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热点研究-杨桂萍:要更全面、客观地去理解伊斯兰教

 作者:杨桂萍  来源:网络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7-11-03 21:10:28

首先,在中国,很多人对伊斯兰教的认识,由于文化的隔膜,由于伊斯兰教本身不积极对外传教,再加上现代媒体有一点点误导,所以觉得伊斯兰教是陌生的。尽管在唐朝的时候伊斯兰教就传入了中国,有1300多年的历史。但是作为一个外来的宗教,伊斯兰教在中国始终是被少数民族信仰的,是中国少数人信仰的。所以,我们对伊斯兰教确实不了解。伊斯兰教与中国的传统文化,与中国的传统信仰,与中国的主体民族——汉族的生活习俗差异非常大。汉族在传统上是有敬天法祖的习俗、信念、信仰。而伊斯兰教讲安拉独一,崇拜一个独一的、没有形象的真主安拉。再一个,中国传统文化更多地强调人伦,强调道德,而伊斯兰教首先强调的是人对真主安拉的义务,人对安拉的崇拜,然后再谈人对他人的义务,人对家庭的义务,人对社会的义务。还有,就是中国的传统文化重视更多的现实人世,而伊斯兰教也重视现实人世,但是它认为作为个体的人,或者是作为人类社会,它都有它的局限性和它的不完善性,因此要追求永恒、追求完满,要追求无限,所以它有这种超越性,倡导一种超越的生活。它讲现实人生是很短暂的。现在尽管生活质量越来越高,人的寿命越来越长,但是人的现实生命毕竟是很短暂的,它强调现实生命的延续性,强调后世,强调复生,所以在生活习俗方面,中国的穆斯林和汉族人民差异是非常大的。尤其在饮食和丧葬这些方面。我过去一直不理解,我只是注意到作为穆斯林他非常注重自己习俗的独特性。但是后来我发现,很多汉人对伊斯兰教的习俗是非常不了解的,也是很有非议的。比如说汉族有一个传统观念,孝道就是生侍之以礼,死葬之以礼;而伊斯兰教讲究的三葬是,土葬、速葬、薄葬。作为汉人就非常不理解,父母生你、养你一辈子,他死了你匆匆忙忙,最晚不超过三天就把他埋了,认为这是大不孝的一种举止。再加上中国的伊斯兰教尽管历史比较长,但是从来不对外积极传教,这样就形成了一种隔膜,很多人对伊斯兰教是不了解的。所以冯老师做的这些工作是非常有意义的。

再有一个,我个人认为,近年来媒体对伊斯兰教的报道缺乏客观性,可能更多的是报道一些负面的东西,过多地强调伊斯兰教的激进思想,强调它的这种激进行为。但是事实上在伊斯兰教中,占主流的、占主导地位的始终是稳健派、温和派,是理性主义。再一个,有些媒体,包括我们的媒体,让我感觉非常不可思议的是,伊拉克战争之后,记者站在小鹰号航空母舰上,讲我是哪哪哪的记者,我现在站在小鹰号航空母舰上,现在美国的炸弹已经炸到了哪哪哪。对伊拉克人民缺乏起码的同情。大家都是第三世界国家,我们在对待战争的时候是不是应该有一种客观性,有一种理解?我个人认为,我们的媒体紧跟着西方媒体,过分地宣扬了伊斯兰教的极端,它的激进,夸大了伊斯兰教对于西方文明、西方社会、西方的安全的威胁。这统统反映出一种冷战的思维和心态。事实上,伊斯兰教和佛教、基督教是有很大不同的,我就发现很多人习惯地用佛教、基督教的一些东西去衡量、去看待伊斯兰教。对穆罕默德的评价,他会用释迦牟尼的范式、模式,于是说你怎么可以多妻呢?你怎么可以有家庭生活呢?事实上穆罕默德除了是一位宗教领袖外,他还更多的是一位政治领袖。大家对拿破仑、对毛泽东,对世界上任何一位政治领袖的评价,我想和常人的评价标准应该是不同的。伊斯兰教有他自己的独特性,它作为一种信仰,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它同时还是一种生活方式。它和人的思想,和人的行为,和它的习俗是密切相关的。它同时还是一种文明体系。它的内涵是非常丰富的,我们可能还需要更全面、客观地去理解伊斯兰教。

刚才冯老师讲到一点,伊斯兰教倡导的是对人的自律思想的培养。我认为目前我们的社会是需要培养人们的自律的。伊斯兰教的斋戒也好、功修也好,主要是要去发掘人的良善的一面,自律的一面。包括斋戒,在一定的时间之内,让自己的生活有所节制,上至国王、苏丹、哈里发,下至黎民百姓,都是平等的,都要在一定时间内对自己的生活进行节制,去培养自己的自律。

还有宗教宽容,宗教无强迫思想,这个在伊斯兰教中,无论是在经典中,还是在后来的阿拉伯帝国,像阿巴斯王朝,后来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莫卧尔帝国,在很长时期,大多数苏丹、哈里发,统治者更多地倡导的是宗教宽容。我个人认为《古兰经》的宗教无强迫的思想影响还是很长远的。哈里发允许宗教自由,允许异教徒在这里生活,可以保持自己的宗教信仰,可以有自己的宗教领袖,可以按照自己的传统习惯去处理内部事务,甚至在奥斯曼帝国时期,它允许拥有较强的自治权利。在阿拉伯帝国时期,很多异教徒享受着很高的社会地位,可以参与统治,甚至奥斯曼帝国是很多欧洲的犹太教徒或者是基督教的少数派的宗教避难所,他们在欧洲受到迫害以后,会跑到伊斯兰世界来。有很多人出于自愿或者是经济原因、其他原因改信了伊斯兰教。在历史上,我个人认为,伊斯兰教的这种宽容、宗教无强迫应该是占有主导地位的。在当代,伊斯兰世界也是在积极探索与犹太教、与基督教、与印度教、与佛教,与不同的意识形态之间的对话。这些事情伊斯兰世界一直在积极地去做,但是媒体上是没有报道的,我们看到的更多的是它的问题,它的冲突,它的战争,它的极端,它的恐怖,它的暴力,它的负面的描述。而事实上我们应该更多地去做一下正面的、客观的描述。

作者系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系教授

(作者:杨桂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