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寻甸回族志(2)

 作者:马开尧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09-14 13:24:39

此时,阴险狡诈的岑毓英,藏于马复初寓所,摇尾乞怜,头缠穆斯林礼拜巾,手捧古兰经盟誓,愿为马荣“办笔墨”,恳求马复初“护理总督印篆”,收拾残局。不容分说,把马复初抬往总督署,让马复初落入圈套。接着岑又以马复初名义致书马如龙回省,在岑毓英斡旋下,马梁和解,马如龙于正月廿九日率军星夜驰回昆明。二月一日,马如龙、岑毓英密切配合,进攻五华书院、翊灵寺、城隍庙、荩忠寺等马荣军驻地,在城内外展开激烈巷战,从清晨血战至深夜,马荣部伤亡惨重,残部放火掩护,退出昆明,副将李俊被俘,被凌迟处死。马荣逃出昆明,经嵩明(州城在正月十六已被嵩明义军占领)往寻甸,与一起奉调入省的马连升部退回沾益,坚持斗争。

同治二年(1863)正、二月间,省城变乱之时,各地义军乘机起事,同时占领十数处州县城,同治二年(1863)二月二十八日,接受清政府“招抚”的马联升,还在掌握曲寻协的军权,以贵州兴义起义的马负图等人进攻普安城,同时派部下马四黄、桂经纶等率兵300多名到平彝县,攻占了平彝县城,但被几千乡勇围在县城内。马四黄等人多次出兵反击都没有取胜,只好向马联升求救。马联升即派马荣率士兵千余人前往救援。距城还有十多里,突然下起大雨、冰雹,马荣的士兵衣甲都湿透了,行军不成队形,又迷了路,沿途遭到乡勇团丁的围堵截击,虽然进了平彝城,但士气低落,又缺少粮食,只好准备撤退,这时城中父老与城外围困的乡勇讲和,让出西门让马营部撤走,但暗中却设下埋伏,撤退的义军被杀死大半,四月十五日冲出包围圈,逃回马联升处。此时马如龙、岑毓英又出动镇压,先后攻占嵩明、陆良、安宁、禄丰、富民、罗茨、元谋等州县。马如龙又派中军马青云部进攻寻甸,马荣退回寻甸卧云山据守。清廷下令“若马荣投降自首,寻甸回众可安居乐业,否则,寻甸城方圆八十里男女屠尽不留。”马荣不忍寻甸父老遭殃,便与部将马兴才大义凛然走下山来,被押解省城,于同年冬月十一日在昆明被杀害,被剜心祭祀潘铎灵位,首级挂南城门楼上示众。马荣被杀害后,尸体被回民抢回安葬在城关下鲁贝村后戛里山上,时年26岁,没有儿女。同治四年(1865)六月,为其立碑,其碑联:“君子在时存大志,豪杰殁后留芳名。”横额:“山明水秀”。

马荣从小目睹了汤丹铜矿工人被压迫剥削的悲惨生活,以及反动统治阶级官僚挑起民族械斗的惨烈情景,其后参加马二花起义,与前来围剿的官军兵练作殊死斗争,经受了血与火的考验。咸丰六年(1856)在寻甸领导回民起义,很快成长为一个有勇有谋的起义军领袖。在八年的戎马生涯中,率领义军多次击退官军进剿寻甸,应援滇东曲靖、沾益马连升,滇西杜文秀,几围省城,杀总督潘铎,成为滇东南义军的副帅,杜文秀封授他为平东大将军,是马复初“五指”之一,不愧为青年英雄。他的业绩永存,寻甸各族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马戳四

