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历经沧桑迈康庄──记巍山县马米厂米姓村的变迁

 作者:米如琳/文  来源:大理回族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9-12-24 13:33:18

微信图片_20191224133359.jpg

乘车从下关出发,向南驶过弯曲的二级山路,半小时即到达巍山县永建镇河底街。站在仁寿桥往东眺望,一个靓丽的村庄——马米厂米姓村呈现在你的眼前。山水潺潺,绿树环绕,层层梯田,高耸的清真寺宣礼楼,白墙红瓦的农舍,展现出半山村的一幅美景。

  马米厂米姓村与马姓村同处东山半坡,肩并肩,背靠背,山川相连,有典型的回族居住特点:“坝边”,即位于巍山坝子北永建镇东南坝边;“山脚”,即东边大黑山山脚;“水头”,即马米厂河水源头。站在米姓村西南角坡头箐远眺,巍山坝子一览无余,福庆水库,波光粼粼,风景独好。

  米姓村坐北朝南,海拔1820米,阳光充足,气候温和、土地肥沃,适宜水稻、包谷、小麦、蚕豆、油菜等农作物生长。村后大山长着云南松、华山松等树木,野生菌类较多,蕴藏着丰富的铜矿、石英沙、石膏矿和充足的甘凉山泉,有天然的草场,适宜发展畜牧业。马米厂河提供了农田灌溉和人畜饮水的有利条件。

  米姓村现有人口292户,1225人。全村有米、马、穆、杨、赵五个姓。其中米姓居多,占总人口的88%,马姓占9%,其余三姓占3%。村民全是回族,信仰伊斯兰教。

  米姓村是巍山县有名的长寿回族村。新中国成立以来的60多年间,活到90岁以上的老人有53人(男35人,女18人),其中健在的9人(男8人,女1人)。米云芳师台于2010年归真,享年104岁,米寿昌、米维高年逾百岁,精神矍铄,每天能守礼“五番”拜功。80岁至89岁的43人(男31人,女12人)健在的30人(男21人,女9人)。老人们生活在太平盛世,党和政府关心,发放了高龄补贴,享受医保,村民生活迈向小康,尊老敬老,做到“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老有所乐”,老人有个幸福的晚年,越活越精神,越活越长寿。有诗赞道:

东风化雨百花芬,米姓回村气象新。

百岁寿星行拜功,耄耋老翁操守贞。

碧野天籁心神怡,山泉滋养内健身。

两世耕耘谋幸福,老少乐融村满春。


创业谋族兴 奋发渡危难

  米姓是一个古老的姓氏。米姓先民是西域米国人,七世纪至八世纪被阿拉伯人征服皈信伊斯兰教后,于隋唐时期迁徒至华夏中原一带,即陕西关中

地区,由于入仕或经商等活动,又逐步移居北国江南。

  米姓村建村于明初。明洪武十四年(公元1381年)明太祖朱元璋命傅友德为征南将军,兰玉、沐英为副将军统率30万大军征云南,次年克大理。随回族将领沐英征战的陕甘、江南回回将士留居云南各地,军屯戌边。驻扎当时蒙化马米厂的马姓和米姓回回将士,有家口的随之迁来,没有家口的与当地汉、彝等民族联姻,对方皈信伊斯兰教,组成穆斯林家庭。马姓住西北坡,米姓住南坡,各建清真寺。明代逐步发展形成马姓村和米姓村。“厂”是明初军屯番号,因此统称马米厂。

  至清代中期,米姓村先辈练功习武的传统一代一代传承下来。清乾隆五十七年(公元1793年)米国珍中武举,清道光二年(公元1822年)米凤山中武举,任腾越镇右营把总,清道光二年(公元1822年)米万选中武举,先后任蒙化三胜汛把总、景蒙营千总和他郎守备。道光年间以米万选为首,组织大型马帮,一、二百匹骡马来往于云、贵、川及泰国、缅甸之间,经营茶叶、棉纱、药材、盐巴、香料等物资,此外,还开铁矿、铜矿。这一时期米姓村人才辈出、经济昌盛。

