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宗教精英权威、权力结构重构与回族社区公共空间的生产—

 作者:张楠楠 艾少伟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12-13 20:25:36

宗教精英权威、权力结构重构与回族社区公共空间的生产——基于清真寺重建田野调查


张楠楠  艾少伟


(河南大学黄河文明协同创新中心暨黄河文明与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河南 开封 475000)


    摘 要:清真寺是回族村公共空间的典型代表,也是乡村变迁场景中空间生产与再生产的重要场域。论文基于河南禹州角坪回族村清真寺为典型案例,运用观察法和深入访谈法,围绕清真寺的重建,着重探索宗教精英权威对基层权力结构及乡村公共空间生产的影响及关系机制。研究发现,在回族村公共空间的生产中,宗教精英发挥着重要作用,其自身经验及敢于担当的角色定位是发挥领导、组织、协调、动员、教化功能的关键。清真寺教长的宗教权威,可以主导并改变乡村基层的权力结构,进而影响回族村资源的配置、社会秩序的重构及公共空间的生产。


    关 键 词:回族社区;宗教权威;权力结构;空间生产


    一、引言


    “空间生产”研究近年来成为国内外学者研究的热点话题。自1973年列斐伏尔出版《空间的生产》一书以来,英美国家对“空间生产”研究已经掀起“三次浪潮”[4],围绕资本主义制度和意识形态与城市、贫困、经济及社会危机等问题之间的关系[5]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以《空间、差异和日常生活:品读列斐伏尔》(2008)为标志的“第三次浪潮”,试图跳出“空间的生产”本身[6],弱化对空间本体论和认识论的讨论,重视在理论应用方面同人文地理学传统和现实热点问题进行对接,重点解决“空间生产”理论的“本土化”和学科的“内部化”问题。在三次研究浪潮中,城市空间是“空间生产”研究关注的焦点,乡村生活极少得到关注[7],但在乡村“绅士化”[8]、乡村空间生产模型[9]、乡村空间社会实践[10]等领域,乡村空间生产研究取得了较大进展。


    空间与主体的关系是主体性建构的一个基本问题。 1970年以来,地理学家显示出对主体性与空间关系的兴趣,开始关注空间权力问题[11]和“生产的空间性过程”[12],把空间视为主体性存在的策略以及场所。


    清真寺作为回族村的公共空间,清真寺重建意味着宗教精英、政治精英、经济精英、村民等空间主体的涉入,即这些空间主体建构的权力结构塑造着乡村的公共空间。宗教精英是宗教型社区空间资源配置的组织者,扮演着“总导演”的角色。河南禹州角坪回族村清真寺重建的实践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观察宗教精英主导回族村整合公共空间的一个田野平台。介于此,本文将尝试采用一个新的研究视角——宗教精英权威的视角来深入剖析宗教精英权威对基层权力结构及乡村公共空间生产的影响及关系机制,以丰富空间生产的研究,为新时期乡村建设提供借鉴。


    二、研究思路及框架


    (一) 研究思路


    基于对前人研究成果的解读、反思以及对所研究个案的认识,本文首先对角坪村的乡土人情做了基本的了解,通过日常生活的接触以及和清真寺重建具体的参与人、村委会、寺管会、禹州伊斯兰协会人员、村民代表等进行深入的访谈等,了解研究对象的基层权力机构特征、角坪村清真寺重建的过程以及不同的行为主体在清真寺重建中所起的作用,近而分析宗教精英主体在整个事件中所发挥的作用,着重阐述宗教精英权威对基层权力结构及乡村公共空间生产的影响及关系机制。


    (二)研究框架


    为了阐释回族社区空间生产的主要过程及核心机制,论文以“空间生产”为概念工具,把空间生产看做是基层权力结构塑造的结果,而由于回族社区的民族性与宗教特性,权力结构在特定条件下受到宗教精英权威的影响。论文把宗教精英权威对基层权力结构的重构以及对空间生产的塑造作为理论认识的基本逻辑框架,该分析框架为认识回族社区公共空间的生产提供了一个基本的分析视角。

 

image002.gif

图1 宗教精英权威、权力结构重构与公共空间的生产研究框架图


    三、研究方法与案例地选择依据


    (一)研究方法


    本文以河南省禹州市文殊镇角坪村清真寺为研究对象,采用非参与式观察法、参与式观察法、深入访谈法等定性研究方法进行研究。后文的分析在角坪村村民的口述以及作者观察的基础上所得。为达成研究目的,笔者于2016年7月6日进行为期1天的预调研,2016年7月18—23日、8月8—31日进行为期30天的调研,共分两期的实地调查。


