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三、西安伊赫瓦尼教派得以传播的社会因素

 作者:马 斌  来源:西安回坊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7-06-25 20:00:49


IMG_2710.JPG

《萧德珍与西安伊赫瓦尼教派》

          

三、西安伊赫瓦尼教派得以传播的社会因素

                   

   萧德珍的这种伊赫瓦尼宗教改革思想之所以在西安回坊能够引起人们的重视,他所宣传的伊赫瓦尼思想在赢得人们的理解和支持后形成了一个新的派别--伊赫瓦尼派,有它存在的合理性,当然,不排除来自社会政治、文化、经济等各方面的综合因素对西安伊赫瓦尼思想形成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一)从文化方面看,辛亥革命前后,在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派的新思潮影响下,政治、文化乃至整个社会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随之回族社会的新文化运动也蓬勃兴起。面对社会的变革与发展及回族文化与社会发展难以相适应的现实问题,回族中的有识之士清醒认识到要振兴回回民族,就要解决相对封闭的回族社区文化落后的难题,文化教育是前提。而当时回族社区教育内容主要是宗教文化教育,伊斯兰教文化始终占据重要位置,整个回族社区都融合了宗教的精神和宗教信仰的观念,宗教教义与宗教感情推动了回坊这一回族社区生活中宗教的传播。所以一些有识之士特别是宗教上层人士率先在清真寺改革传统教育的形式及内容,建立新式回民教育,以传播科学文化知识,使得回族文化发生了一次大的飞跃。著名经师王宽在北京牛街清真寺创办“回文师范学堂”就是一个成功的范例,各地纷纷效仿,继而影响到全国。

 

      回族穆斯林主要聚居在大西北,西安是大西北的门户,又是西北的文化中心,萧德珍利用这一地理环境的优势,适应社会形势,在推广宣传改革思想的同时大力普及文化教育,不仅积极支持在清真寺内开办小学,还在洒金桥清真西寺创办了女子小学,这在当时环境中是相当不容易的。这一举措产生了明显效应,不仅有利于推动西安回坊文化的发展,有利于伊斯兰教进一步适应当时社会状况,也有利于改革方案的实施和推广,而且增加了人们对其思想和行动的同情与理解,进而赢得了人们的支持。特别是回坊一些知识分子和绅商的鼎力支持,慷慨解囊,为伊赫瓦尼思想在西安的传播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二)从宗教方面看,随着社会的变革发展,新生事物层出不穷,中国穆斯林在宗教方面,无论是信仰的理论还是日常生活的教法律例,同样也出现了许多从来没有遇到的新问题,这些问题既有普遍的也有特殊的,需要解决和作出全新的解释。一些古老而传统教法经典中的律例无法适应解决这些新问题,以这些老的教法经典来类比演绎出的律例会因人而异,很难一致,同一问题解释不同,使得虔诚的穆斯林无所适从。刘遇真朝觐带回的大量圣训及新的教法经典比较适应当时的社会情况,对解决新的问题提供了经、训和新的教法依据。萧德珍正是充分利用了这些经典“凭经立教”,增加了说服力,消除了人们的宗教顾虑,满足了人们的一些要求,因而人们便容易接受。


     (三)从社会经济角度看,民国初年,西安回坊穆斯林,除少数几个殷实家外,“以力役及小本营生为最大多数,次为经商。而商业中又以食品商,牛羊肉商及饭店商为多,其资本率数百元,千元以上者居少数,数千元者又少数。而大部分穆斯林群众以小商小贩为业,肩挑手提,沿街叫卖,靠小本微利维持生计。”(26)加之一些饮食小贩受季节性限制很大,如饮食业的“金九银十”(9、10月)一年只有一两个“旺月”,旺月一过就放下提蓝,另谋出路。从西安回族民谣“鸡刨食,水上飘。斤斤炭,两两面,刮风下雨连本烂,”中不难想象普通穆斯林群众的经济状况。而“一般回民,虽终日劳苦或小本营生,而因生活上要求简单,心理上颇安天命。”但无法应付“财发门市”,当时如遇丧事,丧主要“散白布,作油香,到了第二天就举行安葬”。“亡者的子孙就散许多财帛给与穷人;到了七天,亡者的家中作油香,预备筵席,请阿洪戚友及帮忙的人到家诵经、聚餐;又从埋葬日起,每日晨礼毕,请阿訇到亡者的坟前诵古兰经,如此整整四十日。”“到了四十日满和百日满的时候,都必需请阿訇到家诵经、聚餐。”(27)而西安且有女丧的娘家、男丧的外家左右丧事的传统习惯,要按娘家外家的意见操办丧事,即使家庭再穷,借钱累债,也要满足娘家外家的条件和要求。


