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伊斯兰教如何应对瘟疫?

 作者:佚名  来源: 重光 地球知识局  点击:  评论:0 时间:2020-02-01 18:52:03

微信图片_20200201185230.jpg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1354-伊斯兰教防疫


作者:重光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养乐多


有人类聚居的地方,便有瘟疫,它总是在悄无声息中袭来,带来巨大的灾难,让无数生命转瞬即逝,无数城市化为废墟,无数文明土崩瓦解,从而改变历史的进程


雅典大瘟疫使得即将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取胜的雅典优势丧失殆尽;安东尼大瘟疫则给罗马帝国带来了毁灭性打击,基督教因而趁势兴起;建安大瘟疫则使曹魏元气大伤,无力南下攻吴伐蜀……


而在中东,瘟疫和传染病也并不会有所不同。发源于此的伊斯兰教对瘟疫也并不陌生。那么,穆斯林又是如何看待瘟疫,应对瘟疫的呢?


 


瘟疫改写历史



在伊斯兰教兴起之前,阿拉伯人虽然偏居阿拉伯半岛一隅,但是其对屡次肆虐尼罗河谷、两河流域乃至欧洲的瘟疫的恐怖破坏力已十分熟悉。


阿拉伯半岛虽然在早期历史中荒凉而偏僻

但与临近的以色列、埃及等地交流还是比较多

且半岛也有自己的独特物产,出口到罗马等大城市

(底图来自:google map)

微信图片_20200201185235.jpg


在犹太人被罗马帝国驱逐出犹太行省后,部分犹太人一路南下,辗转来到阿拉伯半岛,混居在阿拉伯人中。避居阿拉伯半岛的犹太人带来了《希伯来圣经》,其中就有不少关于中东地区早期瘟疫的记录,如据《旧约·出埃及记》记载,耶和华帮助以色列人逃离埃及时,曾对埃及降下十灾,其中就有针对埃及人拥有的牲畜的瘟疫与针对埃及人自身的疹病与脓疮。


虽然旧约中的神话成分很多

但也有符合现实的部分

其中的几大灾害也确实长期困扰着埃及人

(图中出埃及路线仅做参考)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AridOcean)

微信图片_20200201185240.jpg


尽管《希伯来圣经》的记录并不百分之百可信,但据其他考古资料佐证,古埃及确实出现过多次瘟疫,下至平民,上到贵族皆无法幸免,如法老拉美西斯五世木乃伊的头部便有巨大的伤痕,疑为天花的痕迹。


拉美西斯五世的木乃伊头像

(图片来自:wikipedia@G. Elliot Smith)

微信图片_20200201185244.jpg

除了通过宗教经典了解有关瘟疫的故事,6世纪的阿拉伯人也曾切身体验过瘟疫的巨大威力:阿拉伯人的隔壁邻居——拜占庭帝国自541年起遭遇查士丁尼大瘟疫的折磨,此次瘟疫据后世考证为鼠疫,可能源自中亚,在帝国境内首发于尼罗河三角洲,在短短数年内便席卷了整个拜占庭。


相比已经支离破碎的地中海世界

东地中海因为拜占庭帝国的存在而持续繁荣

但这场瘟疫来得过于凶猛,仿佛一场当时的黑死病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Marzolino)

微信图片_20200201185247.jpg


拜占庭都城君士坦丁堡的总人口更是锐减40%。据拜占庭史官记载,由于死亡人数太多,当时甚至找不到足够的人手去埋葬逝者,“成堆的尸体被丢进乱葬坑,公主与太监埋在一起,教士与妓女埋在一起,卫兵与乞丐埋在一起……”。反复袭来的瘟疫使得至少2500万人丧生,拜占庭帝国由此陷入了一段衰落期。


描绘查士丁尼大瘟疫的作品

(图片来自:showJosse Lieferinxe

微信图片_20200201185252.jpg


而在阿拉伯半岛,瘟疫则在偶然之中瓦解了一次外来入侵,更是让他们记忆深刻。


信奉基督教的阿克苏姆帝国(在今埃塞俄比亚)将领阿伯拉哈(Abraha)在渡过曼德海峡,征服了迫害基督教徒的希木叶尔王国(在今也门,信奉阿拉伯多神教与犹太教)之后自立为王,统治起了阿拉伯半岛南部。不过阿伯拉哈并不满足于此,数年后,他指挥由战象组成的大军挥师北上,剑指阿拉伯多神教的圣地——麦加。


