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沙特阿拉伯主流媒体对“一带一路”倡议的认知

 作者:佚名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9-02-20 20:54:03

微信图片_20190220205250.jpg

孟炳君


北京外国语大学阿拉伯学院讲师、博士


提 要:本文以沙特3大日报《利亚德报》《麦地那报》《半岛报》有关沙特国王访华相关报道中涉及“一带一路”倡议的新闻语篇为语料,以系统功能语言学为基本理论框架,从话语人际意义的角度,考察语篇语气、情态系统,并结合语篇中评价词汇分析,综合解读沙特主流媒体对“一带一路”倡议的认知。研究发现,沙特主流媒体从本国视角出发强调沙特在倡议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并将其塑造为“一带一路”的“密切关注者”“重要参与者”及“互利共赢者”。从语篇角度解读沙特主流媒体对“一带一路”的认知,可以为分析其他海湾国家媒体对“一带一路”的认知情况提供样例,进一步为增强“一带一路”相关政治话语的对外传播提供有效建议,也有助于推动我国与包括沙特在内的海湾国家进一步开展更加良好的对外关系。


关键词:沙特;主流媒体;“一带一路”认知;人际意义;主观情态;客观情态


01


引言


沙特阿拉伯王国与中国分别位于亚洲西、东两端,古丝绸之路将两国相连,开启两国悠久的交往史。近几年,沙特实施“向东看”战略,积极同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开展互访与合作,这与“一带一路”倡议不谋而合。2016年,沙特提出“2030愿景”改革发展规划,明确着力发展非石油经济,实现经济多元化,加强国际间合作。沙中双方迅速找到了扩大双边合作的战略新契机,以推进“2030愿景”与“一带一路”倡议的战略对接。2017年3月15日至18日,沙特国王萨勒曼·本·阿卜杜勒-阿齐兹·阿勒沙特访华,此次访问成果丰硕,双方签署价值约650亿美元的合作协议与合作备忘录,涉及能源、科技等多个领域,为实现战略对接、扩大双边合作发挥积极作用。


本文以沙特3大日报《利亚德报》(Al Riaydh)《麦地那报》(Al Madina)《半岛报》(Al Jazirah)2017年3月15日至3月22日期间有关沙特国王访华的新闻为语料,体裁涉及消息、跟踪报道、评论等,选取其中涉及“一带一路”倡议的新闻语篇,在系统功能语言学的框架下,从话语人际意义角度出发,综合考察小句语气、情态系统,并结合语篇中的评价词汇分析,展现新闻语篇对“一带一路”的基本描述情况,从而解读沙特主流媒体对该倡议的态度与认知。


02


理论框架和语料来源


人际功能指人们使用语言与他人进行交往、交际,或用语言建立、维护人际关系,或用语言影响他人、表达对外界的认知等(黄国文 2001:79)。语气和情态是人际意义的两大基本元素,语气结构主要包含主语和定式成分;主语主要承担话语互动行为责任;定式成分,也可称定式操作此,用来表达时态、情态等功能,或表现为实义动词的一部分,主要限定、落实话语行为相关命题,主语和定式成分共同完成话语的语义功能。情态附加语也是时常出现在语气结构中的重要成分之一,包含语气附加语和评论附加语,共同参与或影响语气系统中意义的建构(韩礼德 2010:91)。在交际中,语气中的主语所包含的语义不仅是命题主位信息,也是语篇生成者在构建命题主位时选择的主要关注点或出发点,在这种情况下,“语气”和“情态”相互作用,“情态”对主语基本语义做出补充和限定(Bybee 1995:2),主语语义成为“带有情态责任的语义”(李战子 2005:15)。这也就是Thompson提出的“情态责任”(modal responsibility),即说话人在表述主观评价过程中体现的承担相关表述责任的程度大小,主要包括认知型情态和责任型情态:认知型情态体现不同程度的可能性、通常性、能力等;责任型情态确认不同程度的合适性、正常性、坚持性。按照主语的类型和位于肯定与否定两极之间的过渡等级,可分为“显性主观情态”“隐性主观情态”“隐性客观情态”“显性客观情态”4种类型(Thompson 1996:62)。


