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思考 | “满拉”该如何面对“资本”?

 作者:佚名  来源:清风一缕两袖空 穆斐德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9-11-24 21:59:45


面对“资本”,“满拉”何去何从?

微信图片_20191124220011.jpg


故事的开始是这样

中国的经堂教育,是以传承和发扬伊斯兰教文化为目的的具有浓重宗教色彩的专业教育体系。长期以来,它以清真寺为依托,以学习伊斯兰教经典为宗旨,培养了一代又一代传承伊斯兰文化和信仰的宗教专业人才,为伊斯兰文化的延续和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阿訇是教门的柱子,有了柱子的支撑,教门的大厦才不会坍塌。”事实证明,一个穆斯林聚集地教门的兴盛与否、社会的和谐与否,与一名阿訇所发挥的作用息息相关。


从我国伊斯兰教以及回族的发展来看,阿訇的确是一个不该被忽视的群体,他们是教法的权威,广大穆斯林同胞离不开这些品学兼优的宗教知识分子和引路人。但是,如今有一部分人片面地认为经堂教育制度已经“落后了”保守了”“跟不上时代的节奏”,阿訇、满拉成了“念苏勒”、“吃油香”的专业户。殊不知,经堂教育在今天,乃至在将来都仍然是传承伊斯兰教、培育穆斯林的重要途径和方式,这是无庸置疑的。


请输入标题     abcdefg


满拉

未来在哪里?

أين المستقبل؟


曾经的“满拉”今天他们在哪里?今天的“满拉”未来会在哪里?


反思:

满拉的离开是自身的追求还是清真寺的不挽留?


经堂教育的主体和主流思想


如果说唐宋时期的伊斯兰教是“侨民宗教”的话,那么经过元代的民族大融合,直至元末明初回族形成后,伊斯兰教已具备了中国本土文化的属性,特别是明清时期“经堂教育”和“汉文译著”兴起后,伊斯兰教通过中国穆斯林这个载体,在与中国传统文化相互碰撞、相互借鉴、相互交流和相互影响的基础上,表现出承载、格义、兼容和创新的特征。其主流秉持着达人、中庸、和平、宽容的思想,是典型的具有中国本土思想和特征的伊斯兰教。

 

中国伊斯兰教经堂教育自创设至今,已有四百多年的历史,对中国伊斯兰教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其思想大大推进并始终代表了中国伊斯兰教的主体和主流。


可以说,经堂教育是中国伊斯兰教的脊梁,是中国伊斯兰教的主心骨,甚至我们可以讲没有经堂教育就没有伊斯兰教在中国社会几百年来的平稳发展,它对中国伊斯兰教的健康和良性发展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今天,要不要坚持经堂教育,要不要坚持经堂教育长期以来秉持的温和适中、不偏不倚的思想,是我们应该思考的重要问题,也是中国伊斯兰教的一个方向性问题。

 

经堂教育的人才培养与机制

 

“一年之计,莫如种谷;十年之计,莫如树木;终身之计,莫如树人”。对中国伊斯兰教而言,人才的培养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经堂教育人才的培养不是仅局限于阿訇和满拉,而是要把阿訇和满拉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没有阿訇就没有满拉,没有满拉也就没有阿訇。


因此,经堂教育人才的培养既要重视阿訇的培养,也要加大对满拉的栽培,建立人才梯队和培养机制,使经堂教育后继有人,使中国伊斯兰教平稳、良性发展,不再出现大起大落的局面。


下面我们就来讨论这个问题。

 

关于阿訇队伍的培养

 

经堂教育教学不仅要有专门的经堂,更重要的是要有老师、学生和教材。清真寺如果没有阿訇和满拉,则形同虚设,丧失了其作为宗教活动场所的基本功能。自然就谈不上肩负教育传承和人才培养的重担,更谈不上肩负社会责任的重担。


从历史上看,伊斯兰教之所以能与中国文化和中国社会进行了很好的对接和融合,这要归功于经堂教育,正是经堂教育培养的一代代富有智慧的经学大师对伊斯兰教与中国现实社会很好的捏合,对传统伊斯兰教育在中国社会径向的准确把握。


因此,阿訇的培养就显得格外重要。为此,国内其它部分地区把阿訇的年龄作为继续培养阿訇的一个重要指标进行了调查。下面,我们看看调查的基本:


主要划分为:


A.25-35岁、


B.36-45岁、


C. 46-55岁、


D. 56-65岁、


E.66-75、F.76岁


以上等六个年龄段。


最后,数据所得出的结果是:现有阿訇的年龄基本处于25至55岁之间,其中46-55岁之间的阿訇人数最多,36-45岁之间的次之,26-35岁之间的阿訇人数最少。


我们再作进一步分析, 在25-35岁、36-45岁、46-55岁这三个年龄段中,46-55岁之间的起到中坚作用。

 

这就是说,随着时间的推移,未来各年龄段阿訇人数呈下降趋势,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十年后,25-35岁之间的阿訇步入中年,成为经堂教育中的中坚力量;36-55岁之间的阿訇渐渐步入老年,有些阿訇会逐渐退出这个队伍。

 

另外,随着国家某些政策(如计划生育)的调整和变化,一些地区的穆斯林人口将自然增加。所以,就会在阿訇和信教群众之间形成一个明显的反差,即信教人数不断增多,阿訇人数不断减少。


