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恩格斯论阿拉伯人与文艺复兴

 作者:何新  来源:​ 何新文史  点击:  评论:0 时间:2021-10-07 14:53:11


恩格斯《自然辩证法导言》历史部分

恩格斯论阿拉伯人与欧洲文艺复兴

微信图片_20211007145346.jpg


【老何按语】解读恩格斯论文艺复兴


恩格斯《自然辩证法导言》一文是论述欧洲文艺复兴的经典名篇。


但是,此文有一些非常重要的细节和观点,迄今很少被读者注意。兹摘要及简略解读论之如次。


(一)阿拉伯人留给欧洲文化遗产


恩格斯此文中三次谈到阿拉伯人的科学、哲学和数学对欧洲文艺复兴的影响。


而这种影响,现在的西方主流伪史学则始终讳莫如深,极力隐瞒,一字不提。


中国公知们当然也对此一无所知。


恩格斯说:


1、“现代自然研究同古代人的天才的自然哲学的直觉相反,同阿拉伯人的非常重要的、但是零散的并且大部分已经无结果地消失了的发现相反,它唯一地达到了科学的、系统的和全面的发展。”


也就是说:恩格斯认为:


阿拉伯人曾具有“大部分已经无结果地消失了的”、但是“非常重要的”自然科学发现。


2、“在罗曼语诸民族那里,一种从阿拉伯人那里吸收过来并重新发现的希腊哲学那里得到营养的明快的自由思想,愈来愈根深蒂固,为十八世纪的唯物主义作了准备。”


恩格斯认为;“罗曼语诸民族”“从阿拉伯人那里吸收过来”,“并(自称)重新发现了希腊哲学”。


——按罗曼语族,即拉丁语族,该语族包括法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葡萄牙语、罗马尼亚语、加泰罗尼亚语等语言,约有八亿使用者。


也就是说,法国、西班牙、意大利等欧洲人从阿拉伯人那里学习到古希腊哲学,又自称重新发现了它。这就是所谓”文艺复兴“。


3、“阿拉伯人留传下了十进位制、代数学的发端、现代的数字和炼金术;基督教的中世纪什么也没留传下来。”


恩格斯认为,“阿拉伯人教会了欧洲人十进位制(也就是说,包括古罗马人都不会十进位制的基本算术)、初等代数学、阿拉伯数字系统和化学炼金术。基督教的中世纪什么也没留传下来。”


——注意,恩格斯同时认为,基督教的中世纪欧洲没有文明和科学知识,”没有任何知识文化的遗产传留“。


(二)关于文艺复兴的发生时代


主流西方伪史的说法极力把文艺复兴时间提前、拉长。


但是恩格斯则指出,文艺复兴这个时代,大体与宗教改革同时,“法国人称之为文艺复兴,而意大利人则称之为Cinque-cento[五百年代]。”“这是从十五世纪下半叶开始的时代。”


(三)关于欧洲各国政治国家的形成时间


欧洲政治经济发展很晚,欧洲长期处于蛮族社会的野蛮状态(梅因名词),处于部落社会阶段(参看《德意志意识形态》)和领主庄园形态封建制度阶段,没有形成国家组织和政治制度。


直到15世纪,“国王的政权依靠市民打垮了封建贵族的权力,建立了巨大的、实质上以民族为基础的君主国,而现代的欧洲国家和现代的资产阶级社会就在这种君主国里发展起来。”


(四)西方从东方抢掠古代文件


恩格斯说:“拜占庭灭亡时抢救出来的手抄本,罗马废墟中发掘出来的古代雕像,在惊讶的西方面前展示了一个新世界——希腊的古代。”


拜占庭是神圣罗马帝国对君士坦丁堡罗马的伪名。都城君士坦丁堡,遭受两次陷落与洗劫。


1204年威尼斯银行国组织的十字军抢掠洗劫君士坦丁堡,掠走大批东方历史和学术文件。


1453年奥斯曼突厥再次攻陷及洗劫君士坦丁堡。很多亚洲学者及文件流散到欧洲。


此所说罗马废墟,似乎不是意大利罗马也是君士坦丁堡罗马。


(五)欧洲语文和文学是15世纪以后形成的


恩格斯说:“在意大利、法国、德国都产生了新的文学,即最初的现代文学;英国和西班牙跟着很快达到了自己的古典文学时代。”


——注意,恩格斯说基督教的中世纪欧洲没有任何知识文化的遗产传留。


这个导言浓缩概述了欧洲近代史,充分说明古代欧洲没有形成高度文明,文明来自于东方。


【恩格斯原文】论阿拉伯人与文艺复兴


现代自然研究同古代人的天才的自然哲学的直觉相反,同阿拉伯人的非常重要的、但是零散的并且大部分已经无结果地消失了的发现相反,它唯一地达到了科学的、系统的和全面的发展。


现代自然研究,和整个近代史一样,是从这样一个伟大的时代算起,这个时代,我们德国人由于当时我们所遭遇的民族不幸而称之为宗教改革,法国人称之为文艺复兴,而意大利人则称之为Cinque-cento[五百年代],但这些名称没有一个能把这个时代充分地表达出来。这是从十五世纪下半叶开始的时代。


