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如何正确认识恐怖主义与伊斯兰教的关系?

 作者:周少青  来源:中国民族报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7-04-06 20:25:10



  如何理解恐怖主义与伊斯兰教的关系?这一20世纪末期至21世纪初期反复出现的问题,日前因发生在伦敦议会大厦附近的恐袭案,又一次引发了英国媒体和政论家的争论。其中,《卫报》刊登的一篇名为《我们应该把恐怖主义归咎于伊斯兰教吗?》的评论,引起了人们的普遍关注。这一评论所提出的问题及其独特的解析路径,对于我们正确认识这一复杂的问题,提供了某种富有启发性的思路。


IMG_1679.JPG

3月22日,英国议会大厦附近发生袭击事件


  评论首先提出,像之前发生的许多“圣战暴力”一样,威斯敏斯特袭击发生以来,许多人都被以下问题所困扰:伊斯兰教有什么特殊之处?是否这些特殊之处触发了恐怖主义?这篇评论不仅仅探讨当今世界凯蒂·霍普金斯(英国著名媒体人、专栏作家)们的看法,这些人惯以“直觉”代替实际的探究并进而得出结论;也不仅仅讨论政治哲学家罗杰·斯库坦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表达的观点,即“我们确实需要对《古兰经》进行讨论……我们应该如何应对那些充满躁怒的章节?”而且,还探讨那些具有进步情怀的人们的看法,“这些人内心深处也存有疑虑,他们反对对伊斯兰教或穆斯林作出笼统的评价,承认许多穆斯林确实很不错,但对现实还是缺乏理解……”,如此等等。


IMG_1680.JPG

《古兰经》


  作者指出,对于那些不了解伊斯兰教的人来说,上述情况并非全然不可理解。因为它为一些行为的解释提供了简洁易懂的方案——毕竟没有几个人了解或者愿意了解那些伊斯兰教经文究竟说了些什么,或者那些经文该如何解释。而媒体只关注现在或新近的过去、忽视更广阔的当代和历史背景的做法,也使得人们容易对伊斯兰教产生怀疑。作者认为,解决问题的办法在于进一步探究,而不是止于“事实全在这里,不必深究”的简单做法。在此基础上,作者提出了以下几点思考。


  首先,“让我们做个假设:伊斯兰教尤其倾向于暴力。如果这是你的观点,那么你就需要解释为什么圣战恐怖主义的历史如此短暂:它仅存在于20世纪末期和21世纪初期,而伊斯兰教自7世纪以来就一直存在着。” 


IMG_1681.JPG

泰姬陵


  其次,关于历史上伊斯兰教发动的征服战争。作者认为,“这的确存在,但这却不是伊斯兰教与其他文化、宗教的区别所在。”作者接着指出,“随后出现的帝国扩张主义洪流,是信奉长生天的蒙古人在成为穆斯林之前掀起的。不仅如此,17世纪以来,主导性(通常是种族灭绝)的军事力量来自基督教徒,这些基督教徒经常自认为负有宗教使命。”作者认为,“伊斯兰教教义的一些方面确实给某种类别的暴力提供了支持,但是在这一点上,它与基督教、犹太教和世界其他宗教是一样的。既然如此,既然我们知道以伊斯兰教的名义发动的暴力事件几度兴衰,起起落落,我们就不能简单地仅仅从宗教神学本身来解释近年来的伊斯兰恐怖主义。” 


  为了深入论证他的观点,作者引用其受访者的话指出,在“伊斯兰革命”之前,什叶派被许多非穆斯林评论家认为是一个独特的、具有私人性的、和平的和非政治的伊斯兰教派别,这些评论家将这些特点归结为什叶派教义本质的和自然的属性。然而,“伊斯兰革命”发生后,评论的风向就开始转变,为了解释种种狂热行为,这些评论家又将什叶派描绘为“激情的、痴迷于殉难和牺牲”的教派,认为“‘伊斯兰革命’是什叶派意识形态的自然表达”。


IMG_1682.JPG

麦加朝觐


  针对这一现象,作者评论说,“是什么发生了变化?显然不是宗教本身。一场政治地震发生了,宗教被当权者用作大规模社会重组的工具。这一事例说明,在非穆斯林人群中,存在着这样一种倾向,他们将伊斯兰教看成是奇幻的和非历史的东西——一遇到令人困扰的事件,或者当他们自己的决策出现问题而可能被追责时,伊斯兰教就被拿出来当作黑匣子使用。” 


  作者认为,显然,这里涉及到的是政治问题,而不是宗教问题。因为,作为伊斯兰教的主要来源——《古兰经》和“圣训”,在近几十年来并没有被改写过,但它们仍然被某些政治势力拿来论证其恐怖暴力的正当性。这是为什么?作者认为,答案就在近几十年来中东发生的政治、经济、军事和社会的变化,以及这些变化如何在更广泛的世界中扩展其影响。作者指出,只有超越伊斯兰教经典的具体文本,才能了解为什么有些文本解释会被极少数分子接受,成为屠杀无辜平民的“依据”。


  作者最后指出,“如果你认为恐怖主义根植于《古兰经》和‘圣训’,那么说明你没有能力应对这个世界的政治复杂性——包括列强的军事的和非军事的干预与宗教的互相激荡、激发等问题。说‘伊斯兰教有问题’,可以让你不需要再努力研究这个信仰以及践行这个信仰的群体及他们所处的环境。伊斯兰教可以成为我们在听到种种暴行后发泄愤怒的简便的替罪羊。但是,千万不要把宗教性的诱因当作原因本身。”“对一些人,包括史蒂夫·班农、玛丽莲·勒庞以及英国的一些专家来说,一个很自然的结论是,人们应该被劝说放弃伊斯兰教。如果劝说不奏效,那就将他们赶出去。这当然是一个严重违反自由主义的、暴力的方案——但是我在想,在民族主义和西方优越论长期居于统治地位的西方,谁才是有问题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