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考察报告 —寻访白亮诚在西双版纳创业的事迹

 作者: 王子华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21-04-29 20:58:18

                  

    个旧市沙甸区政府于2019年3月24日至月29日组织考察团到西双版纳寻访白亮诚先生创业的事迹。考察团领队是个旧市统战部念培光部长和沙甸区人大工委主任杨新梅,队员由沙甸区的干部、企业家和个旧市电视台两名摄影记者组成,我因著有《白亮诚传》而应邀参加这次考察。考察团成员:念培光、杨新梅、马云慈、马柱宽、马蕾、马江梅、马锦升、马敏、马兴伟、马飞翔、纳建忠、王正恩、王旭、赛黎明、童敏、杨凡、武立新、王子华共18人。

    沙甸区政府对这次考察十分重视,23日下午召开动员会,个旧市委统战部部长念培光、区长王洪和区人大工委主任杨新梅在会上分别讲话强调,这次考察的意义、任务和要求。

3月24日早上8时,考察团从沙甸出发,乘大巴车经建水、石屏、杨武,到宁洱哈尼族彝族自治县磨黑镇,参观磨黑盐井,寻访白亮诚先生当年担任磨黑盐井保款专员的遗迹。

1931年,云南省财政厅委任白亮诚先生为磨黑盐井保款专员。他率沙甸同乡马云安、林崇思、马元卿、林仲书、林宝文等人从昆明赴磨黑盐井履职。当时云南盐政危机四伏,食盐供应短缺,盐价飞涨、盐税锐减、国外私盐充斥市场,人民厌声载道。云南省盐务署规定:从1918年1月起,云南每年应产销食盐7250万市斤,只准增加,不许减少。

云南盐矿资源丰富,不仅能保证本省供应,还供应贵州省。然而,由于多年军阀混战,1930年所产销食盐减少三成以上,供应严重不足。1911年滇盐每百市斤售价滇币7元左右,1928年涨到170元到180元,上涨了25倍多。虽然有滇币贬价的因素,但飞涨25倍多,足以说明云南盐政弊端多、危机深。白亮诚先生在这样的背景下出任磨黑盐井保款专员。“保款专员”是负责征收盐税上缴省库。这时,张冲出任云南盐运使,他大刀阔斧改革云南盐政盐务。白亮诚先生结合磨黑盐井的实际,认真落实经省政府批准的张冲改革方案和措施,扩大产量、降低成本,增加税收。他在磨黑盐井工作了两年,将所收盐税银元百余万两,解送省库,无一差错。他的工作得到省财政厅的充分肯定。

今天,在磨黑盐井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磨黑盐矿已经成为现代化大型制盐企业(上市公司),经营矿盐采选,食盐、工业用盐加工,销售等业务。我们参观了食盐加工全自动化流程。这里生产的盐井食盐品优良,畅销省内外市场,受到消费者的欢迎。我们没有寻找到磨黑盐井上世纪30年代初的遗迹而感到遗憾,但是白亮诚先生对磨黑盐业发展所做出的贡献,永远不会被后人忘记。

24日我们住普洱君安大酒店,25日上午到普洱现代茶文化观光园参观。

    1932年底,云南省财政厅任命白亮诚先生为普洱烟酒牲屠税局局长,后又任命为思茅特种消费税局并烟酒牲屠税局局长,负责思普区的税收。当时的思普区包括元江以西的把边江和澜沧江流域的墨江、普洱、思茅、景东、镇源、景谷、缅宁、双江、耿马、沧源、澜沧、宁江、六顺、车里、佛海、南峤、江城、镇越、易武、勐腊等20个县的广大地区,与缅甸、老挝、越南接壤。白亮诚派同乡林宝文往澜沧、王春福往普洱、王良弼往佛海、王真良往南峤······负责收税。他大力改革税收制度,废除名目繁多的杂税,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人民的负担。

1927年龙云担任云南省政府主席,为了增加税收,弥补财政赤字,他开鸦片烟禁令,公开允许种罂粟,抽捐贩卖、征收高额税收。白亮诚先生负责的思茅特种消费税局征收的税种之一就有鸦片烟税。他认为这一税种是饮鸩止渴,有百害而无一利;反对大开鸦片烟禁令,反对征收鸦片烟税来弥补云南财政赤字的短视做法;主张用代替种植,取消鸦片(罂粟)种植。