虽然阿拉伯半岛整体上非常干旱

不过阿克苏姆帝国的军队沿着西海岸山地走

一路上还是有水源的(不然也不会有麦加、麦地那)

微信图片_20200201185257.jpg


570年,阿伯拉哈的象军兵临麦加城下,试图摧毁麦加的天房。然而,占有绝对军事优势的阿伯拉哈象军却在围城战中一败涂地,击败他们的并不是阿拉伯人的部落武装,而是天花


拿下麦加,拿下天方

在基督教大军看来,估计也是一场圣战

(图片来自:Nurlan Mammadzada / Shutterstock.com)

微信图片_20200201185301.jpg


《古兰经》第105章“象章”中描绘了阿伯拉哈惨败的场景,称成群的鸟以粘土石射击象军,使得阿伯拉哈的军队变得像吃剩的干草一样。阿伯拉哈本人也身患瘟疫,最终殒命。


当时人们对传染病的认识还很浅陋

可能心里也觉得这次没有得到神的眷顾

(图片来自:wikipedia@CDC/Dr. Jack Poland)

微信图片_20200201185304.jpg


由于取得了意料之外的大胜利,阿拉伯人将公元570年称为“象年”


也正是在这一年,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出生了。


麦地那先知清真寺大门

刻有“上帝的使者穆罕默德”

(图片来自:wikipedia@AishaAbdel)

微信图片_20200201185307.jpg

 


伊斯兰教的瘟疫观



在穆罕默德长大成人,创立并宣扬伊斯兰教的过程中,穆斯林公社“乌玛”(阿拉伯语音译,意为超民族的穆斯林共同体)逐步被建立起来。乌玛作为政教合一的实体,除了要处理宗教方面的问题,也要应对五花八门的社会问题,其中当然少不了瘟疫防控。


而且阿拉伯帝国的快速扩张为一个超级帝国

各地的人、物、病菌相互流动

如果也像之前的拜占庭一样来一次超级瘟疫

可能帝国顶峰没几年也要中衰

微信图片_20200201185311.jpg


在记录穆罕默德言行的《布哈里圣训实录》中,穆罕默德曾多次谈及如何与瘟疫作斗争。穆罕默德曾强调,逃脱麻风病要像逃脱狮子一样,这无疑是对远离包括被感染者在内的传染源的生动诠释。


麻风病在现在看来不是传染性很强很强的疾病

不过在当时看来,染上麻风病几乎就是命运被诅咒了

(印度麻风病人,图片来自:shutterstock@Travel Stock)

微信图片_20200201185315.jpg


穆罕默德还曾指出,放牧时切勿将病驼与好驼合在一起。此外,穆罕默德还曾表示,假使穆斯林听到某地发生瘟疫,就切勿到那里去,如果穆斯林所在的地区爆发了瘟疫,那么他们也不应该离开自己所在之地


骆驼身上也可能存在致命病原

所以碰到生病的以及野生骆驼,都要格外小心

(致死率超高的“中东呼吸综合征”了解一下)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Photos by Ava Kabouchy)

微信图片_20200201185318.jpg


由上述两条圣训不难看出,穆斯林在伊斯兰教初期便有了隔离的概念,知道要阻断传染源头,封锁疫区。


至于如何预防瘟疫爆发,穆罕默德也曾给出过几条建议与忠告,其中第一条便是注意饮食。《古兰经》第2章“黄牛章”中曾写道,众人可以吃大地上所有合法而且佳美的食物,这里的合法指的便是清真,其中自然不包括蝙蝠与果子狸等野味。


某些人类的独特爱好,沙漠游牧民表示难以理解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Tran Qui Thinh)

微信图片_20200201185322.jpg


第二条忠告强调要注意清洁卫生。穆罕默德曾直言道,“清洁是信仰的一半”,穆斯林的身体,衣服和周围环境都要干净,这样自然不会有藏污纳垢之处供细菌病毒孳生。


第三条忠告则为患病时要接受治疗。“真主在创造疾病的同时,也创造了其治愈之药物,应该接受治疗。”,穆罕默德的这条圣训便是指示穆斯林在患病时要采取各种措施防止疾病加重,并接受治疗。


