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中国诗坛的常青树

 作者:高发元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9-01-26 11:05:21


image003.jpg

《心中的故乡》是著名回族诗人马瑞麟先生晚年的又一部力作。诗人广阔的胸怀,炽热的爱乡之情,溢于字里行间,令人动容。

云南众多的民族,旖旎的自然风光,多姿多彩的文化,产生过一批批各族诗人,就回族而言,在中国文坛上占有一席之地的诗人,有明代孙继鲁;清代赛屿、沙琛、马汝为、马之龙,近代马伯安等。马瑞麟则是继老一辈回族诗人后,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佼佼者。

马瑞麟笔名沙野,经名达乌德,1929年11月1日出生于云南澄江县黑泥湾一个贫苦的回族农民家庭。澄江地处风景优美的抚仙湖畔,拥有“地质聚宝盆”的帽天山,帽天山古生物化石群的发现,被称为二十世纪人类最惊人的发现之一。这一发现对生物进化论提出了挑战。马瑞麟就出生在这里,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这里的云哺育了他的童年,孕育了他诗的心灵。

先知穆罕默德说过:“求学是男女穆斯林的天命”,穆斯林小孩四岁零四个月即入学堂学习。马瑞麟跟其他回族小孩一样,孩提时代即进入清真寺接受伊斯兰文化的熏陶。之后在小学、中学学习中国传统文化,阅读唐诗、宋词和唐宋以来文学大家的优秀作品。1945年,考入昆华师范学校,有机会阅读雪莱、托尔斯泰、莎士比亚的作品,从中汲取宝贵的精神营养;还有幸聆听了闻一多、朱自清、沈从文诸文学大师的演讲,开阔了眼界。

1946年马瑞麟在《云南日报》文艺副刊发表处女作《有星星的时候》,初尝劳动的收获,使这个热爱诗歌的年轻人深受鼓舞。此后在短短几年间,他便发表了诗歌散文上百篇,开始在文坛上崭露头角。

1948年,马瑞麟主编了《诗大路》《火把》两个诗刊;同年,公开出版了第一本诗集《河》,新人新诗,轰动一时,很快售罄,只好翌年再版满足读者。而此时的他刚满19岁,不能说不是诗坛奇才。

1949年,他的第二本诗集《父亲和他的黑布袄》出版,该诗集以犀利的笔触,针砭时弊,揭露黑暗,呼唤光明,刚面世即遭当局查禁,致使诗集未能完整流传于世,只剩下残篇断简,而此时的马瑞麟已名扬三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马瑞麟步入教育殿堂,先教小学,后执教于昆明市一中,任语文教师,诗人运其诗心教书育人,1986年告别讲坛时,已是桃李芬芳,英华蔚起。

马瑞麟痴迷诗文,激情澎湃,在培养桃李的同时,矢志创作,笔耕不辍,七十年如一日写作出版了《河》、《父亲和他的黑布袄》、《“咕咚”来了》、《松树姑娘》、《云岭短笛》、《山恋》、《诗的星空》、《云雀集》、《忘了大海的海豹》、《马瑞麟童话寓言诗选》、《看云楼随笔》、《深山鸟鸣》、《蛐蛐蚂蚁山喜鹊》、《雕虫集》、《野花》、《摇篮——马瑞麟寓言精选》、《诗的沉思》、《我轻轻地吹起芦笛》、《忘了大海的海豹》、《孔雀与森林》、《雷锋叔叔》、《马瑞麟诗选》、《马瑞麟短诗选》、《大回山之歌》、《远山》及与他人合作的古籍译注《清真指南译注》、为出版社主编的《童心流出的爱泉》再加上最近出版的《心中的故乡》已达28部。

诗言志,诗歌创作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马瑞麟为人正直善良,他的诗自然质朴,内容充实透明又不乏激情,充满哲理。著名白族诗人晓雪论他的诗像“明静而深沉的河”,是非常中肯的评价。

