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穆罕默德圣人与唐王李世民 的时代

 作者:佚名  来源: 中穆六安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9-11-18 20:34:16


相恰于伊斯兰教进入中国时间的推断说(穆罕默德与李世民的密切渊源)

微信图片_20191118203452.jpg

一、伊斯兰教进中国的两种野史趣闻      第一种:据说唐王李世民有一日晚上看见了一颗明亮的星星,便令太史令占卜吉凶。太史令禀报说:这是大食国出现异人的征兆。于是李世民便派遣一名使者远赴大食国,对此事进行考察。一年之后。使者经过长途跋涉,终于来到了大食。觐见伊斯兰教至圣穆罕德(愿主福安之)时,使者向穆提出了邀请。穆罕默德表示辞谢,向使者说明了自己不能去中国的原因,同时派四位大贤与使者一起去,这四位大贤中,有一位是穆罕默德的舅父阿赛德.艾拉.凯斯。使者见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拒绝了自己的邀请,便暗自画了他们像携回国中,把画像献给李世民,并为李世民介绍了四位大贤。     李世民见到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画像,听了使者的汇报,非常高兴,当即命人把画像悬挂宫中并要向之叩拜。赛尔德急忙制止了他这种行为。李世民问:“你为什么要制止我向他叩拜呢?”赛尔德回答说:“我们的至圣穆罕默德教导我们,不要敬拜任何偶像。因为,天地之间唯一可以受拜的只是独一的、万能的真主。”李世民听后,对此纯洁的教义赞叹不已,允许赛尔德等人对自己不行叩拜之礼,并在岭南为他们敕建了一座清真寺,取名为“衍圣寺”,表达了对赛尔德殁于中国,葬于广州,是为大贤。二贤传教扬州,三贤、四贤传教泉州,最后都葬在当地。      第二种更为普遍的传说是这样的:贞观年间,有一日夜里太宗李世民做了一个恶梦,梦见有一妖怪向自己扑来。正在危险之际,忽见一位长者,身穿绿袍,头缠白布,手捻素珠,驱走妖物,解除了危险。第二天,太宗召集文武群臣,述其梦境,以求解释。有一位大臣启秦道:妖物是乱臣贼子的象征,必有将谋判国者;头缠白布的异人,是大食国圣人。陛下此梦意味着舍此圣人的恩泽,我国将不得长治久安。于是,太宗便派遣使到大食国,请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派人到中国传教。穆氏答应了这个请求,他派了三位大弟子与使臣同行。不幸,其中二人殁于途中,被葬于猩猩峡。只有宛尕斯一人平安无事地来到中国,住在京城的外宾公馆。      宛尕斯住下后,终日闭门不出,静坐干功和礼拜。有一日,唐王闲了,就化装成一般官员的模样,暗自去看他。只见宛尕斯面朝西方,正在虔诚地念经。当念完一段后,他把经一合,款款地放在经柜上,然后笑着迎出门来说:“快请唐王进来坐,恕我迎接来迟!”唐王奇怪地问:“你怎么知道我是唐王呢?”宛尕斯笑而不答。于是,二人携手而坐,谈论起来。唐王为试试他的才学,提出了一个又一个难题,宛尕斯对答如流,一丝不着。唐王大喜,不仅允许他留居长安,而且允许他宣传伊斯兰教。      过了几年,宛尕斯思念家乡,一再提出要求回去,都为唐王拒绝了。后来他又一次提出了回乡要求,唐王捋着胡子自言自语地说:“他这个人呀,今天要回,明天要回,老回、回的,要想个办法留住他才是。”从此,“老回回”的名字就传开了。最后,在唐王的安排下,将一个美丽的姑娘嫁给了宛尕斯,使他成了家,立了业,最终还是没有回到故乡,而在中国贡献了自己的一生。

