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世界知识》杂志:为什么日本未遭伊斯兰激进分子袭击——祝曙光

 作者:祝曙光  来源:世界知识期刊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7-09-21 11:25:32


IMG_4364.JPG
2016年9月12日在东京清真寺庆祝宰牲节的人们。

伊斯兰激进分子的恐怖袭击,近年来在欧美发达国家已呈层出不穷之势,引起民众恐慌,甚至引发了一些人对伊斯兰教信奉者的排斥。
 
同是发达国家,日本却显得相当平静。
 
日本国内穆斯林人数较少,据各种资料判断大约在15万人左右,且绝大多数系滞留日本的外国人,对日本社会和政治几乎没有什么影响。但日本与伊斯兰世界的关系源远流长,伊斯兰世界在日本外交战略中居于十分突出的地位。日本通过经济援助、文化输出、积极参与中东和平进程等渠道,在伊斯兰世界积累了丰富的外交成果,赢得了广泛尊敬和亲近感。除了2015年2月在叙利亚的两名日本人被“伊斯兰国”绑架斩首以外,伊斯兰激进分子几乎没有发动过针对日本人的恐怖袭击,日本国内也没有出现排斥穆斯林的现象。
 
以更积极姿态密切与伊斯兰国家关系
 
二战之后,日本较前更加重视与伊斯兰世界的关系,以获取经济发展不可或缺的石油资源。但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后,日本也未被伊斯兰国家视为友好国家。当时日本对解决巴勒斯坦问题持消极态度,仅重视获取中东地区的廉价石油,而不关心该地区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日本驻阿拉伯国家大使仅有半数为常驻。1972年5月日本激进组织“赤军”袭击以色列特拉维夫机场,日本政府还向以色列派出了谢罪使。这些做法引起伊斯兰国家的不满。为此日本转变对伊斯兰国家的政策,积极介入中东事务。
 
1973年11月日本政府发表声明,要求以色列从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中占领的阿拉伯土地上撤退,日本尊重巴勒斯坦原住民的合法权利。1977年日本允许巴勒斯坦解放组织设立驻日办事处。1980年10月,日本外相伊东正义在国会就中东和平问题阐明政府立场,即必须承认巴勒斯坦人民的民族自决权。伊东正义还向以色列外长指出,如果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两个国家不能共存,中东就不可能实现和平,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相互承认是中东和平的第一步。
 
进入21世纪,日本以更加积极的姿态密切与伊斯兰国家的关系。2000年3月外务省设立“伊斯兰研究会”,举行学术报告会,发表《外务省“伊斯兰研究会”报告书》,为政府提供决策依据。时任外相河野洋平指出,现在世界上每五个人中就有一人为穆斯林,穆斯林人数已超过10亿。穆斯林不仅分布在中东,也延伸至亚洲,加深对伊斯兰世界的了解对开展日本外交是极为重要的。外务省“伊斯兰研究会”建议政府加强对伊斯兰世界的研究,发挥日本穆斯林的作用,向麦加、麦地那派遣朝觐团,密切与伊斯兰国家的交流,特别是发挥皇室外交的作用,在政党、议会、企业界、学术界、青年、妇女以及非政府组织(NGO)、非营利组织(NPO)等领域进行全方位交流。



“阿拉伯之春”爆发与“伊斯兰国”崛起后,日本密切关注中东局势。《外交蓝皮书 2016》指出,中东地区是欧洲、撒哈拉以南非洲、中亚及南亚的连接点,具有重要的地缘战略位置,也是国际主要的商业通道,并且是向全球供应石油、天然气等能源的重要区域。日本80%以上的能源来自中东各国,不仅要在经济层面与该地区进行广泛合作,更要在政治、安全保障、文化、人员往来等方面构筑多层次的关系。2012年12月第二届安倍内阁成立以来,安倍首相六次出访中东,声称日本要成为“中东永远不变的伙伴”。2015年9月安倍在联合国大会发言中表示,日本将向叙利亚、伊拉克及周边国家难民提供8.5亿美元的支持。2016年1月,日本又决定向叙利亚、伊拉克及周边国家提供包括职业培训、粮食救济在内的3.5亿美元的援助。2011年以来日本已累计向叙利亚、伊拉克及周边国家提供11亿美元的援助。1993年以来,日本向巴勒斯坦地区的援助累计达16亿美元,援助领域涉及人道救援、就业、医疗保健、农业等领域,一方面推动巴以和平进程,另一方面促进巴勒斯坦经济自立。2015年1月安倍出访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以及11月在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会晤时,都表示了重启中东和平进程以及把巴勒斯坦及其周边地区建成“和平与繁荣走廊”的设想。
 
