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沙甸发展漫谈

 作者:高发元  来源:《社会科学专家话红河》(2004年云南教育社出版)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10-14 13:50:52

    沙甸历史悠久、人杰地灵、经济文化发达,曾有“小香港”、“小麦加”之称。近二十多年来,发展神速、面貌巨变,是沙甸有史以来最好的时期。而今,随着我国加人世贸组织以及昆河经济带的复兴,沙甸又面临新的机遇和挑战。是安于现状,固步自封,还是与时俱进,持续发展?这是沙甸人、沙甸的领导者以及关注沙甸的人们应该积极思考的问题。



    谈论沙甸,人们会不约而同地把稳定放在首位,因为这是一个“多事”之地,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稳定的重要性不言自明。总结经验,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实现稳定。被动地谈稳定,该想的不敢想,该做的不敢做,以稳定求稳定,结果难于稳定。只有发展才是硬道理。沙甸的经验是在发展中求稳定,沙甸发展得最好的时候也就是最稳定的时候,停滞不前的时候,就隐藏着不稳定。大发展大稳定,小发展小稳定,不发展不稳定,这应该是沙甸治村的—条基本经验。


    昔日不少人把沙甸发生的不稳定现象归咎于文化的差异,其实不然,由于文化的差异而不稳定,在沙甸实属少见。“沙甸事件”可称得上沙甸历史上最大的不稳定。它的根本原因并非文化差异,更不是“文化冲突”,而是造 成国家内乱的“文化大革命”本身,它的经济原因是生产力遭到破坏,群众生活水平急剧下降。“沙甸事件”不仅是沙甸人反对“四人帮”的倒行逆施,要求落实党的民族宗教政策的抗争,也是普通群众对每况愈下的生活状况不满的一种反映。“沙甸事件”平反后,党和政府把沙甸的工作重心从以阶级斗争为纲转移到发展生产上来,用发展的办法来医治“沙甸事件”造成的创伤,结果大见成效,沙甸的面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群众生活有了根本性的改善,为国家作出了突出的贡献,创造了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宝贵经验,贏得了沙甸近二十多年来的稳定。


    以发展解决因发展不足而产生的困难和问题,进而求政治稳定,求社会的长治久安,是治国之道,也是深深扎根于沙甸回族群众的伊斯兰文化精神。伊斯兰教提倡活着 要过好日子,死了要进天堂的“两世吉庆”的价值观。要过好日子就必须自己去努力创造,要进天堂就必须操守宗 教功修,这二者都必须依靠一定的经济条件,而较好的经济条件只能靠创造、靠发展。

    勤奋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回族学习中华传统文化 也继承了这一传统。上升到信仰髙度的“两世吉庆”的价值追求和与生俱来的勤奋相结合,使沙甸回族群众要求发 展的愿望更加突出。他们发展的愿望表现为对信息尤其是商品信息、市场信息的天生敏感,还表现为不屈不挠和敢为天下先的开拓精神。


    在党和政府的领导、关心和帮助下,沙甸人一心一意谋发展,抓住发展不放松。发展使沙甸的经济翻了许多番;发展大大改善了沙甸人的生活;发展促进了沙甸的文化教育;发展为沙甸人履行自己的宗教功修创造了较好的条件——清真寺由“沙甸事件”前的两个发展到八个。较好的物质条件使许多人不再为生计奔波而有较充裕的时间和精力去念经、礼拜、把斋;较好的经济收人使许多人有能力到麦加朝觐。发展改变了人们的观念,增强了人们的稳定意识。沙甸人尝到了发展的甜头,领导者也从中领悟出一些道理。有了财富、有了好日子,谁还愿意去做不利于稳定的事呢?珍惜来之不易的稳定,已成为沙甸人民群众的共识。



    沙甸近二十多年来的快速发展除了它的辉煌业绩,同时也带来了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诸如人口增加、土地相对减少、环境污染、贫富差距拉大、产业的调整提升等等,已成为沙甸继续发展的难题。


    沙甸发展经济的传统优势已受到从未有过的挑战。传统是生产、生活过程中形成的物质和文化积淀,是人类赖以发展创新的基础。然而传统和其他事物一样也带着消极的一面,如果我们的产业、技术和观念老停留在传统上,传统就会成为前进的包袱。在封建社会,以儒家思想为主导的传统观念鄙视商业,而回族受伊斯兰文化崇尚商业的影响而亦农亦商或农工商并举。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当人们还在争论“姓社姓资”的时候,沙甸人依靠刚刚放开的政策和较大的市场空隙,及自己善于经商的传统观念和敢为天下先的胆识,率先进入市场,带头致富,成为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排头兵。而现在情况已发生了很大变化,随着我国改革深化、开放扩大,各个民族、各个地区人们的商品意识、市场意识大大增强,市场行为逐渐规范,政策趋同……大家逐渐站到了同一条起跑线上。如果沙甸人的商品观念、市场意识还停留在过去,而不是进一步拓展,显然就不再是绝对优势。


