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警惕伊斯兰恐惧症的蔓延

 作者:储昭根  来源:井观天下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7-07-05 19:22:37



5 月22 日,英国曼彻斯特体育场发生的恐怖爆炸事件后,美国总统特朗普随后表态称该事件的始作俑者是“邪恶的失败者”(evil loser)。特朗普认为,他们不配称为洪水猛兽,因为他们喜欢。“从现在开始,我称他们为失败者。”


IMG_3059_副本.png


特朗普继承了他前任的“善恶二元论”。小布什把反恐战争描述为一场正义与邪恶的战争;而罗纳德·里根则发誓要引领整个自由世界挺身而起对抗苏联这个“邪恶帝国”。

甚至,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著名时事评论员、专栏作家沃尔特·李普曼(Walter Lippmann) 称善恶斗争思想是“美国的伟大传统之一”。


其实,特朗普所认为的“失败者”有一长串名单。在竞选总统期间,特朗普曾在推特上用“失败者”十多次来形容杰·布什州长,记者,增长俱乐部,辩论小组成员,格雷登·卡特,特德·克鲁兹,切里·雅各布斯,比尔·克里斯托,卡尔·罗夫,马可·鲁比奥参议员,《纽约每日新闻报》等等。


对此,批评者认为,特朗普陷入了文明冲突的话语陷阱,只不过是一个任性孩子想不出更好侮辱性用词,10岁大的孩子也会比其有更精细、更恰当的反应……他们讥笑特朗普,若恐怖分子仅是“生活中的失败者”,那么他们的问题似乎通过找份工作和理个发就可以解决。


而支持者则认为,特朗普有意或不经意说出一个坦率、刺痛却真实的词,这些极端宗教裹挟下的亡命之徒在社会、意识形态和历史意义上,每一方面均是毫无疑问的失败者。


他们认为,西方国家领导人沉溺于陈词滥调,对伊斯兰教讳莫如深,把恐怖主义作为一种“人祸”或自发的犯罪事件,而不是一种宗教或意识形态主导下的策略应用。


今年以来,除了阿富汗、巴基斯坦、伊拉克、叙利亚等国恐怖主义继续泛滥,英国、法国、德国、土耳其、伊朗以及菲律宾等国也都先后遭遇不同程度的恐怖袭击,恐怖主义浪潮大有在全球蔓延之势。这些恐怖活动都是“邪恶的失败者”制造的么?对此,我们需要一个清醒的认识与判断。


IMG_3060.PNG


我们不用去否认伊斯兰世界本身存在的种种问题与不足(且等下篇专栏对此进行进一步讨论),但试图把恐怖主义同特定民族、宗教挂钩是愚蠢的。把恐怖主义与伊斯兰联系起来,把伊斯兰与恐怖主义直接划等号,西方世界与穆斯林群体的关系破裂与冲突激化,从而陷入文明冲突或恐怖主义无休止纠缠的陷阱,这为伊斯兰极端组织所乐见。


而事实也超出人们认知,激进伊斯兰威胁被人为或媒体夸大。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研究1980年到2005年发生在美国境内的恐怖行动,发现94%的恐怖攻击是由非穆斯林所犯下。


拉丁裔相关组织发起了42%的恐怖攻击,其次的24%则为极左派行动者所为。事实上,在美国国内犹太恐怖分子所犯下的恐怖主义活动占7%,超过伊斯兰极端分子所占的6%。


同样,欧洲刑警组织(Europol)2014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欧洲绝大多数的恐怖攻击是由分离主义团体所为,在欧盟内部以宗教动机发动恐怖袭击低于2%。


例如,2013 年欧洲发生了152 起恐怖攻击事件中,只有2 起是“宗教性动机”,而84起是基于民族主义或分离主义的信念。在美国及欧洲发动恐怖袭击绝大多数都不是穆斯林。很明显,蓄意让伊斯兰“背黑锅”是对另类宗教或文明的恶意诽谤,势必成为伊斯兰激进主义社会动员的有力武器。


IMG_3061.PNG


被制造出的敌人,美国等更是难辞其咎。9·11事件后美国恐怖主义定义被反恐战争的政治格局所塑造,其使用情境开始暧昧、模糊、偏狭,最终逐渐指向了伊斯兰主义与穆斯林群体。可以说,中东北非的社会动荡、失序和国家碎片化及国际恐怖主义的猖獗,美国等西方国家难咎其责。在海湾战争之前,逊尼派和什叶派穆斯林共同生活,经常通婚,威权统治及地区力量平衡提供了稳定。美军入侵伊拉克,进驻沙特,这被拉登等伊斯兰极端分子认为是对圣地的玷污,从而成为基地组织对美国宣战并发动“9•11”恐怖袭击的导火索。而小布什总统再以反恐战争名义推翻了阿富汗的塔利班及萨达姆•侯赛因政权,进而美国“反恐”就是反伊斯兰恐怖主义,“反恐战争”就是针对伊斯兰的战争,“激进伊斯兰主义”取代法西斯主义成为美国及西方认定的全球敌人,世界范围内特别是一些西方国家由此形成了一股空前的“反伊斯兰潮”,及“伊斯兰恐惧症”(Islamophobia)在全球蔓延。


你若将它视为敌人,它就可能真正成为敌人。美国及西方的激进政策势必引发伊斯兰世界的强烈反弹,从而伊斯兰主义成为美国自我寻找及制造出来的敌人,让美国等西方国家在外部反恐战争越反越恐,陷入中东难以自拔;而内部族群关系却又日益撕裂、紧张的尴尬局面,这值得警醒与反思。


(原载《南风窗》2017年第13期专栏文章,发表时有删节,转载请注明出自微信号:SecurityStudies/井观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