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埃及金字塔报】新型冠状病毒与“一带一路”

 作者:佚名  来源:西安回坊  点击:  评论:0 时间:2020-04-17 20:21:08



【埃及金字塔报】


"كوروناومبادرة"الحزام والطريق


新型冠状病毒与“一带一路”


微信图片_20200417202156.jpg



新型冠状病毒与“一带一路”


艾哈迈德·赛义德


希克迈特文化集团总裁-埃及


 

在2020年,全世界因新冠病毒的出现而暴露出来的恐惧打破了国际和地区主要大国的平衡,也使得世界密切跟踪中国的提议有了极大而紧迫的重要性。在这种至暗来临后,黑暗笼罩了整个世界,无论大国小国都无法幸免,角色转换也在世界舞台上演。这种由于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造成的至暗时刻揭露了西方所定义的全球化系统的弱点,坚定了加强和支持国家作用的必要性,即加强国家和民族主义的概念,加强政府采取特殊措施来控制和保护其公民的作用。 

我相信,在中国成功克制病毒,韩国、日本和新加坡成功遏制病毒传播后,新冠疫情在世界上的快速影响是加速全球权力和影响力中心自西向东转移。与此同时,欧美还在进行困兽之斗,这导致西方模式的形象破裂和声名狼藉,而继续保持其主导地位并将其视为文明或进步的标准则成为了闹剧。因此,东方的胜利或者有一个东方大国以坚定不移的实力和强大的动力,用它的道路、倡议和与西方国家甚至与东方邻国(例如日本和韩国)完全不同的发展模式实现最终胜利的重要性得到了体现,这就是中国。并且,如果我们想在不久的将来更好地认识中国的世界计划,那么没有比中国已实施七年的最重要倡议更明确更合适的了,在新冠疫情肆虐的背景下,我认为这项倡议本身就是最大的赢家,因此我要对该倡议的内容及其实质,特别是埃及在该倡议中发挥的预期作用,进行清晰、广泛的论述。说到“一带一路”,我们可以回顾以下内容。

微信图片_20200417202201.jpg

毫无疑问,历史未来将证明,中国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是历史上具有国际意义的最宏伟倡议之一。这种重要性来自该倡议本身,即涵盖面广,侧重点多,不仅包括政治和经济,还触及文化和人类交流、道路、交通、基础设施等领域,这意味着该倡议与世界上的任何一国或国际组织已提出的倡议完全不同,尤其是(不同于)西方国家惯于提出的同时承载着利己的政治格局和隐藏目地的倡议——超越了合作或和谐共生,转而变为歧视与暴力,正如我们所见的整个西方国家对待中东的倡议。但是,要想如此大规模的重大国际倡议(如“一带一路”)取得胜利并实现其所有目标,中国作为发起倡议的国家还必须意识到参与倡议有关国家的政府——这些被称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为实施倡议和实现目标提供适当的环境,实现公平合作的原则,阐明目标和倡议实际给各方带来的利益,使倡议为他们带来他们应得的丰硕成果。

“一带一路”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二十一世纪海上丝绸路线,即与一带一路接触的所有国家,或者不在其地理上与之连接,但在政治、经济、商业和文化上都与该倡议相关的国家和地区。

加入该倡议并被纳入其地图的国家在实现实际收益方面面临着重大的发展挑战,每个国家在该倡议中的作用当然有所不同,这取决于国家的实力、影响力、地理位置、对全球舞台上发生变化的了解和理解程度以及对世界力量平衡重大变化的预测。说到加入该倡议的国家,这些国家被寄予了发挥巨大开拓性作用的期望,使倡议成为真实而有影响力的现实,对我们来说,其中当然有埃及。在谈到埃及对“一带一路”的期许时,我可以借助许多学术杰出者的声音和意见,包括但不限于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刘伟教授的著作、埃及亚洲事务专家及研究员穆罕默德·法耶兹·法哈特博士和其他中埃研究人员及学术专家。如何看待“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倡议是建立在有意识的思想和平衡的意识形态基础之上的,它们超越了倚仗西方列强的区域合作项目的地理界定,也没有像西方战略和倡议那样无法跨越的特定地理和地缘政治界限。与西方相反,它从一开始就包含了无国界的地理区域,从而使在政治、经济和文化上完全不同的国家也可以包括在该计划之内,它还涵盖了最大数量的地区和地理区域(东亚、东南亚、南亚和中亚、中东、北非和南欧)。这表明了该计划的几个优势,包括:为许多发展中国家带来利益,因为它不是在批评家(尤其是西方国家)眼里的那种建立某些政治集团的地理举措,例如北约,且不能被视为中国的有所指向性的项目。该倡议还包括亚洲、非洲及多个欧洲国家,从而否定了有意组建以中国为首的亚非集团以对抗欧洲的说法。另一方面,这一倡议在贸易与发展之间提供了牢固的联系。上世纪末,世界见证了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中东、非洲大陆和南亚)的许多区域一体化和贸易自由化项目。由于许多原因,这些项目均未能实现其既定目标,尤其是扩大成员国之间的区域贸易规模,这些原因有:贸易自由化过程未进行调整,各个经济体进行结构调整以确保贸易自由化过程与创造可以在这些经济体之间交换的商品和服务相关联。因此,旨在扩大发展中国家区域内贸易量的地区倡议失败了,因为它旨在扩大区域内贸易量,与实际的发展政策和项目无关。