强化与伊斯兰国家的关系的目的
 
由于安倍内阁奉行所谓的“俯瞰地球仪外交”与“积极和平主义”,近年来日本外交非常活跃。自第二届安倍内阁成立至2016年2月,安倍共访问了86个国家和地区(原定访问63个),其中对伊斯兰国家的访问占据了重要位置,对土耳其和印度尼西亚在任内三次访问,对沙特阿拉伯、阿联酋、科威特、卡塔尔、埃及、约旦、马来西亚等伊斯兰国家都不止一次访问。安倍每次出访伊斯兰国家都有大批企业家随行。尤其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10月,安倍出访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土库曼斯坦和哈萨克斯坦等五个中亚伊斯兰国家,提出日本对中亚外交的基本方针,即彻底强化日本与中亚各国的关系、积极参与中亚共同课题、在全球舞台上与中亚国家合作。
 
日本强化与伊斯兰国家的关系具有以下目的:
 
第一,确保日本的能源供应和能源安全。例如对伊朗,早在1958年5月伊朗国王巴列维访问日本时天皇就亲往机场迎接。1970年日本从伊朗进口的石油占进口总量的42%。伊朗伊斯兰革命后,美国将伊朗视为“邪恶国家”,但日本奉行与美国截然不同的对伊政策,仍保持与伊朗的政治和经贸关系,并积极调停两伊冲突。1998—2000年日本从伊朗进口的石油占进口总量的11.5%,仅次于阿联酋、沙特阿拉伯,居第三位。2010年日本不顾美国反对,与伊朗政府签署了中东最大油田——阿扎德甘油田的开发协议。日本政府认为伊朗国土广大、人口众多、石油天然气资源丰富,为确保日本能源供应和中东和平,必须强化与伊朗的双边关系。
 
第二,确保海外日本人的安全。2015年赴海外的日本人达到1621万,常住海外的日本人有129万,极易受到伊斯兰国家内部冲突、自然灾害、传染病或外部战争的影响,不仅在中东国家,而且在发达国家也面临伊斯兰恐怖分子的威胁。因此加强对海外日本人及日资企业的安全保护就成为日本外交的重要课题。外务省出台了一系列保护海外日本公民的措施,构建海外安全情报体系,定期召开“海外安全官民协作会议”,对伊斯兰国家之间的矛盾冲突持不偏不倚的中立立场,保持与所有伊斯兰国家的友好关系,一旦在外侨民遇到威胁,可以指望伊斯兰国家施以援手。两伊战争中的1985年3月,伊拉克对伊朗全空域进行军事封锁,各国航空公司争分夺秒将本国公民运送出伊朗。危急关头,土耳其伸出援手,派出客机运送滞留伊朗的日本公民。2014年,日本向海外公民提供的援助达到18123次(件)。
 
第三,抵消中国的影响。随着中国崛起和“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中国在伊斯兰国家的影响越来越大。为此日本极力拉拢伊斯兰国家,渲染所谓中国对国内穆斯林的迫害,挑拨中国与伊斯兰国家的关系。2009年7月新疆暴恐事件发生后,20多个维吾尔族分裂组织以土耳其为据点从事分裂活动,日本一些右翼分子鼓动土耳其政府予以庇护。
 
第四,争取伊斯兰国家对日本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支持。日本认为,与从东南亚到西亚的广大伊斯兰国家构建多层次的紧密关系,对日本“入常”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为此,日本通过减免某些伊斯兰国家债务,参与阿富汗、伊拉克的战后重建以及对土耳其、伊朗的地震灾害援助,推动中东和平进程,对伊斯兰国家进行教育与医疗援助等,获得伊斯兰国家和人民的好评。日本在竞选安理会2016—2017年非常任理事国时,再次面临孟加拉国的挑战。日本曾11次参加非常任理事国竞选,胜选10次,惟一的失败就是1978年败于孟加拉国。孟加拉国是伊斯兰国家,又是拥有50多个成员国的伊斯兰合作组织的成员,得到了伊斯兰国家的支持。1978年的失败使日本领教了伊斯兰国家的力量。为确保此次竞选成功,安倍亲自对2014年5月访问日本的孟加拉国总理哈西娜做工作,以提供6000亿日元政府开发援助、日企在该国增加投资以及日方为其援建基础设施等为条件,劝说孟加拉国放弃参选。9月安倍访问孟时再度做工作。结果孟方正式表态放弃参选,并转而支持日本参选。日本成功当选2016—2017年非常任理事国,不仅成为当选非常任理事国次数最多的国家,而且也向最终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目标迈出了坚实一步。
 
(作者为苏州科技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本文刊登在《世界知识》2017年第18期,更多精彩内容请见《世界知识》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