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学术 | 回族的绘画、书法与建筑艺术

 作者:佚名  来源:中国伊协在线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9-11-11 21:08:01


 今天




艺术集中表达了人们对美的认知。

千百年来,回族各种人才层出不穷,举不胜举的回族艺术家们在文艺百花园里不断耕耘,倾情奉献,推动了祖国艺术的发展与繁荣。


一、 回族的绘画、书法与建筑艺术

在视觉艺术领域,回族最重要的贡献是在传统的中国画领域,每一朝代都有著名的回族画家,如宋代的米氏父子,其成就和贡献在中国美术史上是里程碑式的。在书法领域,回族最突出的贡献是引入并发展了中国的阿拉伯文书法,留下了不少的珍贵文本,如手工抄写的《古兰经》。在雕塑领域,回族民间砖雕是最具有代表性的艺术门类。在建筑艺术领域,回族人民创造性的把伊斯兰建筑艺术与中国传统建筑结合起来,留下了众多建筑佳作。



微信图片_20191111210835.jpg

天降时雨图


“米点山水”与米氏父子

米芾、米友仁父子乃宋代书画之宗师,在中国书画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米芾(1051—1107年)系西域人后裔,初名黻,字元章,自号襄阳漫士。曾官礼部员外郎等职,又称米南官。他祖籍太原,后迁襄阳,中年后家居丹徒(今镇江)。平时冠服仿效唐人,而好洁成癖,甚至不与人同巾器,可能与穆斯林的生活习惯有关。其书法被誉为“宋四家”之一。中国书法宋分两派,以蔡襄、米芾为代表,主张晋人传统;以苏轼、黄庭坚为代表,主张唐人传统。米芾书法运笔起伏跌宕、奇逸灵动、豪迈沉重、酣畅淋漓,颇受后人称赞。其传世之作有《苕溪诗》、《多景楼诗》、《蜀素帖》等。到宋代,中国山水画有重大变化,水平有重大突破。形成了以荆浩、关仝、李成、范宽为代表的北方画派和以董源、巨然为代表的江南画派。米芾及其子米友仁师承董、巨,并创造了“米点山水”的独特画法,其技法用水墨烘染、卧笔横点,以表现烟雨云雾、迷茫奇幻的景象。米芾的《天降时雨图》烟峦飘渺,树影迷离,细雨朦胧,淋漓尽致,生动而有趣。通过云雾来表现山的湿润、静谧和树的茂盛挺拔。

他还著有诗文和书画理论著作《宝晋英光集》、《书史》、《画史》、《宝章待访录》等。

米芾的长子米友仁(1086—1165年),字元晖,官至工部侍郎、敷文阁直学士,故称米敷文。受家境熏陶,能书善画,世号小米。《楚山清晓图》为徽宗赏识,后其书画又为高宗推崇,继承其父“米点山水”画法,略加变化,自成一家。其画点滴烟云,草草而成,而不失天真,此种以点代线的技巧,标志着山水画创作“以简代密”的转变,成为中国画创作的一大突破。其传世画作《潇湘奇观图》表现了春天江南苍茫雨雾中的景观,该画对山峦、江水、树木未作细致的描写,所追求的是苍茫雨雾中自然界的特殊韵致,生动地表现了变幻无常、雨雾迷朦的江南水国景色。此外,米芾的后裔明代画家米万钟(1570—1628年),善画石,有祖风,也是一位有作品传世的重要画家。

  

回族三画家:高克恭、改琦、马贻

从元代到民国,中国画坛出现了不少的回族书画家。其中最著名的三位,被合称为“回族三画家”,即:元代的高克恭、清代的改琦、民国时期的马贻,都是中国书画史上的大家。

微信图片_20191111210840.jpg

云横秀岭图


高克恭(1248—1310年),字彦敬,号房山,回回人,先世随蒙古人入中原。克恭幼承家学,勤于攻读,能诗书善绘画,表现出非凡的艺术才能,取得了突出的艺术成就。他的画始学二米,又师法董源、李成,墨竹学王庭筠(号黄华)、王曼庆(号谵游)等名师。由于广泛师承和长期接触江南山水、师法自然,所以其画作形神兼备,神韵浑厚,雄奇苍莽,有动有静,情境交融,极富天趣。无论是其山水之作还是墨竹小品,均受到历代画家的赞誉,如明代董其昌《画旨》说:“诗至少陵(杜甫),书至鲁公(颜真卿),画至二米,古今之变,天下之能事毕矣。独高彦敬兼有众长,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所谓游刃余地,运斤成风,古今一人而已。”他的《云横秀岭图》奇峰兀起,层峦起伏,云雾缭绕于山腰;笔法凝重,墨色沉重,苍茫浑成;代表了元代发展了的米家山水写意风格。

