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唐朝户部员外郎兼侍御史王鉷为西安府清真大寺撰写碑记

 作者:王润心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7-02-03 13:54:36

 唐朝户部员外郎兼侍御史王鉷为西安府清真大寺撰写碑记

                  

                                                               敕建清真寺碑记(西安府)


    窃闻俟百世而不惑者道也,旷百世而相感者心也。惟圣人心一而道同,斯百世相感而不惑,是故四海之内皆有圣人出。所谓圣人者,心同道同是也。西域圣人穆罕默德,生孔子之后,居天方之国,其去中国圣人之世之地不知其几也。译语相殊而道合符节者何也?其心一故道同也。昔人有言:“千古一心,万古一理”信矣。但世远人古,经书犹存,得于传闻者,乃知西域圣人生而神灵,知天地化生之理,通幽明死生之说。如沐浴以洁身,寡欲以养心,斋戒以忍性,去恶迁善而为修己之要,至诚不欺而为感物之本,婚姻则为之相助,死丧则为之相送,以至大而纲常伦理,小而起居食息之类,罔不有道,罔不立教,罔不畏天也。节目虽繁,约之以会其全:大率以化生万物之天为主;事天之道可以一言而尽,不越乎我心之敬而已矣。殆与尧之“钦若昊天”,汤之“圣敬日跻”,文之“昭事上帝”,孔子之“获罪于天无所祷”,此其相同之大略也。所谓百世相感而不惑者,足征也。圣道虽同,但行于西域而中国未闻焉。及隋开皇中,其教遂入于中华,流衍散漫于天下。至于我朝,天宝陛下因西域圣人之道有同于中国圣人之道,而立教本于正,遂命工部督工官罗天爵董理匠役,创建其寺以处其众。而主其教者,摆都而的也。其人颇通经书,盖将统领群众,奉崇圣教,随时礼拜,以敬天而祝延圣寿之有地矣。是工起于元年三月吉日,成于本年八月二十日。的等恐世远遗忘,无所考证,遂立碑为记,以载其事。


    天宝元年壬午仲秋赐进士及第户部员外郎兼侍御史王鉷撰。


    译文


    奉圣旨创建西安府清真寺碑记


    我听说:延绵百世而让人不迷惑的思想称作“道”,越过百世而始终受感化的东西是人心。然而,只有圣人之心相似且与“道”相同,能越百世而感化人心让人不迷惑,因此,四海之内都有圣人诞生。所谓圣人,一般来说是心相似且与道相同这样的。西域圣人穆罕默德,生在孔子之后,居住在天方之国,他离中国孔圣人生活的时代和地域不知要遥远多少,并且他们语言不通,而阐述的道理却如符节一样相通相合,这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圣人之心是一致的,因此所阐释的“道”也就相近了。古人有句话说得好:“千圣一心,万古一理”这让人深信不疑啊。遗憾的是圣人以及圣人的时代离我们久远了,好在他们的经书还在,从这些经书中我们了解到圣人以及他们所阐之“道”,这才知道西域圣人穆罕默德生而有神灵,能知天地形成、生命化育之理,能通后世今生死生之说。譬如:回族人用沐浴来清洁身心,用寡欲来修养心性,用斋戒来磨练忍性,将远离罪恶走向高善作为自我修养的关键,将至诚无欺作为感化外界的根本,遇有婚姻大事,总赞美相助,遇有丧葬之事,必依礼送葬,以至于大到纲常伦理,小到饮食起居休息之事,没有不循道而行的,没有不立教规约束的,没有不敬畏“上苍”的。回族人的生活习俗虽然有很多仪礼约束,但简约地汇总归纳:大约是以创造天地万物的“上苍”为世界的主宰。他们敬畏世界主宰之心,用一句话尽可以概括,绝不异于我们敬畏“天”之心。大概与尧帝的“钦若昊天”、与商汤王的“圣敬日跻”、与周文王的“昭事上帝”、与孔子的“获罪于天无所祷”等思想相似。由此足以印证圣人之心相似且与“道”相同、延绵百世感化人心而不迷惑的说法是正确的。圣道虽然相同,但穆罕默德圣人所传扬的伊斯兰教以前在西域盛行,而中国不了解。等到隋朝开皇年间伊斯兰教才传到我中国,并在中华大地逐渐盛行。到我大唐王朝,玄宗皇帝因为穆圣所传的伊斯兰“天道”与中国圣人所传之道相同,而且伊斯兰教立教之本在于中正,于是,命令工部督工官罗天爵统领并督察工匠,创建西安府清真大寺,以此容纳广大穆斯林信众从事清修活动。而该清真寺的掌教阿訇为摆都而的。此人精通经书,那么,让他统领穆斯林群众崇奉伊斯兰圣教,随时礼拜,从而敬“天道”并祈祷穆罕默德圣寿,这样便有了施展的空间了。这项工程自天宝元年三月吉日开工,至天宝元年八月二十日竣工。摆都而的等人担心年代久远后,人们会遗忘这件事,以至无法考证。于是立碑作记,来记录这件事。

              

                天宝元年仲秋赐进士及第户部员外郎兼侍御史王鉷撰记。


    注:王鉷,汉族,太原祁县人。祖父王方翼是唐朝西域名将。王鉷是唐•天宝朝户部员外郎兼侍御史,受唐玄宗重用,掌管户部钱粮。公元752年,因其弟王焊参与谋反,王鉷被李隆基赐死。


    西安府清真大寺又称东大寺,在西安市化觉巷内,因与大学习巷清真寺东西相对,故得名。该寺创建于天宝元年(742年)。王鉷亲为东大寺落成撰写碑记。如今,王鉷所撰《创建清真寺碑记》刻石存放在东大寺最后一进院落的北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