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寻甸回族志(2)

 作者:马开尧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09-14 13:24:39

,副主任医师。1992年7月至2000年8月在寻甸县第一人民医院工作,历任中医科主任、医务科长;2000年8月至2005年3月任寻甸县中医院院长;2005年3月至2007年4月任寻甸卫生局副局长兼寻甸县中医院院长;2007年4月调昆明市中医院任副院长。1998年评为曲靖市“有突出贡献优秀中青年”,并破格晋升主治医师,2006年晋升为副主任医师,2006年昆明市人民政府评为第一批“昆明市名中医”,同年被聘为云南中医学院副教授。多年来在国家级刊物发表论文8篇。2007年当选昆明市中医学会副会长,云南省针灸学会常务理事。

 

第二节  防病治病

 

一、防病。防病意识强表现在五个方面:一是经常沐浴。认为:“沐浴是抵御外邪的铠甲”。沐浴不仅能清洁肌肤,消除疲劳。还能清除肌表的病菌,增强机体的抗病能力。二是勤劳多动。生命在于运动,勤劳多运动能促进人体各个器官的新陈代谢加快,畅达人体气血的运循,增进身体健康。《圣训》强调:“清晨睡觉招致贫困”,又说:“一天之计在于晨”。而且《古兰经》也指出:“礼拜是穆民定时的天职。”每天人们在晨、响、晡、昏、宵五个时间净身礼拜与谋生(生产劳动)有机有绪,身体得到锻炼。三是注意饮食卫生。对饮食要求有选择,讲卫生、讲营养,主张适度、适量,不得暴饮暴食。把择食和控制食量作为防病的重要措施,那是因为《古兰经》7章157节说:“他允许他们吃佳美的食物,禁止他们吃污秽的食物。”《圣训》告诫:“少食是一切药物之母,多食,积食是有病之源。”同时强调禁食不洁之物和麻醉品,要求饭前必须洗手。四是乐观的态度。生活中乐观知足,能使人健康长寿。患病中乐观,能使病体早日康复;五是隔离病源。回医根据《圣训》关于:“你们听说某处发生传染病,不可前去。你们所在地方发生传染病不可逃出”的启示,采取积极措施隔离传染源,控制疫病传播。

二、治病。有病积极治疗是回医的重要特征。《圣训》指出:“有病应速治,真主给什么病必给什么药,无药可治的病,惟老死病而已。”回医遵照圣训的启示,对疾病的治疗一贯抱积极的态度。这种积极的态度反映在三个方面:一是回民患病者无论生什么病,都能积极求医;二是回医对患者能随到随治,不推、不拖,不消极对待;三是大胆实践,总结经验,拓宽研治领域。如回医马崇明(寻甸仁德镇人)对民间草药石龙藤的研究取得新成果,他用石龙藤的不同配方治愈白血病、恶性贫血、四时感冒等。目前尚有寻甸回医运用中草药结合治愈食管癌、肺癌、子宫肌瘤、乳腺增生、骨质增生等疑难杂症。

三、回医诊断主要采取望、听、问、切四诊。

1、望诊:就是观察病人的面色、目色、舌象、指甲的气象,小儿食指的脉纹的形色以及起居动静的神态来了解人体生理功能和病理变化情况。如病人面色红属热,黄属湿,白属虚,黑属寒,青属风;又如眼角红为心火,白睛红为肺热,黑眼球周围红为肝热,瞳孔散大为肾阴亏虚,瞳孔缩小为肾阳亏损,眼胞黄肿为脾湿,眼胞青为胃有积滞;再如舌头红为心火上焦有热,舌心红为食火灼胃、中焦有热,舌边红为肝火或肺热,舌根红为肾火或下焦有热;舌苔薄白为表寒,舌红苔白为邪入半表半里。舌红苔黄为邪热入阳明肌肉,舌红苔黄燥口干渴,邪已化入阳明腑,舌苔黄燥转黑起芒刺为实火结于阳明大肠,耗灼真阳,舌苔白腻转黑而润,是寒湿互结,真阳被困,再有舌胖大为湿困脾阳,主气虚,舌瘦小为阴虚多火血不足的表现。至于小儿指纹淡红为寒,紫红为热,青为惊风,淡白为虚,或为小儿疳积的反映;小儿食指从虚口至指尖,分风、气、命三关,指纹现于风关为病轻浅,气类为重,过命关“透指穿甲”为病危的象征。回医认为病人气象润泽为正气旺,若气色暗晦,枯槁不泽是牙气盛,但久病忽见鲜艳为阳气外脱之兆,总之五色中兼见黄色,不浮不沉,润泽为有胃气的气色,虽病易治。

2、听诊:即探听病人呼吸、咳嗽、言谈、呻吟的声音,审察患者气机的升降,正气的盛衰,邪气的进退情况。如病人呼吸气畅,声音清亮,为正气固守,病邪轻浅;若声音低沉,重浊不扬,是邪气深入,正气抑郁的表现。