  清咸丰六年(公元1856年)爆发了杜文秀领导的回、汉、彝、白等民族反清大起义。米姓村回民积极支持和参与了这场惊天动地的革命,以大司勋米映山、大司定米维扬为首的一批革命者,跟随杜文秀南征北战,出生入死,战斗到最后,直至英勇牺牲,抒写了悲壮的、可歌可泣的一页。可是,参军米文山虽然参加起义16年,为革命出过力,但当起义处于危急关头,在清廷的高压和策反下,于1873年1月率家族降清了。大浪淘沙,泾渭分明,小小一个村,是历史的一面镜子。

  杜文秀起义失败,米姓村遭了难。起义前全村70余户350多人。多数青壮年参加起义牺牲了,有些是起义失败后清军以“保护”为名遭到屠杀。至清同治末年、光绪初年间,虎口余生,逐步归籍的约20余户,80多人。经过近40年的艰苦奋斗,至民国初年,人口逐步恢复到40余户,200多人。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蒙化县北川地区匪患严重。民国十三年(公元1924年),米姓村遭到土匪何赖毛一伙的洗劫。清真寺教长马志良师台及其父亲和米华昌等人被杀害。米桂芳宅院过厅被烧,珍贵文物被劫。米姓村组织自卫团,在团首米步高的率领下,对土匪进行了有效反击。抗日战争时期,米姓村回民同仇敌忾,出人出钱出力参加抢修滇缅战略公路,派出马帮运送军用物资。青年阿訇米茂兴、米学昌报考并被录取军校受训,参加抗日,米金昌、米朝高入伍奔赴台儿庄,英勇杀敌。米金昌牺牲后,米应生、米正昌相继入伍参战。米其昌于1945年初入伍抗日,随后参加新四军,走上革命道路。曾参加解放战争攻打孟良固等战役,光荣负伤。1950年11月出国参加抗美援朝。1955年参加解放一江山岛的战斗。十年征战,九死一生,多次立功受奖。

  民国时期,米姓村回民在苦难中挣扎,坚强不屈,团结奋斗,走“夷方”、出缅甸,赶马经商,买卖牲畜,耪田种地,一步一步开辟着生活的出路。1949年12月9日,云南和平解放,米姓村回民欢欣鼓舞。这时全村人口发展到100余户,400多人。从明朝初年军屯戌边到新中国成立,米姓村经历了近六百年的历史长河。这是米姓村兴衰沉浮的历史画卷。许多有价值的历史文物,历经匪患、战争和浩劫而毁坏或遗失。仅存的有清真寺朝真殿和坟地诰封碑,以及一些古迹。

微信图片_20191224133404.jpg


  米姓村在明清两朝都建有清真寺。大约在清道光二十年至二十五年间(公元1840~1845年)清真寺破损严重,人口增加,米万选筹划捐资、村民集资重建了“三转五”古式雕琢,飞檐架斗的朝真殿和宣礼楼。至今已有170多年的历史。1873年1月清军烧毁了宣礼楼,朝真殿幸免于难。清光绪年间(公元1890年左右),村民集资作了修缮。新中国成立后,进行了三次整修和扩建。1977年由“三转五”扩建为“五转七”,1988年村民集资20万元,对朝真殿进行了扩建,将土木结构的朝真殿由“五转七”扩为“七转九”,面积达380平方米,保持了古建筑风格。1997年村里又集资90余万元,新建北厢钢混三层教学楼一幢,重建钢混三层宣礼楼一幢。朝真殿至今挂着清宣统元年(公元1909年)“前署提标右营左哨二司厅云骑尉世职米桂芳”敬献的“道源清真”的木制横匾和刻有“五番即是五常父子君臣皆以修身为本;四叩原归四勿视听言动时存克己之功”的木刻楹联。

