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深圳:穆斯林社区的形成

 作者:潘昭明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21-04-18 20:27:13



(本文已经深圳市清真寺管会和阿訇审阅)


30年前,深圳经济特区建立。此后,各种人群(包括穆斯林)源源不断来到深圳,参予了深圳的建设、经历了深圳的发展,见证了深圳的辉煌。

来到深圳的穆斯林在跟各种人群共同建设深圳的同时,还为这个与世界接轨的国际化大都市所需要的多元文化带来了伊斯兰文化和伊斯兰文明,为深圳注入了新的血液和动力。使深圳更加多姿多彩,而独树一帜的伊斯兰饮食文化更为千千万万的建设者带来了巨大的方便和热情服务。同时,他们还带来了技术、人才、资金、管理、信息、理念、信仰、贸易等等。这个独特的群体为深圳各方面的发展做出了特殊的重要历史贡献。

在深圳经济特区建立30年之际,笔者把穆斯林在深圳30年来的开拓、发展整理成文。鉴于国内各地的伊斯兰教史都由历代先贤们撰写成史留存后世,而深圳自古以来从未有穆斯林,伊斯兰教尚属一片空白,本文就姑且作为深圳有史以来的第一部伊斯兰教史吧。

 

深圳,位于广东省中南部沿海地区,与香港仅一河之隔。这个昔日名不经传,不为人知的边陲小渔村,在二十世纪的1979年建市。1980年经中央设立经济特区后,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迅速跻身国际现代化大都市的行列,成为我国对外开放的重要口岸之一。这些年来,人们和各种新闻媒体对深圳冠以各种荣称,认为现在的深圳不但是个生机勃勃的经济发达城市,也是一座改革开放之城、温馨之城、宽厚包容之城、文明之城、爱心之城、梦想之城,优秀旅游之城、移民之城等等。源源不断来到这里多元文化移民中,也融入了一支具有其独特文化,风俗习惯的民族群体,这就是信仰伊斯兰教的以回族为主体的和来自天南地北的维吾尔族、撒拉族、东乡族、哈萨克族、乌孜别克族、保安族、柯尔克孜族、塔塔尔族,以及汉族的穆斯林群体。他们独特的文化景观、服饰、方言、宗教信仰、生活习惯等成了深圳的一道亮丽风采,也使深圳的社会锦上添花,也打破了深圳数千年以来没有穆斯林和伊斯兰教的格局。从而,也使深圳成为有佛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基督教、道教五大宗教俱全的宗教之城。

   在深圳,自古以来就没有穆斯林和伊斯兰教。虽然明朝永乐年间著名的回族航海家郑和和他庞大的船队7次下西洋,曾多次经过深圳的赤湾,但没有一名穆斯林在此定居下来。以后的朝代,也没有穆斯林涉足深圳。直到民国年间,江西省赣州市的祖籍伊朗的回族穆斯林潘顺安因家庭贫寒,1922年11岁的他只身一人从赣州流浪到广州,不久,又遭人拐卖至宝安县观澜乡上面岗村地主谢成林家为奴,他就成了深圳第一位穆斯林。(以后,他参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粤赣湘纵队。解放后调到中华人民共和国九龙海关大铲支关工作。2000年12月1日在深圳归真,享年89岁)。1946年春,潘顺安在江西赣州市的嫂嫂焦巧云(1990年在赣州归真,享年80岁)因家中发生变故,无法生活下去,带着身孕和几个孩子来到深圳投奔潘顺安。同年12月18日,潘顺安的侄子潘昭明在深圳出生,成为深圳有史以来首位在深圳本土出生的第一代穆斯林,这就是深圳最早的穆斯林前身。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后,1957年,祖籍北京的回族人刘绍宽(2005年6月在深圳归真,享年82岁)因工作需要,由中国海关总署从天津海关调入深圳海关(原中华人民共和国九龙海关)工作,并全家迁来深圳,他们成了建国后深圳第一代穆斯林。八十年代初,奉命从北方调到深圳参加特区基础建设的部队中有10多名回族官兵,以后就地转业,他们和家属从此就在深圳定居下来,成为了建国后深圳第二代穆斯林。随着深圳经济等方面的快速发展,祖国各地的回族和各族穆斯林大批到来。其中,也不泛有许多各国的穆斯林。从而,伊斯兰家在深圳各地传播开来。许多本地的和外地的汉族人也随之皈依伊斯兰教,成为新一代的汉族穆斯林。据有关部门统计:1982年,深圳各族穆斯林有200多人,1990年达到700多人,1997年5000余人,2000年已达1万多人,2005年突破5万人次。2010年更是激增8万多人,其中回族穆斯林占绝大多少。随着深圳市经济等方面的进一步发展和转型,今后深圳穆斯林的人数也将快速增长,必将成为南方各省市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城市。现在,他们遍布深圳的各行各业,各种领域,为国家,为民族,为深圳的经济繁荣和发展,为共建深圳和谐社会,贡献自己的才智和力量。