这种现象势必造成一个突出问题,即有些不得不设立的坊寺中没有阿訇开学掌教。接下来的一个问题是,一些没有接受过经堂教育严格训练的所谓的“散班”阿訇或没有一定学识的所谓的“念经人”将可能进入清真寺充当阿訇这一角色。从表面看,似乎合情合理,无伤大雅,实际上极有可能出现类似曲解经典教义的潜在问题,小则引起坊寺矛盾,大则造成社会矛盾。

 

存在问题

 

生源:1、学员人数锐减;通过调差发现,现在大部分清真寺里没有满拉;2、学员基础素质不高;3、学习积极性不高;有一部分经堂学员因为很多毕业的满拉(阿訇)没有开学,所以,大部分认为前途不明朗,因为积极性降低;4、学员流动性大,其主要原因有:学习条件太艰苦、游学传统的影响、管理制度不健全。

 

课程设置及教材的改革势在必行

 

经堂教育的课程和教材体系也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几百年来,经堂教材也发生过几次大规模的变化。不同的学派对经堂教材有不同的创新,形成了各自的特点。现在看来,社会发展到今天,经堂教材又面临着一系列新的问题。

 

教材太深;目前,经堂教育的教程体系中,“十三本经”的大部分仍旧在沿用。但是,有些经典也存在与时俱进的问题。比如《满俩》,虽然经典的系统性很强,但是正是因为太完整、太复杂,学生须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学习,而这一教材的深度是国外伊斯兰学院里研究生才能达到的要求。


所以先辈们择其精华,从中挑选适合初级学员学习的内容,另编为《蒙台西格》,很受经生的欢迎。当然也有一些学习班,自己编写语言学习的教材,浅显易懂,学生上手很快,可谓事半功倍。


再如教法经典《伟嘎业》,也是太全面,有些教法现在已经无法应用于实际(如奴隶制),而一些新生的事物又需要教法解释(如保险、股票等),因此,教法也需要精华其所有,与此同时还要补充新的教法经典。

 

课程设置不全面,结构不均衡

 

通过调查发现,现在经堂里对社会、历史、法律(国家)、哲学等学科的设置少之又少,有的几乎没有。长此以往,阿訇的知识结构不全面,很难结合实际做好教务工作。如历史课、中国历史上下延续五千年,其光辉成就,名垂青史,中国文化更是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是我们很好的文化养份。


阿拉伯历史同样的璀璨夺目,光彩照人。因此,应该把历史课放在人类文明史的框架下来对待,不要厚此薄彼。


另外,虽然汉语较以前受到重视,但是相对来讲基础还是较弱,现在主要还是靠自学。有的学习班开设了汉语课,但是因为没有老师而束之高阁了。


经学大师要做到像刘智、马注、民国四大阿訇那样的大家、大阿訇,必须要有深厚的的汉语功底,要经汉兼通,这样才能更好地在汉语体系中理解经典,使伊斯兰教继续本土化、中国化。

 

师资缺乏

 

因陋就简、勤奋刻苦、潜心奉献是经堂教育的特点之一。经堂里的教师都具有一定的奉献精神,否则这项艰苦的事业很难坚持下去。主要原因是收入太低,教学条件太艰苦。因此,经堂里的教师流动性也比较大。另外,有些课程开了,但是没有老师来讲授。(资本是主要问题)

 

资金短缺,基础教学条件差

 

经学班大都设在清真寺和道堂,多依靠民间力量办学,经费来源主要是社会捐资、众人的乜贴,资金有限且经费得不到保障、不稳定。再加上环境有限,教学条件有限。

 

并且我国的经堂教育属于民间教育,在经费、硬件、软件等方面都与国外存在着很大的差距。因此不能盲目地嫁接和移植国外的教学模式。


中国伊斯兰教有自己的本土特色,因此中国阿訇的培养必须要符合中国国情,这也是伊斯兰教中国化方向的基本要求。但是,我们也要学习国外一些先进的经验,可以借鉴、借用与中国穆斯林在教义与教法方面相一致的国外伊斯兰大学的教材。


这是文化交流的必然趋势。在课程设置上,中阿并授,并加入现代阿拉伯语,一些辅助性学科,如历史、地理、政治、哲学、社会等学科,有条件的就开课程,没有条件的可办成讲座,邀请专业教授来讲。

 

今天,经堂教育面临的一个大问题是满拉人数和质量极度下降,主要原因是:


一、越来越多的穆斯林优秀青年宁愿选择继续升入高中、大学接受国民教育,或是外出打工、经商,却不也愿进入清真寺接受经堂教育而成为一名阿訇;


二、满拉在清真寺的学习和生活费用全靠家庭资助,或靠信教群众的“海迪耶”施舍维持,长此以往,有些满拉不愿父母承担过多负担,遂离开清真寺另谋职业。


有些不愿过“寄人篱下”的捉襟见肘的生活,也离寺而去。造成大批满拉流失,使经堂教育后继乏人,致使有些清真寺平时只有阿訇一人空守厅殿院落。


如果有一天,所有的清真寺悄然无声、阒无一人,再也听不到满拉们朗朗的念经声,甚至连“满拉”这个名称仅仅只是一种名称,而再也看到名称所代表的这个群体了。


这时,谁是历史的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