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寻甸回族志(2)

 作者:马开尧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09-14 13:05:46

名妇女及小孩纵火自焚,其情悲壮惨烈至极。刘岳昭连吃败仗,不甘心失败,又重新调集军队,增募黔军五营,以副将李维述、贺连璧为统帅,大举进攻寻甸。寻甸军民在马天顺领导下,奋力抵抗,又得到从昆明、嵩明、武定、元谋赶来支援的义军配合,大败敌军。此时由于东征义军围攻省城连连失利,杨林失守,驻守在嵩明州城的义军首领李芳园、监军杜凤扬向杨玉科“献城议和”,被敌人识破,落入敌军圈套,带到省城杀害。处此危急存亡之际,马天顺等首领果断决定,乘胜与刘岳昭“议和”,以图保全回民生命财产安全。寻甸义军200多名小头目及兵卒被追杀于蒋所村外田野,一场轰轰烈烈的回民起义被镇压下去。寻甸回民起义从咸丰六年(1856)正月举义旗到同治八年(1869)7月,长达十四年的斗争,在马荣、马广、马戮四、马天喜、马天顺等回族将领率领下,出生入死,护村联防,相互救援,经历了大大小小的战斗,多次击退清军的进攻,大长回民志气,大灭敌人威风,最后献出了年轻的生命,他们不愧是寻甸回族人民的好儿女,他们的英雄事迹将与青山永存。

 

第二节  回民青年参加红军

 

一、红一方面军过寻甸

民国24年(1935)4月30日,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路过寻甸,中央军委纵队和红五军团先后进驻回族较集中的柯渡坝子。军委领导机关(红军总部)在丹桂村宿营。当时,回族村庄回辉村也住有红军,清真寺内住进红军战士,掌教阿訇热情地接待了红军。两位红军干部到金阿訇家里询问柯渡回族人民各方面的情况,谈得十分亲切。金阿訇还挽留红军干部吃晚饭,红军战士交伙食费,金阿訇硬是不收。红军干部回去后又派战士把伙食费送来。红军大力宣传并严格执行党的民族政策,认真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打富济贫,得到广大回族人民的坚决拥护和支持。

红军在回辉村清真寺墙上写下了“红军绝对保护回家工农群众利益”的大幅标语,至今还清晰可见。朱德总司令还亲自到清真寺接见了阿訇和部分回族群众,加深了回族人民对红军的感情,使回民群众认识到红军确实是自己的军队。因此,回族群众主动给红军送米、送菜、送柴、送鸡蛋,不少青年妇女和老大妈还连夜给红军打草鞋。很多回民自愿给红军带路,看护伤病员。在红军的感召下,丹桂村和回辉村的毕发斗、毕兆图、丁勇才、傅尤惠、傅小善、姜顺昌、霓文斗、伍农存、马加选等12人自愿参加了红军,被编入中央军委纵队干部团教导营一连三排七班(回民班),参加了红军长征,受到了当时营教导员李成芳的接见和鼓励。回民班的生活习惯得到了部队的充分尊重,并给予一定照顾,特意分给他们一口铜锅做饭。回民班的战士跟随红军战士长征途中,后来大多数战士英勇牺牲了。只有毕发斗幸存,如今已近80多岁了。丹桂村的丁三和庵上村的杨家宾参加了红军,在长征途中,丁三光荣牺牲,杨家宾长征到四川建昌,因患病掉队,后返回家乡。

二、红二方面军再次过寻甸

民国25年(1935)4月6日,红二军团攻克寻甸县城,红军邀请地方父老乡亲开座谈会,说明北上抗日的主张,宣传党的民族政策,倾听群众意见。代表们提供了很多有关云南和寻甸的政治、经济、地理等方面的情况。会后,红军贴出一张通告,其中有一项内容是命令部队不准进驻清真寺,不准在清真寺旁和回民家中食用猪肉、猪油等。

柯渡回辉村的回民马成元听到红军要来的消息,用大红纸写下“欢迎共产党打富济贫”的标语贴在清真寺墙上。4月7日,红军受到柯渡回族群众的热烈欢迎和接待,垛山村的桂七二、柯渡村的霓小斗、马略选、姜梭福等3人又参加了红军,随红军长征。4月9日,红军在普渡河受敌军阻击,滇军孙渡纵队从后面逼近,红军总指挥部第六师东退三十里,回族人民冒着枪林弹雨到火线上给红军送饭送水,有力地支持了红军作战。战斗结束后,甜荞地、三元庄、八甲等地又有一批回族青年参加了红军。

红军在柯渡和回族人民结下深情厚谊,部队开走时,干部战士纷纷给回民送物品作为纪念,有的送匕首,有的送长刀,有的送挎包,有的送皮带……现柯渡红军长征纪念馆还陈列着不少当年红军留下的物品。

 