思普区的大宗商品是普洱茶。普洱茶的兴衰决定着思普区经济的兴衰。清朝政府被推翻后取消了贡茶。1900年思茅瘟疫流行,死亡枕籍。1910年思茅南门外茶号和教场坝市场遭火灾,损失惨重。天灾人祸使思茅茶业一度衰落。经过十年的恢复发展,到1920年,思茅茶业曾一度兴旺,但好景不长,1922年思茅再度流行瘟疫,1923年、1924年瘟疫最为严重,十室九病,十病九死,全家全村死亡殆尽者,不可胜数,惨状凄凉,不寒而慄。田园荒芜,商号关闭,马帮贸易日见稀少,思普茶业一落千丈,一厥不振,人民生活拮据。白亮诚先生在这样的背景下来到思茅负责思普区税收,他一边工作、一边阅读普洱志书里有关普洱茶的记载。《普洱茶记》载:“普洱茶名遍天下。味最酽,京师龙重之。云产悠乐、革登、倚邦、莽枝、蛮专、漫撒六茶山,而倚邦、蛮专者味最胜。顺治十六年以所属普洱等处六大茶山,纳地设普洱府,并设分防。思茅离府一百二十里。所谓普洱茶者,非普洱府界内所产,盖产于府属之思茅厅界也。厅治有茶山六处:曰倚邦,曰悠乐,曰架布,曰xi崆,曰革登,曰易武。其茶在思茅。本地收取鲜茶时,须以三四斤鲜茶,方能折成一斤干茶。每年备贡者,五斤重团茶、三斤重团茶、一斤重团茶、四两重团茶、一两五钱重团茶,又瓶盛芽茶、蕊茶,匣盛茶膏,共八色,思茅同知领银承办。”也就是说,普洱茶的茶山在西双版纳,普洱只是普洱茶的加工地和集散地。于是,白亮诚先生决定考察西双版纳茶业并在其办制茶厂,生产普洱茶。

他在《初进车、佛、南考察》(1)一文中写道:   

 那是1935年冬(12月2日),由思茅出发。

第二日早起程,自备马三匹,雇来马三匹,半驮半骑,并带有大枪四支,手枪二支。同行商人三十余人,而此时是来买丹月,仍斋戒而行,率行者有马云安、林崇恩、马慕卿、林宝朝、金寿明、李科、沙中元、王志军、王彦德和马宝珍共十一人。有马石泉等人送至思茅太平桥外方别归。思茅局由马元卿负责,普洱事由王鹤年办理。

沿途山峦起伏,峰巍巍而重叠叠,行丛林中,人迹稀少,途窄而崎岖。经一村,购米备用。盖今明二日无购米处。今行程短,仅三十余里,未休息直到老穷田。(在)依山临河人家住宿,仅茅屋三楹,殊狭仄,又瀮雨行动,均不自由。庄人殊穷,因而田多荒芜。问不种田原因,则租者竭其田之出不足以纳租,故家饿不肯为人作役。夫妇因困而勃然大斗,生活同构为民食问题耳。顾目惨怀而阴雨霏霏越凄绝。主妇言新由六顺迁来,六顺(年征捐数次),每次(虽贫无能力者)亦须出三元(半开),每年最少须担负九元以上,不能支而移居于此。又遇田主收租严,竭其田之出不足以纳租。今年所收,纳税后则将饿乎矣。

上面第一段引文,讲述这次考察出发的时间、地点、人员、所带物品、送行者和留守思茅税局人员的工作安排。从备枪备马匹,可以看出这次考察十分艰辛,甚至有生命危险。

上面第二段引文,讲述行走在崇山峻岭之间的困难;住在老穷田与屋主的问答,说出了苛捐杂税猛于虎,农民不堪重负。

白亮诚先生这次考察了车里(今景洪)的南糯山,佛海(今勐海),南峤(今勐遮、原为一县,今属勐海县)三地。大约1936年夏天从佛海返回思茅,用了大半年时间。

25日在普洱吃过中饭,我们乘车到勐海县。

从沙甸到景洪都是高速公路,车速很快,如果中途不停的话,六、七个小时(600多公里)就可以到达。车厢里欢声笑语,几位女同志又准备了各种小吃,饿了有吃的,困了可睡觉。我的父亲是第一批跟随白亮诚先生到西双版纳创业的。听他説,从沙甸到佛海(或南峤)有25个马站,要走25天;一路风餐露宿,十分辛苦,有时遇到土匪抢劫,还有生命危险。今昔对比,天壤之别。