微信图片_20191224133408.jpg

  诰封碑。


      封建社会,皇帝把官爵授给官员的父母、祖父母及妻室,称诰封。此碑于清咸丰五年(公元1855年)立于米姓村坟地正中,座北朝南,高5尺、宽8尺。五面花岗石为底座,上雕狮子。整座诰封碑分为三格。中高、两边相等,座坛砖砌。三块大理石上刻碑文,楷书字体,雕刻工整,苍劲清析。左边一块碑文是道光二十五年(公元1845年)道光皇帝授予腾越镇右营把总米凤山的父母和妻室。中、右两块碑文是清咸丰五年(公元1855年)咸丰皇帝授予景蒙营千总米万选的父母和妻室。褒扬米凤山、米万选的德才功业和他们父母养育之功绩、妻室之贤淑内助,分别授予荣誉官爵。解放换新天 改革喜迎春

  新中国成立,人民得解放,米姓村回民迎来了当家作主的美好日子。经历了土地改革、合作化生产发展,生活改善。后来由于全国性“左”的错误,特别是十年“文化大革命”,挫伤了广大回民群众的政治热情,破坏了生产,历史在倒退。

  党中央一举粉碎了“四人帮”,使米姓村回民获得第二次解放。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了拨乱反正、正本清源的新征程。实行改革开放,中国获得新生。米姓村于1979年率先实行了农田“大包干”,1981年,按照政策,实行土地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调动了村民的生产积极性,粮食连年丰收。上世纪80年代末即解决了温饱问题,90年代开始,调整产业结构,发展农、林、牧、副业,开展多种经营,迈入建设富裕、文明的小康村阶段。

  一、发展粮、牧、林业

  水稻是米姓村的主要粮食作物。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后,科学种田,改良水稻品种,淘汰了传统的麻线谷、台北八号、高杆大穗,选用了高产良种楚梗28、河西41、20008。在育秧栽插技术上,从“旱秧、水秧”育苗,改良为“肥床旱育、稀植浅插、双行条栽”小满节令即关秧门,提前了两个节令。以农家肥为主,合理施肥,及时消除病虫害。跨入新世纪,水稻连年高产,单产达到800-900千克,比承包前提高了2至3倍。其他包谷、蚕豆、小麦、大麦的单产也提高了1至2倍。

  截至2012年,全村粮食总产达394000千克,人均占有粮食317千克,在水田减少、人口增加的情况下,总产和人均占有粮食仍分别比1978年增长1倍和1.2倍。

  米姓村背靠青山,有天然草场,具有发展畜牧业的良好条件。历史上就有饲养牲畜的传统。户户饲养马、骡、牛、羊。一些社员每年都前往本县和邻近县(市)举办的牲畜交易会或到四川、贵州等地购买牲畜饲养。养牛,买小育大,买瘦育肥,留作菜牛或出售。常年畜牛300头左右,其中菜牛约100头。常年饲养骡马约100头、羊200只。

  1998年至1999年,实行退耕还林政策,全村退出山地约100亩,230户种上核桃11000多株,2010年开始挂果有收益。2012年,全村核桃总产达10000千克,总产值约50000元。此外,有80户种兰桉约100亩,出售桉树叶,年收入可达50000元左右。

  二、发展工商业

  改革开放以来,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引导下,通过产业调整,百分之五十的农业劳动力转移到二、三产业上来。主要经营客货运输、餐饮服务、食品加工、商品零售等行业。

  客货运输从上世纪80年代发展起来,逐步代替了过去的马帮运输。现有大、中、微型客车17辆,从事县内外客运和旅游服务。有大型货车6辆,营运

矿石、钢材、水泥、煤炭等物资,10辆中、小型货车到县内外营运牲畜。近几年来,牲畜交易兴隆,一年买卖进出骡马6000头左右、牛5000头左右、羊

约3000只,可获利200多万元。

  开餐馆是近十多年来兴起的行业。从少数几户试着开餐馆,至2012年已发展到29户,从业人员100多人。多数在本县、下关经营,有一部份远赴丽江、昆明、永德和缅甸老街营业。他们根据当地人的饮食喜好,适应需求,不断提高菜肴制作水平,改善服务,在竞争中得到发展。