微信图片_20191118203457.jpg

二、在伊斯教入华时间问题上的“百家争鸣”      传说是美好的,但毕竟不能认定史实,只不过表达了回族人民致力于中国与阿拉伯友谊的愿望和感情而已。现在,让我们擦去岁月的灰尘,打开历史的篇章,去探索一下伊教斯兰教的入华时间吧。     伊斯兰教入华的时间,是确定中国伊斯兰教历史的关键,因而成了研究中国伊斯兰教的学者们历来亟解求的问题。可惜,恰恰在这个问题上,中外史乘素乏丰富翔实的记载,不能为人们提供一个明确无疑的现成答案。于是,诸家蜂起,莫衷一是,迄今并无定论。概括起来,大约有如下十几种不同说:唐武德中(618—626)说; 唐贞观二年(628)说; 唐贞观三年(629)说; 唐贞观六年(632)说; 唐康徽二年(651)说; 唐景云二年(711)说; 唐明皇时(712—755)说; 唐肃宗(756—761)、代宗(762—766)以后说; 上限(公元7世纪)下限(公元15世纪)分期说。     上述十二种说法中,唐武德中说在13世纪中叶即已流传于大江南北。元至正八年(1348)刘受益撰河北定州《重建拜清真寺记》,至正十年(1350)吴鉴撰福建泉州《重修清净寺碑记》,都持此说。但是,唐武德年间穆罕默德仅为一名10余岁的少年,尚未开始其宣教活动。显然,这时绝不可能发生伊斯兰教传达入中国的事情。这种说法已为史学家们根本否定。至于其他诸说,虽各有反对者,但因无过硬的资料为凭故迄今属悬案。目前,意见比较集中而又有中国史书记载为据、大家普遍接受的看法,是唐永徽二年说。该说最初由著名史学家陈坦先生在《回回教入中国史略》一文中提出。他说:“《旧唐书》及《册府元龟》均谓,永徽二年大食始遣使朝贡。”“大食与中国正式通使,确自唐永徽二年始。”这是以永徽二年第三任哈里发奥斯曼派遣使节来华,作为伊斯兰教传入中国的标志。史学家们在肯定此说的同时,也纷纷指出这种说法的不足:阿拉伯使节固然信仰伊斯兰教,但正使与传教士仍有区别,使节的来朝,不等于伊斯兰教的传入。在此之前,当已有伊斯兰教徒,特别是阿拉伯、波斯的穆斯林商人,已经踏上中国的土地并在此居住了。因此,伊斯兰教传入中国的时间应在永徽二年以前若干年,而绝不是在此之后。     史学家们的这种说法并非仅仅是主观推论,在唐代史籍和唐人小说中,确可发见一些贞观间穆斯林来华蛛丝马迹。《旧唐书》卷196《西域》有这样的话:“大蒙之人,西方之国,与时盛衰,随时通塞。勿谓心,不怀我德。贞观开元,蒿街充斥。“贞观年间,来华贸易的西域人充满长安街头,其间当不乏穆斯林吧?《太平广记》卷402《水珠》条,记载开元十年(722)一大食商人购买水珠的故事,其中有“吾大食国人也,王贞观初通好”这样的话。查《新唐书》卷59《艺文志.子部.小说家类著录》可知,这则故事的作者年肃是唐代人。那就是说,唐贞观初大食穆斯林来华通好的说法,在唐代即已有人言之了。《资治通鉴.唐纪48.贞元三年》条记载,国千西域胡客久居长安数十年,娶妻生子,买田置宅,后来均归化了唐朝,成为唐天子治下臣民。西域人娶汉女的事情在贞观二年以前似乎就发生了。《唐会要》卷100中记载说,贞观二年六月十六日,太宗曾下达过一个刺令,禁止“诸番使人”将所娶汉人带回番国。唐代对那些从海道而来的穆斯林商人,正是称为“贾胡”和“番商”的。 近年来文物的新发现,考古研究的新发展,对于唐初穆斯林来华说也是有利的。如泉州有所谓伊斯兰教三贤四贤墓,研究者对《闽书》中关于他们于唐武德中来华的说法颇多怀疑,认为该墓建筑年代不可能早于公元9世纪,因为有在“圣墓”所发现的文物中,没有任何带唐代风格的遗物可作佐证。果真没有唐代风格的遗物吗?考古学家们通过研究对此做出相反的回答。1983年南京艺术学家刘汝醴教授,在参观泉州灵山墓时指出,该墓回廊檐柱的造型为唐代遗物。      1984年7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国古建筑历史与理论研究会副理事长刘鸿勋到泉州,也指出圣墓回廊檐柱为唐代遗物。据他介绍,这座墓的回廊属于马蹄形回廊,其檐柱的头、尾两端均作卷杀,其状如梭,是一种典型的梭柱造型。这种造型,是我国一种古老的建筑风格,可使圆柱的柔和效果得到更多的发挥,曾盛行于两晋南北朝时期(265-589)。中原地区发现的梭柱建筑,一般判别为魏(286-543)以后的遗物。因传到南方需用要一段时间,故闽南一带发现的梭柱大致应判断为唐或北宋遗物。宋代的泉州,梭柱已不多见,如泉州的东西塔即为宋代建筑,其塔柱仅有上卷杀。这座伊斯教圣墓回廊檐柱,雕工粗糙,造型古朴,上下卷杀均很明显,应系唐初遗物。刘汝醴这位古建筑学家,运用建筑考古学的研究手段,对灵山圣墓现存回廊檐柱进行的考证和结论,已开始引起人们的注意和兴趣。

