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夏子阳:一位会7门语言的汉族穆斯林 | 人物

 作者:佚名  来源:一斋 读一斋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9-07-08 18:26:22

微信图片_20190708182706.jpg

“我最大的困惑是来自于自己的意志力还不够,可能是我的要求更高了些,我希望自己更有意志力去战胜自己。”夏子阳,一位会7门语言的复旦大二学生这样说到。



传统的文人气质


一次偶然的机会,在上海复旦大学读书的一位学生朋友和我说,在复旦新来了一位学弟,刚刚大一,自己已经会好几门语言,其中包括阿拉伯语、波斯语,而且是自学而成。我知道阿拉伯语是门很难学习的语言,一位刚来大学的学生通过自学就能掌握一些阿拉伯语,一定是下了一番功夫。我又问朋友,这个学弟是西北人?朋友介绍到,这位学弟是来自厦门的汉族同学。不是来自西北,有阿拉伯文学习传统的地方,而且作为一名汉族还会学习阿拉伯文,了解伊斯兰文化。我很想了解,这位学弟是什么缘起,使得他和伊斯兰文化有了这样的缘分。

一个不算晴朗的下午,我和夏子阳约定在复旦附近大学路的一家咖啡店见面。下午5点多,夏子阳刚刚下课就骑车来到约定的咖啡馆。一见面,相互道了赛俩目。背着书包,还挎着斜挎包,清瘦精神的夏子阳,学生气十足。这和我对他的想象大相径庭。在之后的交谈中,我又感觉到一种人文传统在他身上有些体现,回应我最开始的对他学生气的印象,我觉得他有着一些中国传统文人的某些气质。

父母是最好的老师

夏子阳来自福建厦门,因为父亲母亲都在厦门工作,所以夏子阳也一直在厦门读书学习,直到考上复旦大学。夏子阳的父亲是集美大学的一名老师,主要研究美学方向。母亲是一位音乐老师,主攻钢琴。从小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长大,这对夏子阳的性格塑造以及思想形成有着很大的影响。

初中的时候,夏子阳开始学习阿拉伯语,这受到他父亲的一些启蒙。父亲是研究美学文化的一位老师,而且在看到阿拉伯文书法以及伊斯兰几何图形的时候,赞不绝口,认为这样的艺术形式具有高度的抽象意识和思想蕴藏其中。夏子阳耳濡目染,在父亲的引导下开始接触到伊斯兰文化。父亲母亲并不是穆斯林,他们对伊斯兰文化的研究和关注,是被伊斯兰文化的魅力所吸引。夏子阳在学习阿拉伯文时,也开始读《古兰经》。与此同时,他也在看其他宗教的文化,经常和父亲讨论一些关于宗教的话题,父亲并没有宗教背景,于是父子之间的谈话反而更多元,开放。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和体验,夏子阳在刚上高中的时候选择成为一名穆斯林。而且得到家里人的支持,家人也为他自我寻找信仰所付出的努力感到欣慰。

家人对夏子阳成为穆斯林都很理解,于是在家里从来不会出现因为夏子阳一个人是穆斯林,家人不是穆斯林而遇到的生活上的尴尬。夏子阳说:“家人现在吃饭都是清真的,父母不只在饮食上尊重他的信仰,在其他方面也很体贴”。以至于夏子阳认为父母在意识上其实和穆斯林是一样的,对伊斯兰与他有着同样的认同。或者从顺从来讲,父母也可能是穆斯林,只是没有心口招认而已。一切安拉至知。