25日下午到勐海,事先联系好的云南省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的陈红伟同志就带我们考察思普企业局(总部)。他向我们介绍说:白孟愚(白亮诚的号、勐海人习惯这样称呼他)1939年1月在南峤(今勐遮)建立“云南省思普区茶叶试验场第一分场”,4月在南糯山建立“云南省思普区茶叶试验场第二分场;1940年1月在南糯山建立“云南省思普区茶叶试验场南糯山制茶厂”,同年在曼真(佛海城)建立“云南省思普区茶叶试验场总场”,白孟愚任场长。1943年“总场”更名为“云南省思普企业局”,白孟愚任总办。

云南省思普企业局(总部)原址在今勐海县委党校。占地                  

                                                         image001.jpg

                (今勐海县委党校)

200多亩,内设总部机关、医院、职工宿舍、仓库、食堂、清真寺、马厩、疗养所等,建盖有砖木结构房屋若干栋。1942年又建起占地面积13.33公顷的“志安纺织厂”,购买了十多台(纺纱机、织布机、发动机等)设备,1945年开始出产棉纱、棉布。思普企业局的马帮运输队,有骡马50多匹、驮牛6头、牛车5辆。医院聘请了江浙等地医学院校的毕业生钱家骧、童子军医师和四名女护士,设有治疗室,病房和药房(有中药、西药),白亮诚先生懂中医,常常给人号脉看病。这里的砖木结构房屋、医院和纺织厂都是佛海的新生事物,在佛海第一次出现。1940年—1948年,这里人来人往,十分热闹。新建勐海县委党校时把这里所有的老建筑都拆除了,唯一保留至今的遗迹是教学大楼前广场中央的一口12米深的老井。这口老井上盖有窨井盖,直径60公分左右,这是滇南沙甸水井的形状,只是缺少圆形石围栏。这口老井前些年还在抽水使用。

           image002.jpg 

                (12米深的老井)

25日住勐海金鼎大酒店。26日一早我们乘车去寻访南峤农场(茶业实验场)。

南峤农场在勐遮坝子的边缘(靠澜沧方向),在黎明农场老职工周机生的指引下我们沿国道214线顺利到达了南峤农场原址——现在的黎明农场一分场四队,这里距勐海县

          


      (今黎明农场一分场四队、原南峤农场)

城约30公里,距黎明农场管理委员会约10公里。勐遮坝是西双版纳最大的坝子,黎明农场是云南省最早建立的国营农场和云南省农垦局最大的农场。从这个意义上说,白亮诚先生选址创办南峤农场(茶业实验场)很有远见。白亮诚先生当年率领沙甸青年在这里开垦荒山荒地数千亩。开垦荒山种茶树数万株(至1946年存活4.7万株),这是云南省最早采用等高条载、单行单株技术种植的云南大叶种茶树。他为云南省大叶种茶的人工种植开了先例、做出了贡献。开垦荒地种水稻、甘蔗、蔬菜。白亮诚先生从印度加尔各答购买英国制造的新型农机具——中耕机、八轮蝶耙机和印度式犁,在南峤农场耕种。在西双版纳第一次出现农业机器耕种土地,起到了轰动效果。他引进沙甸的甘蔗种植和制糖作坊,开创了勐海制糖业的先河。现在这里的房屋都是黎明农场一分场四队1955年建队时盖的。周机生先生指着路边的一块篮球场说,这里原来有一栋二层楼房,是云南思普企业局茶业实验场第一分场的场部,后来折除了。在《农垦黎明志》中收录了这栋房屋的图片。

      image005.jpg

(《农垦黎明志》中茶业实验场第一分场图片)

