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寻甸回族志(2)

 作者:马开尧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09-14 13:24:39

冲、塘子、果马、落冲(大营)、柯渡成了反压迫斗争的据点和堡垒,寻甸、嵩明一线成为一个防区,东可与沾益、曲靖、马龙接应,西南可以配合进攻省城,北拒东川会泽之敌,是马天喜、马天顺的主要活动区域。

咸丰七年(1857)五月,滇南义军首领马德新、马如龙、徐元吉率军第一次围攻省城半年之久,马天喜率军参与了这次行动,负责阻击东南方向来援之敌。清军头目临安人潘德、昆明武举陈彬、富民武生张其昌,率带千余人由富民上省解围,被马天喜、马凌汉用十面埋伏计,执持署临元镇总兵官申有谋旗号,引入省城外半仙坡、黄土坡地方,前后设伏,层层围杀,杀死清军七八百人,潘、陈二将阵亡,张其昌败回富民。足见马天喜有勇有谋。咸丰九年(1859)六月,马天喜率领义军占领嵩明州城,并逐渐把势力推向附近乡村。杨林团绅武举朱克曾、陈其玉、王珍、刘近阳、李荣生等分别在杨林、大城村、桥头村扎营,文生郄维清、李文盛、吴思训等选派杨桥一带壮丁五百名进扎黄土坡。马天喜指挥义军先攻下郄营,各路官军应接不及,纷纷败退,大部份被杀,所剩仅百余人。马天喜趁胜攻占杨林,袭破杨林营。恰在这时,都司潘延祚奉命来杨林办理军务,在官渡听到回民武装占领杨林的消息,立即驰回援救,义军死伤十余人被击退,潘延祚又星夜派人到省城请兵,总督张亮基派清将何自清奔赴杨林,统领练目吴凤等千余人与义军大战,马天喜身先士卒,顽强抵抗,最后阵地被攻破,五六名头领被俘。嵩明州城也被占领,所剩义军退回落冲(大营)。马天喜于同年十月十日亡故,年仅25岁。咸丰十年(1860),由胞弟马天顺携其子马祥林、有林、学林在道院庙坡背后山上立碑。碑心字为“皇清诰授武德佐骑尉显考马公讳天喜大人之墓”。碑联:“千秋绵俎豆,百代壮观瞻”。横额“山高水长”。

马  荣

马荣(1838-1864),回族,原籍东川乌龙。清咸丰三年(1853)参与马二花起事,转战寻甸。起义失败马二花被杀害,马荣、马广、马天喜、马天顺等人流落寻甸。咸丰六年(1856),全省各地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各民族大起义,反抗清廷的残酷镇压和屠杀。马荣等人也在寻甸拉起队伍,保土安民,抗击清军。寻甸境内回族聚居的仁德、塘子、落冲(大营)、柯渡、果马、鲁冲等地的回民都纷纷起来,结寨联防,互相支援。马荣等首领并即时与曲靖、沾益地区起义的首领马连升取得联系,咸丰七年(1857)三月,马荣与马戳四、马广同时被马连升委以“都统将军”职。

滇东南回民的武装斗争,临安(建水)的义军力量最强,分别以回隆和馆驿为据点,击退清军和团练的多次进犯。后来主动撤出回隆,退据馆驿,集中兵力,共同防御,日夜抢修工事,全部义军编为十二大营,号称三军,推举马复初为“帅”领导这场斗争。马复初以他在全省回民中的崇高威望,提出“顾持穆民”的口号,发动“圣战”。振臂一呼,全省各地回民闻讯响应,团结在他的周围。咸丰七年(1857)五月,临安、澄江、河西、新兴、海口、寻甸、曲靖等地的回民义军,以临回义军为主,在马复初、马如龙的领导之下,首次“围省”,向官府讨还血债。兵临城下,云贵总督恒春无计可施自杀身亡。省城被围困一年余,运输中断,城里缺粮,署理云贵总督吴振,巡抚桑春荣面临严峻形势,为了争取喘息机会,便向义军提出“议和”。马复初、马如龙明知“议和”不过是官军的缓兵计,不顾部份义军将领的反对,也就欣然接受“议和”。咸丰八年(1858)三月,“议和”达成。在率领寻甸义军与临回义军配合作战中,马荣有勇有谋,得到马德新的信任。此时,马德新委军事于马荣,息影林下,继续伊斯兰经典的研究与译著,马如龙则率义军退据新兴州和馆驿等地,滇东南郡县几被义军攻占。

