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绚烂璀璨的粟特文明

 作者:佚名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9-04-30 19:36:04


【丝路文明】

绚烂璀璨的粟特文明


 

 

 

 

 

 

 

 

 

 

丝路泛舟:绚烂璀璨的粟特文明


Influencer on Silk Road: 

The Great Merchants


微信图片_20190430193655.jpg

▲ 粟特人,骆驼胡人伎乐俑,国博藏

==============================

本文简单介绍粟特的背景以及粟特人为什么重要。这个独特的古代文明在近50年才开始逐渐被关注理解,他们给丝路带来的是无穷无尽的世界艺术、多元文化和伟大的贸易。

==============================


微信图片_20190430193702.jpg

 

我们的世界由影响者(Influencer)打造:影响者的行为和态度引领了“穿什么、吃什么、喜欢什么、买什么”的趋势。这些影响者依靠他们的社交网络,获取专业知识的能力,以及文化的“酷”来塑造我们的行为方式。”


在相互关联的世界中,这些影响者可以跨越大陆和文化,拥有广阔的影响力。人们很容易认为,这种影响者是一种新的现象,并受到新的传播技术的推动。事实上,今天的影响者并不是第一个以这种方式跨越文化大陆的人


“大约2000年前,有一群有影响力的人,虽然人口不多权力也相对有限,却帮助改变了他们周围的世界。我们称这些人为粟特人,而他们影响活跃的范围正是伟大的 — 丝绸之路。”


 



粟特人是谁?粟特人为什么重要?这个独特的古代文明在近50年才开始逐渐被世界关注理解,粟特人给丝路带来的是无穷无尽的世界艺术、多元文化和伟大的贸易。”


 


▲ 在公元1000年以前,亚洲主要贸易路线是海陆兼并的


粟特人是中亚古代民族,属于伊朗人种。他们的家园 — 索格底亚那(Sogdiana),位于这几个路线的中心,在今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境内。公元前5世纪首次记录为阿契美尼德波斯帝国的一个省,后来被亚历山大大帝东征时征服。


“索格底亚那(Sogdiana)在公元4世纪到公元8世纪达到了财富和突出的顶峰。在这段时间里,由绿洲城镇和丰富农业土地组成的索格底亚那,是地处于亚洲大陆各大帝国之间的独特文明。”


粟特人可能比其他任何人更懂得抓住丝绸之路带来的机会,发展出一个从中国和亚洲其他地区的贸易中获取巨额利润的商业社会

微信图片_20190430193722.jpg

 

微信图片_20190430193725.jpg


“粟特人善于长途跋涉,精通多语言又拥有极高的专业技能。他们能够连接不同的地区,把货物和想法传送至远方,为全球贸易和交换提供动力。”


通过他们的旅行,贸易和翻译,粟特人帮助塑造了足以改变远离家园世界角落的多姿多彩的艺术、时尚、生活方式、技术和宗教观念


微信图片_20190430193728.jpg

▲ Sogdian wall painting found at the archaeological site of Varakhsha

微信图片_20190430193731.jpg

▲ Sogdian sculpture, Eumorfopoulos Collection


粟特人从他们的绿洲城镇分支出来,边旅行边建立商业社区,在不同帝国的支持下生存。粟特人民肯定是有军队的,也从事军事行动来强化他们的城镇,以抵御那些渴望粟特人财富的大草原上游牧民族的持续威胁 — 但他们的成功并不能由军事能力来定义。


相反,粟特人的优点在于他们的流动性,灵活性和独特性。这种流动性意味着他们可以连接遥远的地区,他们的灵活性意味着他们可以适应外国文化、语言,并在新机会出现时把握获利。



“粟特文化的独特性 — 这种异域性和独特性,也是粟特在异国商业活动的一个卖点。尤其在唐朝时期的中国,当时文化特点里有很大一部分是对“异国情调”和对外国人的喜爱。因此在唐朝的中国,粟特人和他们的商品得到了很多本国人的青睐。”



在贸易方面,粟特人肯定有经营丝绸,但也有其他珍贵的商品。其中包括来自费尔干纳盆地(Ferghana Valley)的马匹,来自印度的宝石,来自西藏的麝香,来自草原到北部的毛皮,甚至还有中国诗歌中描述的著名的“撒马尔罕的金桃”


微信图片_20190430193746.jpg

▲ Sogdian Dancer, ? Dynasty, Gansu Museum

微信图片_20190430193749.jpg


粟特人也是技艺精湛的工匠,在亚洲草原和中国制造和销售奢侈品 — 特别是金属制品和纺织品。粟特人带来的不仅仅是商品,还带来了时尚和娱乐方式



粟特的服装在中国唐代曾风靡一时。唐朝宫廷的仕女们喜爱穿着来自异域的长袍长袖V领夹克,锥形长裤和靴子。实际上,她们这么做算是异装(女扮男装),因为这些是粟特和其他中亚地区的男士服饰。”

 


 


从宫廷圈子到邻里聚会场所,对外国服饰的这种迷恋与当时流行的外国食品、音乐乐器和舞蹈息息相关,尤其是极具动感的粟特“胡旋舞”,短时间内便赢得了当时中国社会各阶层的喜爱。这种舞蹈经常在当地的小酒馆进行,而且中国的葡萄酒商店经常由粟特人经营,这可能也是中国和日本文化中描绘的“醉酒的粟特人”角色的由来。

 