马戳四(?-1869),原籍平彝县马头山人,本名马文成,膂力过人,武艺超群,机智勇猛,作战时使一柄三须叉,闲时放置厦檐上盖得过七沟瓦。因在一次追歼逃敌时,他一叉杀去刺伤4人,威名远震,尔后人呼“戳四大人”。咸丰六年(1856)在沾益随马连升组织起义。起义后,他赴大理与杜文秀取得联系,在大理城回民义军公推杜文秀为总统兵马大元帅的会议上,他是参会49人中的一名。咸丰七年(1857),马连升义军占领沾益县城建立政权,被马连升委以“都统将军”职。为反对满清政府的血腥屠杀,三迤各地以回民为主的各民族人民纷纷起义,接受杜文秀大元帅及马复初、马如龙指挥调遣,连成一气,相互支援,共同粉碎清军的残酷镇压。他在滇东北游击作战,转战在曲靖、沾益、宣威、平彝、寻甸、嵩明各地,同时参加围攻省城及驰援滇西的多次战斗。咸丰十一年(1861),马连升自任曲寻协参将,委马戳四坐镇沾益。同治七年(1868),刘岳昭率楚军兵勇5千余人进驻曲靖,与岑毓英配合进剿回民义军,企图“铲草除根,绝其后患”。四月初开进寻甸州境的楚军受到寻甸义军的迎头痛击,连连失利,退回曲靖。同年八月,又组织人马,楚军和省城调来的数千清军,在寻甸七星桥至淋心河一带扎下48座连营,同时占据县城东、北部山岭,形成合围仁德坝子,上下夹击州城之势。接着在牛栏江七星桥一段筑起大坝,让江水倒流入仁德坝子,企图将州城内外回众义军“一锅熬掉”。十月以后,仁德坝子白浪滔天,水已淹没州城南门、东门城墙的三分之二。处此万分危急之时,同清军周旋于昆明一线的马戳四得知情报以后,火速率领2000多名义军,昼夜兼程急赴寻甸救援,又在嵩明、寻甸交界处的村子里组织了一千多人的决堤队伍,四更时分到达坝上,制服守坝敌军,决开堤坝,大水涌出,还在梦中的清军,一片混乱,被水冲走不计其数,楚军大败,逃回曲靖。刘岳昭致函岑毓英求援,岑毓英急令滇将吴永安、张保和率军赴曲靖支援楚军,再度进剿寻甸义军。同治八年(1869)五月,杜文秀东征首领李芳园、马兴堂率领义军攻打杨林,马戳四、马天顺、马广以及嵩明义军首领杨骠骑、马赢洲、马石头等驻扎在杨桥、普济桥、西村、官渡、马坊等地配合作战。马戳四率领义军,在争夺杨林的激战中身先士卒,带头冲杀迎击敌军,误入敌人伏击圈,不幸身负重伤,治疗月余不幸亡故。其遗体安葬于弯腰树村清真寺后西山脚,与明代随沐英监军的马文逵老祖坟在一块。弯腰树客籍马家族踊跃捐资于光绪二十九年(1903)为他建立了墓碑。碑心文字为“皇清例赠武功将军马公讳文成炳堂府君大人之墓。”每年斋月接斋日,都要到他的坟墓前念经。由于县城各族感念他救民于水火的恩德,人民对他十分敬仰,墓碑至今保存完好。

马  广

马广(1831-1869),字厚庵,回族,原籍东川乌龙,有武艺。咸丰三年(1853),参加马二花在东川汤丹铜矿反清起义,转战寻甸,失败后定居塘子村。咸丰六年(1856)三迤回民大起义,他与马二花起义失败落籍寻甸的马荣、马天喜、马天顺等人揭竿而起,拉起队伍,与曲靖起义的马连升、马戳四连成一气,咸丰七年(1857),马连升义军占领沾益县城建立政权,被委以“都统将军”职,为反对满清政府对回族人民的血腥屠杀,接受杜文秀元帅及马复初、马如龙的指挥调遣。马广居住的塘子村,有汉、回民族四百多户,两个民族相互尊重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世代安居乐业。起义以后,他以塘子为据点,在村子东、北、南三面设十八寨驻兵,领导塘子各族人民阻击清兵进犯,策应周边各个据点的反清战斗。

随着斗争的深入发展,他和塘子村的三族三营(三族指回族中的余、白及其他各姓;三营指汉族施、梁、李三姓)绅首议定,同时,动员当时在清兵屠杀中逃难到塘子的“十二乡”人在村子周围修筑了一道围绕全村的石围埂。围埂长540丈,宽4尺,高8尺,四方设有栅门,外围挖一条5尺宽,4尺深的壕沟,回、汉团结一致,守土自卫,联防自保,多次击退清军围剿,维护了塘子人民生命财产安全。

寻甸、嵩明山水相连,唇齿相依,两地回民世为姻亲,守望相助,回民起义以后,联系更加紧密。咸丰六年(1856)4月25日,马广组织寻甸及嵩明义军联合进攻嵩明,28日直逼嵩明州城,击溃四路围堵团练,州城告急,云南巡抚舒兴阿派临安(建水)武举黄殿魁带团兵赶到杨林一线镇压。黄殿魁凶神恶煞,5月在杨林菜园坡一线杀死回民义军五六百人,迫使义军退回落冲(大营),落冲距嵩明州城仅11公里,清军又从杨林移师嵩明州城,分兵三路进攻落冲,马广率领义军奋起还击,多次击退清兵。6月,马广率领的塘子回民武装与落冲的回民武装在得胜坡联合击溃清军,临安练目黄殿魁被义军围困,在奔逃中,人马陷入泥田,被落冲一个洗菜的老太婆用稀泥巴掼在眼睛上,追赶的义军赶到将其击毙,清军大败逃回嵩明州城。在13年的反清斗争中,落冲成了寻、嵩两州人民抗清的战斗堡垒。在马广、马荣、马天喜、马天顺领导下,数次击溃清军大规模的进攻,击毙清军首领黄殿魁等将领及数百名清兵,保全了本村回、彝两族人民的生命安全,还维护了嵩明七村(回辉、积德、回子营、梨花、杨林、老猴街、果子园)逃来避难的回族同胞的生命。落冲父老拨出四五十亩土地给七村回民作为病死战死者的墓地,体现了回族人民团结抗清的精神。

从咸丰七年(1857)二月到同治七年(1868)二月,十年间,马广、马荣、马天喜、马天顺领导的寻甸义军,以塘子作为据点,沿易隆、小新街、果子园、阿里塘、老猴街、杨林一线以及沿落冲至昆明一线(昆昭公路),与清军和民团展开殊死搏斗,四次占领嵩明州城,六次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