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寻甸回族志(2)

 作者:马开尧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09-14 13:24:39

材到昆明出售。30年(1941)起,保兼任县商会理事,县农会理事长,薪木同业公会理事长。是中国国民党寻甸第一区分部执行委员。保如琪所住的南门街,多是回民,乡下汉族民众进城赶集返回时,有的人提着猪肉从南门街过,引起回民不满。保见状立即出面做工作,要大家相互尊重风俗习惯。有的汉族孤老死了无棺材装埋,保施给“拉槽”(简易棺材)。

民国33-38年(1944-1949),保先后任军事科长、警察局长。33年(1944)末,保受命剿办逃窜到八甲(今先锋)梁王山的宣威高玉亭匪部。调集了功山保商队及县自卫队部分乡丁,采取声东击西的策略,一举击毙高玉亭,缴获被抢物资,保因此得褒奖。在保任军事科长期间,凡乡、保送来的新兵,他都一一询问,查明是独子的退回。他到乡、镇巡视,在乡公所用餐后,都要问清开支,亲手把帐单写好贴在乡(镇)公所墙上,以免乡、保人员超额摊派,中饱私囊。当时,少数乡长,掌管护路武装,明保暗抢,官匪合一。功山是其中之一,两届县长未能治理,后由保如琪出面收缴了护路旗。

民国37年(1948)底,寻甸有李瑛、张华等10名青年,受进步思想影响,相约到陆良找中共游击队,被县长徐鼎铭知道,令保通缉10人,清其家产,保暗中给予保护。新县长到任后,保又以“子大不由父”为由呈请取消清家决定。

1949年冬,中共领导的“边纵”包围县城,要求县长段子良交权,段以卢(汉)主席未下令为由拒交。以保为首的绅士,往返于“边纵”与段之间交涉。最后段问:“谁负责?”保答:“大势所趋,大家负责”。段无奈,同意交权,寻甸和平解放。1950年1月,成立寻甸县临时人民政府,保任生产科科长。

1951年,在镇压反革命运动中,保被诬陷遭错误处决。1986年甄别,落实政策,认定保如琪是被错误处理,予以平反恢复名誉,按起义投诚人员待遇,发给抚恤金。

铁介石

铁介石(1891-1951),男,仁德镇人,民国时期曾任寻甸抗日救国协会会长、水利局长、建设局局长、团防局团总。寻甸中阿专科学校创始人之一。民国38年(1949)曾参与解决方曙高匪部,为寻甸县城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作出积极贡献。

张朝品

张朝品(1872-1962),出生于经学世家(原籍寻甸牛街小书米丹),幼名张金三。清咸同年间,因逃避屠回一直随父颠沛流离在外,父亲后来受聘任嵩明梨花村清真寺教长,自此落户梨花村。张金三自幼聪颖好学。光绪四年(1880)其父将他送回原寻甸果马大营村清真寺静心念经。因受父亲言传身教,有一定的教门基础,加之勤奋好学,在同学中出类拔萃,深得教长喜爱,三年后穿衣毕业。教长建议送往滇南培养,苦无路费,欲弃学从业。叔父张照得知后,愿意承担张金三路途费用,将其送往滇南继续攻读,并将其收为义子改名张朝品。张朝品自此如愿前往盘溪专心攻读,第二次穿衣毕业回乡后,被大营穆斯林接入清真寺任伊玛姆。

张朝品在教学过程中深深感到如果不提高汉语言水平,经堂教育的质量就难以保证。他思考着如何使经堂教育的学生念几年经后,既能行教门又能谋生活。便使用“小儿锦”(用阿拉伯数字拼音汉字)指导学习中文。在他的辛勤教导下,学生们经过几年的刻苦学习,均能熟练地使用汉文,培养的学生也都是经书两通的人才,为后来从政从商打下汉文基础,并对社会作出了贡献。

光绪二十六年(1900),叔父张照夫妇前往天房朝觐,张朝品应约前往,以便互相照应,共同完成“朝功”。

光绪二十七年(1901),张氏一家三口与滇南哈吉米德芳、李开广、田巴巴等一行九人,不畏艰险,随马帮从茶马古道步行南下,沿南方丝绸之路西行,穿越了蛮烟瘴雨的滇南和缅甸东北部的原始森林,到达泰国时受到泰国穆斯林的热情接待。尔后又经过翻山倒海的海浪颠簸和阿拉伯大沙漠的风沙烈日,忍受了饥饿、晕船以及干渴的考验,躲避了海盗、土匪、猛兽的突袭侵害,历时近两年,完成了到麦加朝觐的功课返回家乡。张照、张朝品一家的壮举,是历代以来,特别是清末屠回事件后,滇东北地区教门事业的大事,对推动滇东北教门振兴有着极大影响。张氏一家的朝觐荣归,为寻甸、嵩明和滇东北地区的穆斯林增添了光彩,数十所清真寺前来朝贺,纷纷赠匾题为“哈吉门第”、“朝觐先驱”。大营村的全体穆斯林感到非常荣幸,随即将张朝品接到清真寺设帐讲学、开办经堂教育,此举在全省屈指可数,为滇东北第一家。据资料考,大营经堂教育从光绪二十七年(1903)至民国29年(1940)为一个阶段(其中有小的间断),先后招收学生千余人,穿衣毕业百余人,学生遍布嵩明、寻甸、宣威、昭通、东川等地。大部分都到各地清真寺任掌教阿訇,在穆斯林中享有较高声誉。如宣威马维海已成为昭通教门一柱。其子张文山也在历史悠久且极为著名的广州怀圣寺任职。

