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寻甸回族志(2)

 作者:马开尧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09-14 13:05:46

,为着生息繁衍的需要,他们与汉族人民生活在一起,学习汉族文化,与汉族开亲,组成回大汉妈的家庭。他们逐渐失去了自己的母语,学习汉语,使用汉语,与汉族通用汉语。随着时代的变化,逐步改名换姓,虽然当朝的规定有一定的强制性,但是初期的姓名始终与他们信仰的伊斯兰教有关,与阿拉伯、波斯的姓名有着割舍不断的情缘,有的在改姓时用了圣人名字译语的首音,如:马、麻、哈、穆等,虽然至今千余年了,姓氏已彻底汉化,但在一些地区也还保留着为婴儿取经名的习惯,有的经名还作为小名呼叫,如:哈三、梭福、色麦、非叶、格叶、阿依沙、默娣等等。在日常用语中,也还掺杂了少量的波斯语和阿拉伯语,比如:色俩母(祝安,问好)、朵斯体(朋友,兄弟)、骨施特(肉)、鲁安(油)、伊必里斯(魔鬼)等等。仅从姓氏看,今天已经与汉人无异。在民族的迁徙和社会的变动中,包括生活在寻甸的彝族和苗族的姓氏也已经彻底汉化了。

 

第四节  寻甸回族姓氏

 

据调查统计,寻甸的回族姓氏有:马、保、桂、王、张、金、铁、锁、虎、蒋、戚、合、白、杨、林、徐、杜、海、韩、刘、余、撒、黄、米、孔、孙、毕、曹、满、丁、陈、李、周、董、姜、沐、沙、何、阮、郑、普、廖、赛、施等44姓。姓氏之多,在全省各县市中都少见,足见各个朝代的不同历史时期各个家族支系进入寻甸定居的复杂状况。

在这些回族姓氏中,尤以马姓居多,民间流传“十个回回九个马”、“张苗、李罗、回族马姓多”。马姓又有“七只半马”之说,即咸王马、客籍马、松林马、马家屯马、“锣锅将军”马、保改马(半只)、下坝马、蔡家地马等。它们或与定居的村名名之,或与历史联系都有其丰富的内含。马姓多是与信仰伊斯兰教,对穆罕默德的崇敬有关,在进入中国后,融入汉文化,取姓时,将“穆罕默德”的译音与汉语的谐音“马哈麻”取用。马姓中的客籍马(后改称客吉马),自洪武四年(1377)始祖马文逵随沐英监军,兵靖入寻甸定居,迄今六七百年间,先后进行过10次修谱,相对而言,家族繁衍历史记载完整,子孙兴旺,全县迄今有六七千户之多,在军、政、文界亦出了不少人才,堪称望族。其次是保姓、丁姓、桂姓,人口也比较多,均分布在全县各地。

寻甸回族的姓氏,历经几百年的演变,从一个侧面也反映了回族人民生存发展的轨迹。寻甸地处祖国西南边陲,回回村落的形成,是在中国回回已经形成的情况下,寻甸回回的先民在元、明、清三代的特定历史时期,或因征战后屯聚牧养,镇戍,或因移民迁徙,或因为官从商……来到寻甸这块山青水秀、物产资源丰富的地方定居,发展壮大,这既是历史的选择,也是回回先民的选择。其来源错综复杂,形成了今天这样一个姓氏繁多的局面。



第三章  反抗压迫侵略和争取解放斗争

第一节  咸同回民起义

 

一、起义的背景

道光十八年(1840)鸦片战争爆发,中国社会逐步变成了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面对清朝反动统治和帝国主义的双重压迫,中国人民纷纷起来进行反抗斗争,革命风暴此起彼伏,统治阶级惊恐万分,采取各种手段疯狂镇压革命斗争。在多民族的云南,统治阶级利用民族矛盾,推行一条“助汉抑回”和“汉强则助汉以杀回,回强则助回以杀汉”的反动政策,不断制造残杀回族事件和执行“回汉互斗”事件。

滇东北回民起义,始于东川府。咸丰初年,东川汤丹铜矿每年运往北京的铜为数约五百万斤。咸丰三年(1853)三月,汤丹铜矿汉、回两族发生了争矿仇杀事件,由于清朝官吏处置失宜,回族青年马二花聚众反抗清政府,“四击焚掠官军”。马二花此举,点燃了积压在东川回民心中的怒火,府城及周边村寨的回民纷纷响应,起义队伍扩大到3000余人。前后任云贵总督吴文罗尧典调集全省重兵围剿,马二花被迫退到寻甸柯渡、八甲、鲁冲等地与官军周旋。八月初,曾一度攻占寻甸州城,杀了知州济尔哈春,但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不到半年的时间就被镇压下去。

马二花起义失败以后不久,宣威、曲靖一带爆发了马连升领导的更大规模的反清起义。咸丰六年(1856)正月,马连升联结滇西杜文秀起义军,在宣威卡郎和曲靖一带建立根据地,封马戳四、马元武、丁亮洪、王怀葱、马荣、马广、何把十、李龙波为都统将军,不断出击清军,并多次击退清军围剿,迫使官军侧目而视。其力量最强时,迤东所属七府、州、县无人敢抗衡;兵威影响及于贵州普安、威宁、兴义等地,触发了贵州的回民起义。