穆罕默德在这方面多次以身作则,为治愈疾病服用药物,并对信众们说,如果只祈祷而不服药就像是没有种下种子却期待收获一样,是很愚蠢的行为。


由于伊斯兰教对防控瘟疫与疾病治疗的重视,在阿拉伯文明全盛时期,伊斯兰世界内出现了不少举世闻名的医学大家,如伊本·西纳(欧洲称其为阿维森纳),艾布·白克尔拉兹等。这些学者所写的与医学有关的著作,几百年以来在欧洲与亚洲广为流传,被用作医学教科书与参考书。


新兴的阿拉伯帝国吸收了大量罗马时代的成果

医学的各个方面,从传染病到药学

阿拉伯帝国都比当时混乱的欧洲先进很多

(图片来自:wikipedia@Wellcome Images)

微信图片_20200201185327.jpg

 


阿拉伯国家如何应对瘟疫



在阿拉伯帝国灭亡后,伊斯兰文明开始逐渐衰落,穆斯林在医学方面再无更多突出贡献。而之前穆斯林所取得的医学成就,则被基督教国家的学者吸收,为现代医学的崛起奠定了基础。


阿维森纳的医学书籍(拉丁文译本)

(图片来自:wikipedia@Zereshk)

微信图片_20200201185331.jpg


19世纪,工业革命后的列强用坚船利炮轰开了阿拉伯世界的大门,开始了漫长的殖民进程,在此过程中,现代医学也传入了阿拉伯国家,并被阿拉伯人逐步接受。埃及效法列强,率先建立起了公共卫生制度,其首要目标便是通过注射疫苗,防控天花之类的传染病。


二战之后,人类才通过国际合作最终战胜天花

而在其存在的最后100年中,大约杀死了5亿人

(图片来自:wikipedia@CDC)

微信图片_20200201185334.jpg


埃及的先行者经验后被其他阿拉伯国家不断效仿,其中就包括以伊斯兰教发源地自居的沙特阿拉伯。2012年,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中东呼吸综合征在沙特阿拉伯引发疫情,此后又蔓延至中东多国,并向欧洲与亚洲多国扩散。


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

最主要的传播在两个地方,沙特和韩国

(参考WHO报告,下图仅作参考)

微信图片_20200201185337.jpg


作为中东呼吸综合征的发源国及疫情重灾区,沙特采取了多项措施。比如在世卫组织确认骆驼可将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传染给人之后,沙特隔离了已确诊患者拥有的骆驼。对于沙特来说,这不但有现代医学的根据,也能在先知的话语中找到依据。


与此同时,沙特还对自己的重要收入来源——朝觐“痛下杀手”。2013年10月13日,当年的朝觐季开始了,沙特政府呼吁年事已高以及患有慢性病的穆斯林避免参与朝觐活动,并对外国穆斯林的朝觐人数进行限制,一如今年我国各地紧急取消了所有的祈福、庙会、群众演出等活动。


每年这庞大的人流

既是滚滚的财源,也是病毒传播的绝佳机会

(中东呼吸综合征病毒,与非典以及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一样,都属冠状病毒)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SAMAREEN)

微信图片_20200201185340.jpg


但在朝觐季结束后,沙特卫生部长阿卜杜拉·拉比亚宣称沙特卫生部门未发现有朝觐者感染中东呼吸综合征,不过西班牙政府于11月指出,有一位本国公民在前往麦加朝觐后患上了中东呼吸综合征……看来沙特的疫情应对措施仍有待提高。


总的来看,穆罕默德在近1400多年前提出的瘟疫应对措施目前仍然是有效的,隔离传染源、封锁疫区以及保持清洁等措施经受了现代医学的检验,被证明是行之有效的。


当然,当烈性传染病到来时,措施只是外部压力,终究还是需要患者和携带者的配合。无论意识形态如何,都切不可讳疾忌医,明知自己有恙,却还我行我素四处游荡,到头来不但自己要吃苦头,还要连累更多的无辜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