云南自然神奇,民族众多,风俗迥异,是创作的沃土,马瑞麟从中受益不浅,在他创作的大量诗歌作品中,从云南的地理地貌、自然风光、植物动物到民族风情、社会变迁、历史人物等方面均有涉猎。

历史人物方面,诗人写了咸阳王赛典赤、明代大诗人杨升庵、大观楼长联作者孙髯翁、回族农民起义领袖杜文秀、植物学家蔡希陶等。

他在《在咸阳王墓前》中写道:

 

      里面有一颗璀璨的星座

      里面有一条奔腾的长河

      里面有一道斑烂的彩虹

     里面有一支世纪的壮歌

 

    星光照彻峥嵘岁月

      河水滋润万民心窝

      彩虹跨过重重屏障

      歌声填平代代坎坷

 

     松花坝盛着你智慧的甘露

     金汁河流着你爱民的清波

     四野稻香描绘着你的德政

     父老讲述着你的传说

   

    历史是座永不倒塌的丰碑

      碑上文字我们永远不会读错   

      谁给人民做了实事做了好事

    谁就能在人民心上永远活着

   

诗人饱含深情地讴歌了元代大政治家赛典赤治滇的德政和人民对他的景仰。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诗人应故乡澄江之邀,创作整理出版了《心中的故乡》这部诗文合集,此时他已八七高龄。但为了给家乡做点事,诗人不顾年老体弱,再次深入故乡,深入民间采风创作,筛选以往旧作,终于如愿以偿,完成书稿。《心中的故乡》通过描述故乡情、故乡月、故乡城、故乡路,故乡水、故乡湖……真实地表达了诗人对养育自己的这片土地,养育自己的各族人民,养育自己的山山水水,养育自己的一草一木的热爱,再现了心中的故乡。

抚仙湖被古人称为“琉璃万顷”,是中国最大的深水型淡水湖泊,如一颗明珠镶嵌在云南高原,诗人对它充满感情,写下了不少赞美抚仙湖的壮丽诗篇,他在《抚仙湖母亲湖》诗中写道:

 

      我爱站在湖边

      静静地静静地读着湖

      远山近水多秀丽

      一部诱人的奇书

      水鸟飞出飞进

      浪花翩翩起舞

     渔船点点来往于湖上

     渔歌悠悠飘在湖深处

     湖里装着多少诗

     湖里装着多少赋

     湖水蓝得使我心儿陶醉

     湖水深得使我不能卒读  

     啊,湖啊湖

     抚仙湖,母亲湖

 

    我爱站在湖边

    静静地静静地读着湖

    远山近水是美景

    一部透明的巨著

    传说落在湖底

    湖面留层薄雾

    孤山小岛与湖水唱和

    波息湾呀堆着湖的音符

    群山捧着个玉葫芦

    高原亮着颗大明珠

      湖水养育了我一辈子

    湖的悲欢冷暖我最熟

    啊,湖啊湖

    抚仙湖母亲湖

 

诗人把抚仙湖比作母亲、比作明珠、比作奇书、比作音符、比作诗赋,令人陶醉。

澄江是个童话般的地方,充满神奇传说,据老人们的世代相传,远古时期大水泛滥,澄江古城整座沉入抚仙湖底,风平浪静之时还可以看到水中高高的城墙。诗人就此传说写成了《城》:

 

    湖底有座传说里的城

     湖畔有座现实里的城

 

     传说里的城

     只在传说里神奇、美丽

     现实里的城

     却在现实里飘着彩云

 

     湖底的城谁也没见过

     湖畔的城开着幸福之门

 

通过传说里的城与现实里的城的对比,烘托出两座城的神奇美丽,让人抚今追昔,浮想联翩,最后归结到,现实的城开着幸福之门,人们在此安居乐业。

《心中的故乡》,是诗人年近九旬竖起的又一座丰碑。瑞麟先生不愧是一位品德高尚,谦虚谨慎,受人尊敬,著作等身的杰出诗人、作家、寓言家,回族新诗的重要开拓者,笔耕不辍,壮心不已,享誉中国诗坛的“常青树”。

(高发元,中国回族学会会长,曾任云南大学党委书记、教授、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