具有情态责任功能的语气结构,不仅能完成语义构建,也能体现说话人对相关话语做出的判断、评价等,因此具备评价意义,构成评价资源中的一种话语手段。评价意义也是人际意义的一个重要方面,分析评价词汇或其他多种评价性话语可以揭示话语使用者的态度、立场、观点,态度表述的强烈程度或表述方式是否直接、明确,以及态度是否来自话语使用者本人、或存在他人声音的参与等。从人际角度综合描写话语的语气结构、情态系统,并结合评价性词汇的分析,有助于了解语篇生成者对陈述或提议内容的确信程度、认真程度等,了解其对相关命题的认知和态度。


沙特国王访华期间,沙特主流媒体对此次访问进行过较为集中的报道。2017年3月15日至22日,沙特《利亚德报》《麦地那报》《半岛报》的相关报道数量近50篇(包含转载中方报道),体裁包括消息、深度报道、社论、署名评论文章等,包含“一带一路”关键词的有效语句67句。本文首先以小句包含主要信息为导向进行分类,确认沙特主流媒体对“一带一路”的基本认知内容和关注方向,再逐一分析各类别中典型小句的语气系统,描写其主语、定式成分以及情态附加语、评价词汇的使用情况,分析语篇生成者如何通过具体话语来展现对相关信息的态度和立场。


03


对沙特主流媒体“一带一路”认知的解读


总体而言,沙特主流媒体对“一带一路”倡议持欢迎态度,对其前景评价肯定。在相关报道中,沙特媒体多从本国视角出发,着重强调沙特在倡议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指出沙特密切关注“一带一路”倡议的动向,积极、平等地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的建设,并通过推动“一带一路”与“2030愿景”战略对接,实现沙中双方互利共赢。


3.1     沙特是“一带一路”的“密切关注者”


沙中关系历史悠久,明代郑和率领船队曾抵达今日沙特境内的麦加、吉达等地区,古丝绸之路也从这里经过,为沙特接受“一带一路”倡议提供历史积淀。“一带一路”的提出,不仅符合沙特本国未来经济建设、外交战略的宏观要求,也能助推地区、全球经济的互动与发展,这又为沙特积极响应“一带一路”倡议提供现实条件。在沙特主流媒体的相关报道中,多次强调沙特政府对“一带一路”的重视。在67个有效语句中,体现该信息的小句有18个,这些小句的语气系统构建包含两个主要特征:一方面,各小句均为陈述语气,定式成分多与现在式主动语态动词“重视”合并,动词主语多为“沙特”或“沙特政府”,共同完成“沙特重视”“沙特当前重视”“沙特始终重视”等陈述性命题;另一方面,小句语气系统中多处包含体现动词强烈程度的评价性词汇,如“非常”(重视)“很”(重视)等,同语气系统相结合,共同构建高强度的、显性客观的情态责任。例如:


"منذ قترة ليست بالقصيرة، اهتمّت المملكة اهتماما بالغا بمتابعة المبادرات الاقتصادية والاستراتيجية الأساسية الثلاث التي أطلقتها الصين تحت اسم: الانفتاح على العالم، والحزام والطريق، وصنع في الصين عام 2025، وقد زاد الاهتمام بعد إطلاق رؤية المملكة 2030 العام الماضي..." "أرامكو تستعرض فرص الأعمال الجديدة مع الصين"، صحيفة الرياض السعودية، 19 مارس، 2017


译文:长期以来,沙特非常重视中国提出的三大经济倡议和基础性战略,分别是“对外开放”“一带一路”“中国制造2025”,自去年“沙特2030愿景”提出之后,这种重视程度又有所增加……(《“阿美”展现与中国新的合作机会》,《利雅德报》,2017年3月19日)