 改琦(1774—1829年),字伯蕴,号香白,又号七芗,别号玉壶外史,居松江(今上海市松江区)。改琦在画法上广泛师承,不拘一格,画风自成一家,连同其子改篑、女改元绵,改氏一门三人均是画坛名家,被誉为“改派”。他尤其擅长画仕女,并成为清代市民文艺潮流的代表性画家之一,所绘山水花草兰竹等小品画,飘逸自然,所作48幅《红楼梦图咏》,是《红楼梦插图》中评价最高的精妙之作,形神兼备,惟妙惟肖。

清末民国时期的马贻(1886—1938年),原名马騵,号企周,别号环中子,四川西昌人。他天资聪颖又勤奋好学,1902年拜名家周境塘为师,学习绘画,并因倾慕其学识,故自号“企周”。周先生最重师法自然,博采众长,写意、工笔兼施。周先生把《潇湘八景图》传给马贻,寄寓了对爱徒的深情厚望。1921年,他拜上海著名画家曾熙(农髯)为师,与张善子、张大千兄弟同学书法、文学、诗词。他和张善子结为“金兰之交”,执教于上海美专,与黄宾虹、徐悲鸿、刘海粟等共事。马贻精妙地将人物、山水、花鸟、仕女、翎毛、花卉等国画13种融古今中西名法为一体,尤擅“博古花卉”,有“画学博士”和“世界画笔”之美誉。“九一八”事变后,马贻以画笔为利器,组织学生作画宣传抗日,参加义卖捐款捐物支援前线。上海沦陷后,忧国忧民的马贻贫病交加,于1938年2月2日病逝在上海法租界西门路寓所。他最著名的作品是《马贻画宝》三集,被誉为《芥子园画谱》之后的又一部杰作。这些都丰富了我国的艺术宝库,成为珍贵的精神财富。

当代回族中,较有成就的画家和书画爱好者比比皆是,散布在祖国大地的每一块土地上。我们完全可以期待还会有更多赏心悦目的美术作品出现,更多的回族艺术家会留名青史。


阿拉伯文书法

阿拉伯文书法是回族对祖国的独特贡献之一。阿拉伯文是一种字母文字,由28个字母构成。阿拉伯文字母本身具有一种独特的线条感,可以随意变化其形状而形成蜿蜒曲折的装饰花纹。阿拉伯文书法用硬笔书写,用来书写的木笔也称“革兰”,系阿拉伯语的音译,有草制、竹制、木制三种。主要书法形式有十余种:纳斯赫体(誊抄体)、库法体、苏鲁斯体(三一体)、波斯体、卢格尔体、迪瓦尼体(公文体)、马格里布体等。

微信图片_20191111210844.jpg

经字画《宇宙的回声》


回族继承和发展了伊斯兰世界的这种独特的书法艺术,也称其为经字画或阿拉伯文字画。它吸收汉字的特点和汉文书法的形式,以阿拉伯文字或阿拉伯字母的灵活变体写成为中堂、对联或横幅,字形为方块字或图案,书写中既用自制的硬笔,也大量使用中国传统的毛笔。这样就实现了阿拉伯文书法的中国化,发展出了具有中国特点的书写方法和审美情趣。这些各具特色的阿拉伯文书法,变化精妙、风格多样,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和极高的审美价值。回族家庭将其装裱,悬于居室,或更广泛地将其应用在清真寺及其他宗教建筑上,尽显庄严、肃穆、神圣的宗教气氛。回族工艺家们还以丰富的想象力,创造性地将阿拉伯文雕刻成石雕、木雕、砖雕,或烧制在瓷器皿上,或铸刻在铜香炉等金属器皿上,以及装饰在各类建筑物的藻井、门窗、柱梁上,构思奇妙,古朴雅致,尽显回族工艺家的艺术才华和审美情趣。另外,回族妇女在刺绣、剪纸艺术中,也时常以阿拉伯经文为其主题,成为回族民俗工艺品的一个重要部分。这些具有伊斯兰特色的阿拉伯文艺术丰富了中国艺术宝库,除了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有些还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和历史意义,如泉州现存的大量宋元时期的阿拉伯文石质墓盖,其中最著名的是艾苏哈卜清真寺的花岗岩雕刻,这些都成为中国穆斯林历史的重要见证。

