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北京房山常庄行

 作者:佚名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21-10-17 15:20:34

我上次来北京,就听说房山区的常庄因姓得名,是明朝开国大将常遇春的故居旧址。当年他带领起义军,打到北京城,实现推翻元朝腐朽统治的宿愿,欲归田野,就在此置业建房。后因元顺帝复辟占领北京,常遇春再次奉命率军追剿,进至蒙古,直捣开平,胜利而归。但在返回柳河川时,暴病而亡,再也没能回到北京,回到常庄,成为终生遗憾。我这次来京,特地作了安排:去常庄走走。

常庄现在只是一个地名了,一片大厦鳞次栉比,一个个现代小区彼此相连,一所所学校分隔有序,一条条宽畅的大道纵横四方,通往房山的轻轨长龙,呼啸而来,穿庄而过。

我寻找着“庄”的影子,哪怕是一段老街一栋老房。“有啊!我去过,保留着的,元末明初的老屋”。偶遇上一位退休老师,边聊边带我前往。“房山区把这里规划为高教园区,常庄村集体出资在窦店镇南柳村购地80亩,建设现代化的小区,整体搬迁了。”

一路闲聊得知,这位带路教师,兴趣广泛,除教专业课外,还代过历史课。他说:“常遇春骁勇善战,经百余战而无一败迹。朱元璋都说,计其开拓之功,以十分言之,遇春居其七八。常遇春忠勇无出其二,效命疆场,尽瘁而亡。清朝史学家谈迁评说,论忠武,唐朝尉迟氏、宋朝的岳飞和明朝的常遇春三人并列……”

说话间,我们来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对角是片现代回族特色建筑的商业街区。我在这片建筑群中,找到一院北方古典风格的清真寺。寺中有两通碑,一通是1996年修复碑记,一通是2004年翻新碑记。两通碑都纪录了此寺始建于元末明初,光绪年间扩建,占地1.5亩。

寺中任事黄阿訇告诉我,常庄为多胡许两姓,没有常姓。据本村老人传述,常遇春在此置屋,委托一姓胡管家打理,而常遇春在此未留下后人。而胡家受人之托,永不弃诺,世代相继守护,至今成了本村大姓。这所清真寺2004年在政府扶持下,各界资助提升改造,改土墙为青砖墙,彻底翻新,旧貌换新颜。

我喜欢匾联,从中能看出许多历史文化和传说,这座清真寺也不例外。只见一幅“清真古寺”草书匾,颇有神韵。和黄阿訇聊起来得知,此匾为当代书法家所书;寺中也有旧匾旧联。听乡老传述,乾隆皇帝曾到过此寺,题“绪清庙静”匾,世道变迁,此匾作了小河桥板失传。我立于院中观赏,三间两耳,小巧玲珑,古朴端庄,院中绿树有些年代,依然苍翠,仍能感受到“寺静”“绪清”:

距今六百多年的常遇春,生于寒门农家,青少年时为一顿饱饭四处奔波;为学文习武而做勤杂工换取机会;听朱元璋仗义豪侠,很有作为,就跟踪观察,见其军队纪律严明,不害百姓,见其平易近人,视士卒如弟兄,便当机立断,投奔于他,救民水火,干一番事业。

孔子曰: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常遇春不足三十随朱元璋征战各地,不惑之年打到了北京,推翻元王朝。面对梦想的实现,来到这平平淡淡的田间地头,心静绪清,不忘初心。然而……

常玉春在房山的心愿,在南京六合区清真街却有一方写照:常遇春二世孙常泰公,受祖荫庇护,世袭爵位,晚年退隐,被赐迁居六合。在这条街上,常泰公主持建了一所清真寺,寺隔壁便是常泰公隐居的院子。两边曾有一门互通,如今此门封堵,仍有印记。清真寺和院子已列为明代古建,文物保护。

我来到水房净身之后,平静迈进礼拜殿,礼了两拜,感谢有此清真寺让我们祈祷,祈求真主让一生为解救贫苦人民浴血奋战的常遇春英灵得到应有的位份,祈求让为解救贫苦人民洒尽热血的历代英灵得到应有的回赐。

 

               米志勇

              2021.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