上述段落包含两个完整句。第一句确认一个过去式的陈述语气,其主语是“沙特”,定式成分与动词合并,由“重视”一词的过去式、主动语态形式体现,提供 “沙特曾经重视”的陈述命题。语气系统中包含一处时间附加语“长期以来”。“非常重视”为阿拉伯语语法中的“程度状语”,对动作本身的性状、特征等做补充说明,从语义和功能上看,属于描述动作强度和完成程度的评价性词汇,表明动作频率和概率都实现最高值。句中的语气附加语和强烈程度的评价性词汇共同实现对小句心理过程“关心、重视”的评注功能,体现出语篇生成者对该行为过程所表达情感的注解,其使用本身具有积极的投射意义。一方面,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认知对象的优越性和正面意义,另一方面也体现出语篇生成者对该过程的信任和对过程对象的价值鉴赏,即沙特媒体高度认同沙特政府一直以来对包括“一带一路”在内的中国各项政策的重视程度,突显语篇生成者对已构建话语的认可和信任程度,构成显性客观的认知型情态责任。第二句同样确认一个过去式的陈述语气,其主语是“重视”(名词),过去式动词“增加”承担语气中的定式成分和谓语功能,提供 “重视增加了”的肯定命题。值得一提的是,主语“重视”一词使用了动词词根形式,在阿拉伯语中,动词词根具备普通名词的语法功能,是实现动词“名物化”的基本手段之一,刻画出沙特政府对中国政策的关注和重视是长期存在的基本属性,且在“2030愿景”提出之后,这种重视程度不断地提升,进一步凸显沙特对包括“一带一路”在内的中国基本政策的关注和欢迎。由此可以看出,沙特一直以来都关心中国的发展进程,特别是相关国家政策、战略、倡议等的提出,因为这更能直接体现国家定位以及社会未来发展方向。同时,在沙特的认知中,“一带一路”倡议、“中国制造2025”计划同“对外开放”政策具有同等的重要地位,它很好地体现出中国“走出去”的基本战略构想,也是中国参与地区、国际各领域建设的重要平台。例如:


"...وأظهر الجانب الصيني اهتماما بها، وتفهما لما تتيحه من فرص استثمارية جديدة، كما أظهر الجانب السعودي هو الآخر الاهتمام بمبادرة الصين المسماة (الحزام والطريق)، وخاصة ما يتعلق بالجانب التجاري فيها."   "الملك سلمان في زيارة ثالثة للصين "، صحيفة الجزيرة السعودية، 19 مارس، 2017


译文:中方对它(指沙特“2030愿景”)及其能够带来的崭新投资机会表示重视与理解,同时,沙方也重视中方“一带一路”倡议,特别是倡议中与经贸领域相关的内容。(《萨勒曼国王第三次中国之行》,《半岛报》,2017年3月19日)


例②中出现的“尤其、特别是”,是动词句“我特别要指出的是”的省略形式,即省略动词及其包含的默认主语“我”,保留动词词根“尤其、特别”作为该省略动词的“程度状语”,并引导原动词宾语,交待具体所指。从语义和功能来看,该句构成一个现在式的陈述语气,其主语“我”是语篇生成者,定式成分与动词合并,由“特别指出”一词的现在式、主动语态形式来体现,提供“我特别指出”的陈述命题,构成显性主观的认知型情态责任,且表现为最高情态值。这种语气结构实现语篇生成者对关联语义之间关系的判断,即前者的语义范畴包含后者,后者是对前者话语范畴中某个具体语义内容的揭示,这种揭示是语篇生成者站在自我立场和认知角度做出的主观性解读,体现他的判断和评价。这表明,语篇生成者认为沙特政府关注“一带一路”,更确切地说是关注倡议所包含的经贸领域合作机会或发展前景,“一带一路”将进一步拓宽双方已知的经贸合作维度,更大地发挥双方经贸往来、互惠互利的地区大平台作用。同时,该语气结构突显主观评价的“介入”程度,在相对客观的陈述性语境中引入自己的判断,同时突出和强化该判断,限制了其他可能判断的表达(李基安 2008:62),有力地实现了主观观点的传递。


3.2  沙特是“一带一路”的“重要参与者”


