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虎隆 ‖ 一个美国学者眼中的中国和中国伊斯兰教

 作者:佚名  来源:西安回坊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7-06-15 21:27:15


IMG_2555.PNG

   虎  隆   

  译者按

yizhean

怀曼•兰德格拉夫(Wymann Landgraf),信仰伊斯兰教后改名为欧麦尔•法鲁克•阿⼘杜拉,国际知名的美国本土白人穆斯林学者,精通阿拉伯语和西班牙语,1978年在芝加哥大学获得阿拉伯语与伊斯兰教研究博士学位。曾在加拿大温莎大学、美国天普大学和密歇根大学任教多年。90年代在阿拉伯国家学习传统伊斯兰经学数年。先后在沙特阿拉伯吉达阿卜杜•阿齐兹国王大学和西班牙的格林纳达教授阿拉伯语和伊斯兰教多年。著有《马利克学派与麦地那》、《亚历山大•罗素•韦伯传》等著作。这些年他致力于对中国传统文化和中国伊斯兰教的学习、了解和研究,曾多次到访中国,探寻中国文化和中国伊斯兰文化的宝藏。

 

译者曾受朋友的引荐,与作者在兰州会面,并与他进行了有关中国伊斯兰教与经堂教育的愉快交流。后译者阅读了他的一些文章,并摘译了下面两篇文章中的部分段落。可以说文章中关于中国伊斯兰文化与中国文化之间的关系、中国伊斯兰教带给西方世界和西方穆斯林的启迪的深邃见解,视角独特,高屋建瓴。他的一些思想,与译者数年前就大力倡导的中国伊斯兰之道的思想,可以说是不谋而合。毋用译者赘述,读者自会品读作者的真知灼见。


IMG_2556.JPG


SeekKnowledge In China 

ThinkingBeyond the Abrahamic Box 

By Dr.Umar Faruq Abd-Allah 


去中国寻求知识 

——超越亚伯拉罕传统的思考 


欧麦尔•法鲁克•阿⼘杜拉 博士

虎 隆 摘译


这篇文章揭示了伊斯兰教在中国的悠久历史和本土穆斯林的文化天赋,中国穆斯林创造了经堂教育和一种维护自己的生活方式,他们既保留了自己的伊斯兰教信仰身份,同时也成为了建设他们生活的国家的高度发达的儒家文明的积极参与者。 


先知穆罕默德说:“学问即使远在中国,亦当求之。” “学习知识是每个穆斯林男女的天职。”中国穆斯林自然而然地很珍视这一被广泛引用的圣训。但对所有的穆斯林来说,先知对中国的暗示表明,中国这片土地是独一无二的,具有永恒的价值。


IMG_2557.JPG

今天先知圣训的现实启迪意义仍如往常一样。在美国、加拿大和欧洲,我们庞大且不断增长的穆斯林社区所面临的挑战,基本上与中国穆斯林曾经遇到的相同,那我们就必须向中国穆斯林学习,学会在一个非穆斯林的文明社会环境中的生存和发展之道。对我们来说,一千多年来中国伊斯兰教的历史经验仍然是一个宝贵的先例。总之,对于现代世界来说,中国伊斯兰教的确有着值得被学习的地方,特别是在精神上,它特别重视使学习成为人类的一门艺术。中国的回族穆斯林学者用东方的文化特质,明确地表达了一种极佳的伊斯兰人文主义。他们深入研究了自己的一神教信仰,同时也熟知了他们周围的非一神教的文化传统。他们对一神教两世思想思考的能力,使他们在两种文化之间建立起了坚固和持久的跨文化桥梁。今天,他们的成就成了人类为实现一个公正的全球化社会而奋斗的典范,而这样的社会,才是真正的人类社会和文化多元化的社会。……


IMG_2558.JPG

在中国,伊斯兰教遗留下了一份独特的文化成就,其今天的价值和昨天的一样弥足珍贵,它证实了伊斯兰教与全球不同文明之间和谐相处的潜在智慧,它也为基于共同地位和利益之上的全球化世界追求真正的多元文化,树立了一个卓越的典范。中华文明就像过去一样,仍然是一个有价值的探访目的地,中华文明的组成部分回族穆斯林的历史文化遗产,是至今在中国仍能发现的独特智慧的一个具有启发性的例子。中国与伊斯兰教的和睦关系已经超过一千年,这应该会鼓励西方和伊斯兰世界克服他们之间的分歧,找到一种治疗他们的历史健忘症的方法,以此消除他们彼此之间的文化误解。或许,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最终能够实现如中国和其本土穆斯林那样的意义深远的和谐共存。


IMG_2559.JPG



Islam and the CulturalImperative  Dr. Umar Faruq Abd-Allah  


伊斯兰教与多元文化的必要性  

   

