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关于宗教因素在反恐中的作用研究

 作者:Chris Seiple  来源:普世反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7-12-16 09:35:14


克里斯·塞波(Chris Seiple):华盛顿全球接触研究所荣誉所长,前所长(2003.9-2015.9), 前董事会主席(2015.9-2016.9)。兼任费城美国外交政策研究所资深研究員,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美国外交关系协会成员以及该协会宗教事务顾问委员会委员,大西洋理事会中东战略特别工作组“宗教、身份认同与对抗暴力极端主义”成员。曾任世界经济论坛全球议程理事会“信仰的作用”副主席(2012-2014)、主席(2014-2015), 美国国务卿 “宗教与外交政策”委员会资深顾问(2011-2015),五角大楼海军陆战队司令内部智库“战略倡议小组”成员(1996-1999)。

本文是克里斯·塞波(Chris Seiple)2005年参加北京“宗教与安全”国际学术研讨会的发言整理稿。

640.webp (1).jpg


你想维持社会稳定的话,你必须要理解宗教和安全是如何并行不悖的。你必须要理解软权力和硬权力是如何结合在一起的,也就是阴阳如何结合的。如果你不理解安全和宗教一种是硬权力,一种是软权力,我相信你们国家就不可能有社会稳定性。而且你要想维持国家的安全也是不可能的,不仅中国人是这样,美国人也是这样。

阴阳相济,才能有效对付恐怖主义

如果一个国家想要避免最糟糕最恐怖的宗教恐怖主义,如果想战胜这种宗教暴力你必须要鼓励那些善良的宗教。就是说你要想战胜敌人你首先要鼓励和了解那些好人,这个话题非常敏感,所以我们应该从不同角度看。

如果你要想战胜恐怖主义,应该说你都要鼓励一种新原教旨主义者,就是真正遵守宗教的原则和传统的人。所以不管是什么宗教徒,他们都可以对恐怖主义说你们其实不是我们这个宗教,也就是说我们要真正回到一种宗教的根源,回到源头那里去,这样让那些恐怖主义没有藏身之处因为恐怖分子他们歪曲了宗教教义

我在这里我阐述的是个人的观点,一方面我自己是一个学生,也是一个实践者,我在研究硬权力。我以前在美国海军当过兵,所以刚开始我就知道硬权力是如何使用的,然后给人们带来什么影响,我又是在军校上过学,在美国国防部工作过。另一方面我本人获得了一个博士学位,我研究美国和乌孜别克斯坦的关系,而且我现在也开始在研究乌孜别克斯坦的伊斯兰教所发挥的作用,而且从个人观点来说我还告诉大家,我本人也有一个宗教信徒,我是基督徒,我在世界各地走过就发现,很多人认为美国人基督徒是帝国主义分子,我不同意这种观念。所以我作为一个美国国民我应该如何告诉大家美国人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我非常信仰我的教,就是基督教。

911事件促使美国开始思考宗教与国家安全之间的关系

我是一个美国人一个基督教徒的观点来观察巴基斯坦和乌孜别克斯坦这两个国家。首先对“911”事件作一个介绍,然后我会去说五大教训或者说五大反思,也就是我们应该如何更好的理解宗教与安全之间的关系,就是理解硬权力和软权力之间的关系,这应该是我们新的安全战略的核心,因为必须要讲合作,必须要讲共同的理解。在理解宗教与安全问题上要合作,要寻求共识。世贸大厦一直是美国硬权力的象征,这里有三大讽刺,为什么呢?

第一,我们“911”事件提醒了我们,就是在1993年的时候其实已经有恐怖分子使用伊斯兰教的名义来轰炸美国,我们当时把它仅仅看成了违法行为,不把它看成是一个宗教或者安全问题,我们当时并没有意识到美国很快就要进入到战争了。

第二个讽刺,就是这个肯尼迪国际机场就在附近,其实世贸大厦附近就有美国军事、情报方面的机构,但是却没有能够避免“911”事件的发生,这是一个讽刺。这也就是说军事力量和国防力量使我们在国家安全当中没有充分了解宗教因素,没有认识到经济所产生的威胁等等。我们今天要来谈的就是我们受到了自杀袭击者袭击,他们是出于宗教的目的来袭击我们的。这对于我们美国精英们是一个很大的冲击。大家就很担心,就是说难道真的是因为宗教来袭击我们吗?今天现实政治关系当中宗教如何影响人们呢?所以就像刚才说的在国际关系当中有意识形态的问题,在美国就有这样的世俗的原教旨主义,我们当年那么重视宗教,但是现在我们不再重视宗教了,这无疑使我们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

我们觉得非常吃惊,居然有人因为宗教原因而袭击我们,而我们对于世界的认识对于威胁的认识,还是很有局限的。我们并没有能够想到宗教会成为今天袭击的一个原因。如果大家去国际关系学院的话,大家都是把宗教作为一种负面的因素,作为一种催化剂来谈,但并没有认识到宗教也有可能作为和平力量的作用。大家现在都把宗教当做成一种丑恶的事情来认识。