读文史哲是人的修养,专业是安身立命的本事

夏子阳从小学到高中一路都比较顺利,高中是在当地的重点中学读书。除了应付高考,夏子阳还在学习其他语言。他希望通过学习语言,然后去读外文原版的书,这样不会误解文字正真要表达的意义。在上大学后,学了更多语言后,他试图建立起自己的语言学体系,通过语言的的路径来理解文化。现在夏子阳对阿拉伯文、波斯文、土耳其文、俄文,德文,西班牙文,英语都略知一二。在大学学习生物专业的夏子阳,通过语言理解文化,通过科学理性的思考破除无知,通过人文精神给科学探索注入文人的气质。因为有自己的兴趣支持以及家庭环境的影响,夏子阳传承着书香门第的传统。读文史哲是人的修养,专业是安身立命的本事。

高三的夏子阳有机会选择大学的自主招生,他来到浙大,上海交大都获得认可。交大已经确保可以保送去读的。在参加完高考,夏子阳的分数也够复旦,最后还是选择复旦大学。夏子阳选择复旦还是因为这里在人文方面更丰富一些。也有更多的语言课开设,这可以完成他建立自己语言学体系的愿望。

对大学生活的一些思考

来到复旦的夏子阳开始了自己的学习生活。虽然自己是生物学的学生,但是他经常去听其他人文学科老师的课。一位哲学系研究《圣经》的老师也很喜欢他,通过交流觉得这孩子很有潜力,于是还把一本拉丁文的原版《圣经》赠送给他。还说以后可以来听他的研究生课。同学们也总是把他当做学霸,而且这个学霸不只是分数上的学霸。

谈到大学生活的生活,我提起了钱理群先生提出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思考。我问还是大二的夏子阳怎么看这样的现实。夏子阳说:“在复旦确实也存在这样的现象,大学本身也有一些不足,没有那么完美。比如,学校里设置的很多课,就没什么意义。而很多感兴趣值得开课的课程,学校又不开。”

在我看来一个大二的学生能学习7门语言,一定是有着很好的自我规划和自律。这也足够自豪的。那么是否还有什么自己对现状不满足或者对自己应有的反思?夏子阳说:“我最大的困惑是来自于自己的意志力还不够,可能是我的要求更高了些,我希望自己更有意志力去战胜自己。”

我们都是好朋友

在来到上海之前,夏子阳很少接触穆斯林。在复旦这一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夏子阳结识了很多来自不同民族,国家的穆斯林的同学。当问及他对这些穆斯林朋友的印象怎么样时?夏子阳说:“Ta们都非常友好,我们都是好朋友。”对于国内的穆斯林,夏子阳认为国内穆斯林在本土化的过程中有一些误区。“人们预设的认为中国文化固然是完美的。伊斯兰文化要做很多调整才能同中国文化相适应。这个认识带来的结果就是,中国的穆斯林有很多将一些带有中国文化习俗的行为或者仪式上升为宗教要求并且延传下来。反而忽视了伊斯兰原本的行为仪式以及内在精神。”

“因为自己接触的穆斯林可能都是知识分子,对于更多元化或者现实的了解不够多,这也让自己对穆斯林的一些看法存在一些理想化”

夏子阳也在写一些关于中东文化的文章。土耳其政变之后,夏子阳的一篇《土耳其政变第十天:不仅仅是世俗与教权的对立》就足见其认真的态度。夏子阳也会参加一些大学组织的论文讨论,去年他还去北大参加了一个哲学论文的研讨会。相较于很多大一大二的本科生来到大学可能还不知道自己学的专业是怎么回事,而夏子阳已经基于自己兴趣开始做一些研究和探索,这种差别的出现的原因,我想是来自于大学之前的家庭教育以及环境的影响。

更适合过有思考的生活

谈及对大学毕业之后未来的打算?夏子阳说:“我还是希望自己能够从事学术研究工作,我觉得我更喜欢也更适合过有思考的生活。”在我看来这也是智识生活,是笛卡尔提出的“我思故我在”的生活方式,如果不加思索的生活,那么生活将失去很多意义。

“如果继续在我所学的专业里发展,那肯定会出过去留学。因为现在这个学学科最好的大学在美国。当然我对出过留学并不人认为是非去不可。重要要的是看是否有利于自己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