到清代以后,回族社会的阿拉伯文书法更加普及,更加成熟。书法家众多。在东部地区,有北京牛街的马文学阿訇,天津的曹万兴、曹万林、张名远、万景和等。万景和被尊称为“万巴巴”,所抄《古兰经》书法精美,后代竞相仿效,他的书法作品至今仍有传世的。在西北地区,民间流传的阿拉伯文书法作品很多,其中尤以手工抄写的《古兰经》为代表。解放初,国家民委曾在临夏购买三套称为“无价之宝”的手抄本《古兰经》,由临夏第一批朝觐人员作为礼物赠送给沙特王国。1938年,著名历史学家顾颉刚赞扬阿拉伯文书法说:“其字以竹帚书写,顿若山岳,扬若轻烟,有似散花之美。”

当代阿拉伯文书法家则有李文彩、陈进惠等,民间的阿拉伯文书法爱好者更加不胜枚举。青年书法家陈坤的作品曾在巴基斯坦获得书法和设计两个一等奖,并被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蒂尔收藏。1992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的程全盛,则把阿拉伯文书法与绘画结合起来,创造了一种独具特色的经字画。1996年他调入中国艺术研究院从事专业绘画创作,创作了不少为回族群众所喜爱的作品。他的作品《宇宙的回声》运用阿拉伯文与色彩、图案的结合,表达了伊斯兰认主独一的宗教信念及宇宙的深邃、神秘与和谐之美。


内画壶艺术大师马少宣

在当代的中国书法与绘画领域,也有大量的回族精英,奉献着他们的艺术创造力,为人们提供着审美的愉悦。而除了传统绘画和阿拉伯文书法以外,回族人民还在其他很多艺术门类中有突出的贡献。


微信图片_20191111210848.jpg

马少宣内画婴戏图鼻烟壶


内画壶是在北京流传的一项著名的传统工艺门类。北京内画壶,即鼻烟壶,一般用名贵的玉、水晶、玛瑙、翡翠制成。制作时,先将原料制成小扁瓶,用铁沙在瓶内摇磨,使内壁平滑并呈乳白色,然后用精细的竹签制成的纤细勾头画笔,伸进鼻烟壶内,把山水、花鸟、仕女、历史故事或传说等为内容的画稿或画样临摹在内壁上,再配以书法作品,然后配以由金银镶嵌的玛瑙、宝石壶盖,精美异常。制作内画壶需高超的技艺和艺术修养,制成一个内画壶往往需要几周或几个月的时间。制成的内画壶,外型美观别致,兼有观赏和使用价值,是驰名中外的精致的小摆设。早在19世纪末,内画壶就作为中国传统工艺品大量行销国内外市场,以后成为古董,为人们收藏,世界上许多国家的博物馆收藏有内画壶的珍品。现在,内画技艺得到进一步提高,制作更加精美,已成为广受欢迎的旅游工艺品。

 回族艺术家马少宣(1867—1939年)是清末民初一位卓有成就的内画壶艺术家。在他73岁的人生旅途中,有48年(18岁至66岁)呕心沥血于内画壶艺术事业,并取得了辉煌的成就。马少宣不仅在内画人物肖像上取得了突出的成就,而且他的重大贡献还在于成功地将唐代著名书法家欧阳询的楷书再现于小小的鼻烟壶中,成为空前绝后的大作。1915年,他挑选了十六件作品参展美国旧金山巴拿马万国博览会,赢得“时流之冠”的赞誉。他的许多杰出的作品,被世界上许多博物馆和收藏家所珍藏,成为传世之宝。三、四十年代,我国著名民俗学家金受申先生和古董鉴赏家赵汝珍先生就在各自的著作中称赞马少宣先生的内画技术是“鬼斧神工”,称赞他是“最著名”的内画壶艺术家。国际中国鼻烟壶学会前任主席鲍勃·斯提芬斯先生(Bob C.Stevens)在他所著《鼻烟壶收藏手册》(The Collector’s Book of Snuff Bottles)中,称马少宣先生为内画壶艺术中的毕加索。