 

清真寺是穆斯林大众进行时事,经济,文化,体育,以及公益事业,社会活动,举办宗教教育,传播宗教知识,培养宗教职业者的讲坛和经堂,也是穆斯林沐浴洁身,进行宗教聚会礼拜的场所,和伊斯兰文化存在及发展的重要标志和象征。在深圳市罗湖区文锦南路2013号,八十年代初,由甘肃省临厦州政府出资创建的深圳穆斯林宾馆是深圳接待中外穆斯林行政要员,贵宾的指定宾馆。宾馆的顶楼就设立了可容纳300多人同时礼拜的礼拜殿。那时,深圳还没有阿訇,每到主麻,开斋节和古尔邦节等,宗教仪式就由在宾馆担任厨师的满拉马显云教亲代理。从此,安拉至大的声音就在深圳上空响起了。以后,随着来深圳的穆斯林的增加,每次主麻顶楼的礼拜殿排不下,每层的楼道也成了礼拜处,人满为患。因此,广大穆斯林迫切请求深圳市市政府拨地建一座清真寺。对此,深圳市市政府非常重视,及时在福田区上梅林路7号,无偿划出一块3120平方米的土地给深圳穆斯林建寺。因当时资金紧缺和时间紧等原因,就先建了一座临时的清真寺,以供穆斯林进行日常的宗教仪式之用。该简易工棚式的清真寺于1999年1月18日交付使用,其中礼拜大殿512平方米,可容纳500多人同时礼拜。后随着日常来寺礼拜的人逐渐增多,该礼拜大殿又容纳不下了。2004年12月,深圳市政府拨款90多万元用于扩建礼拜大殿,由原来的514平方米扩至800多平方米,连同大殿外同等面积的雨棚,可容纳2000多人同时礼拜。现礼拜大殿有14台空调,32台吊扇,4台时钟,内还有用屏风隔开的女教亲礼拜的地方,两边的墙开了16个宽敞明亮的大窗。其他空闲地也相继建成了净水房,亡人房,球场,停车场,寺管会办公室,会议室,阿訇办公室,会计室,厨房等等。清真寺宗教,办公,生活设施一应俱全。近年,每逢开斋节和古尔邦节等都有2至3万人参加。届时,盛况空前,场面壮观,规模宏大,气氛热烈非凡。时寺内容纳不下,连大门口的梅林大道上都排满了来过节的穆斯林。为此,在市交警的协助下,过节期间,封闭梅林大道,实行交通管制。此外,深圳市政府还尊重穆斯林土葬的习俗,于新千年后,在盐田区小梅沙大鹏湾拨地(约六亩)拨款(约420万)建立了一座穆斯林公墓——料岭回民公墓区。至今已有数十名中外穆斯林长眠于此。

