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清真寺、诸宸和我:什么样的文化能满足非穆对伊斯兰的美好想象呢?

 作者:张再利  来源:​ 生于宁海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9-06-13 11:37:15

清真寺、诸宸和我:什么样的文化能满足非穆对伊斯兰的美好想象呢?


微信图片_20190613113756.jpg


【{壹}清真寺:有多少清真寺能满足非穆对伊斯兰教的美好想象?】


小李同学是G省的大学生,他观察和了解伊斯兰教已经有些时日了。所以,他会在考完试后特意去了趟清真寺。结果,他大失所望。清真寺里空无一人,寺院内的口号、标语让这座清真寺更像一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有阿訇上岗证的阿訇们都喜欢讲,“爱国是信仰的一部分。”讲爱国,当然没问题,前提得是“让穆斯林以教门的方式去爱国”。可如今,以“爱国”来欺压“教门”,那其实也是一种极端化。


信仰,关乎自我心灵的意义与秩序。它独立,高贵,有不可剥夺的神圣指向。因此,我与小李同学半年多来的聊天交流时讲过,“信仰实则就是回归个体灵魂的安定,让生命有光照耀,明明白白的往它的终点前行”,如此而已。


所谓寺,终究不过是建筑而已。在上世纪文化大革命的浩劫中,有多少寺被改变了性质、功能和用途。那年代,清真寺(阿拉伯语为麦斯吉得)那还有礼拜(斯吉得)呢?而黑暗的时代,依然有无数虔诚敬畏的信仰者为他们崇拜的真主磕头礼拜,他们每个人跪拜的膝下方寸之地就是麦斯吉德(清真寺)啊。


微信图片_20190613113802.jpg


《古兰经》对于一个真正的穆斯林界定和规范是那样的:他必定会带着属于自己的“寺”谦逊的在大地上行走。当他们遇着愚人以恶言伤害他们的时候,他们说,“祝你们平安(赛俩目)。”他们走到哪里,都践行着主命; 他们的生活,就是他们的信仰。


是我建议小李去往他的城市的清真寺的,我希望他能在寺里找到穆斯林的文化生活圈。结果,自然让他很失望,其中有“空无一人”的因素、也有他“个人理解”的因素。当然,一个非穆在认识和接受伊斯兰时,也一定会考虑他未来所要形成的生活方式。


因此,今日中国,有多少清真寺能够满足非穆对伊斯兰的美好想象呢?以我这些年来所曾经在其中礼过庆贺拜的数以百记的寺的经验来做分析判断的话,真的,能够满足非穆对伊斯兰的美好想象的“清真寺”实在是少之又少。因为,绝大多数的寺都建立在政治和民族的地盘上,他们甚至关起门来拒绝外族的进入。


所以,我劝慰小李同学,《古兰经》才是我们进入“伊斯兰信仰”世界的钥匙。那把钥匙,不但可以打开“清真寺之门”,更能打开“安拉所创造的众世界之门”。那时,我们的生命才得以超越物质、今世,甚至天堂。


最后,我慎之又慎的给他推荐了一些非常合适他这一类寻道探幽者前往的清真寺:以沙甸清真大寺为代表的、包括广州怀圣寺等等在内的一些寺……那些寺,它们是具有自信和包容品质的、向中国社会传达着伊斯兰的和平友善和仁爱之宗教精神的。


微信图片_20190613113805.jpg


【{贰}诸宸:我的姐妹,你在卡塔尔还好吗?】


 她叫诸宸,2000年嫁给了异国的爱情,也由此归信伊斯兰。她的故事,我很多次读到,也带给我很多的温暖。她是一个温州姑娘,一个世界冠军,一个戴着头巾的女人。


 百度“诸宸”,首先会看到她光辉夺目的履历: 国际象棋世界少年组冠军、青年组冠军、国际象棋女子特级大师与男子特级大师双料称号获得者。是的,不到20岁,她就已经是享誉全球的“世界棋王”。按常理,她的一生将如围棋界聂卫平那般,波澜不惊的终老于“国际象棋”。然而,她却义无反顾做出比棋更重要的生命选择: 嫁给穆罕默德,并愿意为此信仰。


