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中巴经济走廊与世界新秩序 | 中国投资·丝路版5月号

 作者:李希光  来源:中国投资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7-05-12 08:12:35


IMG_2087.JPG


    通过中巴经济走廊的建设,可以实现区域性的政治和解和政治稳定,最终实现与中国密切合作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文化共同体的愿景。


IMG_2088.JPG


    ● 中巴经济走廊与巴基斯坦的国家复兴

    ● 中巴经济走廊对引导新世界秩序的意义

    ● 附一:中巴经济走廊目前进展

    ● 附二:哪些国家会成为中巴经济走廊用户

 

    2016年11月,来自新疆的50辆集装箱卡车历经15天,翻越喀喇昆仑大雪山,穿过俾路支荒漠,长途跋涉3000公里,最终抵达瓜达尔港。当天,在瓜达尔港码头,中远海运集装箱运输有限公司的惠灵顿轮装载144个集装箱,驶离瓜达尔港。这是中巴经济走廊提出3年多来,双方首次真正实现货运车队贯穿走廊。专程来瓜达尔迎接来自中国大篷车商队的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说,此次商队试联通活动的成功举办,标志着中巴经济走廊正从概念成为现实。

 

    中巴经济走廊与巴基斯坦的国家复兴

    

    中巴经济走廊给巴基斯坦的经济注入了新的活力,国际上越来越多的人,不再以媒体化的恐怖主义国家形象关注巴基斯坦,而是从一个正在崛起的新兴区域性大国角度看待巴基斯坦。


    巴基斯坦是第一个承认新中国的穆斯林国家。上世纪60年代,阿尤布汗总统访问中国,周恩来总理回访巴基斯坦,中国援建塔克西拉坦克工厂,改变了中央条约组织和东南亚条约组织框架下巴基斯坦亲美的格局,巴基斯坦成为中国打开美国对华开放大门和与穆斯林国家保持沟通最重要的国家。


    近年来,巴基斯坦不仅在经济上是增长速度最快的穆斯林国家,还是伊斯兰世界中最强大的穆斯林国家,拥有作战经验丰富的反恐部队。中国同巴基斯坦建设一带一路旗舰项目,在整个穆斯林世界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和良好的印象,中巴间的兄弟关系为中国与其它穆斯林国家发展友好关系树立了榜样。巴基斯坦可借用其与大多数穆斯林国家和地区在宗教、文化、民族和血缘的联系,促进和维护中国与中东、中亚、西亚、南亚和东非穆斯林国家和地区的民心沟通和投资安全。巴基斯坦在中东教派战争和冲突中保持中立,与逊尼派的沙特、土耳其和什叶派的伊朗都维持着良好的关系,被各方认为是可信赖的伙伴。当年新疆7.5事件后,巴基斯坦领导人向土耳其等国家领导人通报新疆分离恐怖主义的真相,消除了某些穆斯林国家对中国的误解。中巴经济走廊带来的经济繁荣和发展将带来沿途地区的“去极端主义化”。


    作为有两亿人口的世界第六人口大国,2016年巴基斯坦的经济增长速度接近5%,这是过去八年里经济增长率最高的,也是穆斯林国家中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2016年卡拉奇股市增长了 46%,行情持续走高。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2016年,巴基斯坦38%的人口是中产阶级,4%的人口是上流社会,中上层人口总和是8400万人,超过德国或土耳其的全国人口。巴基斯坦日益庞大的中产阶级中拥有摩托车的家庭从1991年的4%,增长到2014年的34%;拥有洗衣机的家庭从占比13%,增长到47%。中产阶级家庭的孩子至少有一人读书到16岁。雀巢公司过去5年在巴基斯坦的销售额翻了一番,达到10亿美元。2017年初,荷兰奶制品公司Royal FrieslandCampina NV花费4.61亿美元购买了总部位于卡拉奇的生产高温杀菌的封装奶制品的Engro Foods食品公司。在日常生活中,巴基斯坦的牛奶装放在没有盖子的容器里在市场销售。巴基斯坦全国90%的消费来自中产阶级。


    今天,巴基斯坦每年的摩托车的购买量从2000年的95000辆,增长到了现在每年200万辆。本田是巴基斯坦最主要的摩托车供应商。本田最摩托车购买者其月收入通常在200到300美元之间。专家分析,发展中国家购买耐用品如摩托车后,其生活方式将带来就业、教育和休闲娱乐产业的发展。


    长期以来,巴基斯坦政坛由三大豪强家族政党轮流执政:巴基斯坦人民党(布托家族)、穆斯林联盟(谢里夫派)、穆斯林联盟(领袖派)。 2013的大选是巴基斯坦政权在历史上第一次实现从一个民选政府向另一个民选政府交接。目前,巴基斯坦两大政党,一个是穆斯林联盟(谢里夫派),另一个是易慕兰.汗领导的巴基斯坦正义运动党。普遍认为,巴基斯坦正义运动党代表中产阶级。由于谢里夫的执政党更多地代表着工商阶层,所以,他更关注私营企业的发展。易慕兰.汗的正义运动党从原来的边缘政党发展成了以大学生为主,要求政府增加公共服务的最有影响的反对党。

