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国家战略与学科发展——“一带一路”背景下回族学拓展与

 作者:哈正利 陈晓敏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12-02 13:44:16

国家战略与学科发展——“一带一路”背景下回族学拓展与超越


哈正利1, 陈晓敏2

(1.中南民族大学,湖北 武汉 430073;2.湖北省伊斯兰教协会,湖北 武汉 430064)


    摘 要:“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提出,无疑是新的历史条件下,回族学学科拓展和超越的好契机。在这一国家战略的背景下,回族学要取得内涵式发展,那就必须在反思学科建设基础上,进一步加强学科基础理论的建设,澄清学科的本体论、认识论、方法论、实践论等方面的基本问题,规划未来努力的方向和目标,以实现学科发展与国家战略发展的同步超越。


    关 键 词:学科建设;国家战略;回族学;“一带一路”战略


    Development and Transcendence of Hui-ology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HA Zhengli1, CHEN Xiaomin2

    (1.Office of Teaching Affairs, South Central University for Nationalities ,Hubei Wuhan 430073;

    2.Islamic Association of Hubei Province, Hubei Wuhan,430064)

    Abstract: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provides good opportunity for the extension and development of Hui-ology in the new historical circumstances.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B&R”, in order to realize the connotative development, Hui-ology should strength the construction of its basic theories, clarify the basic questions of the discipline on ontology, epistemology, methodology and practice and plan the target in the future based on the reflection on its discipline construction. Thus, Hui-ology will realize transcendence as the development of the national strategy.

     key words: Discipline Construction; National Strategy;Hui-ology; B&R


    所谓“一带一路”战略,是在2013年9月和10月间国家主席习近平分别提出建设“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两个构想基础之上提出来的。这一战略构想后来具体体现在2015年3月发布的《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一文中。“一带一路”战略的目标就是要本着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原则,建立一个包括欧亚大陆在内的世界各国在内的互惠互利的利益、命运和责任共同体。就其背景看,“一带一路”战略是我国为了进一步巩固改革开放的成果,进一步拓展增强我国整体实力的外源性基础。相对于改革开放初期的“招商引资”来说,“一带一路”战略则显示了中国经济走向世界的自信,显示了大国的责任担当,在自身获得持续性发展的同时,也希望给沿线国家带去丰厚的福利。


    那么,“一带一路”战略对回族学的意味是什么呢?论及我国西北地区的向西开放,不能忽略是20世纪80年代末由余振贵、张永庆共同编著的《大西北对外开放的新思路》一书,该书号称“国内研究大西北对外开放问题的第一本专著”。[1]该书是在宁夏经济中心、宁夏社会科学院、宁夏党委研究室共同举办的“开辟西部通道——大西北对外开放战略的新抉择”学术讨论会的论文集。该书分析了大西北开辟“西部通道”的国际和国内环境、“软件”和“硬件”环境、探索了开辟“西部通道”的经济前景与发展战略等,同时强调了实施“开辟西部通道”必须要解决好6个关系,即通道战略研究和对策研究的关系;实物流通与非实物流通的关系;拆除通道壁垒和增加通道趋同力的关系;通道输出能力和区域性经济实力的关系;中央宏观开放政策和区域的自力、自主、自创的关系;西部有利因素与不利因素的关系等。这次会议还提出了8项具体实施的建议:“(1)要从战略高度来加速培养对外开放人才。制订一个长远的、整体的开放人才培训计划,而不是对一般援外人员的短期培训,如可以在银川建立伊斯兰现代化教育的中心,把经学院建成一个培养研究阿拉伯政治、经济、文化、语言方面人才的基地。(2)在较高层次成立一个有权威性的外向型经济协调组织,如西北五省区省长联席会议或其它形式的常设机构,以固定的组织形式来增强西北地区的凝聚力。(3)以东部地区作依托,增强东西部内联能力,尤其要加强西北与东部有经济实力省市之间的经济技术合作,如联合办企业、联合出口、提炼和加工。(5) 既要争取外商来西北投资,也应积极筹措资金,利用西北的优势到西亚、北非去投资办企业,这样可以在更广阔的范围内吸收阿拉伯资金,利用中东的原材料。兰州的化工优势,宁夏的食品加工优势和陕西的机械加工优势都可以在这方面施展身手。(6)加强对外开放的理论研究,成立“开辟西部通道研究会 ”或“西北对外开放研究会”,可首先以西北五省区的社会科学院为主体,联合高校、新闻及外经外贸实际工作部门的同志,互相交流信息,开展多学科、多层次的研究。(7)充分发挥西北地区的民族、宗教优势,客观估价伊斯兰教在对外开放中的作用,应鼓励民间交往,进而推动经济技术合作关系发展。(8)充分利用西北旅游资源,在银川建立一个伊斯兰热季旅游休假区。”[2]该书的许多建议和见解,今天读来依然颇有启发。