咸丰十年(1860)初,云南提督诸克昌统率大军“西征”,企图一举扼杀新生的杜文秀大理的反清政权。清军进展迅速,攻陷弥渡、宾川、红岩等地,进窥大理。杜文秀向马德新告急,请求救援。马德新分析形势,认为清军在滇西一旦得势,必以全力进攻滇东南,滇西失守,东南岂可独存。立即致书马如龙,并告知杜文秀,已命马如龙为三迤兵马大元帅,马荣为副,率杨振鹏、马忠、马青云、田庆余等,率兵二万尾追,袭击其后。因此马如龙星夜率滇东南义军西上救援,暗袭广通,占领楚雄、镇南,杨振鹏所部攻占禄丰,截断清军归路,马荣攻下罗茨。滇西义军蔡发春部袭击弥渡,夹击清军,诸克昌在宾川阵亡,全军覆没,滇军“西征”以失败告终。同年八月十三日,东西回军联合作战,在楚雄城外大败清军,逐都司杨发贵,守备梁士美逃回临安。马如龙与蔡发春等在楚雄城内会师。马、蔡面对面商讨了一些各自关心的问题。对军事行动议定:“省城以下,归如龙讨伐,楚雄以上归杜军办理。互相联络,矢不相侵。”于是马如龙率领滇东南义军东归。马如龙乘战胜余威,借口官府破坏“和议”,又第二次围省。总部设在江右馆,部队分扎于大树营、金马寺、西岳庙、石虎岗、大小板桥等处,准备攻城。

此时全省形势,峰烟遍野,各地回民纷纷起义“戕官据城”,联合进省,矛头直指清廷,反清浪潮高涨,统治阶级惊恐万状,清军疲于奔命,以致失盐井者三,失富民者再,失禄丰者三次,失楚雄者七遭,罗茨、武定相继被兵,嵩明、宜良两番被陷,呈贡、晋宁失守数处,安宁、易门败亡几回,澄江之兵狼狈而逃,昆阳之役鼠窜而溃,省城又三复三战三败。

于是马如龙认为“皆我穆民占上风,敌人未尝稍或得利”,时机有利,咸丰十一年(1861)底,马如龙、马德新与清王朝的云南地方当局达成和解协议。“和成”之后,马如龙被清廷授予“临元镇总兵”,授杨振鹏为中协,授曲靖马连升为“寻沾营参将”,马荣为“武定营参将”,马戳四为“省坝游击”,马天顺为“寻沾营副将”……

马如龙降清,创所谓“和汉安回”之议以后,滇东南的斗争逐渐瓦解,云南形势暂获稳定。马如龙首先撤退杨林,板桥各营,将义军所据新兴、昆阳、晋宁、呈贡、罗茨、易门、富民各州县依次交出,请清廷委令视事。住澄江的马复初闻信亦率众请降,乞委府县视事。徐之铭巡抚奏请授马复初二品伯克,俾约束回众,会办抚绥事宜。

马如龙遣马天顺住抚寻沾二州,马连升遂举曲靖、沾益二城以降。这时寻、沾回夷马老侠、赵凤鸣等窜扰东川,马如龙派人驰往解救;回弁马青云等招降沾益州之易隆、款庄、羊街等处回夷投降,练目冷国洪纠聚游击多人占据马街象头山,抗不受招抚,马青云进击,擒杀国洪等多人……

滇东南“和议”之后,封建秩序逐渐恢复,滇西反清政权陷于孤立。官府展开了和平攻势,冠盖使者仆仆风尘于昆榆(大理)大道上。最初署理云贵总督徐之铭,派杨振鹏前往游说,杜文秀严词拒绝;官府仍不死心,又委托马复初亲往大理劝说,终未能劝说杜文秀;接着马复图一行又西上劝说,杜依然丝毫不动摇。

同治六年(1862)冬,新任云贵总督潘铎与岑毓英密谋,企图利用马如龙与建水之新营参将梁士美的矛盾,借口梁士美恃强阻碍抚局,派遣马如龙率所部进攻临安,同时乘马如龙离昆之机,欲暗调昭通镇总兵杨盛宗赴临安与梁士美夹击马如龙,并利用杨盛宗经过昆明之机,一举剪除驻在昆明城内的马复初、杨振鹏、刘天元等回民将士多人。马复初得知消息后,急调武定营参将马荣等率兵进省,诈称欲赴临安助马如龙,马荣的队伍由富民陆续到达昆明,分住城内外,防止中变。正月十四日晚,马荣入见马复初,问:“如何处置?”马复初答:“见贼擒首,见蛇打头。”潘铎眼看阴谋败露,恼差成怒。正月十五日,亲率文武大员去马荣驻地——五华书院,强令马荣撤出昆明,马荣表示遵命,但要求暂缓,并要官府对省城回民安全作出保证。潘铎态度傲慢,乘骄子要走,在场的回军将士非常气愤,一拥而上,当场将潘铎刺死,云南知府黄培林,昆明知县瞿怡等也同时被杀。省城落入回军控制之中,史称“灯霄之变”。

在“灯霄之变”的第二天(正月十七日),嵩明回民义军领袖马鸣玉还与马荣密谋,派亲侄金恩科等义军潜入嵩明州城,以到州衙拜年为名,待知州张化龙出来之时,遂将张化龙杀于二堂之侧。消息传开,满城震恐。(马鸣玉后来与马荣等被清政府杀害)。

此时,阴险狡诈的岑毓英,藏于马复初寓所,摇尾乞怜,头缠穆斯林礼拜巾,手捧古兰经盟誓,愿为马荣“办笔墨”,恳求马复初“护理总督印篆”,收拾残局。不容分说,把马复初抬往总督署,让马复初落入圈套。接着岑又以马复初名义致书马如龙回省,在岑毓英斡旋下,马梁和解,马如龙于正月廿九日率军星夜驰回昆明。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