    茶业实验场第一分场原来盖的其它办公室、职工宿舍、仓库、糖房、牛马厩,现在都找不到一点痕迹,十分遗憾。

26日下午,我们参观勐海茶厂。勐海茶厂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建立初期,在中茶公司(范和钧创办)的佛海茶厂和云南省思普企业局(白孟愚创办)的南糯山茶厂的基础之上创办的。雷平阳在《普洱茶记》一书中写道:“据诸多资料和当事人的回忆,我们也就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如果说范和钧构建起来的是勐海茶厂的骨架,那白孟愚则为勐海茶厂做出了大量的人文准备,而他率先在云南特别是在勐海生产碎红茶,为勐海茶厂之后生产滇红广开门路打下良好的基础,并在民间充分做好了技术性准备。最令人振奋的是,无论是佛海实验茶厂,还是南糯山茶厂,它们起点之高,敬业精神之坚韧,经济目标之远大,现代化作业的技术含量之高,道德义务之强烈,在40年代的中国茶叶界,都可视作典范。” (2) 

我们参观勐海茶厂的品牌展示厅,展示厅是一栋两层楼房,楼上楼下陈列着许多勐海茶厂生产的茶叶精品(滇红是其中之一),有的精品茶叶价格昂贵。在一楼展厅的显著位置摆放着一台大型揉茶机,这台大型揉茶机上有英文,是英国制造的,从南糯山茶厂运来,是勐海茶厂的厂藏之宝。这正是白亮诚先生1940年初从印度加尔各答购买的。这台揉茶机的发现是我们这次考察的一大收获。

      image006.jpg

                (英国制造的揉茶机)

参观勐海茶厂后,我们又去参观泰回村(曼峦)。曼峦(泰回村)距勐海县城8公里。这个村子的几位年轻人曾经到过沙甸学习,与我们这次访问团的马江梅等人相识,因此我们的访问非常顺利。我们访问的重点是白亮诚先生与这个村子的关系。我们找到了当年在思普企业局(总部)学习阿拉伯文的一位80多岁老者访问,他告诉我们,他们村曾经有5位少年男子在白亮诚先生办的阿文学校学习阿文。学习期间吃饭不要钱,每周还发给一块大洋,他们都十分乐意在那里学习。他们5人中健在的还有两人。1992年秋,我曾经到过这个村,在这个村的清真寺遇到一位60岁左右的男子。他告诉我,他曾经在白亮诚先生办的阿文学校里学习过阿文。白亮诚先生对勐海泰回村的伊斯兰文化做出过贡献,使在南传上座部佛教浓郁的西双版纳保留下了泰回伊斯兰文化样式。访问结束后村人招待了我们丰盛而富有特色的晚餐。

       image007.jpg

                (曼峦清真寺)

26日住勐海金鼎大酒店。27日我们考察南糯山茶场和南糯山制茶厂。南糯山过去属车里(景洪)县,1953年划归勐海县,属勐海县格朗和乡南糯山村委会。南糯山在勐海城与景洪城之间,距离两地均为20 公里。当天早上我们从勐海城出发,沿214国道到南糯山,从公路左侧的寨门进入乡村公路,走了5 公里到达李汉成家(陈红伟同志事先联系好了他)。李汉成是南糯山村民,他管理着白孟愚当年种植的一片老茶园,他收集了一些白孟愚在南糯山的故事,他是一位有文化的青年(40多岁)茶人。他家背后不远就是当年白孟愚创办的南糯山茶场。据陈红伟同志介绍,1939年4月,白孟愚率领沙甸人在南糯山开垦了73.3公顷的茶园;采用等高条载、单行单株技术种植云南大叶种茶树22万株,存活17万株。这是滇南茶区最早的等高条载茶园。同时建盖了砖木结构的两层楼房作为办公室、职工宿舍,还建盖了储藏室、沐浴室、马厩等房屋。  