    相对于“开辟西部通道”的提法,“回族学”的概念还在酝酿之中。自1995年“全国第八次回族史研讨会”倡议建立研究会以来,直到1998年,中国回族学会才成立,为“回族学”学科成为“显学”奠定了组织基础。其后,回族学研究一直在“中国回族学会”的领导下,在强化组织建设的同时,其研究领域也不断得到拓展。遗憾的是,随着学会的建立,回族学研究越来越聚焦以回族历史和文化为中心的探讨,尽管研究成果不断增多,但是战略性研究视角失却,也使回族学研究在一定程度上丧失了应对重大现实前沿问题的能力,丧失了应对区域社会发展亟需的能力。可喜的是,“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以及丝绸之路沿线的涉及了许多国家,这必然会再一次刷新西部地区向大西北开放的内涵。而这对回族学学科发展来说,无疑是一个极大的利好消息,也是前所未有的契机。由于学会组织建立以来,回族学学科建设所涉及的学科本体论、认识论、方法论、实践论等方面,还没有一个系统的思考。为此,笔者不揣浅陋,借助“一带一路”的东风,尝试从以上四个方面提出系统的认识。限于水平有限,错漏之处或有存在,不足之处,敬请方家指正。


    一、本体论:从族别研究到跨学科的综合研究


    研究学科本体论主要是回答的是“如何界定回族学学科的定位和范围?”。一般意义上,学科乃是科学知识体系的分类,不同的学科就是不同的科学知识体系。有关回族的研究,在中华民国时期涵盖了回族和伊斯兰研究,被称为“回教研究”;在新中国,尽管也包括了伊斯兰教的内容,但其本质上已经被归类于“族别研究”的范畴。在这一意义上,回族学的本义显然是关于回族历史、社会与文化的系统知识。而今天,因为族别研究越来越聚焦的情形下,我们说先要考虑的是回族学学科的定位问题。是将回族学定位为“族别研究”呢,还是定位为一个更为综合全面的知识体系,或更为开放的知识体系?


    我们认为,尽管在族别研究范畴内,回族学研究逐步得到细化和深入,但在“一带一路”战略背景下,并不能继续将其定位为族别研究。如果定位族别研究的话,在很大程度上就会导致研究视野的局限,研究方法的单调,以及削弱理论创新的“适用性”,更加难以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学术对话,更谈不上应用研究的推广。我们认为,回族学研究除了要涉及“回族的产生过程、地理分布、民族关系、文化交流、经济特点、民族意识、发展变化、心理素质以及对祖国的贡献等 ”外,[3]回族学研究更应该放到整个亚洲、乃至整个世界体系的背景下,将研究领域从以族别研究为中心的研究,拓展海上丝绸之路和路上丝绸之路所涉及的国家、地区内的民族、宗教和文化,以及两个“丝路”所涉国家和地区的文化关系。在这个意义上,回族学学科应该界定为与回族历史与文化关联的所有知识的系统集成。它即包含了有关回族社会内部的研究,更应该包括回族与其外部自然、人群和环境互动的研究。而这就要求我们必须将回族学定位为一个跨学科的综合研究。


从人类学角度看,回族学研究的主要对象是文化。当然,其研究对象肯定是以回族文化研究为起点,而不是核心。人类学的整体论告诉我们,研究文化至少分为三个层面,一是物质文化的研究,二是制度文化的研究,三是精神文化的研究。以物质文化研究为例,回族学研究应当切实研究物质文化跨民族、跨区域、跨国界的流动及其影响;以制度文化为例,回族学研究则应发掘社会制度对民族发展、民族关系发展的影响。以精神文化为例,回族学研究也必须考虑文学、历史、宗教等文化在民族之间、区域之间、国家之间的流动与转换。而结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