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阿拉伯—伊斯兰艺术概论》(二)

 作者:佚名  来源:西安回坊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7-12-21 23:05:57


《阿拉伯—伊斯兰艺术概论》(二)


(美)菲利普•胡里•希提

虎  隆 译





640.webp (1).jpg
虎   隆 译


   二 

          

       伍麦叶王朝对建筑学的贡献并不局限于宗教领域。大马士革的哈里发们是最早修建宫殿的人(而在麦地那的那些哈里发则和先知当年一样,仍然居住在泥土小屋中)。奇怪的是,他们把宫殿修建在叙利亚沙漠的边缘而不是首都。 

      也许,是为了舒展、抚慰和体验阿拉伯人对沙漠的怀旧情绪,他们才有意在沙漠边缘建起了沐浴大厅和令人愉悦的建筑。      

有了这些,哈里发和王子们就可以打猎、喝酒、沐浴和观看姑娘跳舞。这些设施不仅带来了艺术化的世俗建筑,而且充当了把表现艺术引入伊斯兰教的媒介。这是它们的意义所在。 

       现存的宫殿装点着沙漠的西部边缘,那些地方大多是以前罗马帝国的要塞重地。最有名的宫殿是伟大的建设者者韦立德修建的阿术赖的小宫,这个名字听起来很现代,因为在阿拉伯文献中找不到它的踪迹。 

       这座宫殿坐落于约旦河东部与死海北边相切的直线上。它的壁画举世闻名,其中有六位王室成员的肖像,一位可能是科斯洛,另一位是罗德里克。大约在修建这座宫殿的时候,西班牙的西哥特王国已被伍麦叶王朝推翻。

       因此,壁画的基调明显是在颂扬穆斯林王朝。那些象征性的画面表现了胜利、哲学、历史和诗歌,一些特定的阿拉伯语和希腊语名称也出现在壁画中。其中也有裸舞人体、乐师和宴乐场面。一幅狩猎图描绘了狮子扑击野驴的情景。装饰图案有果实累累的枣椰树和肉桂树,从花瓶里长出的枝叶以及沙漠中的鸟类。这些非凡的绘画无疑出自叙利亚和波斯工匠之手,显示出拜占庭肖像画法和技巧融入伊斯兰文化的途径。 



640.webp (2).jpg

作者希提



    

        规模较大、保存较好的主要建筑当属玛夫贾勒遗迹,它由韦立德的兄弟和继承人希沙木(724-743在位)建造。希沙木是阿布杜•拉赫曼一世的祖父,后者是西班牙伍麦叶王朝的缔造者。 

       这座宫殿位于杰里科城北四英里处。最近的发掘表明,那里有一处被拱形走廊环绕的露天庭院,附设有清真寺及装潢华丽的沐浴大厅。庭院大门上雕刻着众多肖像,栩栩如生。据推测,肖像之一就是哈里发自己。

       觐见哈里发的房间和沐浴大厅的地板上镶嵌着展示几何变化的拼图。通向沐浴室的过厅顶蓬饰以石膏雕刻模版,花样有玫瑰花形和葡萄藤形。环绕在中央玫瑰花饰周围的人头像风格,使人联想起在中亚发现的拉毛水泥雕刻。

       伊斯兰建筑艺术在八世纪的叙利亚开始发展,经过十三、十四世纪,在西班牙格拉纳达的红宫建筑中达到顶峰。红宫的庭院和四壁充满着丰富精美的绘画及镀金装饰。对于来自世界各地的参观者,这些装饰散发出永恒的魅力。

       红宫的主题建筑是围绕着被称为“群狮庭院”的一系列建筑,庭院内的一座座喷泉以一个个狮子石像为基座。奢华的拱顶长廊装饰的石膏模板,由异常优美光洁的大理石单柱和双柱交替支撑。通过主题与构思的内在联系及重复,整个庭院,如同专家所云,“是一首罕见的装饰交响乐。”

       红宫的众多大厅,贵宾大厅在建筑和装饰方面尤其独树一帜。这座巨大的方形建筑冠以特大的圆形穹顶,穹顶竟然没有使用中间支撑而直接落座在四壁之上,天花板的装饰简直奢华到了极点。红宫的设计者并没有忽视其他的大厅,但这座贵宾大厅曾受到了设计者的特别关注。

       除此以外,铭文和花卉图案构成了红宫的主要装饰基调,最普遍的色彩是红色和蓝色。彩釉图案由几何网格、书法和彩绘花叶主题构成。书法内容包括最早的诗句,还有虔诚的宗教格言,有时二者相互交错形成带状。色彩、彩绘花叶和阿拉伯文文字的完美组合,使红宫不仅成为西方也是世界公认的阿拉伯装饰的最高典范。(根据Philip K. Hitti, Islam: A Way of Life, Chicago: Regnery Gateway, 1970, p. 156-175. 翻译。——译者)

            (译者在翻译希提的英文文章《阿拉伯—伊斯兰艺术概论》、《阿拉伯—伊斯兰哲学》、《阿拉伯—伊斯兰文学》和《阿拉伯—伊斯兰科学》时,参考了马坚 (1906~1978)教授翻译的希提著作《阿拉伯通史》,从中受益匪浅,谨以此拙译纪念马坚教授归真36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