沙特积极参与“一带一路”的建设,并认同作为该倡议的重要参与国之一,必将在倡议的实现过程中发挥不可或缺的作用。这种认知一方面源于沙特占据的重要地理位置,使它成为“一带一路”的重要支点国家,也是“一带一路”面向中东地区推进的东大门;另一方面,沙中之间的务实合作始终具有良好的互补性,这也决定沙中两国彼此都是对方对外合作中重要的合作伙伴。在相关报道中,沙特主流媒体突出本国的地域和能源优势,强调将平等地参与“一带一路”的建设,并发挥重要作用。在67个有效分析语句中,体现该信息的小句有9个。上述信息通常以附加语的形式出现在小句语气系统中的剩余部分,语气部分多通过主语和体现确定、确信等意义的实义动词共同构建。例如:


"تؤكد المملكة استعدادها أن تكون شريكًا عالميًا في بناء «الحزام الاقتصادي لطريق الحرير» وطريق الحرير البحري في القرن الـ21، وتصبح قطبه الرئيس في غرب آسيا وتدعم استضافة الجانب الصيني منتدى «الحزام والطريق» للتعاون الدولي."   "بيان سعودي صيني مشترك: 18 نقطة تكشف قوة التعاون والتوافق بين البلدين"، صحيفة الرياض السعودية، 19 مارس، 2017


译文:沙特强调,它已准备好作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国际参与者,并成为其在西亚地区的主要支点,支持中方举办“一带一路”国际合作论坛。(《沙中联合公报:揭示两国之间合作一致的18点内容》,《利雅德报》,2017年3月19日)


从句子结构看,例③是一个完整大句,它包含3个完整小句,分别充当完整大句的第一、第二、第三并列宾语,共同受到大句语气成分的制约和限定。大句中确认一个现在式的陈述语气,其主语是“沙特”,定式成分与动词合并,由“强调”一词的现在式、主动语态形式来体现,完成“沙特强调”的陈述命题。该语气系统中并不包含情态附加语,但由于动词本身的肯定和强调意义,属于具有评价性性质的词汇(李战子 2005:18),使定式成分也具备一定程度的情态倾向,表明主语“沙特政府”对该陈述命题的主观朝向的确认程度,对信息的正确性、合适性承担主要责任。3处并列宾语中,前2个小句为信息相关小句,分别是“作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国际参与者”“成为其在西亚地区的主要支点”。两个小句的语气系统结构相近,确认为陈述语气,现在式动词承担定式成分和小句谓语功能,表明沙特“正在成为”或“即将成为”“参与者”和“支点国家”。由于受到大句语气系统的影响,这种身份说明或角色定位也得到了沙特政府的确认。


"لا شك أن مبادرة الحزام والطريق تنطوي على إمكانات وفرص هائلة وأن المملكة وموقعها المتميز كحلقة وصل بين آسيا وأوروبا وإفريقيا يتيح لها أن تلعب دورا حيويا ومحوريا في إطار المبادرة."   "تأسيس لمرحلة جديدة في مسار العلاقات بين الرياض وبكين"، صحيفة المدينة السعودية، 20 مارس، 2017 


译文:毫无疑问,“一带一路”倡议包含巨大的可能性和机会,沙特有连接亚、欧、非枢纽的独特地理位置,将使它在倡议中发挥核心的重要作用。(《建设沙中关系进程中的新阶段》,《麦地那报》,2017年3月20日)


例④是一个完整名词句,其中包含两个动词小句。名词句由“毫无疑问”引导,发挥评论附加语的作用,完成对语义命题的正确性判定,承担显性客观的认知型情态责任,情态值较高。该附加语完成对其引导的两个陈述语义命题的推定,分别是“‘一带一路’带来机会”“沙特会在倡议中发挥重要作用”,表明语篇生成者认可上述命题内容,认为其具有明确的真实性和正确性,体现语篇生成者的正面态度和评价。同时,该附加语出现在语篇开头,一方面通过强烈语势级别的话语引起受众的注意,另一方面直接插入语篇生成者的判断话语,限制或减少其他如质疑、不确定等评价意义的介入,完成主观立场的确定。


3.3  沙特是“一带一路”的“互利共赢者”


