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寻甸回族志(2)

 作者:马开尧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09-14 12:29:04

我国回族学研究历史悠久,如果从明清两代回族先贤们“以儒诠经”开始,已有数百年之久,如果从清末回族学生留学日本创办刊物《醒回篇》开始也逾百余年。上世纪八十年代,回族有识之士重振回族学研究,使这门沉寂了数十年的学问开始复苏。之后,随着国家进一步开放,全国和地方一些回族学研究组织相继成立,回族学与时俱进,全面展开,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辉煌时期。我国回族学研究有传统、有组织、有成果、有队伍、有刊物,特色突出,有参与世界对话的优势,将会成为我国继藏学、蒙古学之后的又一门显学。

回族学是一门边缘学科,研究内容广泛,史志是不可或缺的重要方面。史志是人类文化保护、文化传承的基本方式。有前人编修的史志,我们才知道我国五千年的文明史并为它而自豪,也才可能产生建立在共同文化和共同国家基础上的 凝聚力和不可战胜的民族精神。有史无书,无论对于国家或民族都是重大缺憾。有史不书,意味着对历史、对传统文明的遗憾。存在于我国西南地区的“夜郎国”、“滇国”,由于史书记载极为简略而成为一个迷。至今人们除了知道“夜郎自大”这个带有讽刺意味的典故和侥幸找到的滇王印以及一些青铜器,别的就不甚了了。虽然史家还在苦苦探寻,渴望把这两个重要史料弄清,但几乎已不可能。云南乃至西南地方史在这里出现难以弥合的断裂。史志如国家重器,关系民族根脉。我国历史上,许多民族由于没有自己的文字,也不识汉字,只能以口传承自己的历史和文化。口传虽然也是传承历史和文化的一种重要方式,但口传的消息毕竟十分有限,也不尽准确,年代久了会变模糊,有的变成可信可不信的神话。由于没有史志记载,人类不知有多少精彩的史迹和文化被遗忘。百年前,美国著名人类学家摩尔根在《古代社会》一书中断言:“印第安人部落文化生活在美国文化的影响下正在日渐衰落,他们的技术和语言正在消失,他们的制度也在瓦解,今天还可以收集到的事实,再过几年以后,即将无从发现。”为了解决一个代言人的资格,他做了印第安人的养子,破译了印第安人生活之谜,对印第安文化作了透彻的阐释。摩尔根的预言在今天的美国已成为活生生的事实。印第安文化已灰飞烟灭。印第安人的后辈子孙们只有在树边树立一根图腾柱,或者在衣服上画一只乌鸦以证明自己的印第安人身份。今天我们,我们要了解印第安文化,还得去看摩尔根的书。万幸摩尔根给世人留下了这一道暗夜中的星光。

当代世界科学技术日新月异,新的商业文明冲击着传统文化。传统文化,特别是那些处于弱势的民族文化以惊人的速度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许多人以惊呼、感叹、无奈、失望来表达自己的的担忧和不快。传统文化的消失似乎不可避免,然而也不是没有办法。我们不可能留住昨天的历史,但我们可以把它记录下来,有些文化现象不可避免地要消失,但我们也可以用同样的办法留住它。记录是一种最好的保护,也是最基本的传承。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国民族史志的编修有了重大的突破,出版了《民族问题五种丛书》。之后,一些学术团体和专家学者,在政府的支持下,进一步开展对民族史志的研究和编修。在各民族中,回族可称是走在前列,在回族较集中的省区,云南也走在前列,成果最多。从1989年至今20余年间,云南编修史志达十多部,主要有《云南回族史》、《云南回族乡情调查》、《云南回族五十年》、《当代云南回族志》、《昭通回族文化史》、《大理回族史》、《曲靖回族历史与文化》、《巍山回族史》,以及《沙甸的昨天与今天》、《小围埂村志》、《大围埂村志》和《珂里庄志》。难能可贵的是,这一系列从省、到州(市)到县、乡(镇)、村的史志成果,是在党委、政府支持下,由回族研究组织、以及回族社区村委会或清真寺管委会完成的。人物是史志的灵魂,云南回族人才辈出,灿若星辰,如元代云南首任平章政事,咸阳王赛典赤·赡思丁,明代政治家黔宁王沐英,伟大的世界航海家郑和,著名明代思想家李贽,明清两代我国著名经学大师马注、马复初、马联元,清代农民起义领袖杜文秀,以及首批留埃学生、我国现代阿拉伯语和阿拉伯历史国民教育的开拓者马坚、纳忠等。他们影响广泛,有的如郑和是世界级的人物,不仅省内、国内研究,国外也研究,研究的成果不计其数,论文、专著、以及文学、艺术、影视等多种多样。一个边远省区出现这么多举世瞩目而不可不研究的回族杰出人物,极为罕见而珍贵。云南一系列史志编修出版,是对云南回族历史的一次彻底的梳理,结束了云南回族有史无书的历史,丰富了中国民族史和云南地方史。