    近百年来,沙甸的产业结构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五十多年前,沙甸是一个半农半商的社区,多种经营的农业,牛拉马驮的运输业,制糖、制革、榨油等加工业,饮食业,屠宰业,还有境外贸易,一片繁忙景象,成为云南农耕社会的一大亮点。新中国成立后,随着私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这些活跃的商业逐渐消失,多种产业变成单一的农业;在公社化时期,尤其在“文化大革命”中,农业又由多种经营变为单一的粮食生产,沙甸的传统产业优势几乎全部丧失。沙甸地少人多,靠单一的粮食生产不能自给,产业的倒退,使沙甸陷于普遍的贫困。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改革开放的春风把沙甸人久违的商品意识又重新激活,传统的产业得到恢复并升级换代,以采矿、冶炼为主要支柱的第二产业几乎代替了传统的第一产业,汽车运输代替了牛拉马驮的交通业,这是沙甸产业结构历史性的变革。但是,应该看到,沙甸的发展在空间上还没有太大的突破,企业基本上还是家族式的;在更大范围内有实 力参与竞争的集团公司尚未出现;企业的科技含量和企业管理队伍素质偏低;矿藏资源的减少和不可再生,以及工业发展造成的污染,给矿冶业带来了诸多的问题。


    沙甸不再是一枝独秀,沙甸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因此在已筑就的平台上,以更广阔的视野、积极开放的心态,进一步理清发展思路,确定新的发展目标是沙甸的当务之急。


    和全国各地一样,沙甸又进人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机遇与挑战并存,希望与困难同在,抓住机遇,与时俱进,沙甸谋求发展,再造辉煌,大有希望。


    沙甸继续发展有三大优势:一是经过二十多年的努力,基本上完成了产业结构的调整,第二产业已成为主导产业,为新型现代工业和商业发展提供了一个坚实的平台。这种优势在云南农村并不多见。二是良好的区位优势。沙甸地处个开蒙三市的交汇处,四通八达的交通,带来了大量的人流、物流和信息流,这是发展现代工业、商业和交通业必备的条件。三是品牌优势。沙甸虽是“弹丸 之地”,但最佳的区位、中国传统文化与伊斯兰文化造就的特殊性格,600年血与火的历练,使它像一粒金刚石,小而耀眼,小而坚实,在国内外有很高的知名度,这是沙甸借以发展的巨大无形资产。如何打好沙甸牌,促进沙甸的对外开放和发展,是应认真思考和着力研究的问题。

   

    沙甸不仅具有现实的和潜在的发展优势,同时还面临新的发展机遇。经济全球化和东盟自由贸易区的建立,给云南省的发展提广阔的天地。红河州是云南省联系东南亚,走向世界的击要通道,在历史上这条以铁路运输为主要大通道带动了红河州的开发,使之成为我国为数不多的工业基地和对外通商口岸。今天,他将拓展为云南省连接东南亚的经济纽带——昆河经济带。沙甸是昆河经济带上一颗明珠,昆河经济带的形成必将带动沙甸的发展,沙甸应抓住这一机遇,发挥与海外有天然联系的优势,加快谋划海外战略,走向世界。



    沙甸要实现持续、健康、快速的发展就必须认真研究和处理好四大关系。


    首先是处理好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关系。如果列举近二十年来沙甸发展中的问题或教训,首当其冲者是环境污 染、生态恶化。昔日沙甸民居连连、山清水秀。而今虽然别墅成群,但山已不清、水已不秀。许多怪病因空气污染、水源污染接踵而来。严重地威胁着村民的健康。在一定程度上,沙甸矿冶业的发展是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的。多年来人们往往把发展与环境保护对立起来,似乎要保护就不能发展,要发展就不能保护,其实问题并非这样绝对。发展与环境保护的矛盾可否协调,关键在于认识,如果把环境保护和发展的重要性视为同等重要,就可以有效地实现发展与环境保护协调发展。彻底治理污染,关系到沙甸矿冶业基地的巩固和发展。相信沙甸人依靠自己的聪明才智,通过技术革新,能够建设无污染的现代矿冶工业。在今后较长时期内,提高环境意识,加强环境保护, 是沙甸可持续发展要解决的主要问题之一。


    第二,处理好公平与效率的关系。社会主义的目标是共同富裕,但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还不可能成为现实,鼓励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是实现共同富裕的必然选择。在鼓励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同时调控贫富之间的差距,也是社会公平的必然选择。没有差距就不可能达到共同富裕,差距过大则有失社会公平,进而影响社会的稳定。沙甸贫富差距在拉大是显而易见的,如果处理不好有可能造成新的不稳定。应该加强对这一难题的研究并提出解决的办法。