清末至民国年间由于张朝品的声誉,大营清真寺成了滇东北教门的中心之一。连年来几大节日——入斋、开斋,周围回族村寨的阿訇、管事都爱集中到张朝品巴巴处探讨商议有关事宜。大营清真寺不仅成了几村商议教门大事的重要场所,而且还是伊斯兰文化学术研究的中心。张朝品学识渊博,多才多艺,有天赋的童声,朗朗诵经,圆润入耳。他领拜、念经、赞圣在嵩明、寻甸、昆明等地堪称一流,听者无不肃然起敬。为普及伊斯兰文化,朝品哈吉巴巴写了不少小儿歌、诗歌、劝善歌,传播伊斯兰基本教义和敬主做人的道理,浅显易懂地把教门知识传播到村民中间,启发了不少穆斯林热爱教门。张朝品喜好书法,善写经对中堂,字体飘逸娴熟,图案变化多端,引人入胜,其书法作品被许多穆斯林收藏。民国29年(1940)至1952年,朝品哈吉巴巴先后应聘于嵩明积德村、昆明迤西公清真寺担任教长兼伊玛姆。这段时期他的教学热情更高,利用课余时间书写了大量《赫听》、《中阿对照杂学》、《妇女专用杂学》等杂经。抄录装裱了《宝命真经》两部(一部送昭布嘎清真寺,另一部收藏)。朝品哈吉巴巴的中、阿文书法不断得到升华,他书写了大量的自装自裱的中堂经对。后期几年迤西公清寺成为许多阿訇、哈里发探讨书法艺术的地方。新中国成立后,大营村和全县各地一样,经济恢复发展较快,社会稳定,全体回族穆斯林安居乐业。时值国家推广扫除文盲兴学,大营村的扫盲工作随之掀起高潮,并成了县、地的先进集体。穆民们强烈要求再兴经学,将张朝品接回大营任教。盛情之下,张朝品亲率三子张运乾回乡创办“中阿经学班”,值此,大营村清真寺办的中、阿并举的经堂教育在张朝品的指导下又恢复起来了,并受到国家的重视。1962年11月为教门辛劳一生的张朝品归真,享年90岁。

马梓才

马梓才(1906-1967),男,寻甸仁德镇人。1950年8月,县人民政府在接收旧商会的基础上成立寻甸县工商业联合会,任主席。1953年2月至1954年12月,历任寻甸县第三届、第四届各族各界人民委员会副主席。1955年,1959年,1963年分别当选为云南省政协第一届、第二届和第三届委员。

马福清

马福清(1904-1970),寻甸先锋乡墩子村人。中共党员,老红军。

马福清于民国24年(1935)红军过寻甸时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在部队里一直担任警卫工作,负责首长的生活和安全。无论在二万五千里长征,还是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他曾多次冒着生命危险掩护首长,自己则多次负伤。

1951年,马福清响应中央号召,主动要求回乡支援农业。回乡后一直自食其力,参加生产劳动,他既不居功自傲,也不主动要求待遇。

1970年10月病故后,寻甸县先锋公社革命委员会为其立碑供后人缅怀。

马维海

马维海(1895-1983),回族,宣威市松林乡人,精通阿拉伯古兰经文。民国14年(1925),应寻甸回教俱进会聘请,担任寻甸北营清真寺阿訇兼怀圣中阿学校教师。这所学校有学生七八十人,除本县的外还有省内外七八个县市的回族子弟。马维海在授阿文中,分小学、中学、大学三个层次进行教授。抗日战争爆发后,寻甸回教俱进会改称为寻甸回教救国协会,马维海与校长张连方号召全县56所清真寺所辖回民捐款支持抗战,怀圣中阿学校也相应开设军事课,对“哈里发”进行爱国教育。

民国25年(1936),中国工农红军过寻甸,在北营清真寺大门上贴“此地回民清真寺严禁驻军”的字条,马维海深为感动。红军离开时,一名姓黄的战士(长沙人),因病不能行军,马维海帮他扮为学生收留治疗,直至病愈后才让他去追赶部队。

马维海在怀圣中阿学校工作15年,培训出学生百余人,多数在省内外清真寺当上掌教阿訇。

马金任

马金任(1890-1983),字泽斋,回族,寻甸河口乡鲁冲人,小学毕业后在寻甸大清真寺读阿拉伯文。

民国6年(1917),马金任继承先辈草药医术,带着祖传的72味藤子草药到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