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明代瓷器上的宗教纹饰(老货资料,建议保存)

 作者:佚名  来源:古玩百老汇  点击:  评论:0 时间:2020-03-01 18:26:36

明朝初年,藏传佛教显密双修,见行并重,仪轨复杂, 像设繁多,传入汉地所展现的文化符号清晰地有别于传统。这种新造型的瓷器来源于西亚阿拉伯铜器,为永宣时期经典造型。
其器腹部绘轮花,出自佛教中八吉祥,也称佛门八宝。法轮、法螺、宝伞、白盖、莲花、宝瓶、金鱼、盘长;其中法轮为首,亦为佛法代称。

微信图片_20200301182756.jpg


明永乐 青花宝相花绶带耳葫芦扁瓶

故宫博物院藏


在古印度,轮为农具,也为兵器, 佛教借“轮”喻法,表示佛法无边,摧邪显正。法轮一般为八个轮幅,代表八正道,圆圈代表佛教教义完满。将法轮美化为花形图案,在永乐首现,宣德时有所变化,轮幅变肥,更像花瓣。

明永乐 青花缠枝花纹折沿盆

故宫博物院藏


另件永乐青花缠枝花卉折沿洗,外绘常规缠枝花卉,内绘如法轮般的图案形花卉,每瓣肥阔,内饰杂宝。杂宝自元出现,用意不甚明确,形式多种多样,灵芝、双角、方 胜、银锭、犀角、珊瑚、火珠、法螺、双钱等等,无固定格式, 与佛教并无紧密关联,用途随意。此洗正中所绘题材带有宗教气息,应为宗教场所使用之器。

微信图片_20200301182817.jpg

明宣德 青花莲托八吉祥罐

故宫博物院藏

该罐佛教意味浓厚,腹部缠枝莲花八朵分别托住八吉祥,上下绘变形莲瓣纹,此时的莲瓣已明显不是八大码,主瓣叠压副瓣,尽可能地将装饰纹象形化。这种莲托八吉祥纹样永宣起开始风靡,虽在明清两朝时多时少,但从未间断。


微信图片_20200301182820.jpg

明宣德 青花莲托八吉祥纹大碗

台北故宫藏


台北故宫亦藏有多件宣德青花莲托八吉祥作品,其中八吉祥排序为轮、螺、伞、 盖、花、鱼、罐、长,与前例稍有差异;


微信图片_20200301182823.jpg

明宣德 青花缠枝莲托八吉祥纹合碗

台北故宫藏


宣德青花莲托八吉祥合碗,器身与盖均绘一花一叶,上托八吉祥;


微信图片_20200301182826.jpg

明宣德 青花双莲托八吉祥纹平底盘

台北故宫藏


该盘盘心绘莲花带房,莲房又称莲 蓬,储莲子之处,外壁连绘两组莲托八吉祥,依次均为轮、螺、伞、盖、花、鱼、罐、长,这种装饰实不多见。


明宣德 青花梵文出戟罐及底款

故宫博物院藏

此件作品多处与众不同,首先是内外均绘,且内容不一致;
其次是以古印度梵文“兰札体”工整书写作为装饰;
其三是佛八宝莲花与海水点缀陪衬;
其四是内部图案以九等分均分,各置一字母;
梵语是印欧语系中最古老的语种,如今只属于宗教和学术的专门用语。


微信图片_20200301182835.jpg

清 丁观鹏 《是一是二图》

该罐极为特殊,罐盖内及罐内均写汉字“大德吉祥场”五字,此件瓷器深受乾隆皇帝喜爱,在丁观鹏绘制的《是一是二图》中居视觉中心点。

微信图片_20200301182838.jpg

明宣德 青花莲瓣花卉纹莲子碗


莲花在佛教中有重要含义,故莲花纹碗亦为常见器物,该碗莲瓣双层。这类莲瓣莲子碗对后世影响很大,清朝康雍乾时期多有仿制。


微信图片_20200301182841.jpg

明成化青花缠枝莲八宝纹三足炉 


明中叶瓷器上的宗教纹多了些内容,不再单单是佛教题材,伊斯兰教相关纹样在正德朝开始集中出现。
成化青花已摆脱明永宣窠臼,法轮居盘心,其余七件均布四周,体现了佛家八宝以法轮为首的原则。