 

    中巴经济走廊对引导新世界秩序的意义


     不仅要看到中巴经济走廊对重新定位南亚的地缘政治语境带来的变化,更要看到中巴经济走廊已经成为一带一路主导的再全球化带来的新视野和中国引导的全球新秩序。在这个多极的全球化新秩序和新视野中,中巴经济走廊将成为各大文明汇聚点。    


    中巴经济走廊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旗舰项目。中国投资的是中巴经济走廊,事实上也是投资整个中亚、南亚、西亚、中东,甚至东非整个地区。中国需要在这个地区跟俄罗斯、伊朗、阿富汗和所有的国家连通。事实上,该地区的国家都在朝这个方向努力。


    包括中巴经济走廊在内的六大廊道,经济发展落后,投资潜力巨大,是一带一路建设重点投资发展的地区,也是地缘政治错综复杂的地区。建设中巴经济走廊首先要考虑到这个地区的地缘政治和地缘矛盾。在研究中巴经济走廊的价值和意义时,我们发现这个地区的周边国家和地区有一个共同认可的发展目标、政治目标和文化目标。通过中巴经济走廊的建设,可以实现区域性的政治和解和政治稳定,最终实现与中国密切合作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文化共同体的愿景。


    早在1955年的冷战时期,美国为了在中亚、南亚和东南亚遏制苏联和中国,成立了包括巴基斯坦、伊朗、伊拉克、土耳其和英国在内的中央条约组织,同时成立了包括澳大利亚、法国、新西兰、巴基斯坦、菲律宾、泰国、英国和美国在内的东南亚条约组织。这两个条约以及美国借助伊斯兰圣战在阿富汗的代理人战争的后果把连接东西方几千年的丝绸之路古道彻底封闭了。在后冷战时期,美国和西方发动或支持的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和叙利亚战争,导致古丝绸之路侵略战争、宗教战争、部族战争和代理人战争不断。冷战后,中巴经济走廊周边国家,如阿富汗、中亚五国、伊拉克、叙利亚、俄罗斯,多是西方与东方文明的冲突的重点地区,也是西方推销其价值话语体系失败的地区。


    与西方的文明冲突话语正好相反,中巴经济走廊沿线和周边国家和地区汇集的多样化的东方文明、宗教和文化将在一带一路的大旗下走向空前的文明大团结。


    中巴走廊对21世纪多极化全球新秩序的意义在于,它是中国与中亚、南亚、西亚、中东、东欧、东非经济一体化的生命线,将极大促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的大发展和经济一体化。中巴经济走廊是一带一路的基石,也是即将到来的中国主导的多极化的世界新秩序的基石。一带一路新秩序不仅是游戏规则的改变,也是游戏的改变、棋盘的改变。中巴经济走廊是中国在南亚、中亚和印度洋的影响力的历史性延伸。通过减少对中国南海和马六甲海峡的倚靠,中巴经济走廊解除了美国在东亚遏制中国的武功。


    中巴经济走廊潜在地把中国、巴基斯坦、阿富汗、印度、俄罗斯、伊朗、中亚国家以及上合组织成员国整合起来。中国、中亚、俄罗斯、伊朗、印度、阿拉伯、非洲多个文明汇聚在中巴经济走廊。通过中巴经济走廊的发展和建设,中巴经济走廊将从区域经贸走廊,变成全球文明走廊、不同文明民心沟通走廊。通过中国与沿线国家追求共享价值,不搞普世价值,不搞零和游戏,中国将引导国际社会共同塑造更加公正合理的国际新秩序、引导国际社会共同维护国际安全。中巴经济走廊即是理想主义,也是现实政治和再全球化硬实力建设的需求,也是建设一个公正的世界新秩序的需求。


    未来的瓜达尔将建成世界文明对话中心,利用其世界文明十字路口的地理位置,瓜达尔港将建会展中心、文化活动中心,开展一系列类似香格里拉对话的瓜达尔安全对话会、瓜达尔文明对话会、瓜达尔战略对话会、瓜达尔能源对话会,把美国和印度等对中巴经济走廊和一带一路持敌视或不明态度的国家吸引进来,变瓜达尔为多极世界的中心。未来的瓜达尔,作为中国与伊斯兰世界沟通和接触的桥头堡,也作为东西方文明沟通的中心,其意义将远远大于新加坡香格里拉对话。


    附一:

    中巴经济走廊目前进展

 

截至2016年底,中巴经济走廊51项合作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