欧麦尔•法鲁克•阿⼘杜拉 博士        

  虎 隆 摘译 


几个世纪以来,伊斯兰文明将当地的文化表达形式与其神圣教法的通用准则相协调,在世间万物的美和永恒的真理之间取得了平衡,它犹如一只绚丽多彩的开屏孔雀,在从中国的内地到大西洋彼岸的广大地方,展开了多元性文化的彩屏,从而使伊斯兰教教法成就了如此创造性的文明实践。在历史上,伊斯兰教一直表现着对不同文化的尊敬,所以,有人将伊斯兰教比作清澈透明的河流,伊斯兰教的水是纯净甘甜的,而且更是给它赋予了生命,但无颜无色的水流过的河床,却映照出了它的基岩(本土文化)上的色彩。在中国,伊斯兰教具有中国色彩;在马里,伊斯兰具有非洲色彩。伊斯兰教始终因时因地而宜,与不同的民族保持着文化上的关联,正因为这样,奠定了它的长期繁荣和成为人类文明之一的基础。伊斯兰教不仅在地方层面上发挥着作用和被人们认同,并且动态的促进着本土穆斯林身份的稳定认同,使他们融入当地社会,并为之做出持久的贡献。


IMG_2560.JPG



相比之下,当代伊斯兰主义的许多豪言壮语,远不及伊斯兰教传统的文化智慧,实际上,那些豪言壮语是一种不折不扣的文化掠夺式的自以为是。这种论调和背后的运动主义意识形态,深受西方革命辩证法的深刻影响,由此也带来了非常危险的对《古兰经》经文的自我目的性引用和解读。事实上,伊斯兰主义泛滥的现象,在很大程度上,导致当代穆斯林世界严重的文化错位和社会功能的失调。无论是伊斯兰文化,还是其他文化,都为社会稳定提供了基础。文化只能在稳定的社会中发展繁荣,相反的是,文化在混乱和动荡的社会中,将势必不可避免地遭受灭顶之灾。


如今,穆斯林世界虽然保留着昔日文化辉煌的无价遗产,但在我们这个时代的混乱中,传统的智慧并不总是被理解。对穆斯林来说,许多已确立的准则和古老的文化遗产,似乎既显得不再与他们有关,也无法提供解决当下他们所面临的问题的方法。在孔雀彩屏不像昔日那样长久开屏的地方,也仅仅保留了过去的一点辉煌;在文化河流没有完全干涸的地方,它的水域也再不会流淌着清澈的河水。人类天生就像蜘蛛吐丝一样创造着文化,但与蜘蛛网不同的是,尤其是在无意识、混乱和不良的社会环境中,或者在没有正确路线的引导下所构建的文化是徒劳无益的。


……中国回族穆斯林的古老伊斯兰文化,对当今美国的我们尤其具有启迪意义,因为它是在一个完美的非穆斯林文明的范围内蓬勃发展起来的。中国穆斯林的文化赋予了回族——从逻辑上讲,允许他们保持一种统一的自我意识,对他们的信仰进行解释性的控制,并制定出一种真正的伊斯兰自我定义,在保持穆斯林真实性的同时,也接纳其周围中国文化的特质。


IMG_2561.JPG


但是中国穆斯林的文化不是偶然发展起来的,而是吸纳了一些最具创造性的中国穆斯林精英的思想而形成的。这种文化充分地考虑了古老中国的丰富的文化传统,并以一种尊重周围民众,使其可以理解的方式表达穆斯林的信仰特征。 


中华文明培育了书法,而中国穆斯林在不遗余力地保护这一遗产的同时,也发展了自己的用毛笔和芦苇笔书写中国书法风格的阿拉伯文书法,他们经常在同一个匾额上书写由阿拉伯语翻译的中文题词。比如,当人们进入中国的一座清真寺时,可能会看到一块题有“开天古教”的匾额,以此替代他们称之为的“伊斯兰教”——因为对本土的中国人来说,本质上它是一种听起来毫无意义的外语译音——所以他们反而选择了凸显中国文化语境的“清真教”,这样对其他中国人来说,这是一种既明白易懂,又吸引人的称呼方式(纯洁与真实的宗教)。


 IMG_2562.JPG

   这意味着中国伊斯兰教并不排斥中国人民所遗留的文化遗产,这种文化遗产是属于古代中国文化的真正精神,代表着中国宗教和哲学最优秀的传统。“清”指的是伊斯兰教的清净与纯洁,它是基于在外部的纯洁、内心的净化和自律、以及去除自私的妄想和欲望的信念之上的。“真”,宣明的是在伊斯兰教教义中所体现的永恒不变的(认主独一的)真理;“真”,则是具有数千年中国传统所秉持的亘古不变的真理;“真”,更突显了穆斯林培养本然的自我,并试图以一种真诚而不做作的生活方式,去践行认主独一的真理。


译者:虎隆


IMG_2563.JPG


甘肃省少数民族古籍整理研究与出版办公室研究员西北民族大学伊斯兰文化研究所兼职(博士生授课)教授英国剑桥大学伊斯兰手抄本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