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志在新奇无定则 书法大家刘浩然作品欣赏

 作者:佚名  来源:西安回坊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8-03-01 23:11:00


志在新奇无定则


书法大家刘浩然作品欣赏

640.webp (1).jpg

          上世纪八十年代,陕西一群老书法家们坐在一起吃饭。席间,一位前辈把他最近的学书心得说了出来,举座称善。突然,另一位老者拍案而起斥责道“这些话你咋能随便说给人听呢?”
   看过武侠小说的都了解,武林门派向来有所谓密不外传的绝技。书法也是一样。关于笔法,古人留下了“锥划沙”“屋漏痕”“印印泥”等等说辞,但是关于其中关窍无不三缄其口,不肯说明白。后来,虽然我弄清楚了锥划沙,屋漏痕,印印泥的内涵。什么北人用马,南人用舟的玄虚也了然于胸。但是此刻我的疑惑却更加严重了——我能用这些技法干什么?是单纯地表现技法吗?不是的,那技法的意义何在?这个时候,我就想起了我的书法老师刘浩然先生。640.webp (2).jpg        我随先生学书多年,他授课极少动笔。有一次,他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书法家不是教出来的,是悟出来的。第一个书法家学的是谁?”这句话有如禅门的当头棒喝,使我彻底改变了对书法的认识。
        艺术和技术是两回事,当然,要完成一副艺术品,少不了技术的支持。但正如生活和生存是两回事一样。生活虽然离不了生存,但毕竟不能把生存摆在第一位。必要的时刻,可以放弃生存。如颜回陶潜,虽然生存的很差,但是他们的生活质量却远远超出了世俗的钟鸣鼎食之家。摆脱生存的束缚,即预示着收获一份惊采绝艳的生活。640.webp (3).jpg

       书法家创作作品,也是这个道理。不能把笔法字法摆在第一位,那样出来的作品总是一副庸庸碌碌的样子。应该把自己的心情感触通过笔锋输入纸里。不是通过我的手来表现技法,而是驾驭技法来表达我的心。固然,有时候会因为情感太过强烈冲动而忽视了技法的完整,但这也正是奇迹出现的机会。我们看古人帖本,也能发现诸多败笔,但却不觉得难看。为什么?因为作者的气场已经升华了笔墨迹象。而假如一味机械的按部就班,不敢越雷池一步。生活,艺术都会成为流水线上的零件。说好听叫稳妥,其实就是乏味。640.webp (4).jpg        观浩然先生书作,就会发现,先生是一个个性至上的人——我的作品绝对是我自己的,不可无一,不可有二。宁可破坏传统法度,也绝不跟着古人屁股后面亦步亦趋。其落笔结字,似有规模,其实不羁。或意在规矩中,而心超规矩外。或笔在法度中,而墨衍法度外。一点一划都是当时心绪的证据。“情性所致,妙不自寻。遇之自天,泠然希音”。有人说,浩然的字好,但是缺乏传承。我说,第一个书法家传谁的承?


640.webp (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