我自己上学的时候就读于美国最好的国际关系学院,是国防部专门培养人的,学院根本就不教宗教课程。就在几年前我发现信仰与国际关系委员会成立了,在这个委员当中我们去研究今天的世界,我们认识到宗教也是政治问题特别是在今天这样一个世界中,宗教和战争是密不可分的。所以在这个委员会当中我们想谈信仰和国家安全之间的关系,让大家认识到宗教会发生的作用,而且要和这些宗教信仰团体之间建立联系,寻找解决方案,这也就是我们为什么出了一本书谈宗教对于安全的不同认识。

在过去几年中我有机会到处出差,两年前我去过巴基斯坦,在这里我就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一些反思,我们可以认识到宗教和安全是一个知识不断发展的过程,我们可以看看实际工作情况是怎么样的,大家有来自不同的背景,我们可以坐在一起互相交流一下。

不同信仰的人可以因为一些实际的需要一起合作

全球化是一个大体的背景,在这个当中既有机会也有威胁。我们有的时候说挑战可能也是一个机会,所以我在这儿就变成一个机会和威胁。

我们举个例子,我认识一个牧羊人,他是一个逊尼派的穆斯林,在911之前我们说全球化是一个机会,加入WTO对于这个人来说他的产品可以卖到很多地方去。但是从911之后像互联网等等都是全球化的,那恐怖主义就会用简单的方式来解释世界的变化,因为现在有互联网等等,这个牧羊人就非常能够容易知道他所没有的东西

在这样的世界当中,我们有很多很多自己所没有的东西,全球化以前大家都不知道,所以现在有了国际化全球化大家就清楚知道和别人相比自己缺少什么,这样宗教影响就更加发挥出来,可以很简单的被用来解释为什么会有这样变化。比如有些人必须牺牲自己的利益来使一些人过得好等等。我巴基斯坦西部的一个省认识一个人,在那个省塔利班仍然潜藏在那里,那里是狂热穆斯林聚集的地方,在这里其实是有两个宗教,就是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他们看问题都是全球化的角度,只有这样才能理解恐怖主义。无论是从穆斯林角度还是从基督徒的角度。我们有机会互相参与,我们可以把对方当做朋友一样对待,如果你跟很多巴基斯坦人交流,他们会说我们知道美国人很多都是基督徒。然后我个人就知道他们一方面认为我们是纯粹的基督徒,但是另一方面又作一些基督徒不能做的事情。从美国来讲一个正宗的基督徒,还有巴基斯坦西部的穆斯林,我们完全可以握手,一方面我们追寻自己的信仰,同时又做一些宗教所不允许我们做的事情。

如果我们想成为真正的原教旨教徒的话能够更好履行我们的宗教信仰,也许我们可以建立一个共同的世界观来了解宗教和安全的关系,我们有什么样的共同点,虽然我们是基督徒、他们穆斯林,我们愿意对于这些宗教信仰人中的弱势人群给与关怀等等,我们都有这样的情怀,不管是什么样的教徒,这是我们共同的特点。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可以搁置我们彼此间不同的看法,然后来为对方伸出友谊之手,而不是互相对抗。

宗教因素也是问题的一部分

第二个教训或者是经验,就是宗教是问题的一部分,大家要认识到这一点。大家可能觉得不能理解,凭什么说我们宗教就是问题的一部分呢?其实对于每一个宗教来说都是这样的,比如说当它成为恐怖主义势力的时候我们是不是能够用军事力量来保护自己?最好的方法是了解伊斯兰教当中最净化的部分,或者佛教当中最净化的部分,认识到宗教之间的差别这是很关键的问题。我们从来就没有被老师教过认为宗教是合法的,我们总认为宗教是私人的事情。但现在却不是这样的了。

压迫和冲突只会让问题更严重

第三个教训,就是压迫只会让问题更加严重。这里是一个大集市,在2004年3月30日的时候当这个集市关市的有一个女自杀爆炸者,警察也被伤害了等等。有这种经典的圣战行为,而且这是一个女性做的。这个完全不是乌孜别克斯坦文化的主流精神,从7或者8世纪开始,在一个爱国的社会当中一个女性肯定不会允许这么做的,所以我们就要问她怎么会走到拉一步,而回答这个问题是非常简单的。因为在那个国家对于穆斯林是有压迫的,所以有了压迫就会有社会的倒退,所以有些人就会寻找外部的一些因素去解释自己这个状态。然后有人说你如果想为安拉服务,你就要牺牲自己来牺牲别人。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有些爆炸袭击者,事先就已经反映出压迫所产生的严重后果。

我们可以回顾一下毛主席,我们海军陆战队员每一个人都读过毛主席的文章,我自己也写过相关报告,毛主席就说游击战对于人民来说就是鱼水情深,换句话来说你的压迫更多,恐怖分子就有更广阔的海洋,所以压迫是没有意义的,你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糕。

