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伊斯兰国的崛起与纳粹魔王的重生

 作者:王陶陶  来源:陶太郎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11-23 17:07:14


    以史为鉴,珍爱和平,


    唯有直面邪恶,才能击败西方纳粹!


    此文写于巴黎恐袭2015年11月16日,当时我就觉得西方极右翼崛起将不可避免。鉴于目前西方极右翼崛起之势已经难以遏制,在此一周年之际,特再发此文,以警示人心!


    毕竟,纳粹的政治意志将不逊于伊斯兰国。


    世界从来不会只有一个魔鬼,魔鬼从来都是孪生。


bc5b36381f30e924ec094e2044086e061c95f7c2.jpg

纳粹宣传画,犹太人统治世界的阴谋,吓唬德国人(是不是让你想起了现在深入人心的伊斯兰恐惧症)


    穆斯林现在的处境,让我想起一个让人哀伤的成语,”釜水已沸,而游鱼不知。“


    尽管世界上无数的非穆斯林都极为憎恨恐惧极端穆斯林,尽管几乎所有穆斯林原旨主义者都自认为古兰经的真谛无坚不摧。


    但是实际情况却是,穆斯林既没有征服别人的手段,也缺乏保卫自己的力量,作为一个缺乏技术经济军事实力的庞大群体,穆斯林在战后遭受到了无数次的种族清洗,在波黑,他们被塞族人清洗(被欧美阻止),在车臣,他们被俄国人屠杀(被欧美干涉),在缅甸,他们被缅族人驱赶(被欧美制裁),而在印度,如果不是欧美列强干预,古吉拉特邦的穆斯林几乎就被穆迪一夜之间全部杀光。


    这是一个何等多灾多难的群体,这是一个何等值得同情的宗教。他们中的极端分子虽没有威胁别人的力量,却梦想着统治世界的威严。为了虚幻的征服,原旨主义者不得不用古老而简陋的武器,进行夸张而绝望的表演,幻想着手拿步枪的自己化作雄狮,癔症着掌握核弹的列强变成羚羊。


    有人说,极端穆斯林是新世纪的战无不胜的阿提拉。


    有人说,极端穆斯林是现代化的横扫一切的蒙古铁骑。


    但事实上,他们即不是阿提拉,也不是成吉思汗。


    他们只是希特勒上台之前蒙昧无知的犹太,一群试图用古兰经打败核武器的可怜人。

257c190828381f30bb4c50b8a1014c086e06f01a.jpg


    如同每次恐袭之后所说的那样,暴恐分子是有罪的。普通穆斯林是无辜的。

 

    因为他们和我们一样过着平常的日子,为孩子,为婚姻,为工作而拼搏着努力着。最多就是和二战前的犹太人一样,因为宗教习惯和信仰,和社会大众格格不入,从而引来舆论无限的猜忌。他们的善良和淳朴,都是确定无疑的事实,理应得到尊重和理解。


    但是,在战争和仇恨面前,事实从来都毫无价值。——犹如古老的谚语:”当战神开始怒吼的时候,第一个被消灭的就是真相。”


    一个作用力一定会有等量的反作用力。


    无差别的屠杀,必然导致无差别的仇恨。


    无底线的残忍,必然招来无底线的恐惧。


    无边的恐惧和仇恨之下,去奢求理性,就如同和一个快死的人谈论理想一样可笑。


    任何冲突,只要有流血,就肯定不会有道理,只要有死亡,就一定会有仇恨。


    更何况是一次又一次的流血,一次又一次的死亡。


    这个时候去讨论,


    你是不是和平的穆斯林,重要吗?


    你是不是善良的穆斯林,有意义吗?


    你是不是温和的穆斯林,有价值吗?


    在血淋淋的尸体面前,去讨论这些,是何等的幼稚,何等的愚蠢。


    人性和道德只存在于风轻云淡的太平年代。


    而杀戮过后,唯一的问题就是,“你是不是穆斯林。”


    如果你是,那么你就会被仇视,被痛恨,被厌恶,被恐惧,被报复,甚至被屠杀。


    如同历史上无数次演绎的一样。


    当冉闵颁布残忍的报复屠杀令的时候,你是不是善良和平的羯族人重要吗?


    当十字军踏碎耶路撒冷城墙的时候,你是不是温良谦让的回教信徒重要吗?


    当纳粹开始举起屠刀杀戮犹太人的时候,你是不是信仰布尔什维克的犹太人重要吗?


    当塞族人屠杀波斯尼亚穆斯林的时候,你是不是善良和平的穆族重要吗?


    当胡图族屠杀图西族的时候,你是不是善良和平的图西族重要吗?