微信图片_20191118203500.jpg

1980年在扬州城北效蜀岗地带,唐代牙城遗址以东不远处,发现一座压在汉代木椁墓上的唐代残墓。墓中出土三件瓷器,其中一件高18.5厘米的灰青釉绿彩背水壶,上有绿色彩绘共纹。经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戴新平同志在北也门萨那的教师门牌认,意译即是那句伊斯兰教极重视的赞主辞“真主至大”。如果这种辨认无误,译文准确,那么这件背水壶的出土,就是唐代穆斯林在扬州活动的实物佐证。扬州博物馆的朱江,就曾以此佐支持唐武德中伊斯兰教入华说“从无一定的道理。”      

微信图片_20191118203503.jpg

曾有人问:“伊斯兰教可不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答案当然是能,这句话就是“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这句话中国穆斯林称之为“清真言”。内心相信并公开承认这句话的人,就是一名穆斯林。在伊斯兰教的观念中,人可以分为两类,信伊斯兰教的穆斯林与不信伊斯兰教的卡非勒,二者的区别就在于是否承认清真言。清真言可以分两部分来理解,前半句“万物非主,唯有真主”是讲信仰,后半句“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是讲行动。“万物非主,唯有真主”,就是说,一切物质的东西都不是人的主宰,真正的主宰只有独一的造物主。伊斯兰教不相信如此庞大、如此有秩序的宇宙是自然而然地产生的。一位伊斯兰教的学者在与无神论者进行辩论时故意说,他看见河的上游漂下来一些木头,在河水的冲击下,木头相互碰撞,最后结合在一起,自动形成一条船。无神论者都质问他:“没有造船的工匠,船能自己形成吗?”这位学者反问道:“那么,没有造物主,宇宙能自己形成吗?”我们不能相信我们生活中任何东西是自动产生的,而是知道所有东西都得被制造才能产生,可是,多数人却偏偏相信宇宙能自动产生,这种想法是不是很奇怪呢?伊斯兰教认为宇宙与其他东西一样,也是被制造才产生的,制造它的就是造物主,中国的穆斯林习惯上称“真主”。     说到这里有人会问:“真主是谁?他是什么形象的?”答案可能有点令人意外:“不知道。”伊斯兰教信仰真主,却不知道真主什么样儿吗?是的。但是,我们知道宇宙有多大吗?显然不知道。宇宙只不过是真主创造的一个小玩艺,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说过,在真主看来,宇宙不比蚊子的翅膀更大,可见真主的伟大远远超出宇宙,在真主看来小得象蚊子翅膀的宇宙,对我们来说都大得无法了解,我们怎么有能力去了解有关真主的事情呢。蚂蚁虽然能爬上我们的身体,可是它能了解我们吗?我们生活在造物主创造的宇宙中,同样也无法了解造物主,因为我们与造物主之间的差距比蚂蚁与我们之间的差距大多了。人的认识力是有限的,而真主是无限的。      “人无法了解造物主,却怎么知道他存在呢?”一位沙漠中的牧民向艾卜哈尼法提过这个问题。艾卜哈尼法问他:“你从沙漠来这里的途中,有没有在沙路上发现骆驼的蹄印?”“当然有。”