仅仅对宗教组织进行监管是不行的

第四个经验教训,就是对于宗教的监管是不够的。对于宗教进行监管,尤其是在压派的情况下,而且没有法制的框架来扶持这肯定是不行的,这只是一种表面性的,只会让情况变得更加糟糕。这是在伊斯兰教的一个大学里面,我和前总统的宗教顾问站在一起,他谈到了一些对伊斯兰压迫,是在1992年的时候,当时他就碰到了一些恐怖分子。还有就是在1997年的12月份的时候他也碰到过这样恐怖分子的威胁。所以,他是非常认真的来对待恐怖分子威胁的。

之所以总统会有一些相应的安全措施,主要要感谢这个顾问,他是想要去改变或者改革伊斯兰教的教育制度,所以他进行了很多年的研究,考察了世界各地的教材,他们改变了他们的教育体制,在中学小学阶段进行了改革甚至建立了一个伊斯兰的国立大学,学阿拉伯文,神学、社会科学,把他们都融合在一个大学里面,而且提供了相应的机会,让大家去进行争辩。这是一个很积极的方向。

穆斯林礼拜五早上可以做祈祷,他们可以说自己的想法,但是他们不能去反对国家,这可能使他们做的更好一点。我想说的虽然他们用意是非常好的,但是在一个压迫的情况下,而且缺少法治;这样的监管,其实就是政府想控制伊斯兰教,实际上这会产生负面的结果。这并不是人们想要的,而是政府迫使他们去做,所以这种做法是不好的,这就变成了你们和我们的对立,这就使恐怖分子更好的召集他们的信徒,而且更容易召集。

我想指出的一点就是说你如果要进行监管,你要没有压迫,而且要在一个透明的法治框架下进行,然后恐怖分子就就找不到攻击的理由在乌孜别克斯坦的女性就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宗教因素仅仅是问题的一个部分,并非终极答案

第五个教训,就是宗教仅仅是问题的一个部分所以宗教不能提供全面的解决答案。有一个巴基斯坦基督教徒大主教,在巴基斯坦是很少人信基督教的,所以基督教在巴基斯坦是属于少数派。所以基督教徒也有可能成为暴力分子,所以如何避免这种趋势呢?你是不是要把这些基督教徒都孤立起来呢?你看到他们胸前都有一个十字架,首先你要理解他们,尊重他们,就是说你要了解基督教徒的特性,你也要了解伊斯兰教徒的特性。所以这种宗教之间的对话我觉得是非常好的。

也就是宗教之间应该相互尊重,然后最终才有可能实现社会的稳定,在乌孜别克斯坦,宗教其实是一个解决方案大家看到这个是由乌孜别克斯坦人自己建立起来的,他说他们不仅要研究神学,他们还要开始研究科学,而且要进行神学和科学之间的互动,其实神学也能够推动科学和科技的发展。

那么善良的宗教应该做什么好事呢?为什么本拉登他可以召集这么一大帮人?世界各地很多的穆斯林过去一百年都饱受侮辱,受到西方世界的侮辱。所以如果你能够让宗教自由的发展,而且让宗教发挥出自己最闪光的地方,它就可以成为一种促进社会和科技发展的动力。你要知道在巴基斯坦还有阿拉伯国家的穆斯林他们每天的收入还不一美元。如果你不处理这些恐怖主义就有可能滋生。我去过很多美国人都憎恨的地方,但是我们的工作人员居然在教人们使用IT。他们国家的教育几乎都要崩溃了,所以这些人是在极大的发挥他们的优势,而不是让本拉登这些人来这里来强占。

在中亚这样的国家,如果是宗教你能够发挥它的长处和善良之处,甚至能够拉动经济的发展,如果被恐怖主义侵蚀那就不可能有任何经济上的繁荣,就会造成恶性循环。我们必须懂得这样一个战略。这个战略跟以前应该是不一样的,也就是现在对安全我们知道既有软权力,也有硬权力

不能故步自封,要走出去互相了解

仅仅待在大使馆的围墙里面是不行的,要走出去真实的了解那里的人。这是我在这里发表的观点,我认为信仰宗教的人应该利用宗教为自己国家的经济繁荣和稳定作出贡献。我不想宣扬美国的价值观,因为在里是不可能的

我想倾听乌孜别克斯坦人的想法我问过乌孜别克斯坦的国防部部长如何看待自己的身份和宗教问题他说他们那里是从下到上的方法,他说如果美国人尊重我们,从下到上都跟我们对话的话我们也是非常友好的。如果你真的能够做到,也就是说既听这些高层的人怎么说,又看他普通老百姓是怎么说的,你会发现意想不到的效果。

带着乌孜别克斯坦人去世贸大厦遗址,我也让他们了解美国的情况。所以如果有相互理解就应该有对未来的愿望和发展规划,你也应该知道前方的道路和障碍这个障碍包括美国人对宗教安全一贯固执的看法。有了相互理解就能够找到共同的发展规划,你知道什么事情都必须是渐进的,不可能一个国家一夜之间就发生全部的变化,因为一个国家文化变化是非常缓慢的,你要解决宗教问题这个是跟历史、文化是密不可分的。你必须要和人家进行接触,而且在这个接触当中你要表现出最大的诚意和尊重,通过接触你也会发现你自己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你也就没有什么傲慢的情绪。

所以我们今天也才会来到中国参加这个会。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