    第三,处理好国民教育与经堂教育的关系。发展靠人才,人才靠教育。沙甸的教育有悠久的历史,它为沙甸的 发展提供了人才和智力支持。沙甸人才中的佼佼者享誉国内外,为沙甸争得了荣誉,大大提高了沙甸的知名度。


    国民教育和经堂教育是沙甸通行的两种教育制度,二者互为补充,相得益彰,经堂教育是回族的特色教育,旨在传承伊斯兰信仰和伊斯兰文化,国民教育旨在灌输国家主流文化和传授科学知识及技能。两种教育使回族穆斯林既保持了自己的传统,又紧跟时代而不落后。在云南两种文化有机结合,造就了许多杰出人才,如著名企业家和学者白亮成,蜚声中外的伊斯兰文化学者马坚、纳忠,著名翻译家纳训等,从小深受中国传统文化和伊斯兰文化的熏陶,可谓“经书两通”,其中白亮成、马坚就出身于沙甸。两种教育对回族、对沙甸都是重要的,而且彼此不可取代。然而,很长时期以来,如何处理好这两种教育的关系一直是个问题,在民间的层面上,多认为支持经堂教育是个人义务,而国民教育是政府的事。这是一种传统性的误解,穆罕默德曾有“学问,哪怕远在中国,亦当求知”和“学习、学习,从摇篮到坟墓”的训示,倡导穆斯林学习,并将其提高到信仰的高度。因此,国民教育也是回族穆斯林应尽的义务。国民教育不仅是政府的事,回族群众也责无旁贷。回族群众,特别是回族的企业家们,不仅在思想上要关注国民教育,而且要从经济上给予支持,要支持办好中小学,为高层次人才的输送打好基础,对那些有培养潜力的学生,要重点支持或者加大支持的力度。马坚、纳忠、张子仁、林仲民、林兴华、纳训等一批学者,当年就是得到了社会各方面的支持,才学有所成,成就事业,为民族、为国家做出贡献的。


    国民教育与经堂教育,是两种教学内容、教学方法、培养目标不同的教育。应进一步协调好两者的关系,使这两种教育健康、有序地发展。沙甸应开办高中教育和发展职业技术教育。开办高中教育要高起点,必要条件应一步到位,不办则已,一办就是高水平,如此方能培养高素质 的学生。职业技术教育要把学历教育与短期培训结合起来,以满足产业发展对技术人才的需求。中小学应适当开设阿拉伯语课,这是回族教育的优势。经堂教育要加大谋生知识技能的学习和培训,改进教学方法,与社会接轨、与国际接轨,使学生们不仅教门好,还具有谋生的本领。应该看到,知识经济的出现、信息时代的到来,对传统的经堂教育提出了挑战,如果培养出来的学生只会念经而不会谋生,经堂教育就会陷人困境。与时俱进,经堂教育应深化改革。


    第四,要处理好族际关系。回族是信仰伊斯兰教的外来民族与中国汉民族为主的本土民族通婚形成的年轻族群。回族多与汉族杂居,回族与汉族除了宗教信仰和某些生活习俗不同外,其他方面的差异不大。回族与汉族等兄弟民族虽然在宗教信仰和文化上存在差异,但并不妨碍相互的友好关系,相互需要的依存关系和共同的爱国主义政治关系把回族与汉族等兄弟民族紧密联系在一起,这种情况在沙甸尤为典型。过去沙甸生产的蔬菜、甘蔗等农副产品大量销往个旧、开远、蒙自,满足这些地方的非穆斯林群众的生活需要,同时这些地方的非穆斯林群众的需求照顾了沙甸人的生意,刺激了沙甸经济的发展。近二十多年来,商品经济的快速发展、开放的扩大,沙甸回族与各兄弟民族的交往更加频繁,更加密切。回族与各兄弟民族的关系首先是经济关系,这是一种相依为命的基本生存关系,文化关系则处于从属地位。如果过分强调文化差异,或者强调信仰不同,而削弱或破坏了经济关系,沙甸就不会有昔日的辉煌,也不可能有将来的发展。处理好族际关系,是沙甸生存发展的根本所在。


    处理好族际关系,一要相互尊重、和睦相处。.民族不分大小,都是平等的。民族只有先进和后进之分,而无优劣之分。民族之间的不同文化、不同宗教信仰是历史形成的,要承认这种存在的合理性、合法性。既然合理、合法就应该相互尊重。二要善于沟通。文化上的差异是客观存在的,但是差异并不等于对立。应该说文化差异是一件好事,它使世界丰富多彩。如果世界上只有一种民族,只有一种文化,只有一种生活方式,这样的世界将会多么枯燥。正确理解不同文化的存在,文化的差异不但不会对立,反而会成为美,成为相互欣赏。克服因文化差异可能造成的对立,最好的办法是沟通,特别是文化上的沟通。由沟通达到相互了解,由相互了解达到相互理解,由相互理解达到和睦相处、共同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