沙特是中国重要的能源供应国,中国是沙特最大的贸易伙伴之一,双方合作基础扎实。近几年,两国元首互访,两国关系逐步升温,这证明两国领导人对双边关系的高度重视。此次沙特国王访华期间,双方签订一系列多领域合作协议,必将开拓中沙两国未来合作的广阔前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沙特“2030愿景”的提出为推动两国关系进一步发展创造了新的“语境”。一方面,沙中双方努力实现“2030愿景”与“一带一路”战略对接,在多领域展开合作;另一方面,“一带一路”将给双方带来实际利益,助推两国关系向前发展。


在沙特主流媒体相关报道中,“战略伙伴”“寻求契合点”等关键词频繁出现,强调“2030愿景”与“一带一路”的互利关系。在67个有效分析语句中,体现上述相关信息的小句有11个。例如:


"دخلت المملكة في شراكات كبرى في مشاريع تجارية ستنقل واقع  التجارة الدولية في العالم من حال إلى حال... منها على التأكيد مشروع مبادرة الحزام والطريق الصيني والذي سيُسهم على نحو كبير في دعم رؤية المملكة 2030 والعكس صحيح أيضاً." "المملكة...التحول الكبير"، صحيفة الجزيرة السعودية،22 مارس، 2017


译文:沙特与多国构建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参与多项经贸类项目,将改变国际贸易的现状,其中必然包含中国“一带一路”倡议计划,它会在很大程度上支持沙特的“2030愿景”,同样地,“2030愿景”也会服务“一带一路”。(《沙特,巨大的转变》,《半岛报》,2017年3月22日)


例⑤中包含“一带一路”同“2030愿景”互利关系的信息小句有3个,其中一个非完整小句,两个完整小句。非完整小句中的语气成分包含隐含的指示语篇生成者的交际主语“我”和实义动词“认为”,构成“我认为,其中必然包含中国‘一带一路’倡议计划”的陈述性命题。介词短语“肯定是、一定是”承担评论附加语的情态责任,是对表述命题真假值作推定性判断,同语气成分相结合,构成显性主观的认知型情态责任,且表现为最高情态值。语篇生成者指出,“一带一路”可以改变当前的国际经贸格局,附加语的使用确定语篇生成者对“一带一路”全球性影响的认知和判定,认同该倡议能够推动全球经济向好的方向发展。附加语肯定意义强烈,语势级别高,表述直接,展现语篇生成者对命题的自信,强化命题内容的正确性。该附加语在确定“一带一路”全球性影响的同时,也确定 “一带一路”与“2030愿景”之间的互利作用。在构建“一带一路”支持“2030愿景”命题时,语篇生成者使用第二处情态附加语“在很大程度上”用来描写“支持、贡献”的程度和范围。该附加语的评价意义整体上趋于积极、乐观,表明语篇生成者对“一带一路”和“2030愿景”实现对接、互利抱有乐观态度,但其聚焦意义稍显模糊,表明语篇生成者在表述“支持、贡献”的具体情况或结果时还不够确定,呈现较为谨慎的态度,这种评价符合客观现实。当前,沙中双方仍在为实现“一带一路”和“2030愿景”战略对接积极努力,各领域合作正处于起步阶段,未来具体结果和成效仍然未知。


此外,沙特主流媒体在相关报道中,也对“一带一路”未来合作空间给予积极评价。例如:


"أدركنا أننا أمام مستقبل واضح معالمه لتعزيز العلاقات بأكثر مما هي عليه الآن، خاصة وأنّ العلاقات المستقبلية تعتمد وتقوم على رؤية المملكة 2030 وعلى المبادرة الصينية الحزام والطريق." "الملك سلمان في زيارة ثالثة للصين "، صحيفة الجزيرة السعودية، 19 مارس، 2017


译文:我们意识到,我们面前是一个清晰的未来,它会进一步强化两国关系,特别是两国未来将依赖于沙特“2030愿景”和中国“一带一路”倡议。(《萨勒曼国王第三次中国之行》,《半岛报》,2017年3月19日)


