “三胞”中都有较多的信众,宗教文化是联系海内外炎黄子孙的主要精神纽带。在促进祖国统一,实现“一国两制”的战略构想,在促进带动地方经济和民俗文化发展,在宗教文化旅游资源开发、促进旅游等文化产业发展,在招商引资、投资、捐资等方面,宗教和宗教文化能发挥其特殊的正面文化效应,起到其特殊的作用。

所以,宗教文化是云南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加强宗教文化建设是民族文化强省和城镇化建设的重要内容及组成部分。因此,在城镇化建设中要加强包括宗教文化在内的民族文化建设,重视和加强宗教文化在城镇化建设中作用和影响,充分发挥宗教文化在云南民族文化强省和城镇化进程中的积极作用,结合云南多民族、多宗教、地处边疆,以及民族文化和宗教文化丰富多样实际和特点,对宗教文化建设,特别是对宗教文化旅游资源的开发和保护的研究就显得非常重要和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