第三节  全力以赴支援抗战

 

一、“中国回教救国协会云南寻甸支会”的建立

辛亥革命以后,在新文化运动和新民主主义革命思想的影响下,回族穆斯林中具有民主主义革命思想的知识分子、宗教人士、爱国军人及开明绅商逐渐认识到,要振兴民族,弘扬伊斯兰文化、拯救祖国,就必须团结起来,大力兴办文化教育事业,培养后继人才。一些回族的宗教团体会社相继成立起来,积极创办发行中文报刊,兴办新式学校教育以及向海内外派遣留学生活动等日渐兴起并不断发展,推动和促进了伊期兰文化和回族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民国初年(1911),在辛亥革命的影响以及孙中山“民族共和”思想的感召下,伊斯兰教学者王宽和王友三等人倡导,在北京成立了“中国回教俱进会”,并通电全国号召各省成立支部、县乡成立分部。云南回族人民积极响应,于同年10月在昆明南城清真寺成立了“中国回教俱进会滇支部”。在马观政、马殿选、马骢等人的主持下,通过咸同年间历史悲剧的教训,有感于阐扬伊斯兰教义,宣传伊斯兰文化,消除回汉民族之间的隔阂,促进民族团结,弘扬伊斯兰教育,提高穆斯林的文化水平,接着创办了“振学社”。后在云南首发的“护国运动”中,为了在政治上与“护国运动”保持一致,“中国回教俱进会滇支部”宣布独立,更名为“云南回教俱进会”,积极拥护护国运动。民国二十五年(1936),中国回教促进会因故停止活动,云南滇支部也随之受到影响。抗日战争爆发后,全国各族人民同仇敌忾,积极投身抗日活动,南京国民政府在全国人民抗日高潮的推动下,宣布对日作战。在中国共产党正确的民族政策和抗日方针的影响下,以国共两党合作为基础的民族统一战线形成。民国27年(1938)8月,“中国回教救国协会”在武汉成立,推举时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副总参谋长、军训部长、桂林行营主任白崇禧为理事长,时子周、唐柯三为副理事长,达浦生、马步芳、马鸿逵等8人为监事。协会提出建立全国回民抗日统一战线。云南回族人民积极响应,于民国28年(1939)1月,全省50余县回族代表齐集昆明,宣布成立“中国回教救国协会云南省分会”民间抗日组织,由马骢任会长,选出干事15人,事务干事5人(马骢、李士厚、马治平、木逢春、马子静)。

民国3年(1914),“寻甸回教俱进会”成立,其宗旨是接受民主思想,团结穆斯林群众,致力于互助共和,建设中华,革新文化,共同进步。会长张连方(光绪年进京会试拨为贡生)。民国29年(1940)12月,抗日战争最紧迫,国家处于民族存亡之际,“中国回教俱进会滇支部寻甸分部”,改为“中国回教救国协会云南省寻甸支会”。干事长保如琪(字相臣,县团防大队长,军事科长),要求各乡相应成立分支机构。如塘子村清真寺就成立了“中国回教救国协会云南寻甸县塘子分会”,理事长为白云川。

民国31年(1942)12月21日,第一届任满三年举行换届选举,寻甸县长、书记长及各机关首长出席会议,各乡回民代表60余人参加会议。大会由保如琪干事长主持。经代表投票选出保占兴(字瑞卿)为干事长;马贵裕(字卓然,县参议会副议长),铁介石(字源贞,建设局长)为常务干事;桂良斌(字殿卿,县团防总局局长),保如琪(如前),马从义(字宜斋,师范劝学所长),张筱楼(怀圣中阿学校校长)为干事。先后两届“救国协会”成立之后积极贯彻省协会的抗日宣言和各次代表大会精神,开展多种形式的抗日宣传活动,组织动员回族青年参军参战,捐款捐物,为支援前线作出了积极贡献,曾获得国民政府中央军事委员会发给的“寻甸回民急公好义”奖状。民国37年(1948),全国解放在即,为迎接解放,改称“寻甸回族联合会”,1952年成立“寻甸回民文化协进会”直到1957年。

二、“中国回教救国协会云南寻甸县支会”领导全县回民开展救国活动

民国26年(1937)7月7日,日本侵略军突然袭击,制造了卢沟桥事变(也称“七七”事变),全面挑起侵华战争,妄想吞并中国。紧接着向我华北进军,并向南攻取长江流域各省。日军侵占上海后,接着又攻入南京。日军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飞机狂轰滥炸,使很多城市、村庄变成瓦砾,举国上下,人心惶惶。当时的国民政府在“西安事变”后,与中共达成协议,停止内战,一致抗日。蒋介石在全国人民的强烈要求下,也声称全面抗日:“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全民抗战,最后胜利必属于我。”为此,全国人民同仇敌忾展开全面抗战。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