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阿克巴,缘何被称为“现代伊斯兰领袖中的达拉·西阔”

 作者:佚名  来源:佃农达吾 佃农的花园  点击:  评论:0 时间:2020-06-05 20:03:03

来自专辑

Islam Today



BBC称他为“当代伊斯兰研究方面的世界顶级权威”。

劳特利奇出版社把他列入“近120年来最具影响力学者”

美国著名历史学教授斯坦·沃伯特称他是“美国和全世界最伟大的伊斯兰学者、现代伊斯兰领袖中的达拉·西阔”

 

微信图片_20200605200400.png


蔡百铨先生激动地说:“终于有了这么一本书问世,一本介绍伊斯兰的书籍,从穆罕默德谈到几乎昨天发生的事情,并且介绍穆斯兰在全世界的处境;从苏格兰史托诺威市到孟加拉,从中东到国人比较生疏的中亚到南亚,并且跨海直到美国。作者阿克巴·阿赫美德博士是巴基斯坦籍虔诚穆斯林神学家,目前在华府美国大学执教;他也是著名人类学家与作家,故能跳脱枯燥的说教窠臼,以炉边讲古的方式娓娓道来。”(台湾商周版《今日的伊斯兰》译者序

蔡百铨是《今日伊斯兰》中文首译者,在这本书出版之前,他在台湾籍籍无名,一直受困于自己研究伊斯兰的学术方向受不到良好待遇。他抱怨自己写的一些著作找不到出版商。这本书的出版让他有点扬眉吐气的感觉。原因是,2003年前后,在那种一边倒的舆论下,由于西方的媒体、政客、学术界的暧昧互动,伊斯兰研究在台湾突然变成了显学,不止在台湾,也不止是在汉语圈,甚至在美国和西方世界都是如此。

“以炉边讲古的方式娓娓道来”,这个评价堪称精准。对于普通读者来说,我们期待的不就是这样自由、舒缓、散漫而又有温度的叙述吗?阿克巴在他的前言中也说:“这本书不是学术著作,而我也不是在提交或答辩一篇论文。这不是编年史,要读编年史的话另有佳作。这本书是对印象的记录———部分是游记,部分是历史。”

时任台湾华南大学宗教学研究所所长的蔡源林教授是这本书最早的推荐序作者,他的文字可以作为这本书最重要的导读之一。蔡教授写过大量的涉及伊斯兰与时局的论文,不同于文学写作者,他的文笔冷静、理性,但也洋溢着掩饰不住的热情:

“阿赫美德是闻名国际的巴基斯坦裔英国穆斯林学者,他所著一系列与伊斯兰相关的著作,最重要的特色便是企图让伊斯兰传统与现代文明进行对话,但目的却不是呈现一种‘折衷主义’式的‘现代化’伊斯兰,反而是透过伊斯兰观点来对应由西方世界主导的现代文明观点,并彰显两种文明在根本的价值观与世界观的矛盾,从这种反省去尝试解释自1970年代以来,在世界各地漫延开来的西方世界与伊斯兰世界的所谓‘文明冲突’,并寻求相互理解与相互尊重的可能。但本书是阿赫美德为一般大众所写的导论之作,故避免了他先前作品的那些‘现代性’或‘后现代性’等令人怯步的学术名词与论辩,代之以抒情的笔调、运用生活事例、个人主观的涉入等文学写作模式来呈现伊斯兰文化的多样性与复杂性,而且由于本书源自英国广播公司(BBC)的合作的电视系列节目,作者相当意识到过去西方媒体对伊斯兰的负面再现,故有意透过本书结合电视媒体的呈现,提供读者及观众对了解伊斯兰文化的另一种选择,并在各章节有系统地驳斥了由西方主流文化所主导的伊斯兰形象,诚为欲跳脱西方霸权叙述的读者不可错过的一本著作。”(台湾商周版《今日的伊斯兰》推荐序

原以为“西方霸权叙述”这样的话语为中国内地的学者最擅长使用,原来台湾学者也会信手拈来,这可能缘于近些年来感受到文化压迫的亚洲学者普遍的集体意识。这至少说明,《今日伊斯兰》所呈现的并非孤立的态度,也不是爱德华·萨义德等西方左派学者独有的非主流观点。全世界一方面被西方媒体洗脑,一方面又本能地拒绝洗脑。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阿克巴所做的并不仅仅是对西方的伊斯兰叙述进行纠偏——就像他自己在这本书的前言中说的“妄言甚嚣尘上,谣言满天乱飞,对此予以迎头痛击的最好武器就是知识”——也是对西方普遍的东方叙述的回击。

蔡源林教授特别提示说:“阿赫美德的立场当然不可能是不偏不倚的,他本身是一位逊尼派穆斯林,故对什叶派的评价或许不甚公允,又因是受西方教育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对伊斯兰传统的呈现上颇有个人之选择性。”是不是真有这样的偏颇,或者说情理之中的偏颇足以让读者感受得到,以至于需要另外一些资料予以平衡,应该是见仁见智。蔡教授的感受可能也是基于个人的认识,或者说,作为一个非穆斯林的学者,他更愿意与阿克巴这样充满激情的叙述态度保持一定的距离。但他最后还是说:“但无论如何,作者企图颠覆读者所具有的刻板印象,以便呈现出伊斯兰文化最具普世主义、理性、宽容与博爱的一面,可谓用心良苦。”

 