  有10户经营食品加工,主要制作出售米卷粉、碗豆油粉、面包、油香、乳扇和杂糖等。比较出名的是米凤花的米卷粉。她选用优质米、制作认真,柔软而有轫性,作料齐全,味鲜爽口。已营业半个多世纪,颇获赞誉。米凤花归真后,孙女米欣继承祖母的手艺,继续营业,仍获好评。

  随着市场经济的繁荣,村里从事商品零售业的农户逐渐多起来。米姓村位居东山半坡,距离大仓街、河底街3公里,村民购物不方便。适应村民的需

要,经销副食品、生活用品和农药、化肥、水泥等物资的农户达到18户。薄利多销,周到服务,方便了村民。

  一部分有知识的青年从事科技含量较高的行业,已经取得成功。青年阿訇米银通初中毕业后,进入经堂学校学习,高级班毕业。靠自己的奋发学习和钻研,掌握了电脑的知识和修理技术。大仓街开铺,修理和销售电脑。由于技术较好,热情服务,颇受欢迎。从广州、深圳等地购进的电脑也很畅销。米利敏高中毕业,敢于走出本村本县到昆明开办了钢材模具加工作坊,经过十年奋斗,从小到大,具备了一定规模,产品质量好,取得可观效益。已经购买了商品房和轿车。

  从事银器加工经营和服装加工的农户,由于注重质量和信誉,在竞争中扩大了销路。

  10多年来,米姓村有100多男女青年,改变旧观念,外出到下关、昆明、深圳等地打工,不仅获得一定收入,而且增长了知识和本领。

  现在米姓村从二、三产业上获得的经济收入,约占村民纯收入的百分之六十以上。

微信图片_20191224133412.jpg


  三、发展文化教育

  在改革开放、发展知识经济的促进下,米姓村回民认识到培养儿女读书求学,掌握文化科学知识的重要。形成了“读书光荣”,考上大学热烈祝贺的风气。米永建于1978年恢复高考后,考上昆明工学院(现为昆明理工大学),是米姓村第一个本科生。现就职于大理州矿冶开发研究所,高级工程师,受聘为“云南省清洁生产行业专家”,进入专家库。30年来,已有32人考上大专院校。现在大多数家庭都有了大学生、中专生、高中生。有的家庭有二、三个大学生。在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工作的44人中,有大专以上学历的达42人。目前正在读大学的有12人(男女各6人)。

  改革开放后,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得到全面贯彻落实,经堂教育取得可喜成绩。从1983年聘请杨庭侯师台任教长开始,至2006年,先后开办8个

中级班,毕业学生109名,其中女生39名。2007年以来,重点开办中老年班,普及伊斯兰教的基本知识,全村有阿訇166人(男119人、女47人)。

  清真寺开展创建“五好”(民主管理好、宗教教职人员好、开展正常宗教活动好、兴办自养好、环境卫生好)模范清真寺活动,进入新世纪又增加了建设“和谐清真寺”的内容。通过创建活动,清管会班子、阿訇、教职人员和穆斯林群众增强了“爱国爱教,团结进步”、“和谐共荣”的意识,依法开展宗教活动,反对和抵制外来干扰,对持不同观点的穆斯林,尽可能做好教育和团结工作,避免扩大分歧,维护团结稳定。同时做好“禁毒”宣传教育工作,使吸毒者通过戒毒,不再复吸,走上自食其力的道路,贩毒得到遏制。村民踊跃集资兴办公益事业,扩建朝真殿,兴建教学椄,重建宣礼楼,改善环境卫生。清真寺的硬件和软件建设有了很大改观。2003年,巍山县民族宗教事务局、巍山县伊斯兰教协会授予米姓村清真寺“模范清真寺”称号。