马少宣的传世作品很多,其中“内画婴戏图鼻烟壶”,很好地体现了马少宣作品的风格。其一面绘有三童子兴致勃勃地围在一起做钓鱼钩的情景,并配诗曰:“老妻画纸为棋局,稚子敲针作钓钩”;另一面以欧体楷书书写:“柱卿仁兄大人雅玩:观花匪禁,著手成春;生气远出,流莺比邻;绿林野屋,花草精神;脱有形似,明月前身。马少宣”。款下落椭圆白文“少宣”二字印。这一鼻烟壶色彩鲜明,儿童形象天真可爱,是马少宣内画作品的又一精美之作。如今,马少宣的子孙继承了他的内画壶艺术,其次孙马增善则撰写了《马少宣与内画艺术》一书。


独特的回族建筑与砖雕艺术

笼统而言,古代世界曾经有过的主要的独立建筑体系大约有七个,其中有的或早已中断,或流传不广,成就和影响也就相对有限,如古埃及、古代西亚、古代印度、古代美洲建筑等。只有中国建筑、伊斯兰建筑、欧洲建筑被公认为世界三大建筑体系。而回族建筑艺术是中国建筑和伊斯兰建筑融为一体的独特的建筑艺术。

伊斯兰建筑艺术是伊斯兰艺术门类中最杰出的代表,鲜明地体现着独特的伊斯兰美学观念。伊斯兰美学的三原则可以用三个词来概括:独一、统一和运动。即:显示真主的独一,体现事物间统一的关系,强调宇宙万物的动态美。而伊斯兰建筑形制的整体形状如阿拉伯文的“安拉”(真主)一词。其主要组成部分包括拱顶与券、讲坛(虎图白楼)、壁龛(米合拉布)和宣礼塔等。伊斯兰建筑的艺术的载体,主要是清真寺建筑、帝王宫殿和陵墓等纪念性建筑艺术。印度的泰姬陵是伊斯兰建筑的典范和世界建筑史的奇迹之一。

微信图片_20191111210852.jpg

伊斯兰建筑的杰作:印度泰姬陵


在历史上,中国穆斯林的建筑艺术主要反映在清真寺的建造中。早在唐宋时期,中国穆斯林先民就修建了广州怀圣寺、泉州圣友寺、杭州真教寺、扬州仙鹤寺等东南沿海的四大名寺。这一时期是阿拉伯—伊斯兰建筑在中国的移植时期,清真寺建筑大都采取砖石结构,在建筑原料的应用上突破了中国传统式的土木结构建筑,对我国后来的建筑技术产生了重要影响。保存至今的广州怀圣寺光塔、泉州圣友寺门楼及大殿均是如此。圣友寺大门及大殿石墙的砌法很独特,系长石条及正方形丁头交替使用法,使石墙外观每隔一层即是一方块形物,殿面极富装饰趣味。这种砌石法,常见于伊朗、中亚一带,国内则极为少见。广州光塔,不仅塔身上下全用砖石砌成,塔内盘旋而上的两条蹬道也皆为砖砌。这种砖砌宣礼塔双蹬道的建筑技术,对中国砖砌佛塔的建筑技术产生过明显的影响,在中国工程技术史上应占有一席之地。从外观造型上看,这时期的清真寺建筑基本上是阿拉伯—伊斯兰风格。如广州怀圣寺光塔,恰如一支兀立苍穹的巨大蜡烛,共两层,下层如烛身,上层如烛心。塔为双层砖壁筒式结构,内壁之中用土填实,成为塔心柱。双壁间砌蹬道两条,相对盘旋而上,从底至顶各为154级砖阶。每上数阶,即设一窗口以采光线。塔身内外均墁白灰,故外表光洁古朴,“望之如银笔”。泉州圣友寺门楼的型制亦与中世纪阿拉伯世界普遍流行的清真寺式样相似:长方形的寺门,葱头形的尖拱,包括它的门楣、门顶都颇具异国情调。这些早期的中国清真寺建筑,一方面为中国古代建筑增添了新法式、新内容;另一方面也为伊斯兰教建筑的中国化奠定了基础,进行了某些尝试。

