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派别是正道上脱落的碎末

 作者:马骜  来源: 心智双修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9-06-28 20:10:20


白人至上主义的种族观念,撕裂了人类同源同宗,让人不论是非论人种,不以事实和真理进行价值判断,而是以人种论优劣。当强权和武力掌握在具有这样的观念的人手中时,其他种族的人类,虽然源头是属于兄弟,但容易遭到歧视和屠戮。


大汉族主义正在被极为复杂的因素刺激复活,56个民族构成的新中国,正被西方势力的渗透掀起一股撕裂性的力量,国内有些良知丧尽的公知和愚民,正在顺应西方预期的目标,破坏民族团结的局面,刺激民族间的仇恨。特别是在回汉这种几乎从文化和血缘都融化为一体的兄弟之间,制造仇恨,甚至为了达到目的不惜篡改历史,欲把清朝历史上满清对汉族和回族的屠杀通通怪罪在回族头上,刺激汉族对回族的仇恨,产生大汉族主义。这种大汉族主义普遍性地形成之日,可能就是别的兄弟民族遭殃之时。因为只论民族不论是非善恶,一切的法制、道理、道德便失去了维护社会和谐的功能,便会扼杀社会发展的因子,使整个社会脱离发展的轨道,极为容易被推向僵死的管控或混乱和无序的状态。


全球十几亿穆斯林,所属不同的教派学派支系,每个人都逃不掉必然要生活在以某个教派学派支系为主流意识和观点的地方,从小便耳濡目染受其影响,所以多数只对自己所属的教派和支系有一定的认识和了解,而忽略了伊斯兰本身。只有真正的学者才能突破圈子,脉住伊斯兰的整体,而不进入某个支系的死胡同。所以伊斯兰中,只有学者才能继承先知的事业,只有学者才能带领大众走向正道。但教派意识派别观念始终对伊斯兰的发展造成巨大的伤害。


活生生的现实是,派别意识几乎把伊斯兰撕得粉碎,每人只是捡到了其中的一片碎末,碎末的中心点是极为细枝末节的东西,以此构成一个个微型的小圈圈,然后把自己的欲望、利益加上形成圆心,当命根子一样维护,还自封为唯一正确,否定和打倒其它。把自己的圈圈形成的支系当做伊斯兰本身,整体和局部的关系倒置,真主定真理还是自己定真理模糊。本质上是在维护自己的圈子,而名义上一定得喊着维护伊斯兰的口号。真主启示的正道、慈爱、善待等一切都得人为得局限在自己的圈子里。只要是自己圈子里的,一律支持,不分对错;任何施舍和天课绝不惠及自己圈子之外的任何人。当古兰经说,主麻宣礼时,赶紧放弃生意去记念真主,你却要分这是不是我圈子里的清真寺的宣礼,只有我圈子里的宣礼才放弃生意去记念真主,其它的都无效。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的这种意识真主是否认可,经训本身会不会跟随你的私欲符合你的口味。自己无意中把自己等同于真理,把自己置于真主立法的位置上还浑然不知。


人为地在伊斯兰中画圈子,形成明显的界限并且去强调这些界限,而不是打破,并且只给信众圈内的信息,让其思想中没有对比无法思考与判断,都是一种对人民的愚弄和洗脑。背后一定存在着洗脑者愚弄者的政治利益或经济利益或别的什么利益的需要,聪明人细思便能明了。从古至今,政治对伊斯兰的摧毁性最强,谨防你的圈子背后的政治因素,或许你的大脑就掌握在政治的手中,处于重重迷雾却还以为自己在走正道。真主的常道是,几乎世俗的一切力量都是正道上的障碍,想让穆斯林脱离正道,你一定得清楚跟随任何一支力量,都不是正道。穆斯林每天每拜中都在向主恳求的正道是真主施恩的人才能捕捉到,是众先知、忠贞者、烈士、清廉者,用一生走出来的,你完全可以体会可以跟随的正道。它不容你胡乱解释,胡乱编造,或人为地缩小圈子撕扯碎片画地为牢。真主只保证这些人走出来的才是正道,我们只有把人生调整在,遇到任何压力坎坷都像历代先知们那样历经万难地宣教;像忠贞者一样内外统一知行合一彰显伊斯兰精神;像烈士们一样为捍卫信仰献出生命;像清廉者一样提升修养具备高尚的道德品质。这才是伊斯兰的本质,贯通人类始终的伊斯兰主流,是先知在地上画的主线,是先知交代要扣准的路线。除此之外,便只有过分极端遭受真主谴怒,或昏聩不及陷入迷误。真理之外,除了迷误还有什么?


如果你对自己的圈子还残存着一点点反思力的话,就看看你所属的圈子是否符合《开端章》中我们天天祈求的正道的描述。你推崇的谁谁谁对真理和正道的解释是否符合古兰经自己解释的正道。你有没有被圈在狭小的时段或空间,被愚弄得自以为正道永远在自己圈子里打转,仅仅把那几个人串成一条弧线。穆圣我们得学,穆圣之前的万圣,我们也得学,并且不能在先知之间分彼此。前三代中的忠贞者、烈士和清廉者,我们得学,从古至今中的忠贞者、烈士和清廉者我们也得学,我们身边的忠贞者、烈士和清廉者,我们更加要学,因为更能体验和感受到。直到世尽前夕,正道都是由忠贞者、烈士和清廉者维持着捍卫着,因为只有这些人才愿意捍卫,才忠贞维护,绝不可能是其他人。


拯救你的是伊斯兰正道、真主启示的真理,而不是人为的教派、宗派及以此为基础形成的派别意识和圈子观念。派别仅仅是曾经与正道有过某种联系,现已成为正道上脱落的碎末。其不但不具有拯救的功能,反而是毁灭的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