现深圳市八个区,即宝安区,龙岗区,南山区,罗湖区,福田区,盐田区,坪山新区,光明新区,全市面积约2020平方公里。因各区距福田区清真寺太远,近的乘公交成约要半个小时,远的则要1个多小时。时间成本加上交通费用太高和不便,为此,各区的穆斯林大都在自己经商附近租房设聚礼点(聚礼点:全国各地叫法不同,有的地方叫礼拜点或活动点)。这些聚礼点大的可容纳百人以上,小的也可容纳数十人,主持宗教活动的阿訇不是从外请来的,就是经营拉面馆会念经的。所租房屋的租金等等,都由各区的穆斯林群体共同承担,房租每月约千元以上。现深圳市除福田区有座清真寺外,其他的南山区,罗湖区,宝安区,龙岗区,盐田区,坪山新区,光明新区的各镇、乡、村,如观澜、沙井、石岩、龙华、公明、松岗等都设有聚礼点,现深圳市大约有近10个聚礼点。

   阿訇是先知的继承者,伊斯兰的学者,也是教门的领军带头人和宣传者,是穆斯林之间和政府之间的联络人。随着深圳穆斯林越来越多,没有一名正规的阿訇是不行的。因此,深圳市政府于1994年派专人去西北聘请了苏生良阿訇(苏生良,回族,1966年8月20日生,甘肃临潭人,1984年至1992年在临夏州大西关念经,1992年至1994年在临夏和政县陈家集宋家清真寺任阿訇),来深圳就任伊玛目。他是政府聘请认可的深圳有史以来的第一位阿訇。随着改革开放的继续深入,国内外成千上万的穆斯林不断来到深圳发展,从事各种事务,深圳市清真寺只有苏生良一位阿訇已远远不能适应日益增多的各种宗教事务活动了。为了更好地开展和落实党和政府的民族和宗教工作,配合特区的政治,宗教,民族,经济和文化服务,对此,深圳市政府和民宗局十分重视,决定增加和扩大阿訇队伍。2007年10月,深圳市民宗局又派专人到北京中国伊斯兰教协会求助,经中国伊斯兰教经学院推荐该院1991届的毕业生,时任河北省泊头市大寺教长石同强阿訇来深圳市清真寺任阿訇(石同强,回族,1970年1月10日生,河北泊头市人,1991年至1995年就读中国伊斯兰教经学院,毕业后回泊头市大寺任教长)。2年后的2009年8月,深圳市政府民宗局又再次派专人到青海省聘请教长,经青海省民委和宗教局推荐韩福良阿訇来到深圳市清真寺担任教长(韩福良,撒拉族,1963年7月13日生,青海省循化县撒拉族自治县人,1986年至1987年在青海省祁连县卡力岗清真寺任教长,1990年考入沙特阿拉伯麦地那伊斯兰大学深造。1996年获得该大学伊斯兰教法学士学位,载誉归国后,先后在青海省和甘肃等地清真寺任教长)。他是深圳市清真寺首位海归教长,也是广东省第二位海归教长(第一位是广州市王文杰阿訇,他是巴基斯坦国际伊斯兰大学学成归国的教长)。他们的到来大大增强了清真寺阿訇队伍的力量,为今后弘扬正道,为传教,为爱国爱教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使深圳市伊斯兰教从此进入了新的实质性的历史发展阶段。

   伊斯兰教协会是各族穆斯林的爱国爱教的宗教团体,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她代表了穆斯林的一切根本利益和维护教会合法权益,增强各族穆斯林的团结,维护民族和社会的稳定,维护祖国的统一大业,以及代表穆斯林与政府之间沟通的桥梁和纽带,也是与政府进行良好合作的平台。为了保障来到深圳市的穆斯林的一切合法权益和在政府的领导下,更好地开展爱国爱教工作。从1984年起,深圳市穆斯林就开始酝酿成立深圳市伊斯兰教协会。在市政府的重视,关怀和支持下,1990年春,成立了深圳市伊协筹备会领导小组。1997年2月4日,深圳市伊斯兰教协会第一届理事会代表会议号开,有57位代表出席。会议宣告成立了深圳市伊斯兰教协会,同时,选出了伊协领导班子:赵宗仁为会长,刘有兆,王玉国,李燕晨为副会长,李燕晨兼秘书长。2003年,第一届深圳市伊斯兰教协会任期已满(每五年改选一次),同年9月21日,深圳市伊斯兰教协会第二次代表会议举行,选出了新一届的领导班子:安玉山为会长,洪建忠,白忠伟,马明杰为副会长,洪建忠兼秘书长。长期以来,深圳市伊斯兰教协会的领导班子和寺管会成员及阿訇一道,为深圳市的穆斯林的各项工作,为爱国爱教,克勤克俭,任劳任怨,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为教门,为教亲呕心沥血,做了大量的工作,也得到了深圳市政府的肯定,功不可没。他们在穆斯林中享有很高的威望,也给深圳市政府留下了良好的印象,他们的功绩也载入了深圳市伊斯兰教历史史册。