因此,“一带一路”倡议不仅在促进区域内贸易中发挥了重要的建设性作用,而且将贸易运动与“一带一路”沿线所有国家的发展联系在一起,不仅促进和扩大了区域与贸易相关国家间的贸易量,而且有助于发展基础设施并为这些项目提供必要的物质支持,也就是说,它们不仅将通过预期的贸易交流,而且还将通过与贸易活动相结合的发展项目,为该倡议相关国取得可观的经济收益。

谁是“一带一路”倡议的发起者!

另一方面也将推动人们对该计划成功性的积极思考,即呼吁这项倡议的国家,它日复一日地证明了它稳定、平衡和强大的经济力量,并且在其所有国际关系中都实现了与世界各国互惠互利的原则,特别是在倡议启动后的六年中肯定了各方互利合作的原则。中国的经济位居世界第二,但仍是发展中国家,这向世界各国保证了中国没有复兴一度肆虐世界的西方霸权计划的企图,特别是发展中国家过去习惯的西方倡议。例如中国以前没有占领过任何国家,没有参与过远离国家边界的军事冲突,也没有试图控制世界上任何国家。尽管它通过基础设施、建筑和其他项目在非洲长期存在,但它并未试图通过政治或经济对其进行统治和控制。在发起者方面,我们以公平的倡议的发起和版图为出发点,这在现代世界中堪称首次。倡议的反响巨大,世界各国竞相参与和支持,这也是它特有的政治和经济上令人安心的信号。到现在为止世界上有100个国家和地区参与了该计划,同样世界各国都急于向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投资和注资,而中国专门拨出了巨额资金实施该倡议下的拟议项目,“丝绸之路基金”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建立可为此证明。同样该倡议与许多发展基础设施的项目有所关联,涉及国家之间已实施的铁路和公路项目,有些延伸至中亚地区,还有建成的海港,例如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等地区的港口,再若铁路,例如中国最西端新疆到西班牙马德里的铁路线,使中国与欧洲之间的大陆贸易时间从之前的45天减少到现在的21天,此外还有一些非常重要的项目,例如中巴经济走廊,孟加拉国——中国——印度——缅甸经济走廊。

也可以说,该倡议的基础是现有的双边和区域框架,例如:上合组织、欧亚经济共同体、东盟以及该倡议所涵盖的各个地区的其他联盟和区域集团。在过去的七年中,尽管该计划得到了进展并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但它并未提出创建凌驾区域和地理之上的超国家实体的想法,这对于该计划而言是一个非常令人安心的,因为摈弃了为其建立超国家实体的想法,使该计划摆脱了对它的任何猜测或负面评论的出现,即代表了中国在世界各地,尤其是非洲和中亚地区的影响力和地区霸权,西方一直以此为借口在媒体上攻击中国,控诉倡议背后的霸权目标。而这个倡议适合于在建立区域框架时亚洲文化和传统所具备的特性,拒绝以“区域开放”概念为基础的跨区域控制的观念,以及亚太经合组织和环印度洋地区合作联盟的经验所表明的灵活制度化,和随后东盟论坛的发展。说到亚洲文化和传统,中国作为人类最早文明的发祥地和人类的财富,在去年5月举办了一次令人放心的活动,确认了其对亚洲文明层面的认识,即“亚洲文明对话会议”,这肯定了中国对全球担忧大规模冲突爆发可能性的理解。在不同文明之间,中国率先发起倡议,肯定了在理解和对话基础上的文化多样性的借鉴和吸收。

微信图片_20200417202238.jpg

 “一带一路”倡议将如何继续!