    当土耳其屠杀亚美尼亚的时候,你是不是忠诚可靠的亚美尼亚人重要吗?


    当苏军大炮无情地轰击柏林居民区的时候,你不是善良温顺的德国人重要吗?


    当美英铺天盖地的轰炸机无差别屠杀德日平民的时候,你是不是忠诚于纳粹或者军国主义的德国人或者日本人重要吗?


    当仇恨萌芽,当杀戮开启,一切法律,一切道德,一切善恶,一切是非,都不存在了。只有你死我活,只有非胜即败,就像希特勒说的那样“要么你踏着我的尸体活着,要么我割下你的脑袋欣赏。“这才是战争的逻辑,这才是仇恨的力量”——相比之下,没有仇恨和杀戮的战争,如阿富汗伊拉克战争中的西方人,毫无力量,也没什么可怕的。


    没有仇恨的战争,就没有力量。所以西方人中国人俄国人看起来相当软弱。而极端穆斯林不同,伊斯兰原旨主义赐予了极端分子足够的仇恨,足够的残暴,他们能够给美国人欧洲人带来恐惧,能够给俄国人中国人送去死亡——————同时也会给俄国人,给美国人,给欧洲人,给中国人,送去足够的仇恨和足够的残暴。


    然而,伊斯兰极端主义的保守退化不会增加穆斯林一丝一毫的力量,却足够促使非穆斯林种族主义的抬头。伊斯兰极端分子的无差别的屠杀表演不可能对非穆斯林造成一丝一毫的实质伤害,却足够刺激非穆斯林无差别的刻骨仇恨。伊斯兰极端分子的中世纪野蛮兽行视频录音不可能将非穆斯林打败,却足够孕育非穆斯林心中一样的兽性和野蛮。

野蛮必然会产生更大野蛮,杀戮必然会导致更大的杀戮。


    每一次的偏执极端的魔鬼演绎,都是在刺激另一个更加偏执极端魔鬼崛起。事实已经表明,西方的极右翼势力,正在以比穆斯林极端势力更快的速度而崛起,新纳粹无差别消灭欧洲穆斯林的思维正在西方普通人心中迅速抬头。


c9d85910b912c8fc3ddd28dcf4039245d688214d.jpg


    玛丽勒庞所属的FN国民阵线,是当前法国最强大的政党之一,勒庞将有极大可能成为下一届法国总统,她曾经主张驱逐一切法国穆斯林。但是这个吓人的主张其实在她的党内已经相当温和,其党内真正的偏执分子其实主张“无差别处决一切法国穆斯林,因为驱逐他们相比之下会显得麻烦。”近年欧洲民意的快速转变,已经将这个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政党抛上了主流。必须澄清的就是,这个政党甚至没有任何企业银行敢于赞助,没有任何媒体舆论敢于为其发声,但是其依然成为法国最强政党之一,可见其无差别处理穆斯林的政见何等深入人心。


c95d12f3d7ca7bcb7dd0193eb6096b63f724a8c8.jpg


    PEGIDA,全称“爱国人反对欧洲伊斯兰化运动”,要求动用一切非常手段清除德国穆斯林的存在。是德国人完完全全自发的群众运动,没有任何资金支持,没有任何舆论鼓励,已经成为德国政坛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每当我看到他们集会的视频,群起高唱《德意志高于一切》,我都怀疑时光穿梭了70年前的噩梦时代。


    挪威人布雷维克正被很多人视为欧洲的先知和英雄,尽管几年前他还是不折不扣的杀人狂魔和变态,但是这丝毫不妨碍快速转变的部分民意对他的追捧。他主张毫无怜悯毫无甄别地杀光一切极左翼人士和穆斯林,他的名言“我一点都不恨欧洲的穆斯林,但我必须杀光他们。”正在迅速成为极右翼民众的座右铭。


    什么是仇恨?这就是仇恨!


    什么是战争?这就是战争!


    当仇恨的种子种下,就不会再有理性。


    当战争的鼓角吹起,就不会再有是非伦常。


    事实上,与极端伊斯兰分子竭嘶底里地混乱演出不同,欧洲极右翼思想家和武装分子正在以他们祖师爷纳粹特有的冷静,来仔细考虑如何彻底的清除他们眼中的敌人了。被现代欧洲极右翼封为落难英雄的前波黑塞族军总司令拉特科•姆拉迪奇在波黑战争前曾经做过一个很冷静地盘算,”如果能够确保西方不干预,我有信心一个月内让波斯尼亚的穆斯林族成为历史,一切相关事宜都已经就绪。“