国王的政权依靠市民打垮了封建贵族的权力,建立了巨大的、实质上以民族为基础的君主国,而现代的欧洲国家和现代的资产阶级社会就在这种君主国里发展起来;当市民和贵族还在互相争吵时,德国农民战争却预言式地提示了未来的阶级斗争,因为德国农民战争不仅把起义的农民引上了舞台——这已经不是什么新的事情了,——而且在农民之后,把现代无产阶级的先驱也引上了舞台,他们手里拿着红旗,口里喊着财产公有的要求。


拜占庭灭亡时抢救出来的手抄本,罗马废墟中发掘出来的古代雕像,在惊讶的西方面前展示了一个新世界——希腊的古代;在它的光辉的形象面前,中世纪的幽灵消逝了;意大利出现了前所未见的艺术繁荣,这种艺术繁荣好象是古典的古代的再现,以后就再也不曾达到了。


在意大利、法国、德国都产生了新的文学,即最初的现代文学;英国和西班牙跟着很快达到了自己的古典文学时代。


旧的orbisterrarum(直译是“地环”,这是古罗马人对世界、地球的称呼)的界限被打破了;只是在这个时候才真正发现了地球,奠定了以后的世界贸易以及从手工业过渡到工场手工业的基础,而工场手工业又是现代大工业的出发点。


教会的精神独裁被摧毁,德意志诸民族大部分都直截了当地抛弃了它,接受了新教,同时,在罗曼语诸民族那里,一种从阿拉伯人那里吸收过来并重新发现的希腊哲学那里得到营养的明快的自由思想,愈来愈根深蒂固,为十八世纪的唯物主义作了准备。


这是一次人类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最伟大的、进步的变革,是一个需要巨人而且产生了巨人——在思维能力、热情和性格方面,在多才多艺和学识渊博方面的巨人的时代。


给现代资产阶级统治打下基础的人物,决不是受资产阶级的局限的人。相反地,成为时代特征的冒险精神,或多或少地感染了这些人物。


那时,差不多没有一个著名人物不曾作过长途的旅行,不会说四五种语言,不在好几个专业上放射出光芒。


列奥纳多·达·芬奇不仅是大画家,而且也是大数学家、力学家和工程师,他在物理学的各种不同部门中都有重要的发现。


阿尔勃莱希特·丢勒是画家、铜板雕刻家、雕塑家、建筑师,此外还发明了一种筑城学体系,这种筑城学体系,已经包含了一些在很久以后被蒙塔郎贝尔和近代德国筑城学重又采用的观念。


马基雅弗利是政治家、历史家、诗人,同时又是第一个值得一提的近代军事着作家。


路德不但扫清了教会的奥吉亚斯的牛圈(典故出自希腊神话,奥吉亚斯王有大牛圈,养牛三千头,三十年未打扫。后来以此比喻极其肮脏的地方。)而且也扫清了德国语言的奥吉亚斯的牛圈,创造了现代德国散文,并且撰作了成为十六世纪《马赛曲》的充满胜利信心的赞美诗的词和曲。


那时的英雄们还没有成为分工的奴隶,分工的限制人、使人片面化的影响,在他们的后继者那里我们是常常看到的。


他们的特征是他们几乎全都处在时代运动中,在实际斗争中生活着和活动着,站在这方面或那一方面进行斗争,有的人用舌和笔,有的人用剑,一些人则两者并用。因此就有使他们成为完人的那种性格上的完整和坚强。


书斋里的学者是例外:他们不是第二流或第三流的人物,就是唯恐烧着自己手指的小心冀翼的庸人。自然科学当时也在普遍的革命中发展着,而且它本身就是彻底革命的;它还得为争取自己的生存权利而斗争。


同近代哲学从之开始的意大利伟大人物一起,自然科学把它的殉道者送进了火刑场和宗教裁判所的牢狱。特别是,新教徒在迫害自然科学的自由研究上超过了天主教徒。


塞尔维特正要发现血液循环过程的时候,加尔文便烧死了他,并且是在活活地把他烤了两个钟头之后;而宗教裁判所只是把乔尔丹诺布鲁诺简单地烧死便心满意足了。


自然科学借以宣布其独立并且好象是重演路德焚烧教渝的革命行动,便是哥白尼那本不朽着作的出版,他用这本书(虽然是胆怯地而且可说是只在临终时)来向自然事物方面的教会权威挑战。


从此自然科学便开始从神学中解放出来,尽管科学和神学之间个别的互相对立的要求的争执一直拖延到现在,而且在许多人的头脑中还远没有得到解决。


但是科学的发展从此便大踏步地前进,而且得到了一种力量,这种力量可以说是与从其出发点起的(时间的)距离的平方成正比的。


仿佛要向世界证明:从此以后,对有机物质的最高产物、即对人的精神起作用的,是一种和无机物的运动规律正好相反的运动规律。从那时开始的自然科学最初一个时期中的主要工作,是掌握手边现有的材料。


在大多数部门中必须完全从头做起。


古代留传下了欧几里得几何学和托勒密太阳系。


阿拉伯人留传下了十进位制、代数学的发端、现代的数字和炼金术;基督教的中世纪什么也没留传下来。


(2021-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