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天启的宗教与人为的宗教

 作者:佚名  来源:瀚歌hg 瀚歌  点击:  评论:0 时间:2020-06-29 16:24:52

微信图片_20200629162526.jpg

天启的宗教与人为的宗教

艾哈迈德·爱敏   著
瀚 歌    译


【译者按】艾哈迈德·爱敏(1886—1954 愿主慈之),埃及著名作家、文学评论家、历史学家。代表作有《伊斯兰的黎明时期》(1卷),《伊斯兰的上午时期》(3卷),《伊斯兰的中午时期》(4卷)。该书由纳忠教授及其弟子们陆续译为汉语,译名改为《阿拉伯—伊斯兰文化史》(1—8册),由商务印书馆出版。这篇文章选译自他6卷本的文集《感悟录》。以文风典雅、朴实著称。这篇文章中提到的“点金石”、“神奇的药物”等概念,译者不敢苟同,但作为翻译、作为历史,又必须保留它的原貌。我对此类概念的理解,一是作者历史背景、文化背景的局限;二是作为文学作品,一般不受严格的科学理念、文化理念的制约。求主饶恕作者、译者和读者。人无完人,金无足赤。


你知道真丝与假丝的区别吗?

你知道狮子与狮像的区别吗?

你知道真实的世界与地图上的世界的区别吗?

你知道你清醒时的行为与梦中的行为的区别吗?

你知道熊熊燃烧、吞噬一切的火,与你脱口而出、不会烧伤你口舌的“火”的区别吗?

你知道活生生的人,与用来陈列衣服的石膏模特的区别吗?

你知道丧子的母亲,与雇佣的哭丧婆的区别吗?

你知道染黑眼圈的水,与真正的黑眼圈的区别吗?

你知道战士手中的宝剑,与聚礼日演讲者手中的木杖的区别吗?

你知道生活中的人,与银幕上的人的区别吗?

你知道声音与回音的区别吗?


如果你知道了这些区别,那么这正是天启的宗教与人为的宗教的区别。


专家、历史学家们绞尽脑汁,试图了解一个原因:初期的穆斯林为什么那样匪夷所思,他们纵横驰骋,南征北战,无往而不胜;而后期的穆斯林为什么也是那样匪夷所思,他们萎靡不振,软弱无力,不堪一击。与此同时,古兰经依然是古兰经,伊斯兰的教诲依然是伊斯兰的教诲,“万物非主唯有真主”丝毫未变,一切事物依然如初。


对此,学者们、历史学家们各抒己见,莫衷一是,而我觉得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天启宗教与人为宗教的区别。


人为的宗教是一些动作,一些念词,除此以外一无所有;天启的宗教是灵魂,心灵,奔放的激情。


人为的宗教中,礼拜是体育活动,朝觐是机械运动、身体旅行,宗教功课是戏剧和杂技。


人为的宗教中,“万物非主唯有真主”是华而不实的口头禅,而在天启的宗教中它包罗万象:它是对金钱崇拜、权力崇拜的革命,对名誉崇拜、欲望崇拜的革命,对一切被造物崇拜的革命。


人为的宗教中,“万物非主唯有真主”意味着低三下四,服从私欲;而天启的宗教中,它只服从真理,与真理同在。


人为的宗教中,“万物非主唯有真主”随风飘荡;天启的宗教中,“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移动山岳。


人为的宗教是一种技艺,如木工、纺织,通过学习、操作就会掌握;而天启的宗教是灵魂、心灵和信仰。它是一切崇高行为的源泉。


天启的宗教,是“神奇的药物”,注入死者,使其复活,注入弱者,使其强壮。


天启的宗教,是化学家的“点金石”,置入铜、银和铅,使其变为真金。


天启的宗教,是创造一切奇迹的信仰,科学、历史和哲学对它百思不得其解。


天启的宗教,是“解毒药”,使用少许,即可驱除“毒素”。


天启的宗教,是一种“化学元素”,与宗教功课融合,携你走向真主;与尘世行为结合,排除万难,让你心想事成。


天启的宗教,成功者如获至宝,失败者失之交臂。


天启的宗教是电流,与机器接通,齿轮旋转,生产持续;一旦电流中断,一切偃旗息鼓,悄无声息。


天启的宗教,让本来是线绳的琴弦发出悦耳的音律,让本来是气流的声音引吭高歌。


天启的宗教,让一个人为它而生,为它而战;人为的宗教,让一个人用它生活,用它做生意,用它投机取巧。


天启的宗教,把一个人置于一切权力之上,一切政治之上;人为的宗教,让一个人利用宗教,去服务权力,服务政治。


天启的宗教,是心灵和力量;人为的宗教,是词法,语法,诡辩,曲解。


天启的宗教,与灵魂、血肉交融,捍卫真理,嫉恶如仇,大义凛然;人为的宗教,是硕大的缠巾,耀眼的外套,宽阔的衣袍。


天启的宗教中,“舍哈代”(牺牲)意味着古兰经所说“真主用乐园换取信士们的生命和财产,他们为主道战斗,杀敌制胜,或以身殉职”;人为的宗教中,“舍哈代”意味着分析句子的语法,注明正文的出处,解释注解的含义,给注解再做旁注,或维护作者,反驳异议。


天启的宗教,是改善人与真主的关系,人与人的关系,进而改善全人类与真主的关系;人为的宗教,是改善自己与人们的关系,目的是换取饭碗,捞取名誉,赚取横财,避免伤害。


有人说得好:“这个宗教后期的病症,只有用初期的方法才能根治。”这个宗教的初期,不就是灵魂的宗教,而它的后期不就是做作的宗教?


许多宗教人士的错误在于,随着时过境迁,他们远离了宗教的灵魂,恪守了宗教的形式,结果是本末倒置,主次不分,既失去了宗教的灵魂,也没有守住形式的价值。


信仰犹如“热恋”,化严寒为温暖,化沮丧为亢奋,化丑行为美德,化自私为无私。


真正的信仰,能够点石成金,星火燎原,化石为水,妙手回春。


人为宗教谁人取,

还我星点真教存,

我有溃肝何人换,

予我健肝乐融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