今天,在“一带一路”倡议启动近七年后,该倡议得到了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积极回应,并已实现了许多目标,特别是其传播和国际接受的目标,其中包括世界各国高层和领导人在北京出席并参加了分别于2018年和2019年举行的第一、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这证明了国际社会对该倡议的认可,也肯定了中国的重要性和对倡议的信心。但是,为了使“一带一路”倡议继续取得更大、更重要的成就,必须考虑一些事项并将其置于优先安排之内,首先是“与贸易理念分离”。该倡议是一个全面、综合的、涉及各个方面和问题的计划,而不仅仅是一个庞大的商业计划,而倡议方和发起方——也就是中国——向各国政府和人民发出了持续保证和使人安心的讯号,即这不是旨在扩大中国对外贸易网络、开辟经济新途径的项目或战略,也不是与西方抗衡的政治手段。我认为中国已经很好地注意到了这一点,并掌握了它的重要性。在过去两年中,中国主席的一些讲话都秉持着强调中国不仅是卖方也是买方,而且中国举办了连续两届上海国际进口博览会,只为强调这一重点,也是对整个倡议有关的任何疑问的实际回应。上海国际进口博览会已经成为各国进入中国市场的全球商业平台,它向各国政府和人民保证,中国没有谋求通过“一带一路”来浸染地区市场,使之充斥着中国商品,而是面向世界无限制无条件地开放其国内市场。

在支持这项倡议方方面面的最初几年中,还有一点中国需要注意的是,即从谦虚的合作基调转向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基调的危险和担忧,因为这可能使第三世界和发展中国家的人民和政府产生消极的心理反应。中国在第三世界的心目中是大家所期待的实现世界平衡与多极化、限制霸权主义和帝国主义蔓延的正义的希望,因此,围绕倡议的中国基调及其有关的一切都非常重要,我认为中国也在密切关注这一点,它的主旨秉承着友好伙伴的基调,而不是指导者和控制者的基调,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第一届世界文明对话大会会议开幕式上的讲话就是最好的证据,它清楚地表明,认为自己的人种和文明高人一等,执意改造甚至取代其他文明,在认识上是愚蠢的,在做法上是灾难性的。

“一带一路”倡议能否成功延续的原因之一还在于,必须促进中国在一带一路倡议涉及的所有国家和地区中公正和真实的文化存在,因为西方文化通过其强大的文化软实力根植于这些国家和地区,从而威胁到民众对该倡议的衷心和真正的接受,因为它来自中国,西方却企图凭借其软实力以与现实不同的画面将倡议呈现出来,因此,在当地有影响力的文化与“一带一路”内容所承载的文化之间将发生冲突或文化流动性转移,因此中国必须巩固其在世界上的软文化实力并创建具有能与西方力量并行和抗衡的媒体工具,以使该倡议不会因缺乏对整个中国尤其是该倡议现实的认知而陷入对其接受的文化影响困境。在受益于该倡议的地区和国家中传播和支持中国软实力的可抗衡的中国项目、倡议和政策的存在,也许是与该倡议相关的发展项目成功的重要条件。传播中国软实力的重要性基于历史悠久的丝绸之路的本质,而丝绸之路是过去文明与文化互动的枢纽,同时也是贸易的必经之路,因此过去在阿拉伯地区它的名字被称为香水或香料之路,中国船只和商队载着丝绸,之后是瓷器,不远千里将其卖入中亚地区,一直到埃及的亚历山大市,再带着来自这些国家的香料和香水满载而归,这些商品本身代表的是文化,而不是纯粹的商品。过去,中国通过丝绸之路带来了许多阿拉伯地区现在称之为中国文化制造的产品,例如:陶瓷及制陶工艺、印染、印刷等,以及丝绸其衍生产品和工艺,现在的丝绸之路必须恢复其有影响力的文化层面,即在“一带一路”倡议实施和扩大的背景下发挥必要的作用,同样支持中国软实力需要增加中国对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核心国家无条件的援助,还要求通过科学、文化和技术交流发展文化纽带,并帮助有关发展中国家根据其当地环境改善其发展模式。显而易见的是,过去五年来中国实施了许多对外文化的支持和促进项目,并发起了许多传播中国文化或与世界各国进行文化交流有关的文化支持项目,例如:丝路香书工程、外文中国经典名著计划以及中国图书对外推广计划等,此外还有中文的强大影响力及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广泛传播力,成为世界上第二个广泛学习的语言,学习中文的学生人数已超过1.2亿,而且这一数字还在不断增加,许多国家把中文设置为官方教育课程的一部分,这是中国文化存在的有力标志,同样在海外的中国文化中心在其当地环境中发挥了更大的作用,这意味着总体而言,中国文化的出现开始伴随着“一带一路”倡议。我个人认为,这仅仅是开始,由于西方媒体的巨大影响力,以及过去中国与世界之间缺乏直接的交流,中国在文化领域和改变根深蒂固的文化环境方面还有许多工作要做,但现在中国已经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传播自己美丽的声音,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都对此很欢迎。但是正如我们所说的那样,在商业方面有必要强调该倡议的目标是“交流”。在文化方面,这种交流更加必要,要使世界人民放心,中国在试图将自己介绍给他们,也希望了解他们,因此该倡议不该被错误地理解为文化威胁,或者用新的中国软实力取代旧的西方存在。