微信图片_20200605200407.jpg


    关于阿克巴·艾哈迈德,我们所知甚少,即便他曾通过电子邮件传来了一篇郑重其事的序言。在序言中他透露,他是巴基斯坦普克屯人,从小在喜马拉雅山脚下成长、上学。

普克屯民族在中国通常被称为普什图族,英语Pashtun ( Pakhtun, Pukhtun, Pashto),是巴基斯坦第二大民族,阿富汗的主体民族,占阿国人口的44%。

英国殖民印度时期,英国人多次发动过征服阿富汗的战争,但因为普什图人的顽强抵抗无果而终,所以英国人特别畏惧这个民族。1893年,英国人通过划定杜兰德线强行将普什图人聚居区一分为二,一半位于当时的英属印度境内,另一半位于阿富汗境内。巴基斯坦独立后,英属印度境内的普什图人居住区自然划属巴基斯坦。

据维基百科的数据,截至2018年,普什图族总人口约 4000万,其中在阿富汗有1268万,巴基斯坦有1800万。其余分布在中亚、南亚及世界其他地方。普什图人有三百多个部落,阿克巴属于哪一个,我们并不知晓。

普什图人是个极具话题性的民族,最为一些著作所津津乐道的是一种叫普什图瓦里(Pashtunwali)的民族精神,或为行为准则,是普什图人共同的行为规范。有人将其总结为四大原则:荣誉(nang)、好客(melmastia)、复仇(badal)、恭顺(nanwatai)。

另外,还有学者指出,其实普什图瓦里包含着六项基本原则:1.盖拉特——自尊和民族自豪感;2.nango-nymys——荣誉,名誉,好名声;3.伊曼达里——虔诚,认真和礼貌;4.萨巴特和泰克卡马特——坚持和有目的性;5.musavat ——平等;6.赔偿或报复。

不论是四项原则还是六项原则,都构成了普什图人的部落灵魂。

普什图人有一种说法:“只要普什图人不乱,世界就不会乱。”陕西师大马强教授认为,虽然这一说法有夸大之嫌,但当前中亚南亚某些地区的动荡的确同普什图人有着各种关系,特别是持续了多年的阿富汗战争、塔利班组织和基地组织都同普什图人有着一定的关系。

普什图瓦里中的好客、慷慨原则可能是造成这种关系的重要原因之一。基于部落原则的考量,普什图人可能并不关心遥远的政治斗争或大国之间的地缘较量,他们只是基于最朴素最原始的热情,接纳外来的客人,这反而使像基地组织这样的外来者甚至一些来路不明的组织有空可钻。

普什图民族有三百多个部落,不同部落之间有相对的独立性,又有着微妙的互动。部落领袖有很大的权威,部落会议对部落的重大决策和思想意识具有决定性作用。近些年来,巴基斯坦普什图人的传统社会结构受到了冲击,由于塔利班和基地组织在一些部落地区的活动,巴政府出于维护国家统一和社会稳定的目的,对普什图人所在地区进行的各种军事打击,削弱了普什图人传统的权力结构。国家权力与部落权威的角力,使普什图人所在的地区不太稳定。


微信图片_20200605200447.png

 

当然,阿克巴·艾哈迈德与当下的巴基斯坦以及部落社会已经完全没有关系,即便他身上流淌着滚烫的普什图瓦里的备注,他已经是一个地道的西方人了,他学术活动的范围基本在英国和美国。

阿克巴出生于1943年1月15日,曾经担任巴基斯坦驻英国和爱尔兰大使。

目前,他是英国剑桥大学性别研究中心的客座教授,也是剑大耶稣学院的访问学者。同时也是华盛顿特区美国大学伊斯兰研究所伊本·赫尔敦研究方面的讲席教授,布鲁金斯学会非本土资深研究员,安纳波利斯的美国海军学院的客座教师,是该学院中东与伊斯兰研究方面的首席杰出教授。曾在普林斯顿、哈佛和剑桥等大学任教,被BBC(英国广播公司)誉为“当代伊斯兰研究方面的世界顶级权威”。

阿克巴曾向很多美国机构和组织就伊斯兰和对外政策提供咨询和建议。定期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英国广播公司(BBC)、福克斯(Fox)和半岛电视台(Al-Jazeera)的采访,多次参加美国著名电视节目主持人欧普拉的谈话节目“欧普拉脱口秀”和尼克国际儿童频道的节目。


微信图片_20200605200411.jpg


阿克巴著有十多部,包括《发现伊斯兰》(BBC根据这部著作制作了六集电视纪录片《鲜活的伊斯兰》)和广受好评的《伊斯兰之旅:全球化的危机》。《美国之旅:伊斯兰的挑战》(布鲁金斯出版社,2010)被制作成纪录片《美国之旅》并获得2011年的美国图书奖。劳特利奇出版社推出的怀旧系列“近120年来最具影响力学者作品再版”中他的两部旧作获得再版。2011年出版了一部诗集《悬》,2013年的《蓟与雄蜂:美国的反恐战如何变成了针对部落伊斯兰的全球战》由布鲁金斯出版社出版。

2011 年,在华盛顿特区的国家大教堂圣奥尔本教堂举行的纪念 9·11 事件十周年的主日礼拜上,作为纪念活动的一部分,阿克发表了宣教演说;2012年10月8日,英国坎特伯雷大主教的官邸兰贝斯宫举行的“基督徒和穆斯林的对话”会议上,在罗恩·威廉姆斯博士的最后一场公众活动上发表了主题演讲。

美国著名历史学教授斯坦·沃伯特称阿克巴·艾哈迈德是“美国和全世界最伟大的伊斯兰学者……没有人像他这样高瞻远瞩……他是现代伊斯兰领袖中的达拉·西阔”(莫卧尔王朝的王子,以推动社会和解和文化宽容而青史留名。本书第三章第四节有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