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马瑞麟答记者问

 作者:佚名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12-20 16:06:24


LRHM2QMC9A)ZOSJBT2A0~N4.jpg

记者采访马瑞麟先生


记者:请您老讲讲创作经历。

马瑞麟:我很小的时候就爱读书,到了中学,遇到一个很好的老师,他给我介绍了一些书,世界名著,我读过就开始模仿写作,初中二年级我的老师帮我选了两篇,一篇散文,一首诗,寄到昆明云南日报,没想到给登出来了,我很高兴,从那个时候起就爱文学了,就爱读诗书了,在读书当中自然而然就学会了写作。我是农村人,我们村叫黑泥湾,我是回族,所以我的作品就是农村、回族。1946年开始发表作品,但写的不好,是娃娃作品,到1948年有17岁时,写出了稍微像样的文章,有一篇叫《有星星的时候》发表在云南日报,接着又发了二、三篇,也登出来了,使我更有信心了。我的兴趣就在读书和写作上,其他的事我不感兴趣,去哪里玩呀我不感兴趣,就专心写作。1949年初,出了一本诗集,叫《河》,隔了一年,又出一本诗集叫《父亲和他的黑皮袄》。就这样写啊写啊,到现在居然写了将近30本。经过就是这样,时间很长,说起来也很简单。去年出版了一本《大回山之歌》,宁夏出版社前不久打来电话说《大回山之歌》写得很好,迪拜要翻译成阿拉伯文,明年出版。


记者:请您老谈谈创作经验。

马瑞麟:经验么谈不上啦,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子写了下来,但是我觉得要能够坚持下来不断地写作,还是兴趣,读书和写作对我来说是种兴趣,就相当于有的人爱打麻将,爱做这样爱做那样。所以我闲下来想到的都是读书和写作。兴趣的培养很重要,但不能勉强,比方你叫我搞科学,科学很重要,我不藐视科学,但是我的兴趣不在那方面,有人说做哪样生意可以赚多少钱,我更不敢兴趣。兴趣咋个培养我也不知道,但是要搞好一个事情,如果没有兴趣或者兴趣淡薄也坚持不了。


记者:您老对年轻人有什么希望?

马瑞麟:我很希望有更多的年轻人尤其我们回族的年轻人走文学这条路,当然不是说别的路不走,因为我们回族有好多东西值得写,历史上的,现实的很多东西值得写,过去写的太少,像马注写出一部《清真指南》,但是他不属于文学作品。回族作家不少,作品除了少数,大部分回族味道很淡,或者写得一般,汉族作家也写得出来。要把我们回族的好东西表现出来才对。我有六首诗,开头两首是歌颂祖国的,不是汉族人歌颂,不是藏族人歌颂,是我们回族歌颂。我写了一些回族的诗歌,如《回族老歌手》、《歌》、《杜文秀墓前》、《母亲》、《盖头》、《色兰》等等。我写《盖头》、《色兰》有人说是不是太宗教了。我与高发元书记探讨,他不同意这种看法,他认为回族信仰伊斯兰教,作品有宗教味很正常,何况宗教也是文化,宗教劝人为善。有的人干坏事堂而皇之,即不怕进班房,因为进去了还可以出来,也不怕下地狱,因为他们不相信有地狱。简直不可救药。回族信仰伊斯兰教,喜欢高雅,反对低俗,美好的东西很多,很值得写。我的看法也是这样,我写《盖头》另有新意,写《色兰》有新的角度。我们回族的好多东西很美好,应该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