    德国极右翼”国家社会主义地下党“被警方破获。这个新纳粹团体不乏高学历高智商者,他们制定了一系列慎密的计划。他们认为”一旦他们在德国掌权,有能力三个月内重建足够的集中营,半年内消灭一切穆斯林。“而且根据一位有军事经验的党徒建议,他们还认为”如果有必要,必须对小亚细亚和新月地带的穆斯林进行种族清洗,建立新的十字军屏障。这个目标可以在三年内完成,穆斯林的军事力量不值一提。“


    现代欧洲,即便穆斯林最多的法国,也只有10%的穆斯林存在。


    俄罗斯虽然更多,但是大部分集中在高加索地区,不具备任何影响力。


    从力量对比上来讲,穆斯林事实上毫无希望,最可悲的就是:极端穆斯林根本没有足够的力量,却制造了足够的仇恨——十几亿穆斯林被几百万犹太人肆意吊打的同时,却让无辜的欧洲穆斯林暴露在比犹太人凶残血腥”一万倍“的新纳粹威胁之下。


    现在连最宽松的法国也不得不在民意的压迫下,痛下决心开始限制双重国籍和清真寺。这预示着,穆斯林人口扩张的黄金时期已经过去。


    但是,真正灾难还远远没有到来。极端伊斯兰的竭嘶底里地滑稽血腥表演还没有结束,极端民族主义极右翼的疯狂狰狞的报复却默默地酝酿着准备上演。


    巴黎事件发生后,一向不具名的调查表明:63%的法国人认为极右翼国民阵线的上台并非难以想象的事情。而82%的波兰人则表示不希望波兰与穆斯林有任何关联。

美国共和党候选人卡森公开表示,“一个穆斯林没有成为美国总统的资格”,这使得其受到保守选民的热烈欢迎,结果迅速成为共和党最强有力的总统竞争者之一。而对待穆斯林态度更加极端的特朗普则干净利落地赢得了初选。


    事实上,普京重金投资FN,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前段时间积极为希特勒开托,就是为了讨好即将上台的欧洲各个极右翼政党。因为这两个政治家敏锐的嗅觉都意识到,极右翼势力——70年前被全世界付出巨大代价联合埋葬的魔头,很有可能再次君临欧罗巴。


很多极端原旨主义者幻想的欧洲十年之后是这样的:

694810f41bd5ad6ed4dcbcfb89cb39dbb6fd3c49.jpg


但是实际上十年之后的欧洲更可能是这样的:

2e99cfc8a786c91790e78b28c13d70cf3ac7578b.jpg

   

    现在,真正的恶魔正在被恐怖分子手中可怜巴巴的古董武器迅速滋养着,真正的撒旦正在被清真寺里的偏执阿訇色厉内荏的嚣张言论悉心鼓动着,这个恶魔贪婪吸纳着仇恨的力量,疯狂吞吐着死难者的血液,一步步壮大,一步步成型。而封印这个狂魔的护身符——左派多元化思想,正在被极端穆斯林自己以惊人的效率彻底撕碎。

如果极端穆斯林们不能意识到自己正在做什么蠢事——当那个真正的、现代化的、全面武装的魔鬼重新降临人间的时候,那么整个世界都会被他冷酷的气息吓得屏声静气瑟瑟发抖——记住70年前的历史,不可能有一个,也不会有一个犹太人能够在欧洲存活下来——那个狰狞的男人将会用他自己的作为诠释真正的残暴——头发编成地毯,人皮剥成灯罩,身体榨成肥皂,名字只剩下编号。每一个人,都要记住法国前总统希拉克在劝阻民众投票给FN时所说的话:“如果你不喜欢和我打交道,那么你就试试和他(希特勒)打交道吧。”


36e2d51349540923088eba6f9a58d109b2de4994.jpg


   每一个人都不能忘记,最凶残的野兽其实是人。


   没有深入骨髓的大众仇恨


   就不可能有极端主义的登台


    一旦极端主义的绞盘在仇恨的驱动下开始转动,


    便是更大范围的流血的开端,更深入骨髓的仇恨的开始。


    极端主义者为了获得支持,就不得不煽动仇恨,拥抱仇恨,从而愈发极端,愈发残忍。从法西斯墨索里尼鼻祖鼓吹的”伟大意大利“,进化到纳粹希特勒粉饰的”日耳曼优越人种论“再到万湖会议的”灭绝犹太人“,法西斯极右翼思想在对犹太人仇恨的驱动下渐渐丧失了一切人性。而伊斯兰极端主义也是一样,从神学教授哈桑班纳,到本拉登的基地组织再到中世纪教法的ISIS,原旨主义者也愈来愈偏执,变得不可理喻。


    而人类的政治思想史表明,意识形态的极端化从来都是不可逆的。


    记住历史,勿忘历史。无论是强者还是弱者,善待他人,就是善待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