寻甸的回民起义直接与马二花起义、马连升起义相联系。马二花率领的队伍退到寻甸与官军抗争,对苦难中的寻甸回民影响很大,起义军被镇压以后,不少人落脚寻甸回民村寨,原籍东川茂麓人马荣、马广、马天顺、马天喜参加过马二花的反清斗争,起义失败后,落脚寻甸仁德、塘子、果马、柯渡。所以在全省声势浩大的回民起义到来之际,特别是曲靖、宣威、沾益马连升起义,他们四人率众揭竿而起。马荣、马广被马连升委为都统将军。一时间寻甸仁德、塘子、果马大营、柯渡等回民聚居的村寨都成为据点,结寨自卫,联为一气,相互救援,反抗官军屠杀。拉开了长达十多年的斗争序幕。

二、相互支援,协同作战

州城所在地仁德是寻甸回民起义军的大本营。南面相距州县10多公里的塘子是回民聚居的村寨,起义以后,以马广为领袖,团结村内汉族,在村子周围挖壕设寨,守土自卫,东拒从曲靖来犯之敌,南挡从昆明进剿的官军;西南边果马大营(落冲)也是一个回族聚居的大村子,起义以后也很快组织起来,成为据点。它与塘子和仁德成犄角之势,在马天喜、马天顺领导之下,互通情报,相互救援。同时与嵩明州城,回回村、杨林、四营等地回民联系也比较紧密;隔寻甸州城较远的柯渡坝子的回族村寨也先后组织起来,除青壮年外还组织了老小营,共同抗拒官军屠杀。全县的回族都行动起来,也团结起不少汉族、彝族、苗族同胞加入到义军队伍中来。

曲靖马连升起义以后,即时派人与滇西杜文秀联系,同治元年(1861)马连升被杜文秀授以“定北大将军”称号,马连升成为滇东回民义军首领,寻甸马荣、马广是他旗下的将领。这支队伍在起义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亦受马如龙调遣。从咸丰七年(1857)至同治五年(1866),九年时间清军四次征讨大理政权,滇东所属回民义军服从统一指挥,共同粉碎了清军围剿。从咸丰七年(1857)至同治一年(1862)2月,全滇义军在马德新等首领指挥下三次围攻省城昆明,马荣率领队伍参与战斗,马天喜、马天顺、马广、马戮四等首领在阻断大板桥粮道,扼住杨林咽喉配合嵩明回民义军数次攻占嵩明州城的战斗中,也发挥了作用。同治五年(1866)8月,杜文秀大理政权,以十万之众,分五路对清军发起进攻,义军攻占楚雄,包围昆明。此时昆明只有东西的交通线控制在清军手中,争夺这一通往省外和京城的唯一通道成了斗争的焦点。一时间,寻甸、嵩明两州城成为滇西义军的指挥中心,两州所属义军积极配合作战,牵制敌人,特别是在争夺杨林的激战中,寻甸义军全部出动,付出了极大的牺牲。

三、不屈不挠  斗争到底

同治三年(1864),马连升被岑毓英杀害,滇东回民起义遭受极大的挫折,其余义军从曲靖拔营到寻甸坚持斗争,有的携家带口落脚在仁德、塘子、鲁冲等地。马天顺的队伍有所扩大,此时湘、黔等省清军在镇压了太平天国之后,转向云南协助滇军围剿义军,寻甸的回民起义军成了又一个围剿的重要目标。同治七年(1868)3月,清廷任命刘岳昭为云贵总督,岑毓英为巡抚。同治七年(1868)4月,刘岳昭率军5300名由曲靖前往寻甸围剿回民义军,一进入寻甸县境就遭到义军伏击,退回曲靖。八月,楚军不甘心失败,在滇军协助下又进入寻甸,企图堵坝灌水将回民义军淹死在寻甸州城,由于义军早有准备,里应外合,挖开大坝,大水反将湘军营寨冲毁,淹死湘军数千人,义军乘胜追杀,湘军伤亡惨重。起义军乘势漫出,寻甸到杨林一线,到处都是回民起义军,义军首领马戳四、马天顺、马广兵分三路,昼夜围攻杨林。为了控制省东粮道,岑毓英派出重兵,双方激战于寻甸、杨林、大板桥一带。这期间,屠杀回民的刽子手杨玉科统率清军进入柯渡,攻破义军营盘,部分未撤走的青壮年被杨玉科挑选出八十多名带到嵩明邵甸作苦役。过了两个多月,一天晚上马映东、撒时昌率领义军由果马星夜潜入清军营,杀死不少清军后撤回。杨玉科得知这一讯息,赶回邵甸将八十名青壮回民全部杀害,又转到柯渡洗劫回民村寨。柯渡丹桂村武生杨戴清为了让全村妇孺免遭清军侮辱,于三月二十八日申时在杨氏宗祠与全村80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