微信图片_20200417202244.jpg

埃及与“一带一路”

埃及总统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六次访问中国,使中国成为访问次数最多的国家之后,最近两国之间也达成了大量官方和民间协议,中埃之间签署了全面战略合作协议。近期在中国投身与新型冠状病毒传奇般的无声战役的背景下,埃及卫生部长作为世界上第一位在危机期间访问中国的卫生部长访问了中国,这是一种支持;中国国旗被投影在埃及最著名的三座古迹上,这表示了民众的支持;这是为了确认中埃之间真正的相交与融合,以及阐明两国政治领导人对彼此关系的重要性及持久性的愿景,因此在我们现在谈及的一带一路倡议中,埃及的重要性也随之而来,对中国而言,埃及的重要性不仅超出共同的双边经贸利益,更重要的是它与中国在非洲和中东的利益息息相关,这解释了中国关注埃及并将其描述为稳定的重要支柱,同时埃及也是中国进入中东和非洲的重要切入点。随着中国在中东地区的兴趣和存在与日俱增,以及它在巴勒斯坦问题中当前和未来的作用,埃及的重要性也日益增强,巴勒斯坦总统最近也对此表达了赞扬,而中国在中东的作用从形式和结构上已变得更加清晰和多元化。

在埃及、中国或者中东和当前世界秩序正在经历的重要转变和过渡时期中,一些国家在其地区和区域范围内的重要性日益提高。对于中国而言,埃及不仅是加入“一带一路”的“国家”,而且在中国普通民众心中,埃及也具有强大的影响力和存在感,与代表着枢纽中心的“一带一路”倡议不同,埃及是古代海陆丝绸之路同时穿越的唯一国家,有苏伊士运河的存在——中国在世界上的贸易活动所经重要航路,还有从事大型国际项目的巨大人力资源,在这里有必要把重点放在中国在埃及的利益上,而不是两国间的直接双边利益,这与埃及在“一带一路”倡议取得成功及中东预期重大变革的总体趋势中发挥作用的重要性息息相关。埃及可以为中国提供很多东西,中国也有很多埃及可以借助的东西,因此,两国对彼此的看法要比传统的、看起来很典型或浅显的外交关系更加深刻,例如埃及作为贵宾参加了在中国杭州举行的G20峰会和中国厦门举行的金砖国家会议,这些无不说明了这一点。

关于埃及可以提供给中国的东西,我认为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点:第一:实现中东地区的安全稳定,埃及是该地区最大、最重要的军事强国,其任务是代表该地区所有国家打击恐怖主义。中东的稳定对中国很重要,因为它为中国商品进入中东这一良好的消费方提供便利,也保证了石油从该地区向中国这一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费国的流动。埃及是最重要的国家之一,即使不是最重要的国家,其在内部为实现稳定而付诸的努力也可以实现地区稳定。它还可以在反恐问题上与中国进行更细致深入的合作,事实证明,在残酷的恐怖主义威胁面对自身的稳定面前,世人皆辅车相依、唇亡齿寒,特别是宗教原教旨主义,在新疆极端主义分离主义分子出现在叙利亚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行列之后,它已成为宗教的威胁之源。这里可以强调两个重点:首先,该地区需要更强大、更明确的中国作用;第二,这种作用依赖中埃间的清晰理解。尽管与以前的危机相比,中国在当前区域危机中的作用更加明确,但仍需要更多的力量和明确性。尽管中国在遏制国际干预,特别是军事干预当前叙利亚危机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但这项中国政策本应成为中埃(中国和阿拉伯)相互理解的一部分。这场危机表明,要么缺乏这种协调关系,要么中国立场与寻求加快国际军事干预进程的几个阿拉伯国家之间的立场相矛盾,这使中国的政策受到了很多批评。此外,中埃对中国与以色列军事合作规模的相互理解对地区稳定的影响具有重要性。