李汉成带我们沿着一条拖拉机路(山坡路)爬到南糯山茶场,路的两旁是粗大的古茶树,古茶树上有苔鲜、地衣等附生物,更显茶树的古老。这片古茶树有80年的树年,算是准古茶树,古茶树的时间定义是100年。在满是茶树的南糯山山脊有一块篮球场大小的菜地。陈红伟和李汉成告诉我们,这就是白孟愚创办的南糯山茶场的场部所在地。二十世纪50—70年代,这里还有一栋砖木结构的两层楼房和一间厨房。还有一个储水池。云南省茶叶研究所成立初期,把这里作为研究基地“总部”,后来因为缺水才搬到了不远的山坡下。也就是说,白孟愚创办的南糯山茶场是云南省茶叶研究所的前身。我们在菜地上一台的茶树前立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白亮诚1939年种植的茶树。                                         

        

                  南糯山茶场

然后大家分别留影纪念,个旧市电视台的记者用小型无人机在高空拍摄古茶园的全貌。

南糯山(又称孔明山)风光秀美、气候宜人,站在山顶上可以看到勐海坝子和景洪坝子(一山观两坝),是神奇之名山。

从南糯山回到李汉成家吃中饭,吃的是清真盒饭,喝的是沙甸先辈们80年前种的茶,谈的是白孟愚创办茶业的事,别有一番风味。

念培光部长提出这样一个问题:白亮诚先生作为开化总兵、记名提督白金柱的公子,为什么会到这深山老林、边地瘴乡开荒种茶?这是个好问题,是研究白亮诚先生不可回避的问题。的确,人称三公子的白亮诚,自幼侍卫不离身,家庭富有,吃穿不愁。大哥、二哥早逝。白氏家大业大,田地数千亩;“忠果公第”,五进四天井,有前后花园,村人称“小城”(意大如一座小城),都是他在管理。按理说,他没有必要到外地谋职,更没有必要到西双版纳创业。也许是父亲临终时留下的遗嘱,确定了他的人生志向。父亲临终遗嘱:他(父亲)身后“遗产除供给家人生活费用及后辈儿孙的教育经费外,其余应尽量用以兴办教育,支援有志上进的回族学生。”于是,早年白亮诚先生在家乡沙甸出资办学(鱼峰小学、鱼峰中学、养正学校、沙甸中阿并授学校)和在昆明办学(振学社高等中阿并授学校和明德中学),培养回族人才。在思普税局任职,目睹税收繁重,人民不堪重负,于是决定创办茶业,转做实业。前面已经谈到他为什么到西双版纳创办“茶叶实验场”。

为什么当地人把白孟愚比作孔明?这是个有趣的问题。在西双版纳少数民族中流传着许多关于孔明(诸葛亮、武侯)的传说,其中流传最广的有两则:“武侯教稼” “武侯兴茶”。

“武侯教稼”传说讲的是,过去傣族人不会种水稻,诸葛亮从蜀地带谷种来教傣族人学会种水稻,改善了他们的生活。

“武侯兴茶” 传说讲的是,西双版纳基诺山的基诺人是诸葛亮南征的一支汉族队伍“丢落”的后裔。诸葛亮担心他们日后生活困难,便用手杖插地,使其生根发芽长成茶树,后来基诺山成为西双版纳六大茶山之一。西双版纳茶山(包括南糯山)每年采春茶前都要祭祀诸葛亮,感谢他给西双版纳种下茶树,使他们能以种茶为生。

建兴三年(公元225年)诸葛亮南征。据《华阳国志》载:诸葛亮五月渡金沙江入云南,十二月就回到成都。诸葛亮南征,在云南只有七个月左右的时间。其南征的目的是平定云贵“大姓”的反叛。七擒孟获,大致是在今天的曲靖市范围,诸葛亮根本不可能到西双版纳,也没有必要到西双版纳。西双版纳流传的这两侧传说,其文化意义是,反映了汉族对西双版纳少数民族茶叶种植和农耕的影响,反映了西双版纳少数民族与汉族的祖先认同、文化认同。白亮诚先生在西双版纳兴办茶业,传播内地的农耕技术,帮助当地少数民族发展茶业、发展农业,与他们团结、友好、和睦,是实实在在的现实。傣族人用“孔明老爹又活回来了。”这句话来褒奖白亮诚先生, 哈尼族(南糯山居民)称他“白孔明”,是对白亮诚先生最高的褒奖。