为了使广大穆斯林更好的认识学习伊斯兰,继承伊斯兰文化传统,特别是年轻的下一代能学好一些简单的宗教知识和文化,及爱国爱教,发展体育运动,增强穆斯林自身的身体体质。深圳市伊协和寺管会从2002年起,每年利用暑假期间组织深圳穆斯林开展夏令营活动,举办爬山,打球,郊游,文艺活动,谈心会,演讲,开办阿语学习班和宗教知识讲座,以及去广州,肇庆清真寺进行交流活动,并迎来香港穆斯林来深圳举行联谊活动。这些活动都办的有声有色。至2007年,共举办了6届穆斯林夏令营活动。通过举办穆斯林夏令营活动,使穆斯林对本民族信仰的不懈追求,对坚信真主独一都有了更深层次,更进一步的理解,也使伊斯兰的种子在特区牢牢地扎根成长。从而,对广大穆斯林产生了巨大的凝聚力。穆斯林夏令营受到了广大穆斯林的热烈欢迎和各界的高度评价。每届参加穆斯林夏令营的人数,一般都是数百人不等,其中最多的2004年有1300多人参加。受穆斯林夏令营等活动的影响,每年都会吸引相当数量的汉族青年和大学生参加,从而使他们不少人都对伊斯兰的伟大真善美和宽容置信不疑。由此而皈依加入伊斯兰教,为伊斯兰注入了新的血液,促进了大都市教门的发展,市清真寺特此,为他们颁发了入教荣誉证书。近年来,深圳市清真寺伊协,寺管会还举办了阿訇培训班,深圳市穆斯林首届幸福大家庭日,和聘请伊斯兰著名学者,教授等知名人士来深圳演讲。为南方各地进修,培养阿訇队伍提供了大力帮助,为营造深圳和谐社会,和谐穆斯林家庭贡献各自的力量,为各地穆斯林流入东部大城市能尽快地适应大城市生活方式和促进自身的现代化,提高穆斯林的高贵品质和新形象指引了明确的方向。此外,自改革开放以来,全国各地陆续创办了数十种穆斯林宗教文化刊物,深圳清真寺在大力宣传和坚守伊斯兰文化,伊斯兰文明的同时,于2010年6月创刊的《南方穆斯林》宗教杂志,立足本土,面向南方各省及全国各地(包括:港澳台、东南亚等地的穆斯林教亲),其刊物版面,装帧,创意等一枝独秀,图文并茂,通俗易懂,以其独特的新颖方式,反映大都市穆斯林新的历史时期的生活和内容,深受全国各地的喜爱,好评如潮。成为深圳对外宣传我国党和政府的民族与宗教方针、政策以及伊斯兰文化、伊斯兰文明的一个重要喉舌和窗口。