    在最开始进入禹州市文殊镇角坪村时通过非参与式观察法,主要对角坪村的地形地势、村落布局、村民生活习俗、宗教信仰、空间分割等方面进行观察,并结合拍摄照片、绘制图表、查阅文本《禹州回族志暨宗教志》等方式记录调查结果。绘制角坪村的村落布局图,了解每个生产小组村民居住地、文教卫场所、角坪清真寺、煤矿等空间要素的分布情况;同时,拍摄具体照片记录场景、以文字描述居民生活场景、环境氛围、空间活动等。又在其后的调研过程中使用参与观察法,将自己置入村民的生活情境中。实地调研期间,笔者借住在村民家中,工作在角坪清真寺中,与村民同吃同住,朝夕相处,熟悉阿訇日常的工作和生活。而且在此期间,我们团队撰写编制《角坪村清真寺志》近6万字。


    研究主要采用半结构与非结构式的访谈方式。重点访谈的村民多数参与到清真寺重建中,访谈对象主要包括清真寺阿訇、村委会主任、寺管会总管、角坪村7个组的组长和乡老、村民等。访谈的内容主要包括前期清真寺重建阿訇、寺管会、村委会以及村民的态度;中期资金筹划情况,公共空间格局的分布情况,阿訇、村委会和寺管会在其中发挥的作用;后期各个空间主体的反应等等。每次访谈基本上在20分钟以上,其中重要访谈对象15名(表1),重要个人访谈时间基本上达到3小时以上,均有录音记录且进行编码处理。最终根据录音与笔记整理出访谈记录15份。


    表1 重点访谈对象基本资料

编号 称呼 性别 身份信息 访谈时间

J01-A 谢XZ 清真寺阿訇 2016.07.18

J02-A 谢XZ 清真寺阿訇 2016.07.19

J03-B 舍ZL 寺管会总管 2016.07.20

J04-A 谢XZ 清真寺阿訇 2016.08.09

J05-C 艾EW 禹州伊斯兰协会会长 2016.08.14

J06-D 艾DC 艾记饸咯面老板 2016.08.14

J07-A 商议举办清真寺落成典礼规模座谈会 2016.08.16

J08-B 舍ZL 寺管会总管 2016.08.20

J09-D 舍YX 禹州绿益园养殖有限公司 2016.08.22

J10-B 舍C 寺管会前任总管 2016.08.27

J11-B 丁YC 寺管会出纳 2016.08.28

J12-B 艾SC 寺管会会计 2016.08.28

J13-D 无名氏 一队村民 2016.08.29

J14-B 舍C 寺管会前任总管 2016.08.29

J15-D 任P 清真寺女寺 2016.08.30


    注释:文中出现的访谈资料编码ZXX-*,ZXX表示访谈对象编号,*表示访谈者的身份。A表示清真寺阿訇,B表示清真寺寺管会成员,C表示伊斯兰协会代表,D表示本村村民。


    (二)案例地选择依据 


    角坪村是河南禹州西部一个历史悠久,规模较大的自然村庄,行政上隶属于禹州市文殊镇。角坪村属于伏牛山的余脉,地势起伏较大,北高南低,最低海拔为250米,最高海拔为286米。角坪村分为东沟、西沟、东岭、西岭,所以存在两沟两岭把角坪村分割开来。


    据村委会统计数据,全村现有人口1621人,耕地1036亩。除了个别从外坊嫁到角坪村的汉族媳妇外,其余全部是回族。角坪村辖管5个自然村和7个生产小队,角坪清真寺居于中心位置。一队二队位于清真寺东边,中间一条东岭将其隔开;三队主要在清真寺的西北方向,80年代由于煤矿开采,角坪村村民迁往北部,与其他大队相比房屋排列较为整齐;四队、五队位于清真寺南边;六队紧邻在清真寺西边,七队又称作里沟,在清真寺朝北方向。其中,一队有59户,360余人;二队有70户,330余人;三队有64户,280余人;四队有20户,100余人;五队有4 7户,160余人;六队为角坪村人数最多的生产小队,共有75户,340余人;7队有15户,100余人,人数最少,是由原来部分角坪村南部地区村民搬迁上去的。


之所以选择角坪村为研究对象有四方面的原因。第一,角坪村为一个纯粹的回族乡村,全民信仰伊斯兰教,拥有一套完整的伊斯兰教为核心的宗教文化体系;第二,角坪村村民除了从事农业生产以外,多以经营餐饮服务业为主。角坪村地下藏有煤矿,部分村民以煤矿起家,成为该村的经济精英,在此次清真寺重建中,资金筹集大部分都是出自经济精英,这些经济精英在该村权力结构中据重要地位,为更加全面的分析回族社区公共空间生产的研究提供了空间主体;第三,角坪村清真寺仍然在建,以其为研究对象,许多研究素材较容易获取,为更好深入研究提供便利;最后,相较于其他回族社区来说,角坪村宗教精英具有典型性,享有较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