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寻甸回族志(2)

 作者:马开尧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09-14 13:24:39

夺杨林重镇,切断清军粮道,支援滇东南义军三次围省。同治七年(1868),杜文秀大理政权“东征”进军省城,寻甸、嵩明州城作为义军指挥中心,两州义军配合作战,寻甸义军多次击败刘岳昭楚军进攻,牵制敌人。特别在同治七年(1868)二月至治同八年(1869)五月,杜文秀大军围省战斗期间,义军联合作战,争夺杨林激战,寻甸义军全部出动,马戳四率队驻扎杨家桥,马天顺扎西村,马广扎马坊,兵分三路昼夜围攻杨林,与嵩明义军,东征义军一部协同作战,占领白龙桥,斩杀敌人。兵临杨林城下,用柴草等物,累积如墙,高约数丈,以土枪土炮排列其上,俯击杨林城中之敌,称叫“柴码”,敌军兵练伤亡很多,守将杨国发告急。云南巡抚岑毓英派兵增援,利用火攻,义军大败,死伤惨重,敌军又凿破义军地道施放地雷,再以重兵夹击,连毁义军碉楼6座,俘虏、斩杀义军2千余名,解了杨林之围。等岑毓英离开嵩明之后,寻甸回民义军顽强不息又组织力量攻破河口、白龙桥、大山哨李家村、五条沟等地。10月,义军大举进攻杨林、连营300余座。清军又从城外派兵来援,义军被击败。在清军的联合进攻下,杜军首领李芳园退回嵩明州城。同治八年(1969)五月,马戳四战死,五月四日杜军首领在嵩明州城投降(诈降,被敌人识破,将计就计)。五月五日,寻甸孤立无援,马天顺与刘岳昭议和,马广与清将吴永安议和。至此,起义军完全失败。同治八年(1869)九月,马广病死,享年38岁。遗体安葬于塘子村东四华里的王岗山,后改称“大官山”。墓碑上刻“值大军阻路之时,从容就义,当戎马生郊之际,慷慨举兵,爰于同治六年会同吴军门和成回汉桑梓父老皆诵再生之德”。

马天顺

马天顺(?-1869)

咸丰三年(1853),在东川参加马二花起义,转战寻甸,马二花接受招抚后被杀害,义军解散。马天顺与胞兄马天喜及马荣、马广等人落籍寻甸。咸丰九年(1859)三迤回民大起义,马荣、马天喜等人亦揭竿而起,在寻甸拉起队伍,先与曲靖、沾益、宣威起义的马连升、马戮四联合,尔后,滇东义军又与滇南马复初、马如龙率领的义军连成一气,与滇西杜文秀大理政权相呼应。滇东作为入滇门户,进省粮道必经之地的杨林、大板桥一线实为咽喉要地,所以马荣、马天喜等率领的队伍在滇东南义军兴兵复仇,围攻省城的战斗中都积极配合,为切断清军进省粮道,牵制清军,阻击外援发挥了作用。咸丰九年(1859)十月,马天喜亡故后,马天顺继承其兄事业,与马荣、马广、马戳四等领导寻甸义军继续与清军斗争。

同治三年(1864)九月,岑毓英由陆良进攻曲靖,滇东义军领袖马连升遇害,马如龙又领兵围剿寻甸,滇东义军遭到很大损失。同年冬月马荣被押解昆明处死,但是义军在马天顺、马广、马戳四带领下,仍坚持顽强斗争。

同治七年(1868)四月,刘岳昭升任云贵总督,岑毓英升云南巡抚。刘率5000多兵勇进驻曲靖原岑毓英防区,矛头直指寻甸,试图铲草除根,绝其后患。马天顺等义军首领不畏强敌,积极设防,利用有利地形布下埋伏,湘军一进入寻甸州境,措手不及就遭到迎头痛击,大败而归。同年八月,湘军又与滇军配合,组织大军压境,由东面直逼七星桥附近,扎营48座。距城仅六七公里,又绕道占据州城东、北山顶,把寻甸坝子团团围住,接着在牛栏江七星桥一段筑坝堵水,将牛栏江水灌进寻甸州城,企图将城内外军民全部淹死,军民处此危急存亡之际,马天顺等首领依旧冷静沉着,一面加强防守,严密注视敌军行动,与敌周旋,一面派人与在嵩明杨林一线游击作战的将领马戳四取得联系,定好破敌之策,直到十二月,待敌之大坝筑成,水已经淹至城墙三分之二,马戳四率领的2千多义军及一千多挖坝民工,昼夜兼程,四更时分赶到大坝,这时灯笼火把齐明,喊杀声震天动地,州城内作好准备的义军杀出,里应外合挖开大坝,大水反灌向湘军营寨,淹死湘军不计其数,湘军大败退回曲靖。岑毓英接到刘岳昭的情报后立即派出清将吴永安、张保和等清将带兵前来支援,寻甸义军一部在马戳四率领下,与昆明义军在杨林激战迎击清军,张保和利用义军对湘军的轻敌思想,假扮湘军前后进攻,诈败逃走,马戳四身先士卒,带头冲杀,误入敌军伏击圈,身负重伤,义军此时遭到曲靖、昆明两路清军夹击,伤亡惨重,所剩人员在增援队伍的协助下拼力突围,退回塘子、落冲据守。马戳四因伤势严重,治疗无效亡故。