埃及可以很好地辅助中国的第二点是:整个全球体系的稳定。世界上最近掀起了有关中国的崛起及其对西方霸权状态和全球体系影响的辩论,特别是从最近中美贸易摩擦事件开始,美国产生了对中国崛起的明确担忧并开始试图阻碍中国进步,特别是在技术领域,如美国企图遏制中国通讯巨头华为公司的进步,然后通过任意税收政策遏制中国商品贸易和公司发展。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令人瞩目和积极的是,中国政府对自身、其抵御自美国而来的压制飓风的能力、韧性和以专业能力回击的自信。最近新型冠状病毒,或称之为(Covid19)的出现后,西方意图利用此类事件猛烈袭击中国,这些都表明中国的崛起对世界权力中心产生了重大影响,世界舞台也发生了重大变化,但不容忽视的是,中国在经济、政治、技术和军事各个层面都正经历着深刻的转型与变革。这些变革对全球力量平衡的预期影响是建立世界秩序的最重要途径,这也是不可小觑的,而这种转变又与负责管理世界的主要互动管理机制的重组并行。中国主席在亚洲文明对话大会上的讲话中说到当今世界的中国局势:“今日之中国,不仅是中国之中国,而且是亚洲之中国、世界之中国。未来之中国,必将以更加开放的姿态拥抱世界、以更有活力的文明成就贡献世界。”

这些都充分表明,中国需要其周边区域和地区的主要国家(就中东而言,是埃及)来实现预期的过渡进程,并为此做出支持。正如千禧年初埃及偏向国际干预势力打击伊拉克的作用是启动过渡的重要因素一样,这种作用在中国崛起的背景下的下一次过渡中无疑是很重要的。当前阶段,埃及明显拒绝西方对叙利亚的军事干预,由此可见埃及的偏向性是很重要的。同样,中国的立场在埃及拒绝威权西方霸权和军事力量继续在中东实行和存在一事上也得到体现。除了上述考虑外,埃及在“一带一路”倡议中的战略重要性在当前该倡议促进世界从单极向多极过渡的背景下逐渐增加,因为该倡议是朝着多极化发展的趋势扩展到网络空间的初期形式之一,这也呼吁埃及最大限度地发挥在“一带一路”倡议中的作用。

埃及现在和未来对中国的重要意义还体现在“打击恐怖主义”和消除宗教原教旨主义方面,在这一因素下,双方都需要中国政府在这方面协助埃及,因为威胁世界各地的极端主义原教旨主义思想将加剧中东各个宗教潮流的崛起。因此,中国必须相信,国家间利益共生受强大纽带的牵制,所以要消除恐怖主义和暴力宗教思想,建立基于民族国家概念的埃及强国。阿拉伯革命之后,在埃及及中东地区的伊斯兰各大潮流崛起,一方面这些势力的崛起与革命相关,另一方面还兴起了宗教暴力的蔓延。事实上,在中国对叙利亚危机立场的背景下,中国并不是独立于这种影响之外,也并非不受制于当前某些领导人对其区别对待,这些领导人将中国描述为“伊斯兰国家的敌人”,并要求朝圣者为它祈祷。这再次直接证实,在该地区特别是在埃及的伊斯兰力量崛起的过程中,中国的最高国家利益并没有从中受益,而一个民族国家在埃及的存在仍然是最符合中国内部或外部利益的发展模式。

至于非洲,对中国而言埃及是该地区的中心,并且是“一带一路”倡议中的非洲代表。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在与非洲合作的过程中非常重视埃及的作用。在签署了十多个重大项目协议的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期间,埃及获得了许多合作项目,包括中埃合作建立埃及行政首都项目,其总成本超过35亿美元。如果中非合作的前景正历经新的阶段,那么可以预见的是中埃合作将在未来取得无限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