3、问诊:即询问病因、病史、自觉症状有无寒热、头痛、身痛,以及汗、渴、二便等方面的情况;妇女还要询问经、带,胎,产等。如病觉恶寒为伤寒,恶风为伤风,恶热为暑热所伤;见寒热往来如疟状,口苦咽干,是寒邪深入半表半里,渐渐化热;如见恶热而口干舌燥饮冷;二便短赤秘结为里热;口淡不渴,或喜欢热汤;二便清长为里寒;头身痛为寒,头身重为湿,身轻头眩为风热,多汗为虚,无汗为实。

4、切脉与扣诊

扣诊,是通过扣摸,查明病人痛处有形与无形,拒按与喜按。如拒按有形多为实症,病属阳,如喜按无形,按则痛减多属虚症,病为阴。

诊脉,也称切脉,需要在医生与患者都处于平心静气的时候,医生用食、中、无名三指切诊患者两手腕关节正面腕骨端内侧手太阴肺经动脉,以举、按、寻三种手法诊病人寸、关、尺三部,以腕骨突为关脉,关前为寸,关后为尺,三部各有浮、中、沉三候不同脉象,所以三部各三,共有九候,也称“三部九脉”诊脉法。医生一息(一呼一吸)脉来四至,和缓有伸为平脉(正常无病)。多于四至称数脉,为热为火,为气乱之征;少于四至为迟脉,主寒,主湿,为气滞血瘀的表现;轻摸(举候)即得称浮脉,为邪在表,在气分;重按始见为沉脉,主邪入里,在血分为脉象;再是无论浮、沉、迟、数以有力为实脉,无力为虚脉。天脉中又以浮,数有力为阳脉,病也属阳;沉、迟、无力为阴脉,病也属阴。仅此天脉将阴阳,表里,寒热,虚实都概括其中,是28脉的总纲。能以此为要领则切脉的奥秘不难深究。

四、用药之际,必须先具备两个前提,一是识药,二是识病,然后才能对症用药。

1、识药:依据《古兰经》36章36节:“赞美真主创造了阴阳相配的万物,包括地面孕育之物,他们自身和他们所不熟悉的(微观世界)都分阴阳”的启示,把药物归类为阴阳两大类。主要从药物“气”、“味”两方面去认识。气有寒、热、湿、凉之分,味有酸、苦、甘、辛、咸、淡、涩的不同。凡药味辛,气热,性必属阳善走肺与大肠,兼入脾肾二经,功能宣散、行气、滋润(辛能散、能行、能润、能横行)。可以上行头身而散表邪;温补脾阳以行气宽中;畅达四肢善通经活络;滋润肾燥而泽皮肤毛发,如桂枝、附子、细辛、生姜、防风、白芷之类。凡药味甘,气温,性属阳,能入脾胃二经,兼心肺。功能补益阳气,和中缓急,解毒,例如人参、黄芪、甘草、大枣、蜂蜜等。凡药味淡、气平,性属阳中之阴,为五味之母,能走五经,可升可降,能清能补、能渗能散,最为和平。如黄草、玉带草、果上叶、竹茹、淡竹叶,灯芯草之类。凡药味酸,气寒性属阴,善走肝胆,兼入心肾二经,功能收敛,可以止泻涩肠,敛汗宁心。如五味子、乌梅、酸木瓜、跳八丈、山楂等。凡药味咸,气寒,性属阴,善走膀胱、肾,兼入肺肝二经。功能降泻,软坚散结。如芒硝、牡蛎、乌贼骨(海漂蛸)等。凡药味苦,气寒,性属阴,能入心与小肠,并入肝脾,功能清,能泻,能化火燥湿,且能坚(固肠止泻,固表止汗,固肾坚阴),如苍术、黄柏、大黄、黄连之类。凡药味涩为酸味之变味,能固涩,可以止汗,止泻,止血等,如龙骨,黄龙尾,朱砂莲,石龙藤等。余可类推。

2、识病:人体染病,跟正气的盛衰有关,医经说:“邪之所凑,其气必虚”。所指的“气”就是“正气”,又称真气,是维护人体生命活动的动气。此气源于先天真元之气与后天饮食之精气及呼吸之气的结合补充化生而成,在下焦称肾元,元气;在中焦称中气,胃气;在上焦隔上称宗气。人体上下内外,五脏六腑,三焦九窍,四肢百骸,无不依赖其敷布以温养,才能维护正常的生理活动。一旦染病,其因为三:一是外因,常由风,寒,暑,湿,燥,火天气反常影响致病,俗称六淫外感,属时病范畴。二是内因致病,多由精神情志过用引起,如过喜伤心,忧思伤脾,悲愤伤肺,暴怒伤肝,惊恐伤肾等,也称“七情”内伤,属精神情志异常的病变,所产生的疾病应属内伤范畴。三是不内外因,是由饥饱、劳倦,酒色,以及各类意外事故所伤,常导致各种杂病和外科疾病。可以说“千般灾难,不越三条”,这就是识病的要领。

3、用药。用药严格要求对症施治,但同时也要因时、因地、因人而异。一是因时制宜。春夏秋冬四时不同,用药不同。春以“风”为主气,多流行“伤风、中风、风寒、风湿”等病,治且用辛散解表药,佐以辛甘化阳,苦甘化阴之品以辅正气而驱风邪。夏季以暑(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