到元代,这种尝试更加趋于大胆,除一般外观仍基本保留阿拉伯形式、后窑殿用砖砌圆拱顶做法之外,已开始吸取中国传统建筑的平面布局和木结构体系,出现了从阿拉伯式建筑向中国建筑的过渡形式或中西混合形式的清真寺。如杭州真教寺、河北定州礼拜寺等,以独特的无梁殿结构以及精美的阿拉伯式石雕,丰富了我国古建筑文化的艺术宝库。元代回族先民对中国建筑的一大贡献是亦黑迭尔丁主持修建了的元大都。亦黑迭尔丁为元初人,在忽必烈时代,被委任为掌管土木工程及工匠的茶迭儿局总管府达鲁花赤。他曾奏请修琼华岛(今北海公园前身),以三年时间完成广寒殿,由此得到皇帝的赏识,奉命与张柔、段天佑等同行工部尚书事,修筑宫殿,他跟刘秉忠、郭守敬等密切配合,共同建造了别具风格的大都城的宫殿建筑,其中揉和了不少域外的建筑技巧和建筑风格,奠定了元、明、清三代北京城的基本布局。

明清时代,回族建筑已经实现了中国化。明代修建的著名清真寺,如北京东四清真寺、南京净觉寺等,从外观上已经与中国传统的寺庙建筑无异了。但从建筑布局、内部装饰上看,清真寺又具有明显的回族特色。在建筑布局上,清真寺都是以座西向东为正,不同于中国传统的南北向布局。在所有建筑中,特别突出大殿的位置与功能,例如,为了容纳不断增加的礼拜人数,清真寺大殿往往使用“勾连搭”式的建筑,即把数重中国式殿宇连接起来,形成进深很大的内部空间。清代修建的山东济宁西大寺拥有我国最大的礼拜殿,建筑学家刘致平指出:“济宁西大寺大殿,是全国起脊式的伊斯兰教清真寺大殿中最大的一个。它的规模仅次于北京清宫太和殿,是全国最大的大殿建筑之一。”[1] 该寺于清初顺治年间建设前殿五间十一檩,康熙二十年加建中殿七间十一檩,乾隆时又增建后殿五间,又有卷棚三大间,殿内一片木柱,如入森林。在礼拜殿内部装饰上,则大量使用

 阿拉伯文书法和伊斯兰式样的植物纹饰,绝不会出现人物或动物图案,这也是清真寺建筑的典型特征。如北京牛街礼拜寺外观完全是中国传统建筑,但大殿内部的木柱间广泛使用装饰阿拉伯文的拱券,具有鲜明的伊斯兰教的特点。这样,融合伊斯兰建筑艺术与中国传统建筑形式的独特的回族建筑风格形成了,为中国建筑艺术宝库增添了新的门类。

微信图片_20191111210856.jpg

北京牛街礼拜寺大殿内景


在回族建筑艺术中,还有一种值得关注的装饰性雕刻艺术:砖雕。这是回族最有民族特色的雕刻艺术。回族砖雕艺术以河州(今临夏)和天津最负盛名。河州有以周声普(1908—1987年)为代表的“周派”,设计精妙,气势宏伟,图案富丽,充满诗情画意。回族砖雕多以松柏、荷花等植物,仙鹤、鹿等动物,以及汉字或阿拉伯文书法为主,加以各种几何图案,具有很好的装饰效果。临夏砖雕的最好代表是大拱北和东公馆,多系周声普及其族人的杰作。在天津,回族艺人马顺清、赵连壁将刻砖由泥瓦细活发展为砖刻艺术。马顺清的外孙刘凤鸣进一步发展了砖雕艺术,人称“刻砖刘”。至今,在中国西北各地都可以看到用精美砖雕装饰的清真寺和其他宗教建筑。



[1] 刘致平:《中国伊斯兰教建筑》,新疆人民出版社,1985。第80页。




原载《回族对伟大祖国的贡献》

主编:喇敏智   执行主编:马明良

甘肃民族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