   万事开头难,当年,刚来到深圳市的穆斯林的日常饮食是相当困难的,他们根本吃不到经阿訇宰的牛,羊肉等,只能吃素和方便面及水果等。而现在,你无论走到深圳市哪个区的大街小巷,随处可见星罗棋布的羊肉串烧烤,其奇香随风飘荡。各种清真品牌的清真食品:如清真兰州牛肉拉面,甘肃张家川的甜、盐面饼,河南的烩面、饸饹面,山西的刀削面,陕西的凉皮,新疆的大盘鸡、盖浇饭、馕,西北各地的生熟牛羊肉、各种油香,东北的油条,其他的食品如葡萄干,核桃,红枣,麻糖等等,穆斯林的日常用品,如各种礼拜帽,头巾等也是随处可见,琳琅满目,犹如置身大西北少数名族聚集区和异国他乡一样。现在深圳市的穆斯林以其独特的清真饮食文化和其能干,诚信,宽容,谦虚,热情好客,买卖公平,干净卫生,以及爱国爱教而赢得了社会各界普遍的信赖和尊重,其中经营清真饮食的最著名的是拥有员工数百名,可提供礼拜,住宿,就餐,翻译,旅游,以及销售民族文化用品牛羊肉等一体化的穆斯林宾馆,该宾馆是一家拥有上亿元固定资产的大型国有企业,现遍布深圳市清真餐馆的老板大多数都是这家宾馆的员工走出去的。老新疆餐厅是维吾尔族人巴拉提和孔丽华创办的,现拥有固定资产100多万,员工上百人,还有新疆李志俊女士经营的新粤穆斯林餐馆、陕西宝鸡马国富创办的西安穆斯林饭庄、甘肃张家川马世雄开办的阿凡提西北领头羊清真餐厅,以及穆斯林李福开办的集餐馆文化研究、传统膳食开发、民族特色食品生产及销售于一体的中发源穆斯林连锁清真餐厅(共有11家连锁店,拥有员工600余人),还有具有一定规模的伊荣清真餐厅和专门为穆斯林服务的伊哈雅清真超市,太哥瓦清真牛羊肉批发市场,深圳飞尔达斯国际货运代理公司等等。他们为深圳市民族饮食文化等多方面增光添彩,为社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现深圳市各种清真餐厅和清真拉面馆大约近2000家,其中清真拉面馆90%以上都是青海省化隆县回族人开办的,深圳自古以来第一家的清真兰州拉面馆是2003年初一名青海化隆县马姓回族的穆斯林开办的,在他的带动下,西部穆斯林陆续来到深圳开店,形成了今天的规模。其他的则来自甘肃,新疆,宁夏,青海等地,现在每年总营业额约数亿元,从业人数万人以上。因现深圳市还有接纳,发展清真饮食的空间,各拉面馆为了生意,规定由原来的1千米之内,后改为500米,现改为300米内不能开办第二家了。纵观世界,现伊斯兰的发展和壮大,在经济、饮食文化,日用品的等各方面都出现了全球性的历史变化,清真品牌遍布世界各地,尤其是不可抗拒的清真饮食文化,形成了全球一体化的生活方式。据统计,现全世界清真品牌除清真饮食文化外,还有药品,化妆品,日常用品,服装,以及纪念品等等,其商品外贸方面的年产值已经超过了1500亿美元。

深圳穆斯林经过了30年来的拼搏进取、艰苦创业,其领军人物和精英们已在社会各行各业、各个领域站稳了脚跟。深圳的每一步发展和穆斯林事业兴旺发达都离不开他们,都浸透了他们的心血和汗水。其中较为知名和突出的人物是:郑通杨:原深圳市副市长。丁明旺:福建晋江人,原深圳市建设局局长,高级工程师。李西政:原深圳市三建公司党委书记兼总经理。马光:西安人,现任深圳市福田区中医院院长,深圳市医疗专家委员会委员。赛金山:河南人,现任广东刑警边防总队第十支队长。魏志达:上海人,现任深圳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沈光华:女,南京人,原中国伊斯兰教协会会长沈遐熙之女,深圳大学教授。马自玖:甘肃人,原深圳市体委主任。闪隽:女,河南人,国画家,现任深圳市书画家协会副会长。孙建民:开封人,国画家。刘有兆:原冶金部建筑总院工程师,深圳大学客座教授。答旦:上海人,深圳大学教授,深圳社会学副会长。林纳森:云南人,现任深圳市锦绣中华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哈辉:女,陕西汉中人,歌唱家。帕哈丁:新疆人,中国银行深圳分行坂田支行副行长,兼万科城支行行长。张思民:拥有固定资产达80亿元的海王集团董事长,深圳市民营企业家协会会长。此外,还有一名我们永不能忘记的穆斯林烈士阿布都·赛买提烈士,新疆人,中国武警学院毕业,深圳市布吉派出所民警,2004年6月3日因公殉职,后被追认为革命烈士,中共党员,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上述穆斯林领军人物和精英还有很多,无法一一列举。