  群众体育进一步活跃。米姓村青年喜爱篮球运动。经堂学校的“海里发”(学生)和村里青年经常和外村的青年进行篮球比赛。村篮球队在县伊协组织的“圣诞杯”篮球比赛中取得较好成绩。2010年获得大围埂师范学校第六届“球园杯”篮球友谊赛第一名,2011年获得第二名,2012年获得第一名。生活迈小康 村民树新风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在党的富民政策的推动下,米姓村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2012年全村人均纯收入达4240元,比1978年增长4.3倍。生活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温饱型向新世纪富裕小康型发展。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农户都翻盖或新建了住房。多数用钢筋混泥土建庭院式农家院。装修讲究,雕刻精美,体现穆斯林特色,栽种花草果树,美化绿化。每户至少有电视机1台,有的家庭达2、3台。电冰箱、微波炉户户有。上世纪九十年代,开通程控电话后,1995年至今,先后有100多户安装了固定电话。进入新世纪,网络通讯普及,现在村里每个成人都拥有一部手机。手机成为村民通话联络、上网、娱乐、商务活动等多功能的智能助手。有部份家庭还拥有电脑。有百分之五十的农户安装了各种类型的太阳能热水器,既节约、方便,又环保卫生。百分之九十的农户拥有摩托车,有的户达三、四辆。有四十多户拥有各种类型小车40多辆,轿车进入部分富裕户家庭。

  村容村貌焕然一新。村中道路于2000年硬化为弹石路面。2003年新农村建设第一期,由村民人均集资70元,不足部份,政府补助,修筑为厚度14公分的水泥路面,安装了路灯。出村道路,2012年1月开始,村民人均集资15元,清真寺投入12万元,政府补助35万元,完成了水泥硬化。路两旁种树绿

化。2011年开始,村中的垃圾,由村统一管理和清运,制止了垃圾乱倒乱放,保持了村中的环境卫生。

  饮水工程不断完善。米姓村经历了饮用古井水、大仓水厂自来水,以及部份饮用马姓村山泉水。2010年至2011年连续三年干旱,带来人畜饮用水的危机感。清管会在干部群众的支持下,购买了东山大黑箐的一股山泉,经化验水质达标。村民集资80多万元,于2012年末施工,用40毫米镀锌钢管架通了8公里多的通水主管和通往各户的支管,修建了过滤池、蓄水池。从此彻底解决了米姓村的人畜饮水问题,村民饮上清凉甘甜的山泉,有益于健

康,提高了生活质量。

  米姓村的风尚,有优良的传统。在清朝、民国年间就有一些规矩,如:进村入巷不准骑马,行路遇老人要主动让道。在新农村建设中,订立“乡规民约”,要求尊老爱幼、邻里和睦、团结互助、爱护公共卫生、维护集体利益、勤俭节约、反对铺张浪费等。通过干部带头,群众监督,自觉遵守,树立了良好的风尚。

  米姓村十分重视搞好族内外的团结,促进社会和谐。马姓和米姓两个村,连接毗邻,在生产生活上联系密切,特别是在公益事业、基础设施建设上,互相关心帮助,不计较利益得失。同时,十分注重和汉族、彝族搞好团结。东边山区熊家营、单家营的彝族兄弟姐妹赶街路过米姓村,不论喝水、寄存骡马物件,都为他们提供方便。互相交朋友,以“亲家”相称。另外和近邻的下村汉族社的关系也非常融洽。有一次米姓村清真寺南耳房因电线短路起火,不仅马、米二姓的群众奋力扑救,而且下村汉族青壮年不顾安危,争先恐后参加灭火,及时将火彻底扑灭,避免了可能引发的灾害。

  村民乐善好施,在修路和建饮水工程中,慷慨捐款,完成和超额完成分配的筹款任务;在兴办教育,培养人才方面,积极捐资助学;对遭遇灾害的地区,给予力所能及的支援;对老弱病残者、贫困者,自觉给予经济上、生活上的施济。

  米姓村回民并不满足已经取得的成就。回顾过去,豪情满怀,展望未来,充满自信。在党的十八大精神的指引下,全村老少众志成城,为实现中国梦、实现小康梦,奋发图强,开拓创新,努力建设富裕、文明、民主、和谐的新农村。

微信图片_20191224133416.jpg