▲ 河西走廊,张掖红色地貌


粟特语是丝绸之路的通用语言,由于贸易的必要性和翻译的盈利性,许多粟特人能够说多种语言。因此,他们也理所当然地扮演着外交官和宗教文字思想传播者的角色。例如,我们知道,一些早期的佛经译者都是粟特人。索格底亚纳及其通往中国的商旅网络也为佛教的东传提供了一个重要的渠道,基督教和摩尼教也有一部分经索格底亚纳由粟特人传播



 

微信图片_20190430193815.jpg

▲ 一位粟特女人写给她母亲的信,感叹她的丈夫已经抛弃了她。它是粟特人最古老的实体文本之一,于1907年由M. Aurel Stein爵士在中国西部一座废弃的了望塔中发现。


微信图片_20190430193818.jpg

▲ 敦煌莫高洞16窟,Aurel Stein将17窟的一些手稿捆绑堆放在地板上


“尽管粟特人在丝绸之路的运作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但这些人在很大程度上被遗忘,并在历史上消失了一千年。”


公元7世纪和8世纪的索格底亚纳,穆斯林军队的东征导致了粟特当地统治家族的崩溃,粟特人逐渐转变为伊斯兰教,被吸收到了接下来的穆斯林帝国里。

微信图片_20190430193821.jpg



 



▲ 修德寺,胡旋舞粟特人


公元750年的中国,粟特突厥背景的安禄山(公元757年)对唐朝的叛乱直接导致当地粟特人蒙受巨大的财富损失,起了戒心,甚至充满敌意。之后,在中国的许多粟特人只能积极地尝试融入当地文化,经过几代人之后,独特的粟特身份便消失了


随着粟特人民的消失,他们的语言,历史文献和建筑也失传了。粟特文明接下来便一直迷失在历史长河中,直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学者们首次发现了粟特文明的考古遗址,包括用粟特文字写成的古代字母以及纪念碑壁画等。


 


▲ 索格底亚纳考古遗址现场


这些散落的文物碎片让学者们开始重建粟特人的历史和物质文化。尽管如此,粟特人的影响直到最近还依然被低估。


其中一个原因是粟特人很少扮演传统书面历史“伟人”的角色。他们是商人、工匠、艺术家和农民,而不是国王、将军或宗教领袖。这意味着他们对各种亚洲文化微妙却又极为重要的影响往往被忽视。



第二个原因是,由于粟特人从来不是一个单一的,连贯的政治实体,并且不局限于有界的地理区域,因此从来没有一个现代民族国家站出来声称是他们的祖先


“也因如此,粟特人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无家可归”的人,被那些更愿意构建国家历史而对跨越地理、政治和文化界限人群不感兴趣的学者们所忽略。”


 


幸运的是,在过去的三十年里,这种状况已经被打破了。学者们越来越关注全球性,“相互关联”的历史,以及日常生活中的社会和文化生活(人们可能称之为“非精英”),而不是以前的 “自上而下” 的伟人伟迹。这些学者也踊跃地采用一些分析性概念,如“流动性”和“混合性”,作为理解历史的新手段


我们处于高度全球化、网络化的时代,对个人和民族身份中的流动性和建构性有很好的认知,因此这个方面的学术兴趣显然是我们所生活的时代的产物。从这个角度来看,粟特人似乎是一个理想的课题


“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一种多语言,高度流动的文化,其成功的基础是它在世界之间的流动,对其他文化开放,以及贸易和农业的和平活动,而不是军事力量和强权政治。”


 

 


 

▲ Winged Camel Ewer, The State Hermitage Museum

微信图片_20190430193917.jpg

▲ Intoxicated Barbarian King, Nara Japan

微信图片_20190430193920.jpg

▲ Charred Wood Caryatid, State Hermitage Museum

微信图片_20190430193924.jpg

▲ Wall Paintings in the Palace at Varakhsha

 

微信图片_20190430193927.jpg

微信图片_20190430193930.jpg

▲ Sogdian seal and impression, British Museum

 

 

 

 

 

 

 

▲ 安伽墓,胡人彩绘

 

▲ Anyang Funeral Bed,安阳


 

 

 

 


结语



现在,粟特文明被当做是一种成功的世界主义可行模式,我们也应该警惕过于夸大这一点。粟特人并不反对军事行动,他们在社会形态中强制执行严格的等级制度,这当然并不是平等主义。他们也参与了丝绸之路贸易的“黑暗面”,从奴隶制到其他黑暗的交易,粟特人并不是21世纪自由民主的原型。然而,在粟特人的生活和文化的许多方面仍然存在着引人入胜的积极因素 — 尤其是在当下这个人类共同的历史时刻。


 

 


“中国古代,特别是唐代的金银器、三彩、泥陶等许多当下关注的艺术形式都或多或少受到了粟特文明的影响。正如文中所说,粟特人带来的不仅仅是商品,还带来了丝路上的生机,来自远方的潮流和生活方式。”


沉默了千年又终注定慢慢苏醒,而此刻,透过这些文物,我们仿佛还能萦绕在着这群伟大又勤劳的异域商人带来的喜怒哀乐之中……


学  会


SACA学会是一个多元开放性的学术实践平台,致力于古代艺术与当代生活美学的融合实践与研究成果交流。

*本文是SACA翻译整理的粟特文明系列文章第一篇,本文简单介绍粟特的背景以及粟特人为什么重要。这个独特的古代文明在近50年才开始逐渐被关注理解,他们给丝路带来的是无穷无尽的世界艺术、多元文化和伟大的贸易。


来源:SACA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