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庞士谦论经堂教育学派问题

 作者:庞士谦  来源:回学昭元  点击:  评论:0 时间:2020-05-10 10:20:05

庞士谦论经堂教育学派问题
 
庞士谦
 
按:经堂教育学派问题是中国伊斯兰教研究中的一个重点,尤其是近年,围绕经堂教育学派问题的研究引起了学术界越来越多的关注,并涌现出一系列的专题成果。学派的产生是中国伊斯兰教经堂教育在发展过程中本土化、在地化的结果,丰富了经堂教育的内涵,根据现有文献可知,学派作为中国伊斯兰教中的一个重要概念,最早可能是由庞士谦阿訇将其引入到中国伊斯兰教学术研究的话语体系中,庞阿訇自1937年起,在不同的作品中数次论述经堂教育学派问题,勾勒出了经堂教育陕西、山东两大学派的基本特征,之后,学术界又进一步推进相关研究,并提出了金陵学派、云南学派、河州学派等概念。今特分享庞士谦阿訇有关中国伊斯兰教经堂教育学派问题的相关论述。需要说明的是,庞阿訇在论述中,既有对各个学派特征的描述,也有对问题的指出,为尊重原貌,均将其收录在内。
 

(一)

微信图片_20200510102035.png

《中国回教寺院教育之沿革及课本》


中国回文大学,向有陕西派(包括西北豫皖及南部诸省)及山东派(包括直鲁及东北诸省)之分。山东发源于陕西,其创始人为常仙学(常巴巴)。金吉堂先生《回教史研究》有云:“常志美字蕴华,其先撒马耳汗人。九岁,随乃叔奉使押一狮入贡北京,留居陕西,从胡太师第四代门人学;后至济宁,与当地常姓联宗,遂姓常。学问渊博,尤精波斯文,授徒满南北,著有《哈控衣米诺哈志》,译言波斯文法也。研究哲学尤有特到之处,通称常仙学。”按金氏所说,则常巴巴系周老爷弟子,或与彼同时。自常氏在济宁讲学后,始渐渐自成一派。然中国回教之所谓派别,实非在学理上之派别,乃习惯之不同而已。
 
回文大学之课本,有阿文波文之不同。有专攻阿文者,有阿波兼授者。关于前者,陕西派较多,后者山东派较多。陕西派之学重“精而专”;山东派之学重“博而熟”。陕西派有往往专攻一门者,例如讲授“认主学”的,专授“认主学”而不讲其他。自周老爷兴学,以至清末,陕西派多务“认主学”。此乃受第四世纪后回教世界潮流的趋使,因当时一般文人学士以辩论“认主学”为时髦,而政治领袖亦爱好之,所以关于“认主学”分出许多派别,惹出许多辩论和战争;但中国之认主学家则仅只一派——逊尼派——而已。
 
——摘录1937年《中国回教寺院教育及课本沿革》
 
 
(二)

微信图片_20200510102042.jpg

《阿衡轶事-张家川小马阿衡》


陕派讲经以精细著称,一本克拉目往往要念十年八年之久,但在近半世纪,已经走向末路。……陕派阿衡讲卧儿祖,仿佛是学术讲演,其中允满文法,修辞学,认主学,理学,论理学,为一般乡老所不懂,而乡老亦以不懂去衡量阿衡的学问渊博,阿衡们亦以此来斗争。

——摘录1947年《月华周报》第6期“阿衡轶事-张家川小马阿衡”
 
 
(三)

微信图片_20200510102045.jpg

《阿衡轶事-呆乖怪》


(海里凡教育)向有陕西派与山东派之分,山东派对于海里凡的管理较严,而对于“吾师塔”(师长)尚能尊崇;陕派尊崇海里凡,而采用自由放任态度,尊重“吾师塔”的观念极为薄弱。

——摘录1947年《月华周报》第15期“阿衡轶事-呆乖怪”
 
 
(四)

微信图片_20200510102049.png

《埃及九年》


陕西派的学生是不求实际的,都是好高骛远,讲经多讲前边的几章,不是从头讲到尾。我就受了这样的害,不爱多讲,所有的“赛伯格”经——课本经,我没有从头到尾读过。但是所有的经我都读了一点。

——摘录1951年《埃及九年》“第九章:由香港到福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