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连载—— 伊斯兰信仰的传承(上)

 作者:刘莎  来源: SuFelYA 穆民全导航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8-09-08 18:27:55

《伊斯兰信仰的传承》

   作者: 刘莎2018.7,20

中国穆斯林都要讲传承,我们到清真寺去,不论是去礼拜还是参观,都会发现一块“清真古教”或“开天古教”的扁。但是谁也不能否认,伊斯兰是公元7世纪一神信仰中最后一个出现的世界性教道。怎么又称其为清真古教呢?实际,在伊斯兰信仰里使者先知穆罕默德,从来没有说过他创立一个新的信仰,他一直认为他是在传达真主的启示,

复兴曾被以往的先知传达过的教导。所以,在古兰启示的第二章最初的几节就严正地指出:“他们信仰赐给你的和在你以前所赐给的”(2:4)对古兰经启示的理解,大多是依靠古兰经的注释,而传统的注释,全是十世纪左右阿拉伯阿巴斯王朝的产物。这些注释认为,“在你以前所赐给的”就是指穆萨(摩西)接受的启示陶拉提(妥拉)《旧约》和尔萨(耶稣)接受的启示印芝里

(福音)《新约》,而且《新旧约》都是被篡改过的,所以《古兰》的这节启示实际被人为否定了。现在我们所阅读的圣经,即犹太人信仰的《旧约》,实际指的是《旧约》出埃及记,第20章的摩西十诫:“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这也是犹太人作为一神信仰的原则出处。在摩西时代刻写在约版上,不论是石版、泥版、还是木版总之未能流传下来,是从记忆中保存的。“新约”的命运也是如此,我们现在看到的版本,也不是原始记录的保存,虽然有死海古卷的发现,但真伪莫辨,它们不像古兰启示那样,一开始就被提示“他教人用笔”。(古兰96:4,这也是古兰经第一次启示的内容)所以《新约》各福音的内容,并没有真主启示的口气,全都是叙述一些过程。或转述耶稣的话,例如:“有一个文士来,听见他们辩论,晓得耶稣回答的好,就问他说:诫命中那是第一要紧的呢?耶稣回答说:第一要紧的就是说:以色列啊,你要听,主我们神,是独一的主。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其次就是说:要爱人如己。再没有比这两条诫命更大的了。”那文士对耶稣说:“夫子说,神是一位,实在不错;除了他以外,再没有别的神;并且尽心、尽智、尽力爱他,又爱人如己,就比一切燔祭和各样祭祀好得多。”耶稣见他回答得有智慧,就对他说:“你离神的国不远了”。(《新约》马可福音12:28-34)以上《旧约》和《新约》中的话与《古兰》教导的原则,没有什么两样,这当然属于“在你以前所赐给的”;穆斯林否定它们是没有道理的。但是阅读古兰启示最忌断章取义,中国人由于文字的差异,又有不求甚解的习惯,任何阿文版的书,都没有版权页,作者和出版年月都找不到,看的人稀里糊涂,只要是从左往右,一律认为是经文。最可悲的是把注释都当经文对待,把真主的话和人的话混为一谈。导致我们跟随古代学者,迷失方向。把岔路都走遍了,竟然忘记初衷。古兰启示:“谁遵循正道谁自得其益;谁走入歧途谁自受其害。一个人不担负另一个人的担子,在我派遣一位使者之前,我不施惩罚”(古兰17:15)我们有人曾经问过阿訇,在先知接受启示之前生活的人,不懂信仰真主的我们有人曾经问过阿訇,在先知接受启示之前生活的人,不懂信仰真主的人怎么办?如果被问的人认真读过古兰启示的话,回答是很清楚的。可是没有认真阅读的人,回答是很可怕的:“统统垛子海(火狱)”,上面我们看到“在我派遣一位使者之前,我不施惩罚”的启示,那么,谁是真主派遣的使者呢?古兰启示只提到伊布拉欣前后的25位,除此以外就没有了吗?“每一个民族都有一位使者”(古兰10:47)“我确以真理派遣你,作为报告好消息者和警告者。有一个民族就有一个警告者从其中派出”(古兰35:24)像中国这样幅员辽阔、民族兴旺的地方,真主能不派使者吗?是不是真主的派遣,要看他是否提出真主独一存在的概念。离开这个核心信仰,那就不是真主的派遣。我们先看看自己国家的老祖宗是怎么说的,老子就是李耳(因耳朵大,也称李聃)历来被认为是道家的鼻祖,他是周朝王家藏书室的守藏官,相当于现代中央图书馆的馆长,但那时文化并不普及,全国的文化馆藏也很有限。所以他不只是馆长,也有文化部部长的地位。中国古代对上天的崇拜,自有历史记载的殷商甲骨文就有“帝”和“上帝”的形象文字,而周王室是崇拜“皇天上帝”或“昊天上帝”的。周王朝的治国理念是“敬天保民”,敬拜上天,保卫人民。《左传:成公十三年》上说:“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国家之大事就在祭祀和军事。以祭祀敬天,以军事保民。崇拜上帝是中国的文化传统,但并不是被百姓普遍接受的,因为崇拜上天只有皇帝才有资格,皇帝是奉天承运的天子。周朝是从武王伐纣开始,周文王、周武王、周公、老子等都是信仰上帝的。老子作为周朝文化的守藏官,他在归隐之前所作道德经里:“道生一,一生二,”这个道有个前提,道是法则,是天之道,法则是受天支配的。而以朱熹为代表的宋明理学把道作为中心,这是道教错误理解老子学说的结果,他们从“道”字开始理解,违背了儒家崇奉天帝的哲学理念。孔子是周公的追随者,孔子曰:“吾从周。”孔子以恢复周朝礼制为己任;他编辑删改周代诗歌《诗经》,其中称呼上帝的词语有44处之多。过去我们经常说“子不语怪、力、乱、神。”这里所谓神,是指鬼神,当时人们认为人死即为鬼,而神是相信万物有灵,像风神、雨神、山神、河神,即多神崇拜的内容。孔子是不谈这些迷信的东西。但对于敬天毫不含糊。“子曰:不然!获罪于天,无所祷也”,应该说,儒家是以信仰上帝为核心哲学理念,发展至汉朝的董仲舒(公元前179-前104)儒家达到了极致。董仲舒说:“天者,百神之大君也,事天不备,虽百神犹无益也。”(天,是众神之大君主。如果事奉“天”不完备,去事奉百神是无益的。(《春秋繁露》)他认为“道”是客观规律,老子提出的是天之道,所以“道之大原出于天,天不变,道亦不变”。(《春秋繁露》)就是说创造宇宙的主宰不变,他制定的法则也不变。这就是古兰启示的,“真主的常道是不会改变的”(古兰33:64)真主创造一切,制定的法则都是不会变的;其中包括:相对的创造一切;对立统一,不断变化的法则也是不变的。

未完待续……

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我们平台可发百家之言,但其目的是让更多人受益而非陷入争辩,教门需要探讨,努力与奋斗,才会更接近古兰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