随着城市化的加速,至改革开放后,新中国迎来了建国以来的第二次人口大流动(第一次人口大流动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知青到农村去”,据统计:第一次人口大流动全国共有1700多万知青从全国各大、中、小城市下放各地农村、边疆务农)。第二次人口大流动总的趋势是农村到城市、从西部到东部、从民族地区到汉族地区。据有关方面统计:全国每年约有1300万流动人口进入城市,2003年全国流动人口已达1.4亿。其中有宗教信仰的流动人口约2000万,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2009年中国宗教报告》,截止到2008年我国约有300万流动穆斯林人口(回族穆斯林占绝大多数)。深圳穆斯林群体与西北各地相比,各族穆斯林在深圳这个特殊的环境中,没有任何教派之分,也没有各门宦的分歧,大家基本上都遵循哈乃菲学派的传统,和谐相处。所以,深圳穆斯林就有很强的凝聚力,此外,深圳的中外穆斯林全部都是外来人口,他们教门操守好,宗教境界高,热爱伊斯兰,都把清真寺当成自己的家,都愿为清真寺出人力、物力和财力,交纳日常的天课和乜贴给清真寺。其中也不泛有许多老外,最使人难忘的是一名巴基斯坦的名为NASI的36岁的在深圳做了多年电子生意的穆斯林,他老家还有妻子和5个孩子,按理,他经济条件不怎么好,但他每个主麻都会来聚礼,每次都会给清真寺200—300元人民币乜贴。其他每年的斋月、古尔邦等节捐款交天课的中外穆斯林也不少,2010年的开斋节,青海的女教亲马晓萍一个人就出了1万元乜贴,他们对清真寺自养起了重大的作用。

因深圳市区太大,又只有一座清真寺,穆斯林居住过于分散和经济生活的影响,周围缺少在家乡的宗教氛围、条件及熟人社会的约束,加之生活节奏的加快,去福田清真寺的时间和交通费用成本太高,故他们和家乡相比,去清真寺做礼拜的次数由在家的每天五拜,相当多的穆斯林变为只每周一次的聚礼,每年的封斋天数也呈减少,没条件完成宗教功课的人数每年也在增加。虽然流动穆斯林经济地位普遍提高了,但有所得就必有所失,鱼翅和熊掌不可兼得,部分人宗教生活开始淡化。慢慢地他们将和东部和南方本土都市化的穆斯林重信仰习俗、轻礼仪功修的普遍特征相似了。

正因为如此,根据这些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趋势,流动穆斯林,特别是西部穆斯林都有同感,他们认为:如今生从此定居在东部、南方各地,他们根深蒂固这一代能转化成南方本土穆斯林那样是决不可能的。但下一代和再一代呢就很难说了。因此,这些穆斯林大都在东部、南方各地干个十年、八年以上挣到了钱,就远离东部南方各地回到西部置办房产,坚守自身的宗教信仰,度过自己的宗教人生。笔者曾到过南方数省,见证了不少这样西部的穆斯林。然而世界上任何人和事,都不是绝对的,而是相对的,历史在发展,各种社会在进步,宗教也是如此,都有它的兴与衰,再反复的衰与兴。也有的西部穆斯林他们必将和他们的后代从此就在东部扎下根来,他们在坚守本民族的传统宗教文化的基础上将广泛吸收中外及本土先进文化和知识,适应城市的生活方式,促进自身的现代化,形成新的开放型回族文化新模式,而成为新时期历史的新一代穆斯林。而深圳要建设成国际化大都市所需的世界多元文化社会,伊斯兰文化和伊斯兰文明也将是不可缺少的。为此,深圳市穆斯林和伊斯兰将和深圳市一样毫无疑问都将走向更加光明和辉煌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