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是我省七十万回族仅有的有回族冠名的两个自治县之一。寻甸历史悠久,风光秀丽,人杰地灵,资源丰富。寻甸回族历史始自元代。元宪宗三年(1253年),忽必烈率10万蒙古军和西域回回军进入滇西灭大理国,大批回回官兵留驻各地“屯聚牧养”,落籍寻甸的回回军成为寻甸最早的回族先民。明代,大批汉回军民到云南戍边屯田,带来了内地先进的生产技术。戍边屯田极大地推动了寻甸的生产力和社会进步。清代,内地汉回军民继续迁入,寻甸迈步形成为汉、回、彝、苗等多民族的聚居区。回族在寻甸的历史不算久远,但由于他和汉族一样因为戍边开发而来,所以给寻甸的历史、文化、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很大影响。从元明清三代到民国数百年间的各个历史阶段和重要转折关头,如戍边开发、杜文秀起义、辛亥革命、红军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乃至寻甸和平解放,寻甸回族无不留下了深深的足印。新中国成立以后,寻甸回族与各兄弟民族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为寻甸的民族团结,经济发展,社会进步,谱写了精彩华章,也创造了自己新的历史。修撰史志,史料是基础。寻甸回族丰富多彩的史实,使《寻甸回族史》修撰成为可能。

回族是我国最早学习和掌握汉文化的少数民族之一。汉语文是我国的主流用语。懂得汉语文,就有可能学习汉文化;在古代学习汉文化就有可能参加科举考试。从元代云南回族参加科举考试的文献记载可以看出,在很早以前回族的汉文化水平已相当高。明清两代回族知识分子参加科举考试,求取功名蔚然成风,从而造就了许多杰出的政治家、思想家、文学艺术家、科学家、军事家和航海家。在汉文化的熏陶下,寻甸历史上也出现过许多著名人物。新中国成立以后,更是人才辈出,较集中地形成了干部、教科文专业人员和企业家三支人才队伍,他们是寻甸经济发展的重要骨干,对寻甸回族地区的稳定和发展举足轻重。在文化界, “文人群体”成为一大亮点。这些地方文学家、史学家、摄影家、表演艺术家、书法家创作了大批带有浓郁地方色彩的作品,为寻甸的经济发展、社会进步、民族团结鼓与呼,对寻甸的文化建设做出的贡献足可载入史册。修撰史志,不仅要有内容可写,还要有人会写。寻甸的回族文人群体,为修撰《寻甸回族志》提供了有力的智力支持。马开尧同志作为地方史学家和诗人,长期潜心史志研究,掌握大量史料,独立完成《寻甸回族志》的编撰,所说不容易,但也在情理之中。

 编撰史志,不仅要有内容可写和有人会写,还必须有领导支持写。编修史志工程浩繁,不是盛世或者得不到领导支持是很难完成的。新中国实行民族平等政策,高度重视民族史志的编撰。寻甸县设立了专门机构,配备专职人员,给予经费保证,领导完成了《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概况》和《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县志》的编撰工程。《寻甸回族志》可称是这工程的延续,是寻甸县委、政府重视支持的结果,也是多方协助的结果。

《寻甸回族志》对寻甸回族从地理环境、历史沿革、人口、生产生活、文化教育、宗教信仰、民族关系、重大事件和历史人物等各个方面作了系统全面的编修,史料翔实、严谨规范、轻重有度、行文流畅、客观公允,是一部优秀的的地方单一民族史。一部优秀的单一民族史不仅是对民族文化的保护和传承,还具有以下的意义:对本民族是镜子,可审视过去,掌握现世,启迪未来;对于兄弟民族是窗口,可沟通了解、促进团结、共同发展;对领导者是智库,可以史为鉴,提高执政水平,造福一方。我想。《寻甸回族志》也具有以上同样的意义。

是为序。

 

(高发元,云南大学原党委书记,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回族学会会长,云南回族研究会会长)




序    言

马颖生

 

近日,马开尧将其新作《寻甸回族志》送我,捧读之余,深感该书结构严谨,内容翔实,记载至当,诚地方志佳作,谨作如下弁言:

据史书记载,回族进入云南,是在唐德宗贞元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