明成化 青花梵文小杯


台北故宫另藏有成化青花梵文碗、盘,梵文仍采用兰札体,不过书写已明显不如宣德工整浑厚;正德时期官窑大量出现阿拉伯文字瓷器,学术界一直颇为费解,此现象是否完全与伊斯兰教有关,还是与伊斯兰文化有关,需要多方论证。

明朝总体上推崇佛教,但对其它宗教如中前期的伊斯兰教,后期的道教都采取包容之势;尤其对伊斯兰教,朱元璋感念开国元勋中的回回常遇春、胡大海、冯国勇、蓝玉、沐英、冯胜、丁德兴、华云、李文忠等文臣武将,登基后敕命在 南京建清真寺,并赐名“净觉寺”。


微信图片_20200301182852.jpg


明正德 青花阿拉伯文圆盖盒

故宫博物院藏

时至明中,明武宗朱厚照曾写过《御制尊真主事诗》: “一教玄玄诸教迷,其中奥妙少人知。佛是人修人是佛,不尊 真主却尊谁。”
最为新奇的是正德皇帝还有一个伊斯兰教名字,叫妙吉敖兰,这是阿拉伯语的译音,意为安拉的荣耀。
这些迹象表明正德官窑出现阿拉伯文字瓷器肯定不是偶然。该盒图案布局零碎,非常伊斯兰化,开光处书写阿拉伯文。


微信图片_20200301182855.jpg

明正德 青花阿拉伯文烛台

故宫博物院藏

正德青花阿拉伯文烛台,以阿拉伯文字为装饰主体,书写《古兰经》 箴言,显然是清真寺供奉之用;


微信图片_20200301182859.jpg


微信图片_20200301182903.jpg

明正德青花阿拉伯文七孔花插

阿拉伯文书写的箴言,多是赞颂或儆戒之语,已经非常图案化,自然融入中国瓷器的装饰之中。


微信图片_20200301182906.jpg

明正德 青花伊斯兰文插屏

英国维多利亚与阿拉伯博物馆藏

该青花插屏署“大明正德年制”款识,插屏画面圆中以菱形开光书写阿拉伯文《古兰经》,此段文字为《古兰经》第72章第18—20节:“一切清真寺,都是真主的,故你们应当祈祷真主,不要祈祷任何物。


微信图片_20200301182912.jpg

明嘉靖青花仙人葫芦瓶


到了明嘉靖时期,信奉道教的世宗,极好长生之术,此时朝廷道教风气极重,反映到瓷器之上为由里及外的道家气息。

该瓶道教内容丰富,道教的云鹤,道教的八仙人物,以及葫芦的造型,都在传递着道教的文化。嘉靖朝因为上有所好,葫芦造型的瓷器风行。



明嘉靖,青花芝桃仙鹤符箓纹盘,高8.1厘米,口径57.5厘米,足径41.7厘米。


另一件大盘盘心设一符箓,凡人不识,符箓是道教中的一种法术,民间常说的“画符”即为此。符箓布置在中心,群鹤翔舞,向心于中,烘云托月般将道教法术恰到好处地体现。


微信图片_20200301182922.jpg

明嘉靖 斗彩八卦纹双耳炉

首都博物馆藏

该炉腹部设弦纹两道,一分为二,下部斗彩绘八朵莲花,上部青花绘八卦图形;



微信图片_20200301182926.jpg

明万历 青花青花仙人渡海图梅瓶

故宫博物院藏

该瓶上人物背剑,应为八仙之一吕洞宾,肩部饰八卦,两件作品都 将八卦装饰在上半部,可见重视。

《易经》记载:“易有太极, 始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道教以为凡事生于阴阳之间,故八卦图形常现于道教题材作品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