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李兴华谈回族对中华文明精神的弘扬。

 作者:王润心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7-02-03 13:49:46


    中华文明的精神,系中华民族的灵魂所在。回族在弘扬这种中华民族灵魂方面所做的贡献是很显著的。第一、自强不息。自强不息、刚健有为是中华文明的一种基本精神。《论语•子路》、《孟子•告子》、司马迁《报任安书》等对此都有精辟的论述。至于大禹治水、女娲补天、后羿射日、精卫填海、愚公移山等故事,则是中华文明以这种精神激励中国人的写照。回族及其先民1000多年来以自己的模范行为实践着中华文明的这种精神。特别是在明至民国这500多年的时间里,回族所处的政治环境与经济环境,比其它民族更为艰难。但他们不畏困难,不怕逆境,艰苦地在边穷地区奋斗,发展起了一个一个的回族乡镇和村庄。在部分回族成员因这样那样原因移居国外时,在极其艰难的环境中立足,发扬的也是中华文明的这种精神。第二,爱国爱家。爱国爱家,报效国家、报效父母,保家卫国是中华文明的一种基本精神。孔子、老子把为真理、为国家、为民族牺牲自己视为最大的仁,人最重要的气节。回族从她的先民起,就充满对中国国土的向往和热爱。到元代回族的先民就自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就开始把为国祈福、为家族祈平安作为自己的一项重要宗教行为;把效忠于中国国家中央政权和事孝于自己一姓一宗一地祖先作为自己的主要伦理规范。如元亡后,丁鹤年以元朝遗少自居。为了不忘故国,乃“饮泣赋诗,情词凄恻”,凡“忧国(指元朝中国)之念,皆发于诗歌”(《新元史》卷二三八)。明亡后,羽凤祺、撒之浮、马成祖在广州拥立明永历帝,后以身殉职。米喇印、丁国栋在甘州拥立明延长王朱识反清复明。可见回族具有何等强烈的“以元为国”或“以明为国”的爱国意识。入清以后,特别是清中叶后,回族受到了清政府那样的歧视和虐待,甚至是镇压和屠杀,但当国家受到威胁和入侵时,仍英勇战斗,抗击侵略者。至于西部地区回族在清后期进行的反清起义,则完全是在受歧视、受压迫特殊历史条件下发生的一种求生存、卫家园、反歧视、反压迫的自卫行动。这放在哪个民族上,也是如此。到民国年间,许多阿訇和学者则明确地将爱国定为信仰(伊玛尼)的一部分。第三、重人重伦。以人为本,重伦重德,是中华文明的一种基本精神。中华文明很大程度上就是建立在对人的尊重和对人伦关系的重视基础上的。回族,通过由她的著名学者所系统发挥的伊斯兰宗教学说,不仅明确地指出“人乃万汇中有形之最灵,全而兼备”、“色妙皆具”,故“人乃天地万物之至全至贵,虽天仙神贵,莫不因人而有”,“人独能弘道,道所以专责于人”,“天地生人,德成于伦”,“万行莫先五伦,五伦立而万行成。是万行以五伦为本也”,而且直接用儒家提倡的五种道德观念,即仁、义、礼、智、信“五端”来分别概述和说明念、施(即课)、拜(即礼)、戒(即斋)、聚(即朝)这五项伊斯兰教基本功课的内在精神。可谓是确确实实的弘扬。第四、时中用中。时中,即随时处中,依条件随时选择适中的标准。用中,即在处理各种关系时不陷于某一个极端,随条件的不同而确定适度的关系方式。回族在处理所遇到的一些关系时,也都是自觉或不自觉的采用这种定式或原则,而不采取非此即彼的极端定式。最为典型的就是回族在处理伊斯兰教信仰和中国社会的关系时,既不取根本行不通的改变中国社会格局以推行伊斯兰化这种极端,也不取不坚守就放弃信仰让中国主干社会同化这种极端,而是在走着一条“既坚守信仰,也适应社会”的“取中”而不“取端”的道路。当然,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和不同地区,所取中的“度”也是有所不同的。有的中度高一些,有的中度低一些;有的坚守度更高,有的适应度更高。

                    注:节选自李兴华《回族与中华文明》(《回族研究》1999年1期)一文。

                      李兴华,汉族。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