“你相不相信在你的骆驼之前,路上已有骆驼走过?”“当然相信。”“你并没有看见有骆驼走过,为什么相信它的存在呢?”“因为我看见了它留下的印迹。”艾卜哈尼法说:“同样道理,我们虽然无法了解造物主,但是我们看见了他留下的迹象,这些迹象能证明他的存在。”曾有一位不识字的老年穆斯林妇女问一位宗教学者:“你骆驼上驮的那么多书都写的什么?”学者说:“这些书都是论证真主存在的。”老妇人奇怪地问:“证明真主存在还需要这么多书吗?”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说过:“我不相信如此秩序井然的宇宙没有一个创造者。”《古兰经》中说:“你们要在大地的四方及你们自身之中寻求真主存在的迹象。”宇宙中的一切规律不证明存在一个主宰吗,我们无法操纵个人的命运不也证明存在主宰我们命运的力量吗。如果认真思考,在我们的身边就能发现许许多多的迹象证明真主的存在,还需要其他的证据吗?顺便说一句,一个大的迹象就是真主降示给我们的《古兰经》,其中包涵着许多科学奇迹,证明它不是人能写出来的。关于这一点有专门的书,这里就不多说了。       概括地说,“万物非主,唯有真主”就是相信造物主的存在,是他创造了一切,并管理着一切,他才是我们的主宰,万物与我们一样都出自真主的创造,万物都不是我们的主宰。所以我们唯独信仰造物主,而不信其他的。造物主的本体太伟大了,他的形象不是人的有限的智力所能理解的。另外要补充一句,伊斯兰教认为造物主是独一的。若是两位或多位神来主宰宇宙,他们能永远意见一致吗?当他们意见不统一时,宇宙按谁的命令运动呢?宇宙不乱了吗?现在的宇宙在有规律地运动,说明它接受着唯一的指令,这就足以证明造物主是独一的。      伊斯兰教认为,造物主曾选择很多优秀的人来作他的使者,引导人们正确地生活,正确地信仰,造物主还赐给部分使者经典,以便完成引导世人的任务。使者不只穆罕默德一个,真主在每个民族中都派遣过使者,有一个说法是,使者共出现过124000多位。经典也不只一部《古兰经》,但以前的经典不是失传就是被人篡改了,无法用来指导人的行动了。真主创造了人类,最终他还会毁灭人类,穆罕默德是真主派遣的最后一位使者,《古兰经》是真主降示的最后一部经典,直到人类末日的来临,不会再有其他使者与经典了。      伊斯兰教也相信灵魂的存在,人死之后并不是一了百了,而是换了一种方式继续存在。就象我们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曾生活在母腹中一样,我们死后也会到其他空间里去生活。婴儿在母腹中的生活方式与我们完全不同,对于婴儿来说,世界就是那么一点,如果有人给他讲解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他一定不会相信,因为这与他生活的实际相差太远了。当我们为婴儿即将出生而高兴时,婴儿却感觉到他要离开属于自己的世界了,所以他才要哭,孩子都是哭着来到这个世界的。人死之后将去后世,我们扔下肉体开始新生活,就如同婴儿出生,扔下胎衣开始他的人生一样。不必象婴儿离开母腹一样为我们将离开这个世界而哭泣,生命还在延续。后世的生活是对今世生活的延续,也是对今世生活的总结,伊斯兰教有一句流传千年以上的格言:“今世是后世的栽种场。”