寻甸义军由于指挥有方、军民团结,致使刘岳昭的进攻连连失败,但敌人剿灭寻甸义军之心不死,不久又重振旗鼓,组织人马,并带来几门大炮,刘亲自在凤梧山腰扎帐指挥,刘岳曙、刘岳睃等分三路进攻,先攻七星桥,破碉楼十一座,悉取湘军故所屯文笔山清隘而立营寨,直逼州城。吴喜奇驻中河,窥塘子。面对敌人的嚣张气陷,义军毫不畏惧,依然深沟高垒,坚守州城,伺机出动,伏击进犯之敌。此时,清军已攻下杨林,通省粮道打通,杨玉科攻下柯渡到果马与岑毓英联合进攻嵩明,东征义军大司寇李芳园,大司平马兴堂和监军杜凤扬等率义军精锐部队二万余驻守。清军围困嵩明,城内弹尽粮绝,同治八年(1869)五月四日,义军向清将杨玉科求和,嵩明陷落,使寻甸孤立无援,马天顺审时度势,为保全州城军民生命财产安全,也于五月五日降于清军刘岳昭,同时致书马广一起受抚。和成之后敌人还拨给马天顺500人归马如龙部。后来的情况无从查考,死后葬于何地至今不知。

张连方

张连方(1861-1942),男,仁德镇人。光绪年初进京会试被选拔为贡生。民国7年(1918)至26年(1937)任寻甸回教俱进会会长。民国8年曾参与解除方曙高匪部,为寻甸县城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作出积极贡献。

桂良斌

桂良斌(1876-1945),字殿卿,云南省寻甸县仁德西门街人。“护国运动、拥护共和”纪念章荣获者。其父桂尚华,光绪年间,官至诰封武显将军,钦加协政衔,护理鹤丽镇总兵。

桂良斌少时好武术,七岁入私熟,17岁中秀才。光绪二十七年(1903)考入云南武备学校,毕业后在昆明任少尉分队长。光绪三十年(1906)奉调滇西鹤庆、丽江、潞西、瑞丽、思茅、景洪、勐腊等地任巡防哨官。宣统三年(1911)在昆明参加重九起义。民国元年(1912)随滇军进军贵阳,民国2年(1913)回云南任省防殖边总队二营右哨长。

民国4年(1915),袁世凯复辟帝制,激起民愤,反袁浪潮日益高涨。12月25日唐继尧、蔡锷、李烈钧等人团结爱国人士,组织“护国军”讨伐袁世凯。云南率先宣布独立,桂良斌参加了“护国军”。云南都督府为表彰有功人员,授予桂良斌“护国运动”、“拥护共和”纪念章各一枚。

民国15年(1926)升充管带,后改编为营,桂良斌荣任云南省思茅边防独立二营营长。民国16年(1927)元旦,桂良斌回原籍寻甸,任寻甸县总团首(团防总局长)。

民国17年(1928)夏,政局纷乱,军阀混战,各地盗匪趁机抢劫。自称“司令”的方署高匪部在暂住寻甸接受招抚期间,企图血洗寻甸城,时任县团防总局长的桂良斌,按照县长郭氵桂  先下手为强的意图,火速调动各乡得力民团,以押送粮草为名,入城到总局报到。同时任命城防队长保如琪指挥民团。保如琪等人布置了歼匪计划,选择赶街的头天深夜,分头将匪徒全部歼灭。

民国20年(1931)之后,桂良斌先后兼任寻甸县教育经费委员会委员、中国回教俱进会寻甸分会副会长、城防队长、参议会副会长、参议会会长、征粮监委会委员。

保如琪

保如琪(1884-1951),字相臣,仁德镇南门街人,幼年上过私塾。17岁参加云南省防国民军,以后进军官教导团及云南讲武堂受训。民国4年(1915)12月,云南宣布独立,护国讨袁,保随第二路军(李烈钧部)东进两广,历任准尉司务长,少、中尉排长,上尉连长,少校营长。在广东某次战斗中负伤,获八角军功章一枚。

民国17年(1928),因父病回乡。同年,有数百匪众的方曙高部接受招安后率一部人马进驻县城,其余驻扎城外。县长郭氵桂 得到情报,方部不日将里应外合洗劫县城后开拔,遂与保商议,委保为城防大队长负责解决方部。保指挥自卫队于深夜解决驻城内匪部,生擒匪首方曙高。城外匪众群龙无首,各自逃散。

民国18-30年(1929-1941),保任团防副大队长、自卫队长。24、25年(1935、1936),中国工农红军两次过寻甸时,保任城防大队指挥,率县武装抵抗。25年4月,红军过境时,攻破县城,保只身跳南门城墙逃脱。

民国23年(1934),保如琪出面募集资金,并首先拿出80元(占投资总额的30%),将原建于玉屏村大路下低凹处、年久失修的清真寺迁往大路西面高埠处另建,26年(1937)落成。保如琪家有水田700工(3工等于1亩),开1个马碾坊和1座油坊,并兼运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