  穆罕默德,卡塔尔国际象棋大师,二十世纪阿拉伯最佳棋手。有谣传他是卡塔尔王室,然而,诸宸不止一次辟谣,“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卡塔尔人”。诸宸不是因为想成为“王妃”而走上她人生最艰难的道路,关乎信仰、关于爱国、关乎伊斯兰的无数脏水与污蔑。


微信图片_20190613113809.jpg


结婚前,她特意咨询了某地伊协: 我要归信伊斯兰教,伊协有没有证发给我。而伊协的答复是,没有。而穆罕默德告诉她,信仰是你与安拉之间的关系,无需证件证明。诸宸同意了,也接受了,从此她就成为开明的穆罕默德家的一员。


当我翻阅网络上“诸宸”的信息时,我竟然发现另一场“无知之伤”: 诸宸在她微博上曾发布过有关“伊斯兰、赛俩目、礼拜”等简介时,招致铺天盖地的恶评。有人“不寒而栗”、有人“狂撕烂咬”、有人“从一段博文扯出瓦哈比宗教极端”......然而,诸宸比我想像中勇敢,她在第一次博文遭受可怕的丧心病狂的攻击之后四个月,再次发出“伊斯兰,本意指,在寻找独一神的道路上的人......”。


与她相比,那个有着回族身份证的鲁豫实在是可笑至极。她在“鲁豫有约”中访谈诸宸,在诸宸谈及“服装需要端庄,露胳膊露腿都会是诱惑时”,她夸张而放肆的哈哈大笑。以她为代表的无数普通国人应该在想,诸宸太可怜了,穆斯林妇女太没社会地位了。


然而,诸宸说“我17年的婚姻已经证明了很多,我没有必要费劲心思为此辩护。”是的,三位“公主”的母亲,你的幸福只有自己懂,你的世界也与他者毫无关系。《落棋无悔》,是的,还有谁比你更深刻的参悟那句“人生如棋”呢?赛俩目,诸宸,祝福你无悔的人生。


微信图片_20190613113815.jpg


【{叁}我:愿我们的清真都能被信仰】


从章安到永宁,在父亲那一代要走几天,在大哥那一代得一整天,而我的青年时代要走4小时。而如今,高速开通了,侄子开车一小时就到了。


我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从22年前伊斯兰到达这里,我们的思想和精神其实也都在彼此的认识与理解里行进。我的父母生前在世时对伊斯兰持宽容、尊重的态度,而我的兄弟姐妹也始终理解和尊重我的信仰。作为手抄《佛母心经》的资深居士的孙子,他们也都会开玩笑说,“祖父老人家在天之灵保佑了你的信仰、生活”。是的,对于我的祖上、父母,兄弟姐妹们,我始终心怀感恩,并为他们送上最伊斯兰式的祝福。


今年正月里那次西安化觉巷清真大寺游览之后,侄子开始时不时以“张阿訇”来称呼我,三哥的《千年古清真》一文袒露着他的信仰认知,而这一路的旅途使我有更多时间和机会对他们阐述我们彼此之间生活方式的异同、思想理念的异同、宗教信仰认同方面的异同。其实,每个能认真生活的人,都有一颗丰盈的灵魂。我在我的祈祷中,称之为“等待的伊玛尼”。


自从外甥归信伊斯兰教之后,阿姐家就有两套厨具。在我到来之前,她和姐夫把厨房和厨具洗刷一新,为我——穆斯林——准备饮食。尽管他们不理解何为清真,但他们的善良和朴实使他们的生活与清真形成奇妙的合力。是的,所谓清真,并非伊斯兰之独有,而是整个人类文明形式的共性。只是,清真唯有被信仰,才不至于形同虚设。


大哥家的二女婿曾在年少时在甘肃生活过几年,喜食清真。他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也几乎不吃猪肉猪油,生活洁净而规范。于是,大家都开玩笑让“我”的伊斯兰收了他。所以,今天我要为他专门做一次堵瓦:愿安拉引领他,赐予他一个穆斯林的清真生活。——阿敏。


微信图片_20190613113820.jpg


清真寺、诸宸和我,都因为伊斯兰教而被链接在一起。

而清真寺又与我和诸宸区别开来,因为清真寺不过是建筑,我和诸宸应该是彰显清真寺内涵以及精神的人。

我们所具备的信仰认知,决定了一座清真寺的面貌:保守或开放,传统或现代,狭隘或宽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