你在今生播种什么,在后世就收获什么。今生散播善的人,后世有好的归宿,今生作恶的人,后世有坏的归宿。真主是公正的,赏惩分明的,他根据人的行为决定对人的赏罚。善人的归宿是天堂,恶人的归宿是火狱。      伊斯兰教相信天使的存在,认为天使不分男女,不需要饮食,没有生死,所以也不需要婚配和生育,没有独立意志,只知服从真主的命令。说白了,天使就是真主的工具。伊斯兰教的信仰可以用清真言的前半句“万物非主,唯有真主”进行概括,若详细些讲,就是六大信仰:信真主、信天使、信使者、信经典、信末日、信前定,信前定也就是相信命运。人不是想干什么都能干成的,真主定给我们的我们才能得到,真主不给我们的,我们不管如何努力也不会得到,“命中有时终会有,命中没有莫强求”。      在伊斯兰教看来,生命实际上是无穷无尽的,死亡之后的后世是没有终点的。相对于永恒的后世,今世的百十年生活不过是一瞬间。但是伊斯兰教并不提倡抛弃今世的生活去专心地追求来世,而是追求两世吉庆。怎样才能既享受到今世的安乐,又得到后世的美好归宿呢?唯一的方法就是获得真主的喜悦。人主宰不了自己的命运,人的命运自出真主的前定,得到两世吉庆只能出自真主的赐予。为了求得真主赐予我们两世吉庆,首先就要获得真主的喜悦。     怎样做才能获得真主的喜悦呢?这正是清真言的后半句所表达的内容,“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真主既然选择他作使者,并不断地派天使教导他正确的生活方式,显然,穆罕默德是按照真主喜悦的方式生活的。真主派遣使者的目的也正是为了教给世人正确的生活方式。要想得到真主的喜悦,就要按真主喜悦的方式生活,也就是按真主的使者的方式生活。这就是清真言后半部分的意义,说的是作为穆斯林应该如何生活。       穆罕默德的生活方式是什么呢?总的来说,首先是要作一个大家都认可的好人。要乐于助人,与人为善,诚实公正,洁身自爱,勤奋地工作,节俭地生活。其次,要严禁作恶,克服不良嗜好。穆斯林严禁盗窃抢劫、杀人放火,禁止赌博、嫖娼、算卦、饮酒、吸毒贩毒,不许恶语伤人,也不许背谈他人,不要恶意的猜忌他人,中伤、诽谤、诬陷、欺诈更在禁止之列。除此之外,还至少要完成三项宗教功修,第一是念清真言,一般是用阿拉伯语来念。第二是礼拜。在天见亮到日出前、中午、下午、日落后到天完全黑下来以前、夜里这五个时间段内各礼一次,每天完成五次礼拜。星期五去清真寺大家一起完成中午的礼拜是尤其重要的。第三是封斋,在伊斯兰教历的九月,白天禁绝吃、饮。除上述三项之外,经济能力允许的还有纳天课,即拿出资产的四十分之一用于济贫或用于宗教事业,有能力的人一生中应该去麦加朝觐一次。中国穆斯林习惯上称这五项宗教功修为“五功”,并简称为念、礼、斋、课、朝。      伊斯兰是阿拉伯语的音译,这个词译成汉语有三层含义:顺从、安宁、和平。也就是说,我们只有顺从真主,才能得到内心的安宁,才能得到人类社会的和平。内心安宁的人才会有幸福感,和平才会带来人类社会的发展进步。穆斯林的意思就是顺从真主的人。既然造物主是存在的,我们不顺从他,还等什么呢???(来源网络,版权归与原著者。求主回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