在南糯山李汉成家中饭和休息后,我们到南糯山制茶厂。我们原路返回,从国道214线上的南糯山天桥进入南糯山的核心区域,顺利到达了石头寨下的南糯山制茶厂。这里是个小山坳,森林茂密,有一条箐沟,山坡最高处的那栋二层房子就是南糯山制茶厂的厂房。这座厂房是砖木结构、建筑面积大约500平方米,建于20世纪40年代初,地基用大青石砌成,大青石上砌厚青砖,四角、中柱、门框、窗框、墙面,都由用青砖砌成,整栋房子显得厚重结实,虽然经历了80年的风雨,仍立而不倒。走进这座厂房,木楼板、木楼梯、屋顶有些坍塌。

       image010.jpg

据说,白亮诚先生当年在佛海、南桥、南糯山建盖砖木结构房屋所用的砖瓦,都是沙甸职工自己烧制的,因为当时这些地区还没有砖木结构的房屋,当地人还没有掌握烧砖瓦技术。

曾经担任过勐海茶厂南糯山分厂厂长的杨开当先生,是     石头寨的哈尼族人,他见过白亮诚先生,他回忆说:

“白孟愚是1938年来到南糯山的。

据爷爷讲,白孟愚来的时候,第一次还带着地质专家和建筑师。他们选了好多地方,最终还是选择了南糯山。

我的爷爷是大石头寨的总叭(大管事),所以,很多事情,白孟愚都需要我爷爷帮忙,比如建筑用工,建材等等。由于白孟愚常来找我爷爷,且他又是一个忠诚的伊斯兰教信徒,生活很不方便,为此,我们家还特意为他准备了一整套的餐桌、椅子及饮用工具。  

南糯山茶厂的机器全部从加尔各答运来。先是海运到仰光,然后又运到缅甸景栋。从景栋运到南糯山,全用牛车拉,一张牛车3头牛,还得配15个左右的精壮汉子,他们有的人拿着斧子,有的人拿着锯子,逢山开路,见树砍树,见沟填沟,往往一天时间只能走一公里左右的路程,从景栋到南糯山,足足走了半年多。10张牛车拉机器,能拆散的都拆散了,只有揉茶机的地盘拆不开,运到南糯山时,寨子里的十多个人去搬,根本搬不动,太重了。为了防止机器设备在生产过程中的耗损,他们还运来一台机床,配有一个叫大老黄的技术师,他的任务就是制作零部件,因为当时的南糯山,连钉子和螺丝都找不到。

南糯山茶厂是1941年正式投产的,主要是做碎红茶,专销英国伦敦。制作碎红茶,要求茶叶不仅要嫩,而且要鲜,不能让太阳晒,採茶时,箩筐里一律要用芭蕉叶垫着,装满了,也不能用手按。当时的茶树不修剪,都是些大茶树,人必须爬上去才能採摘,而这种时候,茶树底下都要铺一层芭蕉叶。

白孟愚和范和钧,白孟愚是当时的省政府派来的,而范和钧则代表当时的中央政府,他们之间竞争激烈,都是为了争夺原材料市场。其实,当时的佛海茶厂产茶还没有南糯山茶厂产的多。他们两个人的到来,把一些私茶老板都挤跨了,没跨的也只能算是苟延残喘。白孟愚的实力非常雄厚,除了在南糯山办了两个茶厂(一个茶厂,一个茶场)外,在勐遮还办了个农场,在曼真还办了纺纱厂,在勐海还办了盐厂。每到收春茶的时候,他就把村村寨寨的头人全召集起来开会,一人发一床毛毯,然后打招呼,春茶必须全部交售给他。白孟愚平时都住在曼真,但他仍经常来南糯山,骑马,留着山羊胡须,穿对襟衣服,瘦高个,40岁左右的样子。但是,非常奇怪,每次来南糯山,他都是夜间来,前面一个人牵马,后面跟着两个保镖,在南糯山,不管是去做客,还是走哪儿,都有人提着大汽灯给他照明,大汽灯的光,白晃晃的。