      这些与宗教信仰、民族文化有关的风俗习惯已约定俗成,根深蒂固,但与当时群众的经济条件很不相称。应付这些传统习俗的支出,远远超出了一般群众的承受能力,而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又无法回避这一现实问题。尽管群众知道伊斯兰教义主张勤俭节约,反对铺张浪费,但群众对宗教理论没有专业性的研究,无法区别什么是教法律例,什么是非宗教的习俗,这就对他们的精神和经济生活构成一定的压力。在群众中解决现实问题,缓解这一压力的要求越来越强,这就为刘、萧“尊经革俗”的改革行动的推广创造了有利的条件。伊赫瓦尼的“遵经革俗”主张,减少了婚丧仪俗上的不必要的、繁重的经济负担,并且得到了许多贫困回民的拥护。

 

结束语


      虽然伊赫瓦尼教派已经确立,但它同传统的格迪目并没有原则的分歧。甚至在国外穆斯林眼里,他们无法区别中国传统的格迪目与伊赫瓦尼间有什么不同。严格的意义上讲,伊赫瓦尼与传统的格迪目同属正统的哈奈菲学派,大原则是相同的,诚如王曾善《长安回城巡礼记》中所说:“新、旧二派在信仰上毫无分别,基本规律亦复相同;所不同者。只不过日常习惯及礼拜形式上稍有歧异。”(28)


   伊赫瓦尼只不过是通过改革形式,回归伊斯兰,排除一些异俗影响,缩小与“时代”的差距,这也是中国伊斯兰教内部不断更新不断发展,达到自我调整,自我完善,以适应社会,满足穆斯林大众需求的表现。随着社会飞速发展,回族穆斯林文化素质的不断提高,中外文化交流进一步扩大,人们的派别观念也在逐渐淡化,一些差异正在逐渐缩小。 


IMG_2711.JPG


注释:

(1)拙文《伊斯兰教伊赫瓦尼教派在西安地区传播经过》载《西北民族研究》1998年158、159页,第1期。

(2、3、4、5、7 、10、11、13、17 )《醒迷要录》民国5年8月石印版。 

⑨《萧德珍书扇形中堂》(阿、汉文)民国14年(1925年)5月15日,西安洒金桥清真西寺存。

(6、8、19、22、23 )《萧德珍敬告西安市伊斯兰教胞书》民国34年(1945年)元旦铅印本。

(16)《西安洒金桥清真西寺教长萧毓清(德珍)宣言》(第二号)民国24年(1935年)6月26日,铅印本。

(12、25)《萧德珍阿衡宣言》,天津士宝斋1934年石印本。

(14)《天津三义庄清真寺教长萧德珍宣言》(第五号)民国24年(1935年)11月25日,铅印本,第1页。

(15)同上2、3页。

(18)李振中《瓦哈卜一神教派运动》载《阿拉伯世界》1991年第三期,16 页。

(20)武伯纶编著《西安历史述略》329页,陕西人民出版社1984年第二版。

(21)《西安古今大事记》西安出版社1993年第一版,第215页。

(24)王静斋《五十年求学自述》载《禹贡》半月刊1936年第七卷第四期

(27)刘大成《陕西回民风俗概括》载《中国伊斯兰教史参考资料》下册1735-1736页,宁夏人民出版社,1985年8月第一版。

(28)《中国伊斯兰教史参考资料》下册,1381页,宁夏人民出版社,1985年8月第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