在例⑥中,语气附加语“尤其、特别是”一方面明确展现语篇生成者对“一带一路”倡议、“2030愿景”对沙中关系产生影响的态度,表达两个战略将助推两国关系发展、铺就美好未来的观点;另一方面,聚焦“一带一路”及“2030愿景”与两国关系的关联性,将其同国家未来发展相并列,确认其会对未来关系产生重要的铺垫和支持作用,体现语篇生成者对两大战略地位和重要性的认同,也有助于提升语篇受众的认知高度。


"وما بين هاتين الزيارتين تسارعت وتيرة الشراكة بين البلدين لتصل إلى أعلى مستوياتها خاصة في ظل وجود خطوط التقاء بين توجه الدولتين في الإعداد للمستقبل، والتي تتمثل بالنسبة للجانب السعودي في رؤية 2030، ولدى الشريك الصيني في مبادرة "الحزام والطريق."   "الرؤية والطريق"، صحيفة الرياض السعودية،17 مارس، 2017 


译文:两国元首互访期间(指2016年习近平主席出访沙特和此次沙特国王萨勒曼访问中国),两国间伙伴关系发展进程加快,达到历史最高水平,特别是在面向未来发展的准备过程中存在相交点,即沙特“2030愿景”和中国的“一带一路”。(《利雅德报》,2017-03-17)


例⑦不仅指出沙特“2030愿景”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对各自国家未来发展进程德重要性,同时也体现出其对推动两国战略伙伴关系不断向的积极作用。该句包含相关信息小句3个,其中2个完整小句,1个非完整小句。非完整小句中再次出现“特别是”引导宾语的话语结构,经过语义补足后,构成一个由交际主语“我”和实义动词“特别指出”完成的现在式陈述语气,表现为最高情态值的显性主观认知型情态责任。由此可知,语篇生成者对“沙中两国伙伴关系在‘2030愿景’和‘一带一路’背景下得以快速发展”的基本判断呈现确认态度。这一方面凸显“2030愿景”和“一带一路”在各自国家发展中的战略性高度,另一方面也体现其在发展双边关系中的平等互利作用。可以说,努力实现二者的战略对接和在多领域展开合作将给双方带来实际利益,并推动两国关系进一步发展。两个完整小句是现在式陈述语气,提供“伙伴关系进程加快”与“相交点体现为”的陈述命题,语气系统的主语体现为客观事物,是已知的、普遍接受的事实真相,因而完成显性客观的情态责任。


04


结束语


近年来,中沙关系发展迅速,各领域、各层级交往频繁,合作领域不断拓宽。沙特重视中国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日益增长的作用和影响力,积极推动两国发展战略对接,大力支持并踊跃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本文以沙特《利雅德报》《麦地那报》《半岛报》2017年3月15日至3月22日涉及“一带一路”倡议的新闻语篇为预料,通过研究发现,在“一带一路”相关报道中,沙特主流媒体多从本国视角出发,着重强调沙特在倡议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将沙特塑造为“一带一路”的“密切关注者”“重要参与者”“互利共赢者”。“翻译是一种文化传播……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关于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构想,已成为国家新的重要发展战略。相应国家发展战略,制定适应‘一带一路’建设的我国翻译政策,是当前语言规划与政策研究中不容忽视的一个重要议题。”(董晓波 胡波 2018:86)


参考文献:


[1]董晓波 胡波.面向“一带一路”的我国翻译规划研究:内容与框架[J]. 外语学刊,2018(3).


[2]韩礼德.功能语法导论[M]. 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10.


[3]黄国文.语篇分析的理论与实践——广告语篇研究[M]. 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1.


[4]李基安.情态与介入[J]. 外国语,2008(4).


[5]李战子.从语气、情态到评价[J]. 外语研究,2005(6).


[6]Bybee, J. Modality in Grammar and Discourse-An Introductory Essay [A] . In: Bybee, J., Susanne, F. (Eds),      Modality in Grammar  Discourse [C]. Amsterdam: John Benjamins, 1995. 


[7]Thompson, G. Introducting Functional Grammar [M]. London: Arnold, 1996.



本文源自外语学刊


图片 | 作者 网络


                              编辑 | 冶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