南糯山茶厂的工人都配有枪,所以土匪都不敢来抢劫,另外,白孟愚还配有发报机,他的消息非常灵通。不过,白孟愚是个性格非常温和的人,很有修养,从来都不见他打人或者骂人。有一次,他的一个工人去乱砍树,与树的主人发生了冲突,当时,由于我的爷爷病在床上,没能及时化解,结果砍树的人相反把我爱人的叔叔抓了起来,导致南糯山的村民把茶厂围了个水泄不通。白孟愚知道这件事后,马上通知放人,而且还到村子里道歉,同时当即赶走了那个砍树的人,从而使这件事没酿成大的事端。

白孟愚离开南糯山的时间大约是1948年,当时我已经12岁了。他离开时,把茶厂移交给了当时的思茅专区的专员,他们两人都在,我还跑去看了他们。离开勐海后,白孟愚先是到了缅甸,后又到了老挝的拉布拉巴,后来又听说他去了泰国。

白孟愚离开南糯山后,茶厂一度荒废了。由于他进口的机器都是黄铜做的,有的条子,还被附近的一些老百姓偷出来,当作黄金卖。”(3)

上面这段引文字信息丰富,尤其是白孟愚到南糯山的时间,对所购买的制茶机器运到南糯山的叙述,具体、生动。这是我们对书本资料的查阅。

原佛海实验茶厂职工张存老人的回忆:“当范和钧的制茶队伍浩浩荡荡开进勐海的时候,白孟愚的南糯山茶厂早已开始生产成品茶。两个茶厂尽管后来都成了组建勐海茶厂的原始基础,可在当时,却分别代表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两个茶厂先后建起,为了争夺市场,两厂之间甚至发生了冲突,而结局是,范和钧假(借)驻勐海部队之手,挤走了白孟愚,驻勐海部队的师长是范和钧的老同学。”“在李师长的帮助下,白厂长被挤走,远走缅甸,南糯山茶厂就归佛海实验茶厂。他们的机器有揉茶机、烘茶机、切茶机和分筛机,都是从英国(印度)进口的,好在我们有一个技师是广东人,懂这些机械,于是我们就上了南糯山。当时我搞的是收鲜茶,南糯山9个僾尼族(哈尼族)寨子都产鲜茶,一天可收七、八千斤,最多时可收一万斤。”(4)这段回忆,具体、详细地说明了白孟愚在事业蒸蒸日上、并且准备再加大投入扩大茶叶生产的时候,离开勐海出走缅甸的真实原因。

南糯山这天的考察快结束的时候,电视台的两位记者以茶厂厂房为背景采访我,请我谈谈这次考察的收获与感想。我说,这次考察收获很大,看到了80年前,沙甸人在南糯山种植的古茶树和建盖的砖木结构的厂房。看到了白亮诚先生1940初从印度加尔各答购买的英国制造的大型揉茶机。看到了彭遐龄翻译的《东北印度红茶制造法》一书。这本书是卡本德和哈里森合著,彭遐龄译,白亮诚先生对本书加以校正及修润,由云南思普区茶业实验场发行,过去我们一直错认为彭遐龄著《红茶制作法》一书。

         image011.jpg

感想也很多,白亮诚先生带领沙甸两百多人在西双版纳创业,为普洱茶的发展和云南红茶的发展做出了贡献,为西双版纳农业的发展做出了贡献,为云南边疆民族团结做出了贡献。白亮诚先生对西双版纳的贡献是多方面的,他的创业十分艰苦。遗憾的是,我们没有找到白亮诚先生创办的樟脑培植场、砖瓦厂、制糖作坊等,这些大概都在南峤农场。

27日住勐海告庄大酒店。28日我们从勐海返回沙甸的途中,专程到宁洱哈尼族彝族自治县同心镇同心乡那柯里村参观这里的茶马古道。当年思普企业局的马帮常年走在这条古道上,这里是必经之地。

         image012.jpg

28日住普洱景兰大酒店。29日上午我们观看宁洱哈尼族彝族自治县民族团结誓词碑后返回沙甸。

注释(1)白亮诚先生调查笔记,由其女儿白芷卿整理。

    (2)雷平阳著《普洱茶记》,台湾盈记唐人工艺出版社,  

             第87页,2003年。

    (3)雷平阳著《普洱茶记》,台湾盈记唐人工艺出版社,

         第84—86页,2003年。

    (4)雷平阳著《普